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林蕊得意道:「那可不。」

畢竟是她親姐姐,林蕊就感覺與有榮焉。

容思婼看了看身後的魏紫,突然有些感嘆:「一晃眼,我家魏紫姐姐也到了可以放出去的年紀了。果然,這麼一想,還真跟蓉姐姐一樣覺得不舍呢。」

她身後的魏紫心裏也是感動,可以說她是看着姑娘長大的,一晃,姑娘也是大姑娘了。

鄭倚雲笑道:「這也是在所難免之事,也沒有哪個能一直陪着我們走下去的。這中間來來去去的人也就多了。何況放她們出去了,若是想,招她們進來磕頭就是了。」

「鄭姐姐說得是。二姐姐也說得對,放她們出去也是為她們好,真的拘在身邊,時日長了難免落下埋怨。」林萱好似有所感觸的說道。

眾丫鬟紛紛表忠心說願意陪着自家主子,其中有幾分真心也就只有她們自個知道了。

說笑了一陣,這事情也就過去了,林萱讓喜兒拿花牌過來,說是難得姐妹人多,大家一起來玩十二花神。

眾女紛紛應了。

一直聚到申時過半大傢伙才散場離開。

林萱送容思婼的時候問道:「你今天怎得跟鄭家姐姐一同過來了?」

。 「大家好,我是五十二號,宋氏小白龍,歡迎大家支持我!」

一上台,高敏就落落大方地朝大家介紹道。

「我去,好好一個姑娘,怎麼年輕輕輕,就瘋了,名字可以再中二一點嗎?」

「就是,這個智障的名字,宋氏怎麼取的出來,還小白龍,我看是一條蟲還差不多。」

因為是現場直播,高敏這個『宋氏一條蟲』的名字,瞬間就登上了熱搜第一。

「什麼嘛,居然這麼黑高敏,這名字怎麼了?浪里小白龍,很好聽啊,高敏就是屬龍的。」

祁明修看到網上那些吐槽,十分不滿地皺眉。

「祁明修,你確定這個名字,好聽?」

宋九月嫌棄地挑眉。

她真的是太天真了,居然會相信高敏會好好參加比賽不搞事。

「嘿嘿,其實我開玩笑的,這麼丑的名字,也就高敏那種智障才想得出來。」

一旁的祁天看着自己家老大變臉的速度,已經見怪不怪。

只要是從宋小姐嘴裏說出來的,那就是狗屎,老大肯定也說是香的。

宋九月沒接話,就直直地看着屏幕。

很快比賽便開始,每個人都有一個隔間,身後有個攝像頭,雖然不能看清楚裏面的人在做什麼,但是有沒有用通訊手段作弊什麼的,卻能看個一清二楚。

大部分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幾個原本就很拔尖的選手身上,不過也有少部分,全部都朝五十二號機位看了過去。

大家都想看看,宋氏一條蟲,怎麼丟人現眼。

高敏也不負眾望,不到一個小時,就已經完成任務,第一個戴着面具,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我去,這隻蟲還真不把比賽當回事兒,不到小時,能做出什麼東西出來?」

「就是,簡直就是藐視比賽嘛,看我家菲菲大大,做得多認真啊。」

「我家軒軒才是最厲害的,光看他認真的背影,我就能吃三碗飯。」

「讓這種蟲子來參賽,真是拉低了整體選手的水平,真希望快點出結果,讓宋氏快點滾蛋!」

因為高敏這麼快完成比賽離開,彈幕里,又是罵聲一片。

「你看吧,雪兒,我就說宋九月根本她們家,根本就端不上枱面的。你就算這麼好心幫她,她還是爛泥扶不上牆的。」

孫菲菲看着現場直播,無情嘲諷道。

「你也別這麼說,我想着九月妹妹出身不怎麼好,家世也不行,所以顧念著舊情,才想着能幫就幫。畢竟她丟臉,斯爵臉上也無光啊。」

米雪嘴上這麼說,心裏卻美滋滋的。

「哎呀,雪兒,你不要這麼善良好不好。要不是當初她們宋家姐妹不知羞恥的爬上了慕斯爵的床,現在慕家少夫人,肯定就是你啊。一想到上次慕斯爵對你那麼無情,我都替你生氣!」

之前宴會上,慕斯爵居然不承認他和米雪有過一段,讓孫菲菲氣得不行,要知道以前她們上學的時候,米雪就悄悄告訴過孫菲菲,她和慕斯爵在一起了,只是慕斯爵喜歡低調,所以兩個人才沒有公開。

「這也不能怪斯爵,他現在已經和九月妹妹結婚了,肯定不想因為我一個外人,而惹九月妹妹不高興的。」米雪低頭,看似委屈,眼裏都是怨恨。 第716章無盡懺悔

踏踏踏!

很快,在去往朱老先生的走廊上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踏聲。

李庶與張長軍重新回到了老先生的病房內。

然而,本就怒火中燒的朱高峰,見李庶居然還敢回來。

這心頭上的怒火可謂是直衝天際。

「你這個傢伙居然還敢回來?信不信我……」

啪!

可是,不等朱高峰把話說完,三爺上去就是一巴掌。

由於三爺下手力道很重,所以這一巴掌產生了巨大的聲響。

嚇得還在為老先生病情焦頭爛額的一幫醫生們直打哆嗦。

雖說這朱高峰名氣沒有沈西三巨頭響亮。

但是,他可是沈西紅門之後,是朱老先生的獨子。

就算是排名第一的巨頭,也不敢如此對待朱高峰。

「三……三爺……」

然而,一向心高氣傲的朱高峰,一見到那位掌摑自己的老者。

整個人瞬間慌了神,此前的怒火更是變作了此時的懼怕。

「畜生!」

帶著一副經歷過槍林彈雨的身軀。

三爺挺直了腰板,站立在高出自己一個頭的朱高峰跟前。

一聲斷喝之下,朱高峰當場嚇得跪倒在三爺跟前。

撲通!

就算是紅門之後,朱高峰依舊只是一個晚輩。

在自己父親的老團長面前,朱高峰永遠都只是一個小孩子。

「你知不知道你差一點害死你的父親了?」

三爺快速將李庶推到朱高峰跟前,指著朱高峰大聲怒斥了起來。

相比較自己的父親,朱高峰對於三爺那是天生的懼怕。

沒辦法,從戰場上下來的軍人,天生就有一股不屈的威嚴。

「三爺,其實我……」

「現在,馬上給李庶先生道歉。」三爺現在不想聽朱高峰任何詭辯。

他快速將其打斷之後,指了指站在身旁的李庶。

「啊?讓……讓我道歉?」

啪!

朱高峰那一張臉剛剛露出不解的神色,立馬被三爺又賞了一記耳光。

「做錯事,難道不應該道歉?」

「如果你要是我的兵,我絕對不會輕饒了你。」

「快,給李庶先生快道歉!」

三爺年輕的時候,那可是一個脾氣異常火爆的純爺們兒。

哪怕是經過了幾十年的歲月沉澱,這脾氣依舊不減。

尤其是對待那些做錯事兒的人,更是雷霆萬丈。

「朱叔叔,雲霜此前得了重病,就是李庶先生治好的。」

「你可以不相信李庶先生。」

「但是,你可以相信我啊!」

這時候,上官雲霜站了出來。

作為朱爺爺最疼愛的外姓孫女,上官雲霜也深受朱高峰的疼愛。

此前,朱高峰就聽聞上官雲霜患上了惡疾。

那個時候的朱高峰因為在外出差,所以不能趕回來。

誰知道,自己一回來就聽到雲霜病已經好了。

而治好雲霜病的人,就是眼前這個小夥子。

「雲霜,這是真的嗎?」朱高峰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畢竟李庶的年齡實在是太小,他怎麼可能會是一個醫術高超的大師呢?

「我怎麼會騙朱叔叔你呢?」

「朱叔叔,你不要再懷疑李庶先生的醫術了。」

「我向您保證,現在唯一能治好朱爺爺病的人,就只有李庶先生了。」

看著朱高峰還是一副不信任李庶的樣子。

上官雲霜這個女孩子,一雙漂亮的眼睛都快氣哭了。

這老爺子正在同病魔做鬥爭,這做兒子的居然還在磨磨唧唧。

「朱總,這是我大哥張長林發過來的視頻。」

這時候,張長軍也站了出來。

不過,他人微言輕,知道自己的話朱高峰是聽不進去的。

所以,只能將自己的大哥,那位牧東人民醫院院長搬出來。

「張長林?」

朱高峰對張長軍瞧不上,但是必須得正眼看待張長林。

他快速從張長軍的手中接過手機,點開了視頻。

「朱總,我是張長林。」

「李庶先生,是我牧東人民醫院第一大股東。」

「他的醫術,我可以向您保證,絕對已經冠絕牧東。」

「朱老先生病重,如果其他人都沒有治好的話。」

「請朱總相信我,我願意以性命擔保,只有李庶先生才能治好朱老。」

視頻裡面的張長林,更是以性命作為擔保。

全力舉薦李庶這個看上去也就只有二十歲大的小夥子。

「!」

看到這裡,朱高峰的內心開始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這要是三爺被眼前這個小夥子迷惑了,倒還說得過去。

畢竟三爺年事已高,對待層出不窮的騙術,很有可能招架不住。

但是上官雲霜,那可是自己義兄上官羽的寶貝千金。

她年輕貌美,但腦子可比絕大多數的人都靈光。

可是,她也大力推薦李庶。

現在,再加上牧東人民醫院的現任院長張長林。

這位可是實打實的牧東名醫。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