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李家三口人剛剛離開,馮張氏就主動說起了正題。

「小天,我和你父親是這麼想的。

咱們剛剛來到臨胡縣,還沒穩定下來。

再說了,招娣還這麼瘦。

我就想著,先給她好好的補補,讓她多吃點好吃的。

不過,站家裡沒多少錢,你……你的軍餉多嗎?」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迎著家人們的疑問眼神,馮天笑道。

「雖然不是很多,但讓你們所有人整天吃香的喝辣的,一點問題都沒有。」

得到馮天的保證后,大夥都很高興。

雖然早已經過了早飯的時間,但馮張氏卻堅決給馮天做了一頓家鄉味的早飯。

並且,在馮天吃早飯的時候,至始至終,她都在笑眯眯的看。

和馮全、馮衛、馮泰一樣,在馮張氏看來,馮天明顯和以前不大一樣。

想到馮天早就不再是小兵,而是朝廷任命的軍官,她非常歡樂。

想了想,馮張氏讓馮衛和馮泰出去,接著對馮全使了個眼色。

點點頭,一向沉默寡言的馮全打開了話茬。

「小天,招娣你也看到了,估計你也沒什麼意見。

這樣吧,今年中秋節的時候,你就將她娶回家!」

說著,和馮張氏一樣,馮全也認真的盯著馮天。

在他們看來,馮天肯定會同意的。

不過,讓他們納悶的是,馮天的表情卻很複雜。

其實,在從岳東郡來臨胡縣的半路上,看到齊躍光的舉止這麼詭異,馮全曾經多次旁敲側擊過。

重點在於,模模糊糊的,馮全發現了一件讓他瞠目結舌的事情。

齊縣尉有個獨生女兒,貌似想著嫁給馮天。

想到兩家的身份差距這麼大,兩口子只得這樣說服自己。

人家齊縣尉根本就沒這個意思,齊躍光之所以介紹這個女孩,都是因為馮天救過她的命。

很快,馮全和馮張氏就聽到了一個勁爆的消息。

「什麼,你要讓那個叫齊靜雯的,做你的平妻?!」

「真沒想到,齊縣尉真的有這麼一個打算。

問題來了,他這麼大官,願意讓獨生女兒做你的平妻嗎?」

坐等父母消化完這個信息,並拋出疑問后,馮天就簡單的解釋了一下齊夫人的態度。

得知齊夫人很支持女兒做平妻后,馮全和馮張氏的反應很劇烈。

不可能的事情,真的存在!

瞠目結舌之餘,他們真是既高興又忐忑。

很明顯,他們很擔心齊縣尉會針對自家。

而齊縣尉不僅權勢滔天,還是馮天的頂頭上司。

好在,無論是齊靜雯,還是齊夫人,都認可了這件事。

她們倆都認可了,就算齊縣尉再怎麼不願意,但估計也不會阻止這件事。

至於結婚後的打擊,更是不可能有。

他齊縣尉要是打擊自家的話,不就是打擊他女兒嗎?

想著這些,想到幾個月後才結婚,馮全和馮張氏的心情才不再那麼忐忑了。

再次看向馮天的時候,兩口子都很欣慰。

他們本以為,馮天能娶到李招娣,已經是家裡努力的結果。

沒想到的是,馮天不聲不響的,竟然還能和縣尉大人家的大小姐聯繫上。

父母很歡欣,馮天自然很快樂。

考慮到李家的情緒,馮天話鋒一轉。

「父親、母親,我的意思是,雯雯的事情,暫時先別告訴李家。

他們要是知道的話,肯定會有想法的。

再說了,這也是,咳咳……

也是齊夫人和雯雯的意思……」

感覺到馮天說的很有道理,馮全和馮張氏都重重的點點頭。

在為二兒子的婚事和前途高興的時候,兩口子還很為23歲的大兒子發愁。

大兒子馮衛在戰爭中失去了右臂,雖然他也長得高大威猛的,但因為家裡沒什麼錢,因而一直沒能結婚。

看到二兒子混大發了,他們就想著,讓大兒子沾點光。

最好,能先給大兒子娶上媳婦。

他們不知道的是,對於大哥、以及家人的未來,馮天都早就有了打算。 父親練兵,哥哥經商,弟弟學文,另外跟著父親練武。

母親馮張氏負責看家,未來負責照顧孫子和孫女。

這些,就是馮天對家人的遠景打算。

確切的來說,馮天打算,同時經營斬胡堡和臨胡縣!

並且,要做臨胡縣的實際掌控者!

做不到實際掌控臨胡縣的話,這些遠景計劃根本就無法順利實行。

另外,對於李家,馮天也有計劃。

准岳父李志虎是個很有經驗的農夫,馮天打算,到時候讓他擔任臨胡縣的田官。

臨胡縣縣城外面的土地,大都是各種官吏、各種大戶人家的。

短時間內,這些土地不好下手,馮天就打算,先玩一波屯田。

也就是說,那些因為蠻族騎兵的肆虐而廢棄的土地、以及各種適合開墾的荒地,都在馮天的計劃之內。

不過,想要實施這些計劃,短時間內想都別想。

最起碼,要通過一系列戰鬥,通過大殺特殺蠻族騎兵,從而讓其他的蠻族騎兵不敢來冒犯。

除此以外,屯田需要修建很多水利設施,這需要砸進去很多錢。

很明顯,對現在的馮天來說,這些小目標暫時無法實施。

為了低調起見,馮天並沒有對家人科普。

不過,對於這些計劃的可行性,馮天卻非常看好。

父親這邊,自己的渾身武功,以及一些兵法韜略,都是他傳的。

讓他在臨胡縣幫著自己練兵,自然再合適不過。

大哥這邊,因為右臂失去,不適合練兵。

自己作為穿越者,有這麼多發大財的好主意,大哥自然是最佳人選。

弟弟才14歲,應該向文武全才的套路上發展。

其實,對現在的馮衛來說,娶個媳婦並沒有太大難度。

家裡雖然沒有太多錢,但四兩銀子還是能輕鬆拿出來的。

花上四兩銀子,去奴隸市場買個年輕漂亮的女奴隸為妻就是。

實際上,剛剛見到縣衙給家裡分的那個年輕女奴的時候,馮張氏就想著,讓她做自己的大兒媳。

不過,這麼做,卻很容易會被外人議論。

不可否認的是,像這兩個女奴隸一樣,本身很清白的女奴不是很多。

很多女奴,因為生活作風作風不良、好吃懶做、虐待老人、甚至是殺人等原因,被官府罰做奴隸。

這兩個女奴,雖然沒有這些毛病,但家人卻犯罪了,並受到了連累。

還有一些奴隸,形成原因更複雜。

確切的來說,他們的父母、甚至是上面好幾輩是奴隸。

因為父母沒有立下戰功,因而他們自打出生后,就被打上了奴隸的標籤。

一句話,平民娶奴隸為妻,因為奴隸的身份比較尷尬,很容易會受到各種非議的。

在馮全和馮張氏的計劃中,要是大兒子老是找不到平民妻子的話,再給他找個女奴。

這麼做,雖然肯定會受到非議,但總比讓大兒子打光棍強。

考慮到父母的這個心思,馮天對他們打了個包票。

有機會的話,他這個做弟弟的,會給大哥找個媳婦的。

發現二兒子這麼善解人意,兩口子很欣慰。

不知不覺間,在兩口子的心目中,馮天已經成了全家人的主心骨。

又聊了一會,中午飯的時候就到了。

按照馮全和馮張氏的意思,馮天好不容易才回來一趟,兩家人應該在一起吃飯。

很快,在父母的引領下,李招娣就扭扭捏捏的,來到了隔壁的馮家。

不得不說的是,之前的時候,第一次看到馮天,李招娣非常高興。

他本以為,馮天不過是個普通的軍官。

也就是說,是個五大三粗的漢子。

當然了,就算馮天只是個普通的軍官,但李招娣也會很歡樂。

她不過是個普普通通的女孩,能嫁給一個普通、並且沒什麼大毛病的男人就很滿意了。

沒想到的是,馮天除了是個軍官外,竟然還能識文斷字。

並且,談吐很不俗。

而他的氣場,則很強大。

尤其是他的眼神,非常的深邃。

想到自己馬上就要成為他的妻子了,李招娣真是既羞又喜。

於是,趁大夥談笑風生的時候,時不時的,李招娣就匆匆的快速看馮天幾眼。

馮天這邊,自然也經常打量李招娣。

讓馮天哭笑不得的是,不一會兒,李招娣的臉色,就變得通紅通紅的了。

並且,她還越來越扭捏。

發現兩個年輕人眉來眼去的,兩家人都很歡樂。

尤其是李志虎和李王氏,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他們本以為,馮天可能會看不起自家。

沒想到的是,人家沒有一點點這樣的想法。

甚至,時不時的,他就看看李招娣。

就好像,很著急把她娶進家門一樣!

菜過三巡,酒過五味后,馮天說起了正題。

「明天早上,我還得帶兵去長城那邊轉悠,不一定什麼時候能回來。

發現有蠻族騎兵出沒后,我就率部去獵殺他們。

這項工作,我剛剛接手。

因此,暫時還做不到杜絕蠻族騎兵這一步。

我不在的時候,你們盡量少出家門。

不然的話,我在外面帶兵打仗,也不會很放心。」

感覺到馮天說的很有道理,大夥都馬上表態。

午飯後,停了一會,齊躍光尋了過來。

意識到對方找自己有事,馮天就離開了家門。

很快,馮天就再次見到了齊縣尉。

之前的時候,齊縣尉老是笑眯眯的。

不過,想到女兒要嫁給馮天做平妻,他滿臉都是黑線。

書房內。

指著眾多兵書,齊縣尉老氣橫秋的說道。

「馮天,啥都不說了。

我不想著,讓雯雯早早的做寡婦。

我更不希望,她成為望門寡。

這些兵書呢,都很不錯,以後你多研究研究。」

准岳父都這麼說了,馮天自然要依令行事。

「好的,這以後,我肯定會好好研究的。

還有,在帶兵打仗的時候,我肯定會小心行事的。」

看到馮天的態度很不錯,齊縣尉抽了抽嘴角。

「哼,你知道就好!

還有,聽說你要買一些狗、以及女奴隸?

停一會,讓躍光領著你去好了。

問題來了,在做這些之前,讓躍光先帶你去另外一個地方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