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杭大牛憤怒,轉身直接給了杭理慶一巴掌,只聽到清脆的巴掌聲,然後杭理慶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表哥!

“表哥,不是打我呀,是那混蛋!”杭理慶以爲自己表哥傻了!

“打的就是你,我去年買了個表的!”杭大牛覺得一巴掌算輕的了,若不是自己表弟,杭大牛廢了他都可能。自己就因爲被他陷害差點就闖大禍了。

“宋大哥,實在對不起,剛剛小弟我杭大牛眼睛瞎了,沒能認出你來,我該打!”杭大牛說完直接左右開弓煽自己的臉,啪啪直響。

其他小弟看到後瞪大眼睛實在不敢相信這一幕,自己的大哥居然自己打自己?還打的那麼狠。

阿朵看着宋德華,除了高慕和安麗鎮定以外,她和仰語飛直接有些搞不清楚狀況。那叫杭大牛的應該是某幫會的吧,只是她們想不通宋德華什麼時候又和幫會有關係了,看樣子地位還不低。

“好了,大牛,別打了。”宋德華眼見杭大牛的嘴角已經流血,實在是不忍心。對敵人他可以恨,對自己人卻是疼愛有加。

“宋大哥,我錯了,以後有機會我擺十桌親自給你道歉。”杭大牛是真心道歉的。

“又不關你的事,你也是幫自己親戚而已。”宋德華明事理,也不追求,有時候自己被什麼東西咬了,難道自己就要咬回對方?

“謝謝,謝謝!”杭大牛連忙道謝,今天這事若是處理不好他杭大牛以後也不用混了,直接被幫會開除。

“混蛋,還不過來跪下道歉!”杭大牛站向一邊又想起什麼,恨恨看着杭理慶後道。

“啊?”杭理慶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剛剛杭大牛的一巴掌已經打蒙他了。

“大哥叫你跪下!”小弟裏走出兩人,直接一腳踢在杭理慶的膝蓋,而杭理慶直接應腳跪了下去。

“你們,你們幹嗎?”袁蘭纖驚慌起來,眼前的一幕讓她失了神。

“賤人,你也跪下!”袁蘭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倒是讓杭大牛想起還有她沒跪。

“你們敢!”袁蘭纖潑辣起來。

但她也跪了下去,因爲那兩個小弟又一腳將袁蘭纖踢倒。

“算了。”宋德華可不會因爲杭理慶和袁蘭纖而生氣,這些小渣人物今天算是走運了。

“好,好!”杭大牛連忙應道,直接前面帶路領着宋德華一干人等向遠處的小車走去。接下來該請客賠罪纔是……

人全走完了,只剩下杭理慶和袁蘭纖兩人充滿仇恨看着宋德華他們離開的方向。

來到準備吃飯的地方時正好看到烈赤月站在外面等待着宋德華,去之前杭大牛已經偷偷發了信息給他,如果杭大牛連這個都做不到就真的不適合做小頭目了。

“大哥,實在是抱歉了,小弟們給你造成麻煩了。”烈赤月微笑,說話的時候不忘對杭大牛狠瞪兩眼。

“大哥,我已經道過歉了!”杭大牛見烈赤月看着自己忙解釋道。

“宋大哥是原諒你了,但我還有帳沒和你算,等我接待完宋大哥我慢慢和你算!”幫會自從被龍月蘭接管後一直幫規嚴格,否則就會出漏子了。

“是。”

杭大牛還有什麼話講呢?做的出就要認,這是出來混最簡單的素質,連承認都不敢那就真的是沒的混了。

處理完杭大牛烈赤月繼續招待宋德華,同時眼睛已經留意到宋德華身後的高慕等幾個女人身上。內心也不禁對宋德華的泡妞手段感到佩服,一下就四個!而且每一個都是絕美,身材一等的好。

女人很多,但要找到各種特色又美麗漂亮的女人就有些難了,沒些手段沒些能耐那個女人會乖乖跟着。更別說漂亮的女人,那要求就更高了。

“烈赤月大哥,最近幫會可好?”見到了,問候總該要的。

“總體不錯,兄弟們的打拼下地盤擴大了不少,成員也多了很多。”說到最近幫會的事確實還不錯,那些挑事的小幫會現在幾乎都不敢蹦喳,烈赤月是眼看着幫會慢慢擴大。

“那是好事,幫會只有做大才能上岸呀。”宋德華也懂這些事,知道幫會要成長,要合理合法就得上岸,那就得必須把地盤擴大,起碼要有一定影響力,然後就準備洗錢,轉行。

只有轉了行上了岸,幫會才真正的長久。現在多少企業都是這樣過來的,表面是某某大公司,但過去一樣是某個幫會轉化而成。但人們只知道它現在叫什麼企業,卻不知道過去企業的背景是什麼。

以前龍月蘭的龍家不也是這樣?

“是呀,龍小姐只要談攏了周邊的幫會老大以後幫會就真的可以上岸了。”

“沒什麼大問題吧?”宋德華順口道。

“也沒什麼大問題,倒是有個幫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吞併了不少大大小小各種幫會,據說幫主是個女人,長的挺漂亮。但爲人心狠手辣,做事風格不喜留活口,只要她想要的東西就必須要得到,得不到就毀掉!”

烈赤月也是從各幫會小弟混跡得來的消息。

“對了,這個女人身邊有個男人很是厲害,叫陳都善的,這個人才是真正幫助這個女人獲得無數勢力的主力,在他手下還有一幫小弟,個個身手都不錯。”烈赤月補充到,剩下的他也不怎麼清楚了。

“還有這樣的事?”陳都善的名字倒是有些熟悉,但宋德華卻想不起對方是誰。至於這個幫會宋德華倒是有些興趣,不知道這個女人自己是否認識。一個女人能有如此能耐肯定不是普通人,所以宋德華覺得這個女人肯定是什麼組織的人,否則怎麼可能那麼厲害。 “是呀,起初龍小姐也不相信,但等到證實的時候對方已經打下一大片江山了。所以龍小姐才頗不得已去和對方談幾個重點,以確定以後地盤的分均。”幫會最近就是爲這些事情在忙碌着,上到大的,下到小的無一不是準備着。

“這樣呀,到時候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儘管吩咐就是了。”宋德華直接道。

“好!有宋大哥這句話就夠了,有需要的時候肯定會知會宋大哥一聲。”烈赤月心想宋德華也是明白人,這種人最值得深交了,因爲明事理曉大意。

“好的。”宋德華自然爽快,從來都是說一不二。

“這樣吧,宋大哥,今天你們也忙累了,我爲你們準備了酒席還有訂好了房間,到時候你們幾個直接入住就行了。”烈赤月這一套路很是熟悉,有客從遠方來,不弈樂乎。

“謝謝了,烈赤月大哥!”宋德華道謝。接着在烈赤月的引路下向酒店走去,飯菜肯定要賞臉的,不吃不給面子。

酒菜做的很有特色,即便宋德華他們已經吃過飯不久依舊是吃了不少,而且宋德華不得不說烈赤月他們是酒桌高手,除了能喝還有一點就是會調動氣氛,所以這一餐飯大家吃的很開心。

就是安麗這個不怎麼喜歡說話的人也被烈赤月等人說的笑容滿面。烈赤月他們久經世面,什麼話該講什麼不該講,見什麼人講什麼話都已經達到一個很高的境界,所以對着宋德華等人倒也容易對付。

最後宋德華等人吃完的時候天色也晚了,衆人直接在烈赤月的引導下入住酒店。

不過宋德華卻鬱悶了,因爲那該死的烈赤月居然只開了一個房間。面對着單人牀,宋德華甚至有些癡呆起來。

烈赤月那混蛋肯定是把自己想歪了,不然也不會只開一個房間給自己。最煩惱的是高慕她們四人喝了不少酒,此時個個都醉熏熏的一進到房間就開始脫衣服,爭着去洗澡什麼的,而阿朵是直接不顧形象的倒在牀上就睡,姿色誘人。

宋德華愛女人,但不會不擇手段,所以當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宋德華直接退出了房間,任由她們四個女人瘋狂,這樣宋德華就可以避免見到春光無限圖,而自己依舊是君子。君子愛女,愛之有道呀。

出了酒店宋德華一個人走在黑暗的夜路,還好的就是城市的夜晚很是繁榮,而此時才十一點多,不算太晚,行人匆匆倒是讓宋德華有了少許熱鬧的感覺,而不是孤獨寂寞。

“先生,需要服務嗎?”當宋德華來到河邊看夜燈的時候有一個嬌豔的女人來到宋德華的旁邊嗲聲道。

“不需要的。”這些黑暗裏的交易宋德華知道,到任何一個城市夜晚都會遇見這樣的事情,對於這種事情不去理會就好了。

要知道這種事不是背後有幾個中年漢子等着你送錢就是等着突然竄出警察把你逮住,然後說私了罰款多少就行了。

“真的不需要嗎?先生!”嬌豔女人又道,再次靠近宋德華少許,宋德華甚至能聞到對方身上濃郁的香水味,味道並不怎麼好,應該屬於街邊的廉價香水。

“真的不需要。”宋德華再次肯定道,心想難道自己像是很飢渴的人?或者說自己長的很光棍,不然對方怎麼會找到自己呢。宋德華要女人的話肯定不缺,因爲宋德華感覺自己已經掌握了泡妞的方法,只要自己想泡還是能泡到的。

“沒意思。”嬌豔女將宋德華柴米不進最後只好無趣的走開了。她們做生意的自然是要講數量和效率,沒數量那裏來的金錢。

宋德華對女人的離去並沒感覺到可惜,自己反而清淨點,以免有個女的在旁邊嘮叨煩惱自己。

最後宋德華想王敏,朝小麗了,對比高慕她們,王敏和朝小麗更適合做老婆型,會顧家,又溫柔。原本宋德華想打電話過去的,只是時間那麼晚了,宋德華最後只好把掏出來的手機放了回去。

“先生,需要服務嗎?”正當宋德華思緒的時候旁邊又響起剛剛嬌豔女的話,這讓宋德華頓時有些反感。雖然這個聲音比嬌豔女的做作要清純很多,但宋德華不喜歡這種事情。

“都說了,不需要!”宋德華連頭也沒回道。

“先生,你就幫我一次吧,我,我需要錢。”清純的女聲再次傳來,這次卻是有些帶哭的腔。

宋德華奇怪了,出來買的不應該是這樣的,難道是苦肉計?宋德華內心喃喃道,也有女人假裝可憐博取同情,然後把對方騙的全身錢財盡失的。

但也不排除真有人需要幫助,因爲錢而毀了自己的未來。古時候也有賣身葬父什麼的,現代一樣有。

宋德華擡頭望去,只見一個學生模樣的妹子正羞澀低頭,時不時看向宋德華,那模樣絕對不是出來買的那種人。而是一個真正的學生妹。

“小妹,怎麼了?”宋德華奇怪詢問道。

“大哥,請你幫幫我,我媽媽病了,急需錢,所以我想把我的第一次作爲交易,只要你給我三萬,今晚我就是你的。”學生妹羞澀幾分後最後擡頭用堅毅的眼光看着宋德華,說話的時候代表着她已經下定決心了。

“小妹,有什麼困難你就直接講吧,你人我不要,錢我可以給你。”三萬對宋德華來講一點也不多,只要能幫助對方,三萬又如何。

“大哥,這樣不行的。我不會平白接受別人的好意,你給錢給我,我把身體給你,這就公平。我也不想,但我不想欠人太多,我現在只剩下身體了,所以……”學生妹說到這裏的時候說不下去了,始終這事情不是什麼光鮮的事。

“媽媽病了就得治,你是好孩子,錢不多,我身上就有。”宋德華說完就從裏面掏出一萬多現金,還有一張銀行卡,裏面大概有五萬左右。

“密碼是六個六!”宋德華直接道,把東西遞到學生妹手裏。

只是學生妹沒有接過手,而是深情帶着感動看着宋德華。她是騙子,許玉心道。但她也不想,可是自己不出來這樣把那些好色的男人引到指定地點則會被那羣混混揍死,所以許玉害怕。但此時遇見善良的宋德華,這讓許玉原本狠下心要把宋德華騙到指定地點的心動搖了。

“不,不可以的。你,你還是要了我吧。”許玉說完挺了挺胸脯,彷彿要把自己不算很成熟的身體展露出來,好勾引對方一般。

“哥哥說不要就不要,錢你拿好。”宋德華最後沒再理對方,直接把錢交到許玉手裏而自己卻向遠處走去,離開。

“這……”許玉沒見過這樣的男人,她已經騙了三天了,每一次都能成功騙到,但惟獨這次,對方似乎對自己一點也不感興趣一般。

“還楞着幹什麼?把錢交出來!”許玉發呆的時候後背卻是被人踢了一腳,整個人差點摔倒在地。

踢她的正是威脅她出來騙人的混混,一個叫唐山懷,一個叫於浩石。

許玉不敢抵抗,忙將剛剛宋德華給她的錢和卡交到唐山懷手裏,而自己膽怯的站在一邊無助起來。腦海全是剛剛宋德華的樣貌和笑容。

“特嗎的,遇見個傻子!”唐山懷有些煩躁道,原本是威脅許玉將對方引帶租房子的地方,等他們脫衣服的時候他和於浩石就衝進去,假裝捉j,然後敲詐對方一筆的。想不到這次卻遇見一個主動交錢的,這也幫唐山懷他們省去不少時間。

“草,這樣就一萬了,比上次我們敲詐的胖子還要多幾千元。”於浩石大笑,如果許玉這個臭女人天天能遇見這樣的傻子,自己就發了。

“是呀大哥,以後我們能多遇幾次這樣的傻子我們就可以少擔當點風險。”

唐山懷媚笑。想起前段時間還差點被警察追捕唐山懷的額頭見汗,這貓和老鼠的感覺確實只有真心體驗過才知道的。

“兩位大哥,我,我的任務應該完成了吧?今天,今天我能放假沒?”許玉怯怯看着唐山懷和於浩石,她每天的任務就是利用自己的美色勾引好色的男人,然後就把他們引到一個地方,最後就是唐山懷和於浩石出場,演一場捉j在牀的戲。

唐山懷和於浩石做的自然就是敲詐錢財的事,只要一天能撈個三五萬,那麼自己的任務就完成了,或者能夠成功引誘三個男人同樣算完成任務。剩下的時間就隨便自己安排。

“許玉,時間那麼早還可以做一單嘛,多遇見幾個傻子你的日子會好過許多。”唐山懷戲笑。

“可是我不想做了,今天我只想休息。”實話說,許玉遇見的男人幾乎都貪圖她的美色,惟獨宋德華,今天這個男人給了她很大的感觸,讓她感受到了另一種生活,也許當初她不該和唐山懷,於浩石一起做這種勾當。可是不這樣的話,自己的媽媽就治不好了。 “許玉,別忘了,你和我們簽了合同的,你媽爲了治病借了我們那麼多錢,而你也說了母債女償,你現在沒有自由,合同上說了我們有支配你的權利,讓你做什麼就要做。”於浩石一臉蔑視的看着許玉。

“可是,可是你們也和我說好的,只要完成一天的任務量就可以放假的,我今天要休假!”許玉早就厭倦了眼前兩個貪得無厭的人。

“許玉,你個婊子,不要給臉不要臉,沒讓你去j客已經對你很不錯了。”唐山懷上下打量許玉,許玉實在太漂亮了,利用她的美麗來做這行要比將她拿出去“交易”要好賺很多。

“你們!”許玉惱怒,她現在很後悔,後悔和這樣的人扯上了關係。

“我們?我們怎麼了?沒我們你那個死鬼老媽早就死了!”唐山懷虐笑,眼前的許玉能把他們怎麼樣?

“你們太過分了。”宋德華突然從一邊閃了出來,冷眼看着唐山懷和於浩石,他早就知道許玉是做什麼的,但宋德華沒有揭穿。因爲宋德華能感覺到這樣一個清純的女人來做這個肯定是有苦充的。

“你,你怎麼來了!”唐山懷怒道,但最後一句話卻是對着許玉道的,對方能知道,唐山懷猜測就是許玉告訴對方的。

“沒,我沒有!”許玉忙解釋,唐山懷和於浩石並不是善良的人,若是今天被他們兩人誤會了,那麼以後自己也沒好日子過了。

“是我自己來的,因爲我要來收拾你們兩個畜生!”宋德華冷冷道。

“收拾我們?”唐山懷看向於浩石鄙視看着宋德華,他們雖然做的行業不增敏樣,但也因爲行業的特殊性導致平日裏沒少和同行發生衝突,打架什麼的最是正常,而唐山懷和於浩石打了那麼多次從來沒輸過。

“收拾你們,一個手指頭夠了!”對方既然輕視自己,那麼宋德華很有必要徹底將他們的信心和高傲打跨,打崩潰。

“大哥,你是好人,你還是趕緊走吧。”許玉知道唐山懷,於浩石得厲害,而宋德華爲人不錯也算是真心幫助她的人,所以許玉冒着危險提醒宋德華別吃虧,能逃則逃。

“許玉你個婊子,還說不是你告訴對方我們在這裏,現在沒得解釋了吧/等我收拾這個臭小子後就把你的第一次買出去,以後做肉的生意就好了!”唐山懷惡狠狠道。

“不怕,今天開始我讓你自由,做回你自己。”宋德華最是討厭那些男人強迫女人做這些事了,女人也是人,更需要保護。

“小子,你還是顧慮下你自己吧!”唐山懷覺得好笑,有些人就是喜歡英雄救美,可偏偏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就如眼前這個小子,人長的瘦小還偏要充什麼英雄,等下被自己揍的半死就知道現實和想象有多大的距離了。

“我不喜歡羅嗦的人!”宋德華也不廢話,說話的同時人已經閃到唐山懷的旁邊,沒等唐山懷反應宋德華直接一個手指點在唐山懷的額頭,唐山懷只感覺頭被一股巨大無比的力道推了下,接着整個人向後仰了過去,頭先着地。

砰!

唐山懷如連鐵頭功一樣直接用頭撞在地面上,不過不是額頭而是後腦,地面甚至泛起少許裂痕,可以想象剛剛唐山懷所受到的力度有多大,而宋德華的指頭力量有多猛。

宋德華會說自己過去訓練的時候有練過一指闡嗎?當一名傭兵特工其實就如一名全能的武士,力量上的訓練力度自然不小,從最簡單的伏臥撐到倒立走路什麼的,這些都是訓練的項目之一,自然包括拳擊和一些武學技能。

所謂一通百通,修煉到及至的時候就是把自己倒過來打架也肯定能贏對方,但首要條件是要力量,平衡感,攻擊都要達到一個極高的境界。

“你,你!”於浩石吃驚的看着已經泛紅的地面,唐山懷這個撞在地上無疑和死一般,尤其那流出來的血液告訴別人唐山懷已經不死也很危險了。

“你也一樣!”宋德華沒給於浩石繼續說下去的機會,又一個閃身來到於浩石的面前,同樣是手指一點於浩石的額頭,而於浩石落了和唐山懷一般的下場。

“好了,沒事了。”解決唐山懷和於浩石兩個如畜生一般的男人宋德華心情很不錯,他又挽救了名少女呀。然後轉身對着一臉癡呆的許玉道。

“他,他們死了?”許玉沒有開心,反而很擔心,因爲這種事情若是惹上了那就是無休止的事情。許玉不願自己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也不願意自己的媽媽知道自己的事。

“沒事,他們醒來也就變成白癡而已。你走吧,我會處理好這裏。”宋德華沒把兩人打死,真的只是打成白癡而已。

“不,警察來,他們會捉你的,我還是留下來做證吧。”許玉真的很害怕,真的不願意自己平靜的生活被打破。可是她也不能眼看着宋德華被警察逮捕或關了起來。好人應該有好報的,對方這樣做全是爲了自己。

“沒事,你走吧,我能處理的。”宋德華要處理這個現場不被人察很簡單,保管警察來了也查不出半點痕跡和自己有關係,甚至和眼前的妹子也沒關係。

“真的沒事?”許玉還是不放心,心裏在想對方是怕連累自己而已。

“真的,你走吧,我有老朋友來了。”宋德華已經注意到在轉彎角落有一個人正看着自己,已經有兩分鐘了。從對方身上沉着冷靜看來對方是殺手呀,只不過不又是和誰有關了。

“謝謝。”千言萬語許玉無法表達自己對宋德華的感激,最後只好說出最簡單的兩個字,但也是她僅能表達的感激之情了。

“妹紙,是應該幫的。”宋德華微笑,在美女面前要有風度,這也是書上教的,因爲你不知道今天對一個小女孩有風度後,對方以後長大成熟了會不會以身相許來報答今天的恩情。

“謝謝。”許玉最後還是說了句謝謝後才離開了,拿着原本要給唐山懷和於浩石的錢和卡,她需要錢,不過她也沒打算白拿宋德華的錢,她只當自己借宋德華的錢,但以後一定會還的。

“兄弟還不出來?”見許玉走遠,宋德華淡淡道,可是在宋德華的四周卻沒有人。

“若不是看在你剛剛在幫那個女孩我早就動手了。”空蕩的路上出現一個青年,休閒裝,白皙的皮膚,成熟的臉,嘴上掛着微笑,但卻帶着一絲玩味。

“我替那女孩謝謝你。”宋德華微笑,對方身上沒有殺氣,越是沒殺氣的殺手就越厲害。宋德華相信剛剛對方要出手肯定比現在出手更有把握能把自己殺死。

要知道的是,一個隱藏在黑暗裏的殺手要比暴露在你面前的殺手要厲害百倍,甚至可以說暴露在外的殺手已經沒有了任何威脅力,除非對方信心很滿,滿的自以爲不輪用任何方式都可以殺死對方。

“你的謝謝我接受,不過你依舊要死。”如果不說死字,任誰聽到他的話都以爲只是和宋德華在聊天而已,而不是在做死亡前的最後一次聲名。

“說吧,什麼組織,若你不是來殺我也許你會活的久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宋德華的信念一直很簡單。

“你猜。”風澤霸淡淡,正確的講他過去是和高慕同一組織的人,但現在算是也算不是。不過終究上面還是聯絡到他,並且將宋德華的相片和信息給了風澤霸。

“你們還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呀,難道自己的憐憫被人當成了軟弱?”宋德華無奈搖頭苦笑。有時候沒把蛇的七寸打到那麼它就依然回反咬一口。上一次宋德華還是把事情鬧大了,所以並沒有完全將這些人剷除,而是傷其元氣而已。

但現在看來這長長的假期讓宋德華變的平凡普通的時候也使自己越來越憐憫人生,所以也有了放過他們的念頭,只傷其元氣,最起碼讓對方知道害怕。而現在卻是讓宋德華不得不對自己過去的想法感到後悔,自己究竟是不是普通市民。

被人這樣追殺和無休止糾纏始終不是宋德華的個性,而且宋德華的身邊的朋友不能擔當這樣風險。

“我們一直如此。”風澤霸所瞭解的組織原本就沒有低頭過,螞蟻雖小也不可以忽略它的威力,反咬一口才知道痛就晚了。

“你們把仰語飛安排進來也就算了,居然還不死心玩暗殺。”仰語飛的身份從第一天宋德華就知道了,有時候最親近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但目前仰語飛對他並沒有威脅力,所以宋德華一直當作不知道。他希望仰語飛最好不要出手,一旦出手以後就難相見了。 “仰語飛?八年前的小丫頭?想不到她也被派出來殺你呢?我很奇怪你怎麼還活着,那傢伙裝起可憐是男人都心軟,這也是她任務從沒失敗過的主要原因呀。”

在聽到仰語飛的名字後風澤霸的腦海浮現過去自己將要離開組織的時候遇見的一個丫頭,膽怯羞澀,但卻並不簡單的丫頭。

“我活着很正常呀,多少要殺我的人都已經先躺下了。”宋德華淡淡道。

“不過今天你註定是要躺下咯。”風澤霸知道,組織只有在自己人搞不定的情況下才會委託自己出手,不然自己還在享受陽光浴呢,怎麼會跑來殺人。

“小心了!”風澤霸錯過一次機會,所以現在他必須再爭取一次機會,就如剛剛的談話其實也是爲了讓宋德華的警惕性放鬆,然後自己就可以利用這一點來完美擊殺對方。

越是普通平凡的情形就越是暗藏殺機,殺手善於利用這一切資源,即便就是和你微笑都能瞬間出手。只要殺手判斷這個時候出手能完全擊殺或是增加更大的機會,那麼他就會毫不猶豫出手。

風澤霸黑的匕首從手心直接向宋德華的胸口刺去,若中宋德華是必死無疑。但事實現在風澤霸知道自己錯了,錯在低估了宋德華的實力。

根據資料顯示宋德華有點能耐但也就是有點能耐而已,但現在風澤霸知道,情報完全錯誤的。如果宋德華是有點能耐的話,那麼自己就是完全沒有能耐了。

情報信息的錯誤會一名殺手起到關鍵的作用,就如現在一般,風澤霸的匕首隻差兩寸就刺到宋德華的胸口,匕首甚至已經碰觸到衣服,但此時卻被一隻手死死拿住自己的手腕硬是動彈不得,匕首進不了分毫。

“你不是普通人!”風澤霸可以肯定的說,但也因爲如此風澤霸沒有另一步反抗的打算。當他第一招都沒能成功殺死或傷了對方,那也就證明自己的實力在對方面前簡直是太弱了,弱的即便是反抗也是多餘的。

“我從一個醫師回到現實,我只想過普通人的生活……”泡泡妞打打人,這日子挺好的。只不過可惜的是宋德華的生活一直都不安靜。

“呵呵,和我這樣的人,組織有不少。”風澤霸並不是組織唯一在外的人。能成立自己的保鏢系統公司背景肯定不會差到那裏,起碼當初打拼的原班人馬依舊還在,不過已經分散在全國各地,現在卻一一被召回。

“無所謂,來一個死一個就是了。”宋德華知道自己將不安靜了。

“呵呵。”風澤霸笑完直接低下了頭,卻是已經死去。原本在他手上的匕首突然插在他的胸口。

從始至終對方都像是宋德華的老朋友,和宋德華之間就如朋友對話一般。但沒人比宋德華更清楚對方的可怕和恐懼,越是能隱匿氣息的殺手就越發恐怖,換句話說剛剛若是宋德華不是有絕對的實力,那麼躺下去的就是自己,而不是對方。

地上已經有兩個倒地昏迷不醒的人,也許醒來會成爲白癡的人。而此時更是死了一個,宋德華望着地面三人,他現在必須僞造現場,要將一些不能讓別人知道的信息隱藏和消滅。

最後將事情和線索全處理好,將現場僞裝成兩人打劫另一人,然後發生爭執打鬥,最後兩敗俱傷的情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