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李忠奎好像怕村民們出來看到影響不好,就早早的回了家。

秦少天戴着墨鏡,一手叉腰,一手揮舞着手中的鐵棍,威風凜凜的站在衛生所門前。

「砸、砸、砸,狠狠的給我砸,媽的不知好歹的傢伙,老子給臉你不要臉,還蹬鼻子上臉……」

秦少天像發了瘋似的,張牙舞爪,破口大罵。

不得不說他真是一條披着羊皮的狼,讓人防不勝防。

「啪」

突然一巴掌從秦少天的後腦勺狠狠的扇了過去。

「孫子,砸完了嗎!」聲音震耳欲聾。

秦少天被打的暈頭轉向,回過神,原來是劉黎明:「你他奶奶的,還敢回來打我?」

「你砸我飯碗,我打的就是你!」劉黎明冷冷的說道

聞言,秦少天猛然的站起身子,揮起手中的鐵棍向劉黎明身上砸來。

他這種花花公子,床上功夫可能還行,打起架來,劉黎明打他,比捏死一隻螞蟻還容易。

劉黎明反手握住襲來的鐵棍,一腳踢到秦少的腰間。

秦少天啊的一聲慘叫,身子可飛出去了五六米遠。

聽到秦少天的慘叫聲,裏面的三個黑男子迅速蜂擁而上,一字型排開,攻勢瞬間展開。

「媽的,秦少也敢打!」

最中間的一名黑衣男子說完,舉起手中的鐵棍,快步上前朝劉黎明抽來。

「我打不死他!」

劉黎明怒喊一聲,頭一側,同樣反手抓住鐵棍用力一甩,黑衣男子抓不住,手一松,鐵棍飛了出去。

「啊!」

又是一聲慘叫,不知從何方而來,眾人不明,四處尋覓,卻發現,鐵棍竟然戲曲性的飛到正要起身的秦少天身上。

真是惡有惡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秦少天又被突如其來的鐵棍一下子又砸倒在地。

眾人錯愕之間,劉黎明來到黑衣男子面前,雙手住着他的手臂,向下狠狠的一拽。

咯噔一下,黑衣男子的右臂軟綿的提溜了下。

然後劉黎明輕輕,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夥計疼嗎?」

「哎呀媽呀,疼!"

男子應了一聲后,才反應過來,抱着胳膊慘叫了起來。

「媽的,上……」

看見老大和同伴吃了大虧,剩下的兩名小混混相互眉目示意,一起上,弄他,便揮着手中的傢夥同時沖了上來。其實作為一年級的選手,結成將司還是相當的受到眾人的矚目。一方面是因為他的姓氏,另一方面就是他那種豪爽的揮棒方式。

天久光聖則是對於他的印象非常的淡,除了上一局的三次揮空下場之外,天久光聖確實沒有從結成將司的身上感受到什麼壓力,應該說威脅很小。

所以看到結成將司上場之後,天久

《鑽石王牌之存在感第二部》第一百五十六章上壘 第二天水墨還是爬起來上班了,不過很不幸老天就專挑着上班的時候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因為熬夜水墨精神不是很好也沒打算開車,站在小區門口好一會了都打不到車。已經準備回小區的車庫中開車的時候,看到自己面前停下了一輛白色的寶馬。

車窗緩緩落下,那張熟悉的臉映入眼帘。

「需要我載你一程嗎?剛好去你們公司附近辦事。」

是阿戰,聲音沒有很熱情的意思,不過眼神幽深。

水墨頭腦空白了一會,一方面害怕引起誤會,一方面兩人分手的原因也不太體面,這尷尬的關係水墨肯定是要拒絕的。於是就語氣疏離的拒絕了,「不用了,我男朋友馬上就下來了。」

氣氛有點僵,阿戰點了點頭也沒有回話,開着車就走了。

水墨看了看手機的時間再不出發確實來不及了,於是還是認命回到車庫中開車。

人都是愛則親,恨則逃。

要說當年水墨不恨阿戰是假的,分手的時候睡了一整天不願意接受現實,當下哭也是有的,不過周末過完還是馬不停蹄地回到了南城。

最痛苦的一段時間是分手后的日日夜夜,是分手后的午夜夢回。

去到曾經一同去的地方,去到一起看電影的電影院,去到經常吃飯的餐廳,還有原先在一起時那種什麼事情都會聯想到對方,都會分享給對方的情感,分手之後被狠狠的脫離了。

本來就是互相分享生活的傾訴者,忽然之間沒了。

本來都是每天睡醒第一個想要問候的人,本來都是每天睡前說晚安的人,忽然之間沒了。

水墨又是雙魚座,多愁善感,那段時間狠狠的瘦了十斤,同事見到她都說「我感覺你的胸變小了」。

好在時間能夠淡忘感情的執著,也好在她正在被一束光救贖。

想到這,她決定今晚要好好的獎勵楚星,下班之後就拉着媛媛一起去了商場。

「你接觸楚星的時間比較久,你覺得他會喜歡什麼呢?」

「大姐,我們只是酒友關係,如果向凱不組織喝酒,我基本上是都不會見到這個人的,OK?」媛媛攤開雙手表示無語。

「哈~這樣啊。」水墨失望極了。

「怎麼,惹他生氣了要哄?」

「也不是,就覺得他最近表現很好,就想着鼓勵一下。」

「這樣啊?」媛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的思索了一番,隨後一臉壞笑的繼續說:「那不如,情趣內衣?」

「……」

「你知道的,男人嘛對那方面喜歡獵奇,阿凱恨不得我每天晚上穿着黑色、高跟鞋和他那個。」

「……」

「有些時候嘛男女那方面的事情需要一些外界的工具助助興。我覺得你穿上情趣內衣把自己送給他,楚星一定愛死你。」

別了,水墨覺得楚星不需要那些東西輔助也足夠興緻勃勃、樂此不疲。

「不如,先去內衣店看看?」

於是水墨就被推搡著去到一家內衣店去瞧了,媛媛到店裏就直接到導購身邊問有沒有情趣內衣。

水墨想殺人滅口了,這麼大聲幹什麼!是恨不得告訴全世界她們來買這個東西是為了床上助興嗎?

但是她還是硬著頭皮和媛媛去到了情趣內衣的展架前。

「這是我們剛到店的新款,白色的蕾絲……」導購員還沒開始正式介紹,水墨直接打斷說「就它了!」

媛媛:嗯?這麼速度的?

其實只是水墨不太好意思,這會耳朵都有一點紅了。

買完單就拉着媛媛很速度的逃離了這個是非之地。

今天怎麼就沒有戴着墨鏡出門?

最後,水墨還是拉着媛媛再去買了一條皮帶。

媛媛在心裏「嘖」鄙夷水墨:膽小鬼。 祁月看著周圍的環境,皺了皺眉,周圍很亂,亂的讓她有點心煩。

走了幾步實在受不了了,就乾脆找了一張符擋住周圍因她走動而掀起的灰塵

她實在受不了,太亂了,好像還好久沒有人打掃了

她現在懷疑那個兇手不是女的,是個女裝大佬

因為……你家女孩子的那麼不愛乾淨啊?!

真的是,難受ing

「這,也沒人啊,七七你是不是騙我呢?」祁月面無表情的問道

她現在有權提問這個問題,她嚴重懷疑七七這小狐狸崽子就是故意來給她添堵的,真的

不會是故意找了一個破舊不堪的房子來噁心她的吧……

如果是,她可能要重新考慮怎麼處置這小兔崽子的了

扒皮剝骨都是輕的,以她以前的作風,她會……

算了,太殘忍了,少兒不宜

七七幽幽的飄出來,眼睛都閉著,可能是剛剛睡起來,「宿主……我真的沒有騙你,啊,剛剛睡著,就在這裡,你仔細找找吧」

祁月嘴角不自覺的抽了抽,有些不相信,「你,一個系統還會睡覺!?上次就這樣,一堆數據睡啥覺,起來看看你找到破地方」

我信了你的邪哦,一堆數據還睡覺??

我年輕,讀書少你別騙我哦

「是說系統不能睡覺了!?我也是人……呸,動物,當然得睡覺,我不僅會睡覺,我還會吃東西」七七現在都不知道他自己在說什麼,反正就是迷迷糊糊的

剛剛睡著就被拉了起來,他們系統有個特殊功能,就是一旦宿主呼叫他們,在他們休息的地方那個聲音就會放大十倍……

這個功能老鬼畜了,害的好多系統在睡夢中卡住什麼的,嚴重懷疑是被嚇的

恐怖,也不知道是誰發明出來這種鬼畜玩意

祁月聽見了七七的心聲,默默為他悲哀了三秒

的確夠鬼畜的,設計者也是個缺德玩意

真的,要是她,她會放大一百倍,十倍太少了,要是系統深度睡眠怎麼辦?

赫赫赫,這個功能老好了

祁.鬼畜.月在線喪心病狂

確定不是小狐狸崽子騙她,開始慢慢找了起來,這房子不大,她一會就轉遍了,但是壓根沒有找到人。

連個影子都沒有別說人了,咱在屋子中央,看向天花板,深呼一口氣,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手摸進口袋,掏出灼焰,面部表情的將灼焰幻化成一把劍插在了地板下

咔擦——

地板竟然裂了一道縫隙……祁月就這樣再來了一劍,她整個人掉了下去,但是還是那個表情

她懶得變臉了,就這樣吧

不耐煩的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