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林丞把陳發忠叫了過來,吩咐他立即帶人去大嶺城,把司徒家的財物全都搬回來。

「遵命,屬下這就帶人去大嶺城搬運財物。」

陳發忠領命,當即召集人馬風風火火趕往大嶺城。

林丞又吩咐了邢宏仲帶人打掃戰場,清理遍地的屍體,然後他和父母,以及兩個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回了住所。

回到居住的庭院后。

林遠志和江秀儀進了屋裡,夫婦倆要商量明日為林丞辦婚禮的事情。

林丞,婉兒,靖兒三人則在院子里賞花。

看著婉兒那魔鬼般的身材,林丞不由手癢難耐,一巴掌甩在她那挺翹的肥之臀上。

啪的一聲,一圈圈肉浪在婉兒肥之臀上蕩漾開來,那風景簡直不要太迷人,真是旖旎無限。

「啊,你個壞蛋打我屁股幹啥?」

婉兒驚叫一聲。

「呵呵,打是情罵是愛嘛。」

林丞咧嘴邪笑道。

「哼,什麼狗屁道理。」

婉兒狠瞪了林丞一眼,不過她那張如花朵般漂亮的臉蛋上,卻顯出開心的笑容,張丞的這個理由,聽在婉兒耳朵里,很新鮮很甜蜜。

「來,再讓我拍一下。」

剛才那一巴掌還不過癮,林丞邪笑著,甩手又是一巴掌拍了過去。

「哼,沒門兒。」

這回婉兒及時晃動嬌軀,倒是讓她躲開了林丞的巴掌。

林丞一陣鬱悶,暗道這丫頭啊……拍拍她屁股都不行,等明天正是成婚後,看我怎麼整治你,哼哼。

「嘻嘻……少主你拍空了,拍空了啊……」

站在一邊的靖兒,不由嘻嘻直樂。

「小丫頭你敢笑我,哥也要打你屁屁。」

林丞佯裝憤怒,揮掌向靖兒的香之臀上拍去,心想這一巴掌拍上去,也肯定會肉浪滾滾吧?「嘿嘿,少主你拍不到我,拍不到我……」

靖兒也及時的躲了開來,玲瓏的嬌軀像是一隻蝴蝶一般在花園裡晃來晃去,沖林丞嘿嘿直樂,還大拋媚眼,故意調逗他。

「哼,哥就不信拍不到你這臭丫頭。」

林丞怒哼了一聲,追著靖兒那誘人的香之臀繼續拍。

「啊,婉兒姐你快救我,快救我啊……」

靖兒誇張滴大叫著,慌忙躲到了婉兒身後。

「哎好了好了,你倆個別鬧了,咱們好好賞花吧。」

婉兒笑著說道。

「等明日結婚之後,再看哥怎麼收拾你個臭丫頭。」

林丞不甘地哼了一聲,便也停止追打靖兒了。

三人在庭院里繼續賞花。

片刻后。

林丞來到一棵樹下坐了下來,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牛逼哼哼的對大小兩個美女說道:「婉兒,靖兒,你們過來,坐哥大腿上來。」

「要我們坐你大腿上……你想幹啥啊?」

婉兒警惕地看著林丞。

「還能幹啥?聊理想,聊人生,聊愛情……啊。」

林丞一本正經地說道。

「婉兒姐,走,別怕,咱過去跟他好好聊聊。」

靖兒大感興趣的摸樣。

「這個傢伙太騷爆了,我擔心坐過去后,他又會對咱們亂摸,每次被他摸的時候,我都感到渾身麻麻的,痒痒的,酥酥的,真是好不自在。」

婉兒低聲說道。

靖兒竊笑一聲,暗道我自己被他摸時,又何嘗不是感到渾身麻麻的,痒痒的,酥酥的,不過,那種感覺很美妙啊。

「他是咱倆心愛的男人,而且明天咱倆就要正式和他成婚了,現在讓他摸一下又有何妨呢,走吧,婉兒姐,咱倆就過去坐到他大腿上去,他要摸咱就讓他摸唄,嘻嘻。」

靖兒是個性格直爽又敢愛敢恨的好姑娘,他一把拉住婉兒的手,向林丞行去。

「這個小丫頭啊,我看她也很騷的呢。」

婉兒竊笑一聲,也沒有反對了,和靖兒一起來到林丞跟前,然後一人一邊坐到了林丞大腿上。

「哇咔咔,兩個美人兒主動投懷送抱,哥真是人品大爆發啊。」

林丞大喜,一手一個把兩美女抱住,然後大肆揩油起來。

靖兒本就喜歡被他摸,真是一點不抗拒,有些意外的是,婉兒這回也再沒有抗拒了,咯咯的嬌笑著,任由林丞這傢伙吃豆腐。

痛痛快快的過了一番手癮后,林丞一本正經地開始和大小兩位美女談起人生和理想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修真者探查洞府,驚心動魄,斗得驚天動地,可對於整個天下,對於百姓們而已,依舊是一個很安寧的夜晚。

要說不平靜,那就是定江府城了。對定江府城的許多官員而言,這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已經嚴密封鎖了東江河畔的定江府官員,府軍統領,正簇擁著一位中年人高談闊論,江知府死了,朝廷會立刻任命新知府,而現在呼聲最高的新知府就是這中年人。

他姓呂名才厚,為人精明,出身名門,可惜才厚,財卻不厚,所以一直沒機會出頭,這次江知府一死,也該輪到他出頭了。

不過多年來在官場打磨的涵養,讓他心中即便歡呼雀躍也不會表現出來,對別人明裏暗裏的恭喜。他也是謙虛的說着要聽朝廷安排,聽州牧安排……

反正對於江家出事,沒有一個人感到難過。

朝廷的動作是很快的,一府出事,立刻上稟州城,州城傳信至御史台。

修真者傳訊,太快。

定江府東江河畔,江家畫舫出事的地方,一道飛舟迅速飛來,飛舟之上站着一道身影,眾官員循聲望去。

「巡查飛舟,不知道是哪位巡按御史。」

呂大人驚呼。

飛舟停穩,接着那飛舟上的身影一邁步,瞬間從飛舟上穿梭而下,速度快的彷彿瞬移!強大的氣息瀰漫開,周圍諸多官員都不由屏息。

巡按御史,實力都在金丹境,且個個本領了得!甚至單以個人實力,他們比修真軍衛都強得多!御史巡查天下十九州,風聞奏事,監察天下,斬妖除魔。所以官員們都有些畏懼御史!

一句風聞奏事,就可能查的你底朝天,一句斬妖除魔,就可能先斬後奏!

「是衛御史。」諸多官員中,一個中年人認出了這身影,面露驚喜道。呂大人也點頭哈腰。

那衛御史瞥了他們一眼,徑直走到前方,接着深吸一口氣,手指在眼上一抹。其眼中頓時浮現出了一層玄青色氣流。在這氣流覆蓋下,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幕幕場景!

那是東江河上畫舫爆炸的景象,黑紅色的真元光芒爆發,畫舫上諸多女子跳下江去,江河濤濤一片混亂,一道身影走下畫舫…

神通法眼,可觀過去,幾乎每一個御史都會修行的。

等等…

突然,衛御史眼神一凝,他看向了東江河畔,畫面中,那裏有兩道身影,正笑吟吟的欣賞著江里荒唐的一幕。

「是她們?」衛御史臉色微變。

他法眼觀過去,看的當然是當時在場的強者,一個獨自下了畫舫的後天鍊氣九重不可能引起他的注意,但是兩個金丹修真者就讓他注意了。

就在衛御史驚訝沉思時。

轟。

遠處天邊陡然出現了一道更大的飛舟,與其說是飛舟,不如說是戰車,戰車周圍散發着滾滾黑雲。諸多身穿甲衣的軍士隱隱在其中浮現,那戰車最前方,還豎着一面黑色旗幟。

旗幟隨風飄蕩,獵獵作響,繪著一條血色的九首大蛇,彷彿活了過來一般,張牙舞爪!

九首衛!

下方的府城官員們都臉色大變。

「下面是哪位御史?」戰車上傳下一道聲音來,那聲音轟隆隆炸響,彷彿奔雷。

「御史衛峒,敢問是九首衛哪位統領?」衛御史抬頭看去。

「衛御史,我家統領請你上來一敘。」戰車上的聲音沒有回答,直接邀請道。

衛御史眉頭微微皺了皺,他剛剛才看到那兩位,轉頭這九首衛的軍士就來了,來的還真快。

是要庇護?

衛御史心中念頭閃過,旋即身影一動,飛到了高空中的戰車上。

戰車上。坐着一道銀甲青年,威風凜凜。

「原來是侯統領。」衛御史吃了一驚。面前這青年曾在血陽關外創下赫赫戰功,兩人一位是軍衛,一位是御史,論品秩都是三品,但實力卻是侯統領強一頭的。所以衛御史不禁拱了拱手。

「是我。衛御史,我來此是為了我九首衛兩位軍士…」銀甲青年開口。

衛御史挑眉:「九首衛也不能濫殺朝廷命官吧,何況如此聲勢浩大,影響惡劣。」

銀甲青年聞言臉色一沉,一股凶厲氣息驟然以他為中心瀰漫開:「她們死了!」

衛御史一愣。

死了?

銀甲青年一揮手,一道令符出現在他手中,一閃落到了衛御史面前,衛御史接過一看。這才面露恍然。

「兩位原來是受命庇護江家,不過之後那任務…」衛御史看了一眼銀甲青年,頓時收嘴不再多問。

「本將現在奉命前往一處洞府除妖,正好在這裏碰到衛御史,只是來告訴御史一聲。希望你們查明兇手,莫要涉及我九首衛。」銀甲青年沉聲道。

衛御史連連點頭。

「一定一定。」

旋即他離開戰車,看着戰車圍繞黑雲離去,雖然他有心想知道這九首衛是去執行什麼軍令,可卻不敢逾越。

「不是九首衛動手,那是誰?那手段,我都從來沒見過。還以為是軍中殺陣。看來這案子棘手的很啊。」衛御史飛落下去。迅速詢問起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