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杜飛慌忙掏出手機,撥通了自己老爹的電話:「爸,你快救救我,我好像惹到林老大了…..」

……

半小時后,李凡來到了一家咖啡廳,他剛進來,就聽見林青青的喊聲:「弟弟,這呢。」

李凡走過去,坐在林青青的旁邊:「姐,手機拿到了嘛?」

「拿到了。」平頭哥從口袋裡一下掏出四個手機。

「卧槽,全給搶來了?只拿杜飛的就行。」李凡嘿嘿笑了笑,將手機全部放到了自己兜里。

「你說搶他們的手機,也沒說搶誰的啊,所以,我們乾脆都給搶過來了。」林青青說完,嘆了口氣:「不過有一點我沒想到。」

「啥?」李凡順著問道:「出啥事了嗎?」

「倒是沒出啥事,就是我沒想到,這杜飛的老爸居然跟我老爸認識,原本我打算廢了他一根腿,讓他長長記性,可最後我爸的電話打過來了,叫我別動杜飛。」

李凡撇撇嘴,有些失望。

東海就那麼大點地方,這杜飛的父親和林老大都是東海響噹噹的人物,有點交情很正常。

「不過啊,我沒聽我爸的,還是叫小周把他狠狠揍了頓。」沒過多會兒,林青青的嘴角又笑了起來。

李凡跟著笑了起來:「那林老大知道了會不會罵你啊。」

「罵就罵唄,反正我是他的女兒,他又不能打我。」林青青一臉無所謂的說道:「關鍵我天生討厭富二代,看見這群人就來氣。」

李凡原本還想找個機會把自己真正身份告訴林青青,可聽完這句話,李凡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李凡覺得林青青真心好,可她討厭富二代咋辦啊,難道為了林青青,連自己的首富爺爺也不要了,那肯定不行。

「看你的樣子,也挨了不少打啊,跟姐說說,他們為啥打你啊!」林青青喝了口咖啡,心疼的問道。

李凡把自己的遭遇說給了林青青聽,除了他和夏露那點曖昧的畫面,李凡幾乎沒有任何隱瞞,全部說了。

聽完后,林青青一下子就怒了,她一拍桌子,大罵道:「這群小王八犢子,算計到我弟弟頭上來了!」

「你也是的,剛才在電話里咋不告訴我錢的事兒,你要是早告訴我,我不就幫你要回來了嗎?」林青青白了一眼李凡,有些責備的說道。

「沒事,姐,錢要不回來就算了,重要是照片拿回來就行。」李凡可以損失點錢,但不能讓杜飛攥著自己的把柄,那樣的話,就太被動了。

這時候,李凡從懷裡拿出了一樣東西:「姐,我讓你看個寶貝。」 「啥寶貝啊,值十萬塊不?」林青青只心疼李凡被坑走的十萬塊了。

李凡拿出了一個錄音筆:「反正我認為值。」

「這是啥玩意,讓我瞧瞧。」林青青一眼沒認出來,伸手奪了過去。

「這是錄音筆吧,你小子,看來早就對他們心存戒備了。」平頭哥淡淡的一笑,一眼就明白了咋回事。

「那肯定啊,我要是沒有戒心,幹嘛會提前給你們打電話啊。」李凡狡猾的一笑。

去找夏露之前,李凡便察覺到了不對勁,所以他不但提前準備了錄音筆,還給林青青打好了招呼,讓他們在賓館外埋伏。

打開聽了一段,林青青的臉上露出興奮之色:「弟弟,你也太聰明了,這都能想到。」

李凡嘿嘿笑了笑:「姐,你說這玩意值十萬不?」

「肯定值啊,這東西要是交到警方手裡,這幾個人都要判刑,弟弟,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個警官認識?」林青青將錄音筆還給了李凡。

李凡想了想:「那樣做太絕了。」

「你小子就是太心軟了,我告訴你,這個社會就是弱肉強食,你要是一直這麼仁慈下去,肯定會吃大虧的。」林青青對著李凡勸道。

李凡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再想想吧。」

「如果他們還不肯放過我,繼續找我的麻煩,我就把這份錄音交給警方。」李凡說道。

「行,那既然沒啥事兒,我們就先走了,聽說這幾天那個神秘土豪就要回東海了,我爸叫我們去機場給候著。」林青青臉色有些沮喪,很明顯不想干這差事兒。

「這麼說來的話,姐,你們知道這神秘土豪長啥樣了?」李凡聞言有些激動,他幾乎百分之百確定,這神秘富豪就是他爸。

「不知道啊。」

「不知道你們去幹嘛啊。」

「這還不簡單,這富豪不都那樣嗎?豪車接送,身後跟著一群保鏢,到時候他一出機場,想認不出來都難。」林青青翻了個白眼。

「呵呵,那你們去吧,祝你們好運,提前能夠抓住他。」李凡說完,心想要不要給自己的老爸老媽打個電話過去,提前跟他們說一聲,叫他們別搞啥排場。

電話好不容易才打通,是李達康接的電話,也就是李凡的爸爸。

「兒子,咋突然給老爸打電話,是不是錢花光了啊。」李達康在電話那頭問道。

「爸,你還好意思說呢,我天天給你打電話,到現在才打通一次。」

「這不是國外信號不好嘛,我現在才剛剛回國呢。」

李凡有些激動:「你回國了?」

「是啊。」

「那我告訴你啊,你回來的時候別太張揚,別又保鏢又豪車的,這機場不少人都盯著你呢。」

「哈哈,老爹我可是帶了上百億的投資回來,他們能不盯著嘛!」李達康笑了笑,絲毫沒有避諱李凡。

「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才剛剛到廣東呢,起碼要兩天才能到東海。」李達康說道。

「這麼慢?」

「我坐火車回去啊,這火車票多便宜,你說是不?傻兒子。」李達康說完,李凡整個人都無語了,帶著幾百億回家鄉,連個飛機票都捨不得買?

「對了,東海房價多少錢了,我和你媽這次回去,還沒地方住呢,你去幫我們買個房子吧。」

李達康在電話那頭想了一會兒:「一千萬夠嗎?」

「夠了,夠了。」李凡頭頂那汗啊,簡直是瀑布汗,真不知道自己老爸是富還是窮,一會兒飛機票捨不得坐,一會兒又要買上千萬的房子。

「東海的房價真便宜啊。」掛電話的時候,李達康悠悠的感嘆道。

掛了電話,李凡走進一家手機維修店。

「哥,問你點事兒,你這能不能給手機解鎖?」李凡從口袋一下掏出四個手機。

這老闆是個大胖子,他看著李凡挑了挑眉毛:「小夥子,這些手機是你偷的?」

「不是,從馬路上撿的。」

「當哥三歲小孩子呢,馬路上能撿到一部手機便是走了狗屎運了,你這一下子能撿四部?」大胖子呵呵一笑,顯然不信。

「哥,這你就別問了,我就問你,能不能替我解下鎖,然後告訴我多少錢完了。」李凡可不想和這個死胖子糾纏下去。

「那肯定沒問題啊,哥可是專業的,不過這裡面有個蘋果手機,解鎖起碼要一千,其他的便宜,幾十就行了。」大胖子挨個看了看,便說道。

蘋果手機是杜飛的,李凡頓了頓,說:「這樣吧,我把這兩台手機送你了,你把這兩台手機幫我免費解下鎖,如何?」

「小夥子,你沒跟我開玩笑吧,這倆手機雖然不是蘋果,但可都是新機子,而且都不是便宜貨,你確定要送我?」大胖子愣了一下,臉上有些不敢相信。

高勝和張曉峰的手機,都是花了三四千買的,這點李凡早就知道,而且都是新機,即便賣二手,每部手機都能賣兩千。

李凡嘿嘿一笑:「我不差錢。」

「小子,哥有點看不透你了,要說你是小偷吧,不可能一點行情都不懂,這要說你不是吧,這麼多手機,你哪兒來的?」大胖子搖了搖頭,有些搞不懂了。

大約用了半小時的時間,大胖子給杜飛和夏露的手機解了鎖。

「這倆手機給你,這倆手機歸我了。」大胖子把高勝和張曉峰的手機拿走了。

李凡點點頭,表示OK。

「哥,我讓你賺了錢,你能不能答應我件事兒?」

「你說。」

「到時候有人找上門,你可千萬別說是我賣給你的。」

大胖子點了下頭:「行有行規,我懂,小夥子,你就放心好了。」

李凡這才放心的離開。

這時手機嘟的一聲,銀行來了條簡訊。

「這麼快就打過來了。」李凡看著銀行卡里的數字,還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雖然他早就有心理準備,但看到一千多萬的餘額,他還是十分的激動和興奮。

當然,比起上次,李凡這次算是淡定了,起碼不像上次那樣手腳激動的打哆嗦了。

錢打過來了,李凡準備去買房,路上他想了想,自己去太孤單了,要不約個人吧。

想來想去,李凡給李曉曉打了個電話,問問她有沒有空。

結果李凡還沒說啥事呢,李曉曉就屁顛屁顛的來了,來到李凡的跟前,李曉曉問道:「李凡,你打電話找我啥事兒啊,是約會嗎?」

李凡搖了搖頭,李曉曉的臉色有些不悅:「那你找我幹啥?」

「我想讓你陪我去買房,我記得聽你說過一次,你姐姐好像在售樓中心上班,對不?」李凡問道。

「是有這麼回事,但我姐姐所在的售樓處房價很高的,起價都要一萬多,你就那點錢,恐怕連個首付也不夠。」李曉曉尷尬的說道。

她倒不是看不起李凡,只是實話實說。

「錢的事兒你不用管,你只管跟我去就行。」李凡拍拍胸脯,一臉的無畏。

李曉曉無奈,只能陪著李凡打車去了雲湖售樓處。

到了雲湖,李曉曉給她姐打了個電話:「李凡,我姐正在陪同客人看房呢,要一會兒才過來,你先在這裡坐會,我去上個廁所。」

「好。」李凡找了個地方坐下,中途也沒人過來招待他。

李凡穿了一身地攤貨,而且穿了很久,顏色掉了不說,甚至褲子上還有一兩個破洞,這售樓處沒把他趕出去,已經算是不錯了。

都忘記買身像樣的衣服了,李凡苦笑著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候,杜飛牽著夏露的手走進了雲湖。 「真沒想到啊,買個車竟要等那麼久。」走進雲湖的售樓處,夏露抱怨了一句。

剛才杜飛和夏露去買車,可銷售員卻告訴他們,保時捷718隻能提前預定,交上訂金之後,至少要等半年以上才能提車。

杜飛可等不了那麼久,所以他倆跑來了雲湖,看看合適想先入手套房子。

等有了自己的房子,能省下不少開房的錢呢。

當然,最關鍵買房屬於投資,可以坐等房產升值。

杜飛和夏露一進門,便受到了售樓處的盛情款待。

售樓經理親自走過來迎接杜飛:「這不是杜老闆的兒子嗎?來我們雲湖買房啊。」

「是啊,我聽說你們這新推出了幾套公寓,所以來買一套」杜飛點了下頭,臉上充滿了春風得意。

剛才買車,杜飛差點被無視掉,可到了買房這裡,他可是得到了充分尊重。

反觀李凡,進來快十分鐘了,普通的售樓員都懶得過來搭理他。

這時,李曉曉回來了,身後跟著他姐姐李小慧。

李小慧穿著職業套裝,上身是小西服,下面是短裙配絲襪,看上去充滿了女人味。

「姐,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同學,叫李凡。」

「李凡,這是我姐,李小慧,你也跟著叫姐好了。」李曉曉給相互介紹道。

「姐,我想買個採光好點的三室一廳,你能給推薦下嗎?」打了個招呼,李凡就開門見山的說道。

李小慧上下打量了李凡一眼,眉頭微微一皺。

這副打扮,怎麼看都不像是買得起雲湖房子的人啊!

「小弟弟,我們雲湖的房價最低都要一萬起,這三室一廳的房子怎麼也得一百平了,你確定要買嗎?」

「不如我給你推薦下我們雲湖新推出的公寓,最小的只有三四十平,首付幾萬塊就夠了。」李小慧十分委婉的建議道。

「這….行吧,我帶你去看看。」李小慧猶豫了一下,心想就當白跑一趟了。

李小慧正要帶他們去開房時,杜飛也瞧見了他們。

「艹,夏露,你快看看,那是不是李凡?」杜飛拍了拍夏露的肩膀,指著李凡他們。

「是他,他身邊不是李曉曉嗎?他倆來雲湖幹嘛,也來買房?」夏露皺起了眉頭,一臉鄙夷的說道。

「小飛,他們是誰啊?」售樓經理問了一句。

「他是我同學,一個屌絲而已。」杜飛不屑的說道。

「我看他們的樣子也不像有錢人。」售樓經理看著李凡,叫住了李小慧。

幾個人走到李凡這邊。

「小慧啊,上班時間,你這是要幹嘛去?」經理板著臉問道。

「經理,我帶客戶看房去。」

「客戶?」經理臉色一沉,指著李凡和李曉曉:「你不會說的這倆小毛孩吧?」

「這倆小毛孩,恐怕連我們雲湖一個廁所都買不起,算個屁客戶。」經理皺著眉頭,瞪了一眼李小慧。

杜飛哼笑一聲,補了一刀:「別說一個廁所,就連小小的一平米,他們也買不起。」

「現在交代你一個任務,帶杜公子去看看我們新開發的公寓,這可是杜氏企業杜老闆的兒子,他才算的上我們雲湖的客戶。」

「可是….」李小慧有些猶豫了。

「可是什麼?」

「可我們做服務行業的,不應該以人為本嗎?不管什麼人來,我們都要拿出百分之百的服務態度去對待,經理,要不你讓其他同事陪他們去吧,我現在忙著呢。」李小慧心裡也有些生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