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東方修哲一臉玩味地盯著對方,他早就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結束的。

路亮一時語結,對方確實沒有義務在和自己比一場,除非有什麼東西能夠再次打動對方!

什麼東西好呢?

此時的路亮出了事桌上的這些金幣外,可以說是身無分文,最值錢的一塊紫星乾牙石也在剛剛輸掉了,自己還有什麼好東西么?

正在愁眉不展間,腦中突然靈光一閃,路亮想到了一件東西。

「路亮,你要做什麼?」

一旁的羅子廣在見到路亮從那戒指中拿出一柄漆黑如墨、樣式古怪的匕首時,臉色就是一變。

正如他心中所猜想的那樣,路亮是打算用這把匕首當賭注。

「小朋友,我拿這把『墨黑逆鱗』當賭注和你再比一次,如果你能夠獲勝,它便是你的了,如果你輸了就要把那塊『紫星乾牙石』還回來!」


將手中的匕首向前一舉,路亮一臉認真地說道。

東方修哲還沒有多大反應,一旁的羅子廣卻是跳了起來,瞪著一雙要吃人的眼睛吼道:

「路亮,你瘋了不成,知不知道這柄『墨黑逆鱗』多麼貴重,你竟然要拿它當賭注,萬一要是輸了怎麼辦?」

「放心,我絕不會輸!」

路亮的身上燃起熊熊鬥志來,這一次他要正視對手,絕不會再當兒戲,這樣的自己絕不會輸!

最重要的是,路亮找不到一條自己會輸的理由! 羅子廣還想勸說,但是路亮的心意已決,他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也是無用,唯一能做的就是靜觀局勢的發展。

內心之中雖然也堅信,只要路亮認真起來就沒有輸的可能,但不知為什麼,羅子廣的心裡總是有種不安的感覺。

這種不安在見到小男孩臉上那波瀾不驚的表情后,變得越發地明顯起來!

「這個小男孩到底是什麼人?以我閱人無數的目光竟然看不透他!」

眉毛皺了皺,有一個瞬間羅子廣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小男孩其實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怎麼樣,以我的這把『墨黑逆鱗』做賭注你一點都不會吃虧!」

為了打消東方修哲的疑慮,路亮還把匕首從護鞘中拔了出來,剎那間,一道森冷的寒光在燈光的折射下映入眾人的眼帘。

就算不是行家也能看出這把匕首絕不是凡品。

為了測試這把匕首的鋒利程度,路亮會起手臂,只見寒芒一閃,原本結實的石桌,竟然猶如切豆腐一般被切下了一角。

切口處光滑如鏡。

鋒利,絕對的鋒利!

周圍這些看熱鬧的人,全都看傻了眼,他們今天算是開了眼,才了解什麼樣的兵器算作極品!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

一旁站著的曲山清心裡十分明白,這把匕首要遠比眾人看到的還要好,因為剛剛路亮揮舞匕首時並沒有施展鬥氣。

說句老實話,看到如此極品的兵器,曲山清也不禁動了心。

當然,如果論對武器的了解程度,在場的誰也沒有比方乘研更有發言權的了。

在路亮拿出這把匕首的時候,方乘研就像是丟了魂,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似乎在那對不算大的眼球裡面,再也容不下其他事物了。

就在路亮準備從新將匕首歸鞘的時候,方乘研突然大喊一聲,一個箭步便是竄到了路亮的近前。

「這是……這難道是……地階兵器?」

高冷竹馬:青梅我來追 ,卻又因為顧忌著什麼,猶豫著將手停在了半空中。


兵器等級的劃分與鬥氣頗為相似,但又有不同。

兵器按其等級高低,由高到低依次可分為:天階、地階、玄階、黃階。

其中每一階又可細分為「一至九品」。

方乘研見到這把匕首似乎比剛剛見到那塊「紫星乾牙石精」還要激動。

作為一名「玄階煉器師」能夠見到一件地階兵器,這是一件多麼值得激動的事。

對於一名煉器師來說,研究一些大師的高品質作品將有助於提高自身的煉器水準,越是那些歷史長久的作品就越有研究價值。

每一名煉器師都知道,古武時期的煉器手法神乎其神,很多天階兵器、護具都是出自那個年代,當時更是湧現出了一大批流傳千古的煉器大師。

不過十分遺憾的是,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那些精妙的煉器手法都已失傳,使得如今的煉器師根本無法與古武時期的煉器師相提並論。

現在的煉器師,除了師父親傳身教外,要想提高自己的煉器水平,就只有通過研究前人那些遺存下來的作品。

這種研究,也許需要歷經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去參悟,才可以窺探那冰山的一角而已,但是就算是這麼一角,就足以讓一名煉器師受用一生。

方乘研能夠成為「鐵秦帝國」屈指可數的玄階煉器師,正是因為他從一件前人遺留下來的兵器中,通過細心的研究與模仿,逐漸掌握了一套屬於自己的煉器手法。

方乘研研究的那件兵器,不過是幾百年前一位小有名氣的煉器師早年的作品而已,就算如此,卻依舊讓他受益匪淺。

眼前這把「墨黑逆鱗」匕首上面的紋路風格,有可能就是古武時期的作品,你說方乘研能不激動么?

都市最强帝君 不錯,這是一把『地階一品』兵器,你很有眼光!」

有些讚許地看了方乘研一眼,路亮點頭說道。

他的這句話,無疑就相當於公布了這把匕首的價值。

了解市場行情的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心中為路亮敢於拿出這樣貴重的東西當賭注而敬佩不已,如果是他們的話,是斷然不會如此衝動的。

對面的東方修哲,他對於兵器沒有什麼認識,不過對於這種免費送上門的好事,他是斷然沒有拒絕的道理。

對於近段時間力量暴漲的他來說,正愁沒有地方可以讓自己好好發泄一下呢,路亮所提出的比試可謂正中他的下懷。

對於那把匕首,他更是志在必得!

比試的雙方已經在石桌前落座,眾人的心也都跟著懸了起來。

雖然東方修哲贏過一次,但依舊沒有多少人看好他。

在很多人的眼裡,先前的那場獲勝不過是東方修哲的僥倖而已,他們之中很多人都親自領教過路亮的力量,知道要想從這個怪物的手中取勝,除非再一次得到幸運女神的眷顧。

但是這種事情是不可能在一個人身上相繼發生兩次的。

「這個小娃實在是太貪心了,竟然不知道見好就收,這一下比試下來,那塊好不容易得到的『紫星乾牙石』就又要拱手還給人家了!」一位看熱鬧的男子搖頭嘆息說道。

「如果是我的話,絕不會再和那男人比,那塊『紫星乾牙石』可是價值三百萬金幣啊!」另一個男子舔了舔有些發乾的嘴唇說道。

「對方很明顯就是想把那塊『紫星乾牙石』再贏回去,我想也就只有那個小孩才會上這種幼稚得當。」緊挨著的一位大叔有些不屑地道。

這些負面的議論聲此起彼伏地飄進路亮的耳中,他只是眉毛皺了皺,並未解釋什麼。

但他的心裡很清楚,自己面對的這個小男孩可不是省油的燈。

在不施展鬥氣的前提下,論力量,在場的所有人,除了自己外,恐怕無人能及這個小男孩了。

這樣的對手,值得他認真對待!

「不要浪費時間,我們開始吧!」

路亮率先將手伸了出來。

「看你的樣子好像贏定我的樣子,我真不知你的自信從何而來?」

東方修哲笑了笑,然後也將手伸了出來。

雖然路亮有些在意這個小男孩為何會如此說,但時間已經不允許他思考了,因為比賽已經開始了。

「我果然不能有一點大意!」

手上傳來的力道令路亮心中如此想著,他也開始逐漸增加力道。


「咦?」

路亮的臉上突然閃過一抹驚詫。

他發現,隨著自己增加力道,手上傳來的反作用力就越明顯。

「這個小鬼,他到底還有多大力量沒有使出來?」暫且壓下心中的驚訝,路亮繼續加大力道。

周圍的這些人,看到了很奇怪的一幕。

比試已經開始了半天,可是兩人的手腕竟然一動沒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兩人還沒有正式開始么?

站在路亮身後的羅子廣,起初也是和眾人一樣的想法,他也很納悶兩人在搞什麼?


不過他畢竟不是普通人,很快便發現了端倪。

「不對,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兩人早就已經開始了。」


羅子廣注意到路亮手背上的血管,突起得越來越明顯,這分明就是在與人較勁的特徵。

可是讓他想不明白的是,既然兩人已經在較勁了,為什麼眼前的這個小男孩能夠如此平靜呢?

「難道說……」

似是想到了什麼震驚的事,羅子廣的一張臉瞬間變了顏色,再看向小男孩時的眼神,多了一份驚恐。

此時的路亮,一張臉已經開始漲得越來越紅,額頭上也開始有青筋突起。

「為什麼會這樣?」

路亮無法相信這個事實,明明他都已經用上了全部力氣,可為什麼就是不能讓手臂移動分毫?

這實在太不正常了!

路亮抬起頭瞄了小男孩一眼,卻是詫異地看到,此時的小男孩正一臉含笑地看著他。

「怎麼,你已經用上全力了么?」

平淡的聲音傳出,東方修哲一雙眼睛直視著對方。

「你……」

路亮想要說什麼,但心有餘而力不足,他感覺只要自己一分心,立刻兵敗如山倒!

「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這把匕首了。」

隨著東方修哲的話落,只聽「碰」的一聲,路亮的手背已經重重地砸在了石桌之上。

現場剛剛的議論聲戛然而止。

時間好像在這一刻停止。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瞪大著雙眼,就連羅子廣這等高手,都是被這個結果僵在了當場。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