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李管事笑容堆起老高,雙手更是直接摸上路淵的手,緊緊地將之握住。

路淵「受寵若驚」,隨即猛然回想起這張略有熟悉的臉,正是當年聖堂初遇的李管事。

「李管事…你這是哪一出啊…」

路遠想不通,當初正眼都懶得看自己的李管事,怎麼現在會出現在路家,跟多年老友一樣地跟自己握手。

再看一邊的劉卯,路淵寒毛都豎起來了。

劉卯本來就長的陰柔,此時那幅笑容簡直能用媚眼如絲形容,讓路淵一陣七上八下。

「兩位,有事好說…」

路淵乾笑著掙脫李管事的手,李管事也注意到行為有些過了,雙方便各自落座。

「兩位,從中州過來,有何事情?」

李管事道:「路家主,我們此行緣由你給我們寄來的丹方。」

路淵面色一凝,暗道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女兒的那個師父,真是害人不淺!

「丹方寄到應該沒兩天吧?兩位為何這麼快就…」

「我們是通過傳送陣過來的。」

「傳送陣?」路淵鼻子一皺,瞬間感覺頭痛了起來。

傳送陣幾十年沒人用過,這次聖堂居然不惜花大代價,只為派人來路家,那問題豈不是很嚴重?

「這個丹方,到底捅了什麼簍子…」

不過,當李管事把丹方引起的一系列事情,通通吐露之後,路淵的嘴巴大張,已經能塞下一個雞蛋了。

他心裡清楚,李管事口中路家的煉丹師張夜,就是女兒的師父。

「他不是說自己不會煉丹嗎?不會煉丹的人,寫個丹方就把聖堂的人都招來了?」

路淵現在也就只有順著李管事的情報了,反正女兒的師父跟路家的煉丹師,這兩個身份又不矛盾…

「路家主,請看。」李管事說著從兜里掏出一個玉盒,「這就是我們副堂主,按照那神方,親自煉出的丹藥。」

路淵難掩臉上的興奮,接過玉盒,手都是抖的。

「按副堂主的說法,路家主服用此丹,走火入魔留下的病症可徹底清除,甚至對你的身體還有大大的好處。」

「起效幾率多大?」

「幾率?」李管事怔了怔,「張尊沒有告訴過你嗎?這丹藥針對性極強,理論上是藥到病除,硬要說幾率的話,應該是十成…」

路淵倒吸一口涼氣,十成把握? 李管事繼續道:「路家主,為表示聖堂對路家的友好,今後所有丹藥的供應,全部會有優惠,具體情況你可以詢問玄真閣的掌柜。」

路淵驚喜,聖堂親自給予丹藥的優惠,不論多少,性質是不一樣的。

聖堂打了招呼,其主要目的並不是為了給路家省那點錢,而是暗示玄真閣放開對路家的供給限制!

像以前路家子弟為了小幅提升修為,穩固丹田,都會服用化靈散,雖然這種東西很劣質,而更高級的化靈丹卻不一樣。

化靈丹,一品丹藥,跟化靈散的作用一樣,效果卻要好上三倍不止!

然而,因為化靈丹受到聖堂的嚴格把控,所以玄真閣不能大量提供,即使路家有足夠財力,也不能大量購買。

但現在,聖堂的一句話,一切都不一樣了。

比方說,今年路家考核幾百號人才通過十七人,還不說宗門選拔又要刷下一大批,最終進入宗門的可能只有廖廖兩三人。

這樣的結果,近十年來,已經是最好的了。

而路淵粗略一算,如果化靈丹能大批量供給路家,明年的考核,假設同樣是幾百號人,那通過的人數甚至有望到達三十人,宗門入選的人數也可能達到六人以上!

看起來比例並不大,但要知道,像路家這樣的世家,過去八年兩次選拔總共才入選四人!

如今聖堂的這一舉動,直接讓其有了接近兩倍的增長!

路淵情難自己,越想越激動,等他平息下心情后,一個名字已經牢牢地印在了他的腦子裡——張夜。

「我的走火入魔,聖堂的人情,路家未來的壯大,都是靠這個人啊…」

不過就算路淵不得不承認這些,但一想到路雨安的逆脈,他心裡多少還是有些疙瘩的。

「雖然以女兒之前的情況來說,本來就是死馬當作活馬醫的事情…」

路淵恍惚間,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貪了?

一想到這裡,路淵自嘲地笑笑,當下就決定去看看女兒。

雖然一直有人報告路雨安的情況,並且建議讓其別受打擾,但是做父親的終究還是放心不下。

於是,路淵說明了自己的意思,李管事自然表示理解。

「最近北郡的動蕩,我也有所耳聞,路家主忙就是了,不過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告知。」

「李管事請講。」

「聖堂這次還給路家帶了一枚聖召令。」

「聖召令?」

路淵面露不解,顯然不知道這東西為何物。

李管事沉吟道:「聖召令是聖堂的聖物,這東西除了煉丹師也的確沒什麼用,所以其實說給路家,也就是給路家的煉丹師…」

「煉丹…哦哦…就是給張夜張尊?」路淵皺眉,「說實話,張尊真容我自己也沒親自見過…所以…」

自己家的煉丹師,自己沒見過?

李管事和劉卯對視一眼,都是覺得稀奇,張夜的身份在他們心中更加神秘了。

不過李管事也是道:「這個倒沒關係,我們此言也是知會路家主一聲,這塊聖召令我們會想辦法,親自送到張尊手上。」

「原來如此。」

隨後雙方告別,路淵往路雨安的住處趕去,李管事則是吩咐劉卯即刻啟程會中州,將目前情況回報聖堂。

「呃…老師,我是趕路回去嗎?」

李管事一愣:「廢話,不然呢?」

劉卯眉毛扭了扭,搓搓手道:「傳送陣…」

「啪」的一聲,劉卯的腦袋被狠狠一拍。

「還傳送陣,這次要不是為凸顯我聖堂誠意,怕怠慢張尊,你以為會開傳送陣?任務都達成了,就給我老老實實坐馬車回去!」

劉卯灰溜溜地走了,李管事也應約到了九月山腳,在一座靜謐的石亭下等待。

路淵這邊,見到路雨安的氣色還不錯也稍稍安心了,只不過那條右臂還是讓他心裡一揪。

女兒從小修鍊,付出了這麼多,這幾年卻接連遭遇不幸,他實在有些傷感。

路雨安看出路淵的不安,道:「父親,你別太過擔心,我的手,師父他說能夠治好的…」

「師父…」路淵嘆了口氣,「就是張尊吧…」

「張…尊?尊誰?」

「還能有誰,就是張夜,張尊啊…」

路雨安嬌唇微張,很是驚訝,於是路淵把事情的經過完完整整告訴了他。

「聖堂?」

路雨安下意識地瞥了瞥木架上的隕鐵甲,這人昨天剛回來,自己就早早睡了,今天一醒來人又不見了。

路淵語重心長:「雨安啊,你師父的確是個高人,我整個路家也於他有恩。不過你的手你自己也清楚,況且前車之鑒也有,我還是那句話,不要過分抱希望…」

路雨安咬了咬牙,最終毅然道:「我相信他,父親,其實我不是逆脈…」

路淵沒反應過來:「什麼意思?你不是逆脈?靈龜可是…」

「父親!」路雨安搶過話,「我現在不能透露太多,但是師父其實已經真真切切地,治好了我修為倒退的癥結!」

「靈龜萎身,並非因為我是逆脈,而是另有原因,父親,我自己的情況我自己還不了解嗎?」

「所以,師父這次也向我保證了,一定會治好我的手臂,我選擇相信他!」

話音落下,路淵震撼良久才長出一口氣,眼睛里竟然隱隱有淚光。

「女兒,你說的,都是真的?」

「嗯。」

從路雨安堅定的眸光中,路淵看不到一點撒謊的痕迹,他腦子現在有點亂,唯一想的就是親眼見一次這個張夜。

「女兒,你能有這麼個師父,是八輩子的福分啊…」

路雨安聽了這話,反而有些不適應,扭捏地嘟囔了句「還好」,就不再說話了,心裡倒是打算等張夜回來,好好問下聖堂的事。

而此時在盛瀾亭,那道灰色的身影,終於在李管事的翹首期盼下出現了。

「葉章小友!」

張夜淡笑回應道:「李管事,我老師又去雲遊了,所以來不了了,不過他說了他不在的時候,一切事務由我處理,我的話就是他的話。」

李管事有些沮喪,不過能辦事就好,於是拿出了一枚青銅色的令牌。

「葉章小友,這枚聖召令是聖堂送給張尊的,請收下。」

張夜接過聖召令,這枚令牌造型古樸,刻有繁複的花紋,但一上手,張夜立馬就發現了其不對勁。

「這東西很不凡?」

李管事道:「可能張尊沒有告訴葉章小友,這聖召令對任何一位煉丹師都是無價之寶,整個聖堂只有一百枚,以往只有皇帝大壽,和一些聖堂關係莫逆之人才會外送!」

「有什麼用?」

「聖召令由一種神物,經聖堂內閣之手打造,雖然我不了解其本質,但據說煉丹師只需隨身攜帶蘊養,便有莫大的好處…」

不用李管事多說,張夜表面淡定,心臟已經開始怦怦直跳了,因為從他握住聖召令的右掌心中,一縷縷極其細微的力量正在流入他的體內。

「接觸就能提升神魂力,這世上只有一樣東西能做到!」

他已經斷定,聖召令青銅鑄就的外表只是掩飾,其所謂「神物打造」的本質,就是他想要的扶桑木!

免費提供扶桑木,還送貨到家一條龍服務?

張夜忍不住把住李管事的肩膀,使勁地搖了搖:

「聖堂的列位,都是好人啊!」

李管事乾笑著,心下腹誹:也不知誰昨天才說酒囊飯袋的…

握著這枚聖召令,張夜感到心情一陣舒暢。

「有了扶桑木,我今後在焚天宗行事就方便許多,剩下的一步就是通過明天的宗門選拔了…」 「葉小友,我們上官副堂主想與張尊見面,不知…」

張夜道:「這個事好說,我之後見到老師轉達,他有空會親自上聖堂的。」

「那便好,那便好…」

玄真閣,路家,副堂主之邀,李管事這下,就算把此行所有任務都完成了。

「那葉小友,我這就告辭回中州了,後會有期。」

「不忙。」

李管事前腳要走,卻被張夜喊住。

張夜平靜道:「李管事,你們那位上官副堂主,實力如何?」

「這個…」李管事猶豫,這種事顯然不好對外人說。

張夜一笑:「李管事不必如此,我說了,我的話就是老師的話,老師既然答應跟副堂主見面,那起碼的知己知彼還是有必要的。」

「那,張尊他的實力…」

「老師的情況不是你能打聽的…」

「…」

李管事一哽,合著就你能知己知彼?雙重標準?

看到李管事的樣子,張夜知道得送個小人情了:「李管事築基境八重,卻已經是三品煉丹師,想必神魂精純度也是極高吧…」

李管事心下一驚,沒想到張夜隨口一說,就把自己底子抖了出來,忙作了個揖:「正是,葉小友慧眼。」

張夜繼續道:「不過,以李管事現在的年歲,現在的成就跟你的天賦可是有點不搭啊…」

這句話說到了李管事的痛處,他從一個外閣弟子,幾十年前晉陞到如今的外閣管事,之後卻一直沒能上位,不僅因為他那優秀的天賦在聖堂里算不得什麼,也因為他一直沒能為聖堂作出什麼貢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