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朴初瓏搖了搖頭:「還沒有呢,這會兒食堂人多,我一般到後面才吃。」

「那正好。」朱子仁舉起了手中的零食,「咱們一起把這個消滅了吧。我知道讓一個練習生對著零食大吃特吃很過分,但你就算幫我一個忙好不好,我怎麼也不可能再把這些東西帶回去呀。」

「可是這本來是要跟泫雅前輩一起享用的吧,換我來真的合適嗎?」朴初瓏有些擔心。

「沒什麼不合適的,零食回頭我再買就行了,重要的是一起分享喜悅。」朱子仁把零食在地上攤開,笑著說道:「現在讓我們開動吧!」

「那…好吧。」

猶豫半天,朴初瓏從地板上拿起一包餅乾吃了起來。

倒不是朱子仁突然變得外向,對隨便一個人都能請她吃東西,而是因為這個人是朴初瓏,是以後阿粉的隊長。

「提前套套關係總是沒錯的。」

抱著這樣的目的,這才有了偶遇事件的後續發展。

「前輩來找泫雅前輩是想要分享什麼好事的呢?」朴初瓏輕聲問道。

「隨意點說話吧,用『你』也行叫我BM也行,敬稱聽得我難受。至於是什麼事情嘛…」朱子仁不由得笑了笑,只要提到這件事情他就會很開心,「前段時間我不是跟泫雅一起拍了視頻嘛,這個視頻突然火了!一天就拿到了百萬以上的播放量,這在油管上可不是能經常見到的景象啊!」

「哇哦~恭喜你!」顧不得擦一擦嘴邊的餅乾渣,朴初瓏開心地鼓起掌來,「雖然我不太能理解,但是聽你的意思這一定是很厲害的事情!」

「你這人…」朱子仁無力吐槽,想了想又換了個朴初瓏大概能理解的比喻,「要是換成專輯的話,大概就是第一天就賣出去了十萬張的感覺。」

「十萬張!厲害!」朴初瓏一下張大了嘴巴,「原來是這麼了不起的事情,怪不得你那麼開心呢!」

「是吧!這確實是值得開心的事情,尤其是在我一直想做但是一直做不好的情況下!現在突然火了,我也是既開心又驚訝。」朱子仁持續興奮中。

然而朴初瓏好像真的是個毒舌女,很不合時機的問道:「可是火了之後這個能幹嘛呢?」

「呃…」

朱子仁一下子呆住了,關於這個他還真沒想好,過了好一會兒才訕訕說道:「大概是賺錢吧。火了以後應該會有廣告商找上門來才對。」

「可是前輩如果好好當藝人的話一定能收穫更多吧?」朴初瓏追問。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朱子仁搖搖頭,擺出一副滄桑的樣子,「要不是因為失憶丟掉了所有技能導致沒辦法解決眼前的經濟困難,我是絕對不會選擇去當藝人的。」

「是這樣啊~」

朴初瓏沒有繼續問下去,而是調轉了方向:「如果BM先生突然找回了記憶你會怎麼樣呢?你對以前的事情有好奇的地方嗎?」

「完全沒有好奇的地方!」朱子仁整理的乾脆利落,「不管過去是個什麼樣子,我覺得都不會比我現在過得更好,所以如果突然找回了記憶對我來說反倒可能是一種負擔!」

「倒也是呢。」朴初瓏輕輕點點頭,而後打起精神展顏一笑,「我吃好了前輩,那我就先回宿舍了!前輩再見!」

「嗯,拜拜。」

……

沒有找到泫雅並不能影響朱子仁的好心情。收拾了一下練習室后,朱子仁便回家津津有味地看起了突然爆炸式增長的視頻評論。

贊、誇、踩、黑,抖機靈的、博關注的、講段子的…這些人在朱子仁腦海里直接過濾,看到的瞬間就已經被標記為無效評論了。

過濾來過濾去的結果就是…幾乎沒有能讓朱子仁看上眼的評論了,除了發表在《全知干預視角》視頻下的那一條。

「一流的視頻構想,二流的剪輯水準,三流的拍攝水平。我的評價是,勉強能看。」

你小子!

被充滿理性的話語精準戳到痛點,朱子仁差點當場暴走!

不怕別人亂黑,就怕別人說的話有道理到自己都不得不承認的地步,這就是鍵盤俠的最大弱點。

儘管如此!反擊那還是一定要反擊的!鍵盤俠從來沒有挨打不還手的說法!你從節目上說我不好,我就從其他方面證明是在放屁!

「橋豆麻袋!這是…」

熟練地點開那人頭像,然後朱子仁震驚了。

戰鬥之前提前確認對方身份以免碰到惹不起的大佬這是鍵盤俠的生存準則,然而這一確認呀…

「TVN綜藝部的組長?好傢夥,這個惹不起!再您母親的見!」

朱子仁果斷退縮,然後把這條評論反手置頂,並回復道:「感謝指教。」

有人送熱度上門,那豈能錯過?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嘛。

…… 既然要留下,那就可以開始準備晚飯了,靈汐看了看自己空間里的東西,發現都是需要煮的。

靈汐抬頭望了韓鈺一眼,「要不先煮飯?」

靈汐這話說的有點虛,她剛叫韓鈺躺下休息來著的,韓鈺也已經躺下了,結果…就因為她煮飯不好吃,又要被叫起來。

韓鈺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問題,靈汐一叫就立馬起來了。

「煮什麼?」韓鈺在畫板上寫到。

靈汐想了想,麵條簡單點,他們可以在裡面加點東西就好。

「麵條。」說著,靈汐就把東西都拿出來,一把麵條,一口小鍋,還有生菜跟火腿。

看著這些東西,靈汐突然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她沒有水。

多尷尬,她的冰箭是自己幻化出來的,並不是像那些異能者一樣是水。

能夠弄出想自來水一樣的水流出來。還好她屯了礦泉水的,可是這也不能用多久呀。

看來她還得想辦法搞點水才好,不然這些水用完了她就沒水了。

靈汐拿出礦泉水來,先把生菜洗了,因為水不多,所以她現在是洗一遍就好了。

不乾不淨吃了沒病。

雖然只洗一遍,但靈汐洗的很認真,爭取一遍洗乾淨。

靈汐洗好后就放在一旁,然後給小鍋里放水,只是這個鍋要怎麼放呢?

靈汐看了看四周,最後沒有發現合適的位置,只好自己在上面掉一根繩子,把鍋吊起來,然後用手在下面控火。

然後叫韓鈺看著,什麼時候下麵條,什麼時候放菜,至於火腿,她決定不切了,就這麼丟進去吧。

簡單的吃了一頓晚餐,靈汐收拾了一下殘局,然後就準備休息了。

靈汐剛躺下,門就被敲響了,靈汐抬頭看了一眼,不是很想去看呀。

她坐在那裡沒有動,在去和不去間搖擺。

韓鈺看看靈汐,又看看門口,他有感覺,是剛才那個人。

最後靈汐還是去了,因為她不想一直被吵到。

打開門,果然是賈世霖,「有事?」

靈汐很不解,這個人不跟韓鈺套近乎,老是跟她套近乎是個什麼意思?

雖然她也不會讓賈世霖跟韓鈺接觸,但他這舉動還是蠻奇怪的。

「你吃飯了嗎?我是想著…」

「我吃過了,多謝,沒什麼事就不要來打擾我們,再見。」靈汐不給賈世霖繼續說下去的機會,口氣把所有能說的,該說的都說了,然後把門一關。

賈世霖:「……」他站門口愣住了,他再次被拒絕了?

在這個時候,他能夠伸出援手難道不是應該很感激他嗎?

為什麼這個人一直都不按套路出牌,她知道外面有多危險嗎?難道她以為自己跟那個韓鈺能走的出去。

賈世霖突然就煩躁了,他不想再這麼溫水煮青蛙了,他決定最後一次,明天早上再給她一次機會,如果她不知道把握,就不要怪他了。

賈世霖覺得,自己是個擁有異能的人,對付靈汐跟韓鈺這兩人簡直不要太簡單,根本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

靈汐跟韓鈺休息了一晚,靈汐很早就把韓鈺叫起來了,她把東西收拾好,帶著韓鈺出去了。

靈汐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跟他們一路,這個時候去安全區,不是時候。

看過劇情的靈汐知道,這會安全區還不是很穩定的,有幾方大佬在,做決定都要爭論好幾回。

她還是等他們都搞好了才去吧,那個時候,他們也該想想怎麼鞏固防禦的問題。

而且靈汐私心裡還是不想跟他們住一起,單獨住不好嗎?

如果能找到一處環境可以,沒有被污染的地方,靈汐當然希望跟韓鈺一起住那裡了。

就是不知道,韓鈺是什麼想法。

靈汐決定等會就問問他,看看他是什麼樣的想法。

靈汐小心是避開外面是那些人,來到樓下,發現已經沒有喪屍了。

她帶著韓鈺來到他們昨天下車的地方,發現房車還在。

只是吧…可能有點不太好,靈汐上前查看,發現竟然沒多大問題,只是外面被撞了幾下。

裡面沒有問題就好,靈汐跟韓鈺上車,然後開車離開這裡。

到了車上,靈汐就問韓鈺了,「你想跟我一直待在一起嗎?」

韓鈺猛的抬起頭,看著靈汐,不懂她為什麼突然問這樣的問題。

韓鈺抿了抿嘴,靈汐看他這個樣子,想到他也說不了什麼,乾脆自己直接點說好了。

「我想帶你去一個沒有被病毒污染的地方生活,你願意嗎?願意就點頭。」

韓鈺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是這樣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但還是毫不猶豫的點頭了,還點的很用力。

靈汐都好怕他把頭給點沒了,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可不要再點了,我怕你一會頭沒了。」

韓鈺:「……」這話他沒法接。

「點了頭,就是我的人了。」說著,靈汐湊過去在韓鈺臉上印了一吻。

「這是蓋章。」

靈汐做完這些,就趕緊躺在沙發上閉眼睡覺。

韓鈺被這一系列的動作給整懵了,這些怎麼那麼不真實呢?

可是伸手摸摸臉頰的位置,一切又都是那麼真實的存在。

韓鈺想著想著就笑了,他看看靈汐,又低頭笑,感覺心跳的好快呀。

韓鈺不知道,靈汐其實比他還要緊張,她作完這些,根本就不敢看韓鈺的臉,更加不敢跟韓鈺對視。

所以只好假裝淡定的躺著休息。

休息了一個小時,靈汐覺得時間差不多了,這會應該不會那麼尷尬了吧,靈汐就悄悄睜開眼睛看了看。

沒想到竟然跟韓鈺的眼神對上了,靈汐面上有點慌,但又一想,這也沒什麼,對吧。

靈汐淡定的起身,韓鈺見靈汐醒了,就那畫板拿過來,靈汐便看見上面寫著。

「汐汐,我很開心,原來我們都喜歡對方,我想永遠跟你在一起。」

靈汐看著這段話說不出話來了,原來韓鈺竟然是這麼想的嗎!

韓鈺不知道靈汐為說什麼突然就不說話了,而且表情還這麼嚴肅,他有點擔心,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

靈汐回過神就看見韓鈺一臉緊張,她笑了笑,「我也很開心,你能喜歡我,其實我偷偷告訴你,我剛剛超緊張的。」

靈汐知道,兩個人在一起,就應該坦誠一點,韓鈺告訴她自己的想法,靈汐當然也要告訴韓鈺她的想法了。

。 這口氣,若不是他詢問夏侯嬰的處置方法,恐怕宮玉還想不到要埋了夏侯嬰。

宮玉嫌棄道:「挖一個坑而已,你一個大男人,有那麼難嗎?」

夏文棠哭喪著臉道:「你知不知道我生平第一次拿鋤頭?」

「沒事,做什麼事還不得有第一次啊?」宮玉看他實在是挖得費勁,道:「那要不我來挖吧?」

夏文棠想像一下她揮舞鋤頭的樣子,汗顏地拒絕,「算了,還是我來吧!」

一架直升飛機忽然從遠方飛來。

宮玉緊緊地盯着,臨近了,便看見蘇曉彤漂亮的臉在直升機內往下張望。

「曉彤。」宮玉朝着她招手,大聲呼喊。

蘇曉彤鎖定了她的位置,讓機長開着直升機盤旋在宮玉和夏文棠的上方。

「基地呢?你們都給炸了嗎?」蘇曉彤大聲問。

她來晚了,最激烈的戰鬥都沒有趕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