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村民們立刻手腳一僵,如同電視被按住了暫停鍵,完全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啊?」

「你這是用了什麼妖術?快放開我們!」

燧靈記 「我本來是不想動手的,不過你們根本不想好好聊天,這也是沒辦法。你們的村長呢,叫他出來談談吧。」

「我是村長,你們到底想幹什麼?」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定格人群後面傳來。

幾個年輕的少婦擁著個拄著拐杖、戴氈帽的瘦削長鬍子老頭走上前。

「我們是來除魔的。」秦淵回答。

老頭混沌的眼珠一轉,顫顫巍巍的揚起拐杖:「肖翠,你這大半年沒回家了,先去看看吧。我們到那邊再說話。」

……

碧落村周圍群山環繞,田地層層依山分佈,融在林中,放眼望去是一片碧海綠意。

村裡地廣人稀,住戶多為木房,稀稀落落遍布山野。散養的農家雞成群結隊在路邊轉悠、覓食,偶爾有人牽著騾子馱著東西經過,這裡完全看不到一點城鎮的痕迹,讓這些生活在鋼筋水泥世界的人們感覺時間都被放慢了許多。

沈笑瀾被秦淵攙著,吃力的在沙石泥巴路上走著。這裡都是上坡,地勢不平。

她本就目不可視,更是因為眼睛時不時的疼痛影響,行動如同煉獄,不久便出了一身冷汗。 萌寶徵婚:總裁寵妻套路深 好在肖翠家還不算遠,磕磕碰碰總算到達目的地。

一個面容白凈的女孩子穿著整潔,坐在屋舍外的高台上仰頭看天,見到來人,也不招呼也不起身,只傻兮兮的笑著。

「芳芳!」肖翠忍不住衝上去抱住她。

「嘻嘻……你誰呀?你認識我嗎?」女孩子眼神單純望著她問。

「我是你姐姐,不記得了嗎?」肖翠落淚。

「姐姐……」肖芳恍然大悟,「姐姐!」

「阿爸阿媽在嗎?」

「在裡面忙,他們說我今晚要出嫁了,要好好準備。」

「有姐姐在,你不用嫁……」肖翠抱緊肖芳。

「為什麼,大家都說出嫁之後可以跟神仙去天上住。我想去。」

「那是他們騙你的。」肖翠嗚咽。

「跟芳芳瞎說什麼,進去。」村長用拐杖杵了一下肖翠,肖翠抹了把眼睛收聲。

李昊扶起肖翠,恨恨瞪了村長一眼,與沈笑瀾他們一起跟著進屋。

肖翠、肖芳的父母木訥的招呼著來人。家裡沒足夠的凳子椅子,大家索性坐在了地板上。

沈笑瀾雖然看不見,但聽著七嘴八舌也明白了不少。

肖翠父母是表兄妹,近親結婚,生的兩個女兒各有問題。

肖翠天生陰陽眼,在村人看來是神神叨叨腦子有病,而肖芳卻是個十足的智障,成天嘻嘻哈哈的沒什麼心事,智力也就五六歲左右的水平。

今年又是十年一次的婚約期,輪到他們家出人。自從肖翠偷偷跑走後,村裡人三天兩頭上門,整得雞犬不寧。

眼看肖芳虛歲也有了十七,他們就決定讓肖芳頂替肖翠去出嫁。 生希楚楚動人地說道:「莫總,你知道的,我一直……一直都默默地喜歡你,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破壞你的家庭。」

「我並不是假清高,而是不希望變得跟有些人一樣,耍心機玩手段利用聯姻捆住你。那樣的事情,我生希做不到。」

「我寧願遠遠地看著你,默默祈求你幸福快樂就好。哪怕你不能屬於我,我也心甘情願等著你……」

生希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欲掉不掉。

那委屈堅強的模樣,簡直讓人心生憐惜。

生希在心裡暗中得意。

莫晉北出了名的花心風流,現在自己都主動跟他表白了,他一定會拉著自己愉快地滾床單吧?

我夫君實在太謙遜了 她的眼角偷偷朝著辦公室的沙發看了一眼。

還好,今天自己有備而來,裡面穿了一套純潔誘惑的白色Bra和丁字褲。

哼哼,她就不信她這樣極品的身材,莫晉北會不動心。

夏念念已經懷孕了,不能和他同房。

哪個男人能夠禁慾這麼久?

只要她和莫晉北滾了床單,憑著她家族的勢力,莫晉北一定會離婚,娶她的。

想到這裡,生希更加用一種迷戀的眼光看著眼前俊美的男子。

莫晉北姿態優雅地將一疊資料推到生希面前。

「不知道生小姐口裡說的堅強自立的女孩,跟我得到的這些資料,是不是同一個人呢?」

生希一愣,喃喃地說:「什麼資料?」

「大學沒考上,花錢頂替了一個窮困學生的就學名額。」

「大三的時候,盜用了同宿舍同學設計的作品,最後事情被系主任平息,那個同學卻被退學。」

「不!這些都不是真的!」生希嚇得臉色蒼白,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俊美的男子。

「莫總,就因為夏念念嫉妒我,所以就在你面前說我的壞話,陷害我對不對?」

莫晉北簡直無語了。

他輕輕挑眉:「既然生小姐對這份資料不滿意,那就換一份。」

莫晉北翻了翻紙張,拿出另一張資料:「國際設計大賽的大獎,你是花錢找槍手做的吧?」

「因為槍手發現得了大獎,想要找評委組說出真相,結果半路上出了車禍死了。」

「這件事情雖然時間久了點,但是要查出是誰指使車禍的,想必也不是什麼難事。」

豪門盛寵之暖婚霸愛 生希滿臉驚恐地看著眼前俊美如天神的男子,全身的血液彷彿都結成了冰。

她看到莫晉北手裡的紙施施然飄落,清晰的照片上,儼然就是當初那個死去的槍手!

不!

這不是真的!

那件事情做得乾淨利索,莫晉北是怎麼查到的?

莫晉北笑道:「生小姐,你做出這些無恥的事情還留在我的公司,到底居心何在?」

眼前的男子長了一張如此俊美的臉,可說出的話,為什麼這麼狠毒?

他哪裡是什麼翩翩佳公子,分明就是來自地獄的惡魔!

生希身體像是篩糠一般地往後退,等撞到茶几上,退無可退,她終於高聲尖叫了起來。

「不關我的事!我是被人陷害的!」

莫晉北按下了電話鍵,很快保安部經理帶了幾個身材高大的保安上來,鞠躬道:「莫總,有什麼吩咐?」

莫晉北淡淡看了一眼在地上歇斯底里的瘋女人,厭惡地說:

「既然生小姐說我是在陷害她,你就帶著她和這些資料一起去警察局吧!」

「不行!」

生希驚恐地爬過去,抱住莫晉北的腿祈求。

「求求你別把這些資料傳出去!我知道錯了,我承認你說的都是真的,我辭職,我馬上離開御尊集團!」

生希一邊說,一邊哭得眼淚鼻涕的在地上磕頭。

保安部經理見狀,眼疾手快上去粗魯地把生希拉了出去。

平時高高在上的議員千金狼狽不已。

幾個保安毫不憐惜地把她扔出了御尊集團,期間有個保安噁心的大手還趁機在她身上亂摸揩油。

莫晉北揉了揉眉心,這次只是給生希一個警告。

上次在生家,她想要設計夏念念的事情,莫晉北可是一直記在心裡呢!

老婆你敢逃 凡是參與者,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夏念念醫院檢查,通過B超看到肚子里的寶寶可愛的樣子。

醫生告訴夏念念,寶寶很健康。

回帝苑的路上,夏念念一臉幸福地摸著肚子。

這是真正的血脈相連,是她的孩子。

突然從前面竄出來一輛黑色的無牌汽車,轟隆的馬達聲幾乎要蓋過了一切聲音。

在眾目睽睽之下,那輛瘋狂的汽車沖著夏念念的座駕衝過來。

猛踩油門時,輪胎摩擦瀝青時發出的刺耳尖銳聲,幾乎傳遍了半條大道。

眼見著那輛車明顯向這邊撞來,司機嚇壞了,完全愣住了。

車裡坐著的少夫人可是懷著身孕!

要是出了什麼差錯,他死一萬遍都不夠的!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又從旁邊衝出來一輛汽車,硬生生地把前面那輛無牌車給撞開。

無牌車被巨大的衝擊力給撞開出去。

車身在寬闊的道路上打了好幾個圈,剎車聲和輪胎劇烈摩擦聲刺耳銳利,震得人耳膜生疼。

撞到護欄時,夏念念見到無牌車的司機帶著帽子口罩遮住了半張臉,朝她投射出怨毒仇恨的眼神。

接著無牌車司機又猛踩油門,在原地掉了個頭,橫衝直撞地跑了。

司機驚慌不已,扭頭問道:「少夫人,你沒事吧?」

夏念念手緊緊護著肚子,臉色也有些發白。

剛才好險啊!

這時候那輛救她的車子車門打開,利落地跳下來一個長相溫和的男子,大步流星地朝著她走來。

「念念,你沒事吧?」男子彎腰,敲了敲車窗,語氣有些焦急。

再見到霍月沉,夏念念覺得恍如隔世。

他俊秀的眉眼沒有絲毫改變,看著她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溫柔。

車窗落下,夏念念輕聲道:「我沒事。」

霍月沉的視線落在她隆起的肚子上,感覺眼睛刺得有些疼。

他急忙移開了視線,有些落寞地笑了笑。

「好久沒見了,可以請你去坐坐嗎?」

他剛剛奮不顧身地衝出來救了自己,夏念念也不好拒絕。 跟其他村人一樣,看到肖翠回來,她爸媽一點也不高興,相反還跟避嫌一樣躲著她的目光和問話。

「老五,你這就不對了。今天芳芳出嫁,你把她叫回來幹什麼?她這還帶著人來對付我們,你是還想搞砸一次?」七叔責備肖翠的父親肖大強。

「我只是託人打了個電話給她,真沒想到她會回來……」肖大強像做錯事般怯懦的低著頭。

「叔叔,現在是這樣的。我們幾個都是肖翠的朋友,這兩位都是神通廣大的法師,能降妖除魔,這次專門來幫忙的。」李昊忍不住插嘴說。

「你們這裡那個家家輪流送新娘的習俗不能再繼續了。人命關天,如果你們執迷不悔,我就把這的事都拍下來發到網上去,到時候上面來調查,你們一個也跑不了,都要去坐牢!」

說罷,李昊還揚了揚手機:「現在我就錄著音呢。」

「你這兔崽子!」七叔氣得直瞪眼,礙於秦淵的術法而又不敢動手,只能罵罵咧咧:「我們村的事跟你個外人有什麼關係?」

「好啦好啦。」村長息事寧人,一杵拐杖嘆了口氣,「幾位,你們對我們村的事了解多少?肖翠才多大,她又見識過什麼?」

李昊沒吭氣,秦淵一本正經的接過話:「願聞其詳。」

村長從十年前肖梅家裡偷偷把她送出村開始說起。

當夜村裡雞飛狗跳,一時間找不出能夠頂替肖梅的適齡女孩,村長只得同意了大部分人的意見,送了頂空轎子去往山上的祭祀點。

他雖然安排了人手想要查查究竟,但這些人隨後都被瘋狗咬下山,什麼信息都沒探到。倒是到了後半夜,一個男人親自找到了他的門前。

那男人幾乎與夜色融為一體,看不清面容,身形高大,用冰冷的聲音告訴他,最遲再能拖延三天,需得儘快交上適齡的女孩,方能避免大禍。

村長受驚,再仔細看時並沒有來人的蹤跡,一切如同幻覺。他心裡害怕,但是整個村子的情況他一清二楚,家家的女孩要麼太小,要麼已經結婚,實在交不出人。

抱著僥倖的心理等過三天,結果卻傳來了肖梅一家四口人暴斃的消息。

現場他看過,沒有打鬥的痕迹,但是屍體乾癟,全身血液被抽干,軀體焦黑,像是被火燒過,可若是著火,這木房和滿屋子的易燃傢具怎麼會沒事?

村長知道這不是人力所為,當然也不能把實情公布,不過有少數殮屍的人還是把消息傳了出去,人心惶惶。

之後的三年,如同肖翠說的那樣,村裡大旱,顆粒無收,跟肖梅沾親帶故的人也一個個莫名死去,而且屍身跟之前一樣,乾癟焦黑。這些不尋常更讓村長確信了心底的那份恐懼——如果違背約定,是會遭受懲戒。

說到底,現在他們人人都知道送出去的新娘凶多吉少,但用一個人的命換十幾條命,還是划算的。生活在這,他們無從選擇。

再往上追溯十年,二十年前,他剛剛當選村長,當時輪到肖翠的媽媽被選中出嫁,他們家裡為了保住女兒,竟然想出一招「生米煮成熟飯」,讓她有了自己表哥肖大強的孩子——也就是後來出生的肖翠。

辦法雖蠢,但也奏效了。不潔的新娘無法出嫁,當時只得換成七叔的妹妹頂替。這也是七叔為什麼這麼多年來對肖大強一家一直耿耿於懷的原因,而肖大強也因為這件事在鄉親鄰裡面前抬不起頭。

肖翠從小被人輕視排斥,除了她的陰陽眼外,還有這麼一層原因。

「肖梅被送出去之後,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吧?」秦淵提出了疑問。

「要說影響也有啊,聽說這女娃三十多歲了還沒結婚。」旁邊一個大嬸插嘴,「怕不是有病吧。」

「三十多歲沒結婚……這在大城市很正常啊。」沈笑瀾忍不住吐槽。婚姻自由,怎麼能因為這一點就被說成有病呢?

大嬸不以為然:「在我們這就是不正常,到年齡就該嫁人生孩子……」

沈笑瀾聽不得這些封建落後的思想,更是氣惱這些村民獻祭親人的怯懦做法,轉了個話題嚴肅問大家:「你們就沒想過離開這嗎?」

「離開?去哪?」村長反問,「我們世世代代都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祖墳都在後面的響山上,怎麼能拋棄祖宗呢?」

「是啊,祖宗立下的規矩,不遵守就要收到懲罰。」

「是祖宗和神仙保佑我們在這生活……」

沈笑瀾無語,眼睛還一陣陣的疼,這讓她更是心煩意亂。

她記得肖翠說過,他們的祖輩是漢末戰亂時期逃到這裡來的,受到神人的庇佑建立起了碧落村,之後數代不與外界相通,自給自足,宛如世外桃源。也就是解放后,碧落村才有人走出山,這也就是他們「根深蒂固」的原因。

村長示意讓大家安靜,拋出問題:「情況就是這樣,肖芳今晚就要出嫁,你們說要幫我們,你們打算怎麼做?」

「你們的習俗照舊,轎子里的人換成我們。」秦淵指了指自己和沈笑瀾。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必須得先釣出那個作惡的妖魔鬼怪來。

沈笑瀾看不見,聽秦淵說「我們」,還不知道包含自己,好奇的問:「你和誰啊?」

「我和你。」

「……我看不見,去了不是給你添亂嗎?」

「萬一是活僵,你可能有辦法對付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