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果然還是唐雪見厚道,回覆:“不一定。”

當然是不一定,若是能夠下定論,輕舞飛揚絕不會如此的緊追不捨。

劍出如風無奈:“好吧……”

這一追一逃的,竟然就持續了幾個小時!

劍出如風看着後面始終未有落下半分的輕舞飛揚,搖搖頭,送信息過去道:“你沒有前途的,永遠都是這樣!”

這次輕舞飛揚總算回覆了:“哼,追你到天涯海角爲止!”

劍出如風道:“我們又沒有仇怨的,何苦如此窮追不捨!”

輕舞飛揚怒道:“還沒仇怨,剛剛你不是殺得我很開心!”

好吧,還真把這事給忘記了,劍出如風無奈道:“你來追殺我,我莫非要伸頭等着大小姐提刀來砍?”

輕舞飛揚道:“也有道理,不怪你,只能怪這活動,怪這些通緝令,你認命吧,順便告訴你,只要被我追上你就別想翻身了,我們每飛到一個城,那裏的復活點都會佈滿着人,殺你到刪號爲止,你,插翅難飛!”

我靠,這麼狠。

劍出如風早知道她狠,不狠如何能撐起三大幫派之一!

此時劍出如風微微嘆息一聲,道:“別再追了,再追你就要死第二次了。”

“怕你麼!”

便此時,劍出如風劍影一斜,直直的落下地面。

輕舞飛揚見到,心中大喜,她等的就是這一刻啊!

這一刻是必須要出現的,因爲御劍飛行也是需要耗費內力的,等到內力耗盡的一刻就必須落地,到時就是劍出如風受死之時!

這纔是輕舞飛揚緊追不捨的原因!爲此已經她是已經吞下三顆內力藥,終於等到這一刻!

“劍出如風受死!”輕舞飛揚甚至尖叫出聲。

伴隨着這句話的同時,一柄飛刀已經直直刺向落地的劍出如風。

距離有點遠,這一刀正常情況下是打不到劍出如風。

但打出這一飛刀的可是曾經佔據天下第一高手名號小半年的唐雪見!

唐雪見斷不可能犯這樣的錯誤。

眼看到至盡頭,忽然白芒一閃。

雪梨花效果,花開!

劍出如風落下飛劍後還有一個明顯的站不穩的表現,這是因爲長時間御劍,又長時間的高度集中jing神,突然落下地面時難免有行惚,在這種狀態下,劍出如風完全不可能躲過這一擊。

“哈哈哈!”

這同時,輕舞飛揚和唐雪見都已經靠近,唐雪見繼續飛刀shè向狼狽閃躲的劍出如風,而輕舞飛揚也已經跳下飛劍,隨後光芒閃現,正是的虹光效果。

兩大遠程攻擊下,眼看劍出如風是非死不可!

忽然就是一聲嬌喝:“好膽!”

隨後是一陣淡淡的雲氣泛起。

這是!

輕舞飛揚和唐雪見幾乎沒能反應過來,只看到那泛起的雲氣之間隱隱似乎有劍光一閃,然後他們全身白光包裹,下一刻現身在城市中間。

茫然間收到短信息,輕舞飛揚打開一看,還是劍出如風:“這你居然也敢闖進來,太大膽了吧!”

輕舞飛揚茫然問道:“剛纔什麼情況?”

看到輕舞飛揚居然還不知道事情真相,劍出如風真正無語,默然半晌後還是回覆道:“你們死在了雲劍下。”

雲劍?

輕舞飛揚略略有楔殼,隨後看四周風景,湖光波動,這不正是杭州城麼!

和唐雪見對望一眼,從彼此的眼光中都看到了尷尬。

剛纔好幾個小時的長途追擊,不僅僅是劍出如風筋疲力盡,便她們又何嘗不是有需昏沉沉,居然剛纔飛下去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劍出如風落下的地方卻是一個處營寨,還敢追擊下去。

陳家寨公主,180級傳奇npc,擁有着神器雲劍,不能一劍秒殺她們70級信,那真是太說不過去了!

“幫主,怎麼是你們過來了!”埋伏在邊上的築幫成員愕然,驚然,怔然。

任何人都沒想到,兩個名列兵器譜的級高手,輕舞飛揚加上唐雪見,哪怕是天狼星、愛上一條蛇都未必能躲過他們的追殺,可去追蹤區區的一個劍出如風,結果卻居然是被雙殺了。

“咳!”輕舞飛揚輕輕咳嗽一聲,調整自己的情緒,怒道,“楊思月突然出現,我們一時不察下被楊思月秒殺。”她是決對不會承認自己犯下那麼大個錯誤,會衝進陳家寨。

楊思月的實力那玩家是有目共睹的,她跟劍出如風的關係那出手相助也完全是情理之中,玩家們紛紛義憤填膺:“這個劍出如風,就會靠抱npc大腿吃軟飯!”

“對!”輕舞飛揚深有同感。

不過輕舞飛揚的心裏,還很有些羨慕嫉妒恨,爲什麼劍出如風居然是能夠攀上楊思月那麼強力的一個npc。

以爲教教主肯定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她一直是千方百計的討好,結果她是成功的,卻纔現這個教教主很不成功,被七派聯盟打的這麼慘也沒有什麼辦法,只整天在總壇脾氣,讓輕舞飛揚都有些鄙視,如果能攀上那些頂尖的強者,她肯定會毫不猶豫放棄節9pc的大腿,可事實上是她想抱這些頂尖強者也不會給她任何的機會。

jing彩推薦: 看着雲真雲幻間,兩個在玩家中屬於級高手的輕舞飛揚和唐雪見就那麼風輕雲淡的被一劍帶走,劍出如風無奈搖搖頭全文字小說。高更新

玩家想要在世界肆無忌憚,至少還得三年時間啊。

只有當玩家等級上升到100級開啓仙俠境界後,才能夠跟一些npc拼一拼,而在一百級以下,玩家也就只能欺負一下小怪或者boss了,碰上有名有姓的npc時還是老實一點,否則就一個秒字。

此時定一定神,朝陳宣軒行禮道:“多謝公主殿下救命之恩。”

雲淡散去,陳宣軒滿臉寒霜,冷冷道:“無知小輩,居然是膽敢來我陳家寨追殺我陳國貴客!”

劍出如風汗一個,心說那小輩已經被你給秒了,你再說這個臺詞好像除了我都沒人能聽到,顯不出你的威風啊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道:“公主殿下且莫與小輩生悶氣,在下有一件大喜事要說與公主聽!”

陳宣軒望向劍出如風的時候,眼光已經滿是溫和柔水,聞言驚喜道:“莫非是兵器已經有着落?”

這孩子,念念不忘就是兵器啊,劍出如風笑道:“兵器已經在打造中,在下卻是另有喜事要稟告。”

“哦,還有何事?”陳宣軒微訝,上來握住劍出如風的手,嗔道,“如風哥,便不要再吊宣軒的胃口了!”

額滴個神啊,這是在撒嬌麼?

不過,我的公主啊,習慣了你的高高在上,這副模樣真心不適應啊,你還是適合當女王,不適合撒嬌啊……

好吧,劍出如風承認自己的心都快要融化了,任她抱着手臂亂蹭,說道:“之前公主說及陳國勢單力孤,在下也是時刻牢記在心,想着哪裏能找着盟友!而以過這幾個月來的找尋,在下確實是物sè到一個極佳的盟軍!”

“哦?”陳宣軒雙目光彩連閃,急問道:“是何人?”

“七派聯盟!”劍出如風說道。

“七派聯盟?”陳宣軒深思道,“他們七派若真是團結一心,確是很大的力量,但似乎七派聯盟青塵子更向往的當個武林盟主,有那許多實力卻去同教糾纏不清浪費實力,它與我們志向不同,怕是難以有很深的合作。”

劍出如風搖頭道:“公主有所不知,七派聯盟顯然是想借教之機會確立威信,看七大門派長老護法尚還未動手,單單是七派八子出手已經將教壓制的無法動彈……”

“七派八子……”陳宣軒目光一閃,道,“七派八子倒算不得什麼,但那個素無雙,似乎心機了得,之前雲劍爭奪戰那次……”

劍出如風一愣,沒料到陳宣軒看起來對這個素無雙還有特別的印像,當ri陳宣軒結陣對抗天下羣豪,他並沒有參加,不知道兩人是否有過jing彩慘烈的交手,此時連忙問道:“她戰術了得麼?”

素無雙的心計,在之圍活動已經盡顯,之前幫自己脫困也是奇計突出,心思慎密全文字小說。絕對不是個省油的燈。

陳宣軒卻又搖搖頭,略有些疑惑的道:“我觀這七派八子近兩月來對教分壇進攻時所表現出來的實力,與上次對抗我們爭奪雲劍有天壤之別,當初的七派八子……其實是有辦法能夠破解我們的計劃的,可不知道哪裏出了錯,總感覺是素無雙未出全力,似乎是有意讓我們取得雲劍!”

劍出如風愕然道:“怎麼可能!”每每想到陳宣軒和楊思月兩人聯手,一個是計劃深遠,一個是勇猛無敵,實在是想不出能有什麼破解之策。

陳宣軒解釋道:“當時你不在現場,不知道當時的情況,表妹被軒轅詩兒等人纏住,七派八子中有一人是可以直接突破我們防線去阻止你的。”

“誰?”

“武當周芷惠!”陳宣軒道。

劍出如風一愣,隨及已經想到在之圍活動中,周芷惠的名聲大振。

劍出如風沒有參與之圍活動,但參與過的玩家自然會爆料,而活動中周芷惠如鬼魅一般的身影,與萬軍之中將上將級,讓人都是心生嚮往,多少人想要討好學到這份輕功。

以他表現出來的輕功,便算是楊思月也未能趕上,更別提是普通的陳國後裔,她只要突上去攻擊劍出如風一下,一切局面都要改寫,可顯然沒有那麼做好看的小說。

陳宣軒說道:“周芷惠獲得了武當紫雲冠的傳承,那一份度天下無敵,當時以素無雙的機智不可能想不到。”

npc不經意間又爆了一個料,原來周芷惠擁有那麼犀利的度並不是因爲輕功,而是裝備了武當傳承神器紫雲冠,這個劍出如風倒是聽過,紫雲冠,提升移動度300!只有這麼一個屬xing,沒有其它任何的特殊屬xing也能被稱爲神器,實在是因爲這一個屬xing被加成到逆天的地步。

劍出如風猜測到:“可以是當時周芷惠尚未獲得紫雲冠?”

陳宣軒點點頭道:“也不排除這個可能,但其實還有一點我也注意到了,素無雙和表妹相互認識,而且應該是有恩怨糾纏。”

“哦?”劍出如風化身爲一個聽書者,關於npc的內幕他最喜歡聽了,如果能加以利用的話,就是有天大的好處在等着,比如楊季華對楊思月的戀慕之情……

陳宣軒解釋道:“七派八子聯手,反天劍雨陣足能對抗表妹,若是素無雙一到來便率領七派八子聯手出擊,哪怕最後不敵表妹的絕學蝶舞林間,可也能牽制表妹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就足夠能放軒轅詩兒或者李志鳴兩人過去,他們任一人可以無視我們這些人去打斷雲劍認主儀式。”

劍出如風點頭,對於陳宣軒的分析深以爲然,素無雙的智計不可能想不到,爲何沒有實行?

陳宣軒又道:“可事實上,素無雙一直未曾動手,直到表妹驅走軒轅詩兒和李志鳴,傷退林教主之後,她纔是出聲同表妹打招呼。而表妹的反應是直接想要衝上去擊殺,看到反天劍雨陣後才取消這個想法,只是冷笑威脅素無雙幾句。”

那個時候其實還有一個陸小琳也同楊思月打了招呼,可那種區區的80級普通npc,顯然沒有足夠的存在感能夠被提及。

“聽表妹話裏的意思,絕對是認識素無雙,而且略帶恨意,只是奇怪以表妹的實力,素無雙不可能永遠都七派八子在一起,表妹爲何不找機會斬殺了素無雙?”

np9pc,卻始終沒有行動?嗯,很正常啊,這就是等着玩家去觸後布任務啊全文字小說!

陳宣軒的分析絲絲入扣,劍出如風想不出反對的地方,只好道:“公主觀人入心,想事入微,真乃神人也。然則此番同素無雙結盟乃不可行之事?”

陳宣軒卻又搖搖頭,否定道:“那倒不一定,結盟一事乃是雙方利好之舉,只需要小心提妨,諒素無雙也能夠yin得到我,此番我提出來,只是怕表妹知道我們同七派聯盟結盟會翻臉。”

劍出如風恍然大悟,看來陳宣軒的腦子還是很清醒的,雖然自己被提升爲180級傳奇npc,可她顯然還是知道陳國能展至此,楊思月纔是最大的功臣,而且達到仙人級別的楊思月雖然只比她高20級,但實力也遠非她可比,眼下陳國最大的依仗不是她手中的雲劍,而是來自於楊思月。

陳宣軒縱然是很想同七派聯盟結盟,可也得先問問楊思月的意思。

劍出如風拍胸脯道:“公主殿下放心,此事便交由在下去處理,待問清楚小姐的心思後再作打算。”

陳宣軒欣然道:“如風哥爲我陳國東奔西跑,宣軒實在不知該如何報答……”

下面接下來應該接一句什麼,大家都懂的,哈哈哈,貌似npc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代表着好感度離突破天際不遠了啊,哈哈哈!

“那在下略事休息後便去找小姐!”劍出如風告退。

“嗯。辛苦如風哥了。”陳宣軒道。

劇情結束,劍出如風回到陳宣軒給他安排的房間打坐練內功,然後下線,被追着打了三個小時,這都快尿憋死了好看的小說!不知道輕舞飛揚和唐雪見有沒有被憋到?

解決完生理問題後全身心輕鬆許多上線的劍出如風此時終於是有空聯繫朋友們那邊的情況。

小李飛刀和三思而行在離開不久確定安全後就各自玩自己的去了,畢竟劍出如風在天上被追那是誰都幫不上忙的事情。

而李青青卻已經帶着他的那些僱傭兵安全到達涉縣,同公孫策成功接洽。

那時擔心公孫策懷疑李青青身份,因此劍出如風是直接將鳳凰山地契交給了李青青,果然李青青按照他的指示拿出地契表明身份,公孫策沒有再生懷疑。

對於那些僱傭兵的兵配安排位置,這些李青青早短信來問過劍出如風,一直得不到回覆正着急了,劍出如風思考一下後安排將整個鳳凰山周圍的安全防護全權交給了王不二,他的特長是戰鬥,這應該是最適合他的位置。

周不六則是暫時負責冶煉部,等到鐵礦生產出一部分來,他便是可以開始主持鑄造兵器。

之前看到李青青傳過來的視頻,他看到鳳凰山顯然是請過那個誰來堪察過地質了,在山上好多地方都劃了紅圈,隨時可以進行開採。

而公孫策說過,那個風水師是推算十個人開採一個礦坑可以達到最佳勞作,而一畜坑控進大略十天後便是可以能夠產出鐵礦石了,再經過冶鐵部的冶練,大約半個月後,便是可以有全新出土的鐵,到時便可以正式進行鑄造兵器!

聽到這個信息的時候劍出如風也是大爲興奮啊,當時還在飛劍上,都因此差點被唐雪見雪梨花給shè到,害得輕舞飛揚一陣高興,當時還以爲劍出如風是內力耗盡……

她不能理解劍出如風的內力已經是浩瀚如海,本身的回覆數量已經是極大一個數字,再配上新月萬閃這件節省內力又加回復內力的新月屬xing,他的內力單單用來御劍飛行,那是永遠不會枯竭了好看的小說。

要是知道這個現實,輕舞飛揚恐怕當場要吐血三升。

這次活動,要說損失無疑是輕舞飛揚了,連掉兩級啊!

從原本還能在等級排行榜上看到的71級,掉到現在69級,世界上都在津津樂道的說着輕舞飛揚的悲慘之局,從71級掉到69級,同一天連掉兩級,身爲一個級高手,那是很影響人氣的。

不過大家知道,對於輕舞飛揚來講,她全身稀有裝備不少,主要輸出全在劍,哪怕是掉線69級這種跨裝備級別的死亡,對於她的實力也不會有太大影響,她依舊可以展現出她身爲劍之主的威勢。

……

劍出如風考慮之後,又短信李青青安排五十僱傭兵是分二十個歸王不二管理負責整個鳳凰山的安全,另十個跟着周不六去冶煉部,還有二十個,則是分爲兩組,投入採礦挖坑的大業。

這也並非是鳳凰山礦業的全部員工,除去他的五十個僱傭兵之外,吳天通朝李青青表示會讓公孫策去鎮裏僱傭一百名工人,而這部分的投資,吳天通更大氣的表示將由他全權負責,畢竟他也是股東之一。

劍出如風對此表示讓李青青儘量不要讓吳天通插大多的人進來,畢竟吳天通的背後是系統,誰知道系統會不會突然yin他一手,製造出什麼混亂。

有了李青青這個幫手在鳳凰山那邊幫忙,讓劍出如風心裏踏實許多,讓他可以安心去辦自己的事情。

眼下的重要大事當然是快點去問楊思月對於素無雙的觀感,這可事關傳奇任務的成敗啊。

劍出如風絕對要一力促成的好看的小說。

呃,好像應該還有事情是要找楊思月的啊!

劍出如風迴心一想,都怪那該死的輕舞飛揚那臭婆娘啊,依依不捨的連追了他三個小時,讓他都已經有些頭昏腦脹了。

楊儀啊,當年的玩家自制美女npc排行榜第二名,大隋朝的公主啊!居然就這樣成爲他的奴隸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想到這個事情,劍出如風便感覺某些地方有些漲漲的難受,呃啊,這是害得他今天被萬衆追殺的罪啊,這件事情的重要xing絕對遠什麼傳奇任務完成,必須馬上找楊思月搞清楚情況……就算不把楊儀送回去,至少也得知道這屬於自己的奴隸是在哪裏啊,讓他也見見這第二名的楊儀公主是有多花容絕sè。

楊思月的居所是在杭州城中,還真有些擔心再次被玩家伏擊啊,話說身上的追緝令越堆越多,這壓力山大啊!

劍出如風御劍途中,想到之前楊思月不準自己死的模樣,還真有諧疑她根本就是故意害自己背這些追緝令的,否則你說堂堂的級高手,跑去皇宮抓一個公主來給自己當奴隸,這不是蛋疼麼,問題是她又沒蛋,根本不知道蛋疼有多疼啊。

小心察看下面情況,楊思月的居所顯然沒有其它人知道,此時想要伏擊劍出如風大多埋伏在天華門周圍呢,這邊根本沒人會那麼無聊。

降下院落,進入楊思月的居室,果然楊思月就在這裏,此刻正在閉眼打坐,劍出如風進來都沒有理會,顯然之前的皇宮一役讓她這種級高手也是損耗甚巨。

劍出如風細細打量着楊思月,尖俏的下巴,瓜子臉的她,看起來是讓人舒心,這就是我的小姐,說起來真是個美人兒,只是眉宇間略有些殺氣太盛了。

說起來此次楊思月硬闖皇宮,可謂將越國公府推向了絕境啊,本來楊廣只是斬殺了楊素,現在已經下令滅楊家滿門了,楊玄感是肯定可以逃脫生天的,不知道那個古靈jing怪的楊思靜如今下場如何了?

打開任務列表一看,傳奇任務《楊府大小姐的危機》還在,這至少說明了楊思靜還活着,否則這個任務就應該失敗消失了全文字小說。

“你在想什麼?”楊思月終於運功完畢,瞧一眼呆的劍出如風,問。

“我在看你啊。”劍出如風連忙收拾心思,要是被楊思月知道他看着她卻想着楊思靜,估計這好感度又要降到冰點了。

“哼。”楊思月冷哼一聲,根本不會去相信劍出如風的拍馬屁,道:“是在想你的公主奴隸吧,看你那個sè樣,能有出息點不,整天就想着一些有得沒得的事情。”

……

這個奴隸是你強加給我啊,到底是誰亂想事情啊!

劍出如風凜然道:“怎麼可能,不過是小姐送我的一個丫環而已,便算看到她,也只會想起小姐對我的好……不過話說,小姐爲何突然跑去皇宮抓公主給屬下?”

楊思月道:“如何能說突然了,楊廣既然殺我父親,自然需要會出代價的,本想真正殺了他,一想又太過便宜了他,唯有抓了他女兒,將來他只要一想起自己高高在上,她女兒卻在別人的掌控下受盡折磨,哦呵呵呵!想必他是會暴跳如雷的吧!”

呃,劍出如風看着楊思月瘋笑的樣子,不知爲何,在腦海裏閃現出克麗絲的可怕身影……難道我會是悲慘的恩萊科?

搖搖頭驅散這可怕的念頭,劍出如風嘿嘿笑道:“那屬下一定服從小姐的安排,會將儀公主折磨的想死想活的。”

楊思月滿意點頭道:“我將她暫時安排在了飛馬牧場,你有空就去教訓她一下,此次你小姐我真元略有損耗,需要靜養一段時間,沒什麼事就不要來打擾了好看的小說。”

求票票。

jing彩推薦:

看着雲真雲幻間,兩個在玩家中屬於級高手的輕舞飛揚和唐雪見就那麼風輕雲淡的被一劍帶走,劍出如風無奈搖搖頭。高更新

玩家想要在世界肆無忌憚,至少還得三年時間啊。

只有當玩家等級上升到100級開啓仙俠境界後,才能夠跟一些npc拼一拼,而在一百級以下,玩家也就只能欺負一下小怪或者boss了,碰上有名有姓的npc時還是老實一點,否則就一個秒字。

此時定一定神,朝陳宣軒行禮道:“多謝公主殿下救命之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