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枯萎的花海之中。

***心如死灰的坐在地上。

啤酒肚男和專家們面面相覷,不知道該用什麼話安慰這位原本手眼通天,如今面目死灰的***。

錯來的天生緣分( 「切,嘚瑟了這麼半天,到最後不還是沒有解決園藝林植物枯萎的問題嗎,有什麼了不起的。」一位專家的弟子,年輕氣盛,很是不服氣的小聲嘟囔道。

啤酒肚男和專家們才恍然想起來,核心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

如今這花海,依舊是一片死氣沉沉。

歐陽世原本閃著希望的目光,一下子黯淡了下來。

「哎,這園藝林,怕是沒救了,就算現在地底下作怪的東西被弄了出來,這些花卉也已經枯萎了。」專家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歐陽世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一副認命的樣子。

歐陽妍閃著希冀的眸子也有些黯淡。

她以為,林晨之所以來園藝林,就是為了那條靈蛇,至於園藝林植物枯萎的事情,他也無能為力。

就在氣氛陷入低氣壓的時候。

林晨嘴角始終揚起的那抹弧度更深了。

一步踏出,低喝道:「開!」

空氣的濕潤,彷彿一下子把人都給滋潤了。

下一秒。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那原本已經枯萎,沒有生機的花海,此時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恢復生機。

在之後,甚至有一個個花骨朵,在這一刻齊齊綻放。

一瞬間花香四溢。

漫天的粉色花海,清風拂過,花海蕩漾,一掃之前的死氣沉沉,生機勃勃,美景更是美不勝收,此刻,這裡就好似人間仙境。

那些花卉甚至較之之前,更加的美艷芬芳。

所有的人,目瞪口呆。

任是誰都不敢相信,在一分鐘之前,這裡還是一片死氣沉沉的模樣。

專家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下巴都快掉了,嘴巴張的都能塞下一顆雞蛋了。

「就這樣,就解決了?」

這讓他們這些有名的專家情何以堪,這些也嚴重違背了他們這幾十年所接觸的理論科學,讓他們的信心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此時此刻,他們不由想起之前林晨那狂妄無知,以及他剛才如神靈一般所說的話。

「你們都是一群螻蟻,即便時給你們再久的時間,都無法領悟真正的植物生長之道的。」

啤酒肚男瞠目結舌,有些不可思議揪著自己那原本就已經禿了的頭髮,此時又被自己那個一吃驚,卻好似沒有發覺一般。

等到後知後覺發現手裡抓著那把頭髮的時候,心疼的不得了,但是臉上那喜色,卻是怎麼都掩飾不住。

口中,不禁喃喃自語:「只不過一招手,所有的花都開了,這才是真正的仙人啊……」

歐陽世激動的渾身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看著眼前那一片艷麗的花海,眼淚居然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

沒有人能夠感同身受,他為了園藝林的事情,頂著多大的壓力。

隨著專家們的束手無策,他也陷入了絕望。

可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今日自己那個關係僵硬的女兒,居然帶來這麼一個仙人,輕而易舉的就把壓在她心裡的大石頭解決了。

「真實太好了,太好了!」 瓦羅蘭傳說 他反應過來后,便開始有些激動的喊道:「妍妍,你真是我的好女兒啊,你這個師父當真厲害,救了父親一命啊!」

那些專家們已經瘋了似的衝進花海,拿著各種儀器開始檢測,這些花為何會輕而易舉的就有生機了,這到底是什麼原理。

林晨從花海中慢慢走了出來。

他帶著歐陽妍走到了歐陽世的面前。

林晨拉著歐陽妍,看著歐陽世淡淡的說道:「我今天就做主取消歐陽妍和天北市孫家的婚約,你可有異議?」

歐陽世恭敬俯身,十分誠懇的說道:「無異議,妍妍跟著大師註定要踏入修仙之路,她以後的事情,自然有您做主……」

後面有些話,他有些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說道:「可是,這孫家在天北市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林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哼,那又如何,一切都有我來解決,我林晨的徒弟,那也不是誰都可以欺負的。」

「如果孫家不同意,那我就讓這世間永無孫家,又如何?」

歐陽世被林晨這突如其來的殺氣給震懾住了,頭埋得更低了,語氣恭敬的說道:「妍妍,以後就承蒙大師多多照顧了。」

歐陽妍美目中光彩耀眼。

她這二十幾年來,被這一紙婚約,壓得都快喘不過來氣了。

為了擺脫這個婚約,也曾與父親商量過解除。 結果每次都是不歡而散,到如今,她用了各種方法,可是都沒能如願解除這門婚約。

天北市孫家,讓父親始終都有所忌憚。

如今自己的小師父出口為自己做主,他父親居然一口便答應了。

壓迫自己多年的大石頭,居然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把這個大石頭移開了,

讓她感動的同時,眼圈忍不住泛紅。

歐陽世也忍不住嘆口氣。

看著自己的女兒如此痛苦,他又何嘗不願意解除這門婚約,可是孫家權勢滔天,他只是小小南州市的一個小小的官職,怎麼可能抵抗的住上面來的壓力。

林晨和歐陽妍離開的時候,那些專家都有些癲狂的沉浸在花海之中。

林晨和歐陽妍剛走到園藝林門口的時候。

林晨卻是忽然停下了腳步。

歐陽妍不解的看著林晨,但並沒有開口詢問,她知道林晨如何做,自有他的想法。

只見,林晨眼神犀利的掃視了一眼四周,忽然笑著說道:「給你們五秒鐘的時間,如若不離開,那就永遠的留在這裡。」

啪啪啪。

清脆的鼓掌聲,從黑暗中傳來。

一群氣息不凡的人,緩緩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一共六個人,在看似無疑的靠近中,依然將林晨團團圍在了中間。

為首的兩個人是修法者,而剩下的四個人則是武者。

看那些武者對為首二人的恭敬,便不難猜出,這些人是他們的狗腿子。

「小子,看你還有點眼力勁嘛!」其中一個為首的臉色蒼白,說話陰陽怪氣的修法者開口說道:「你一區區武者,真是踩了狗屎運,撿了寶貝,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把寶貝交出來,然後在給我們兄弟二人,磕頭謝恩,我們便放你走,如何?」

陰陽男說話尖酸刻薄,語氣中道不盡的傲然,壓根沒把林晨放在眼裡。

他剛才已經大概探測了一下林晨的修為,可是半天也沒感覺出來他到底是個什麼修為。

一種可能就是,林晨的修為比他高的多,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林晨壓根就不是什麼修法者。

他自認為自己那也是天之驕子,一個十幾歲的小屁孩再怎麼逆天,實力都不可能超過自己。

因此,只當林晨就是一個普通的武者,今天也就是走了狗屎運,才撿到了法寶。

歐陽妍見不得有人侮辱,柳眉緊皺,冷冷喝道:「給我閉嘴,你們有什麼資格嘲笑我師父?」

「師父?」陰陽男看到一個小美人站到他的面前,頓時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笑的猥瑣,目光中更是多了幾分淫邪:「你說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是你的師父,是咱們兄弟幾個久居江湖,跟不上現在年輕人的情趣了嗎?哈哈哈……」

那小聲帶著張狂還有鄙夷不屑,就在這個時候,陰陽男身後一個一直眉頭緊鎖的武者,忽然渾身一顫,伸手指向林晨那張臉,嚇得差點尿了。

「公子,這人咱惹不起,咱們還是趕緊撤吧……」他上前一步緊緊拉住陰陽男的一角,聲音顫抖的低聲說道。

「撤?」陰陽男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又驕傲的梗起脖子,聲音洪亮的說道:「老子堂堂一個修法者,來找他拿東西,那是他祖墳上冒青煙了,你現在居然讓我撤?是瞧不起老子,以為老子怕了他?」

「老子都這麼牛逼了,想要的東西都還沒有拿到,你居然想讓老子認慫,有多遠給老子滾多遠!」

武者苦笑一聲,那看到林晨之後的恐懼無助弱小簡直是淋漓盡致,最後連再看一眼林晨都覺得好像身處修羅地獄一般,只是那拉著陰陽男衣服的手,不敢鬆開,還試圖讓他離開。

陰陽男面露不悅。

自己這些武者隨從,想來對他就是言聽計從,怎麼今天居然如此的不識趣,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自己的耐性。

不過他的高傲不允許他想別的,只以為這隨從面對同為武者的少年,想要給對方留點面子,想到這裡,那高高在上的榮譽感讓他更加的膨脹了。

他胸挺得更直了,鼻孔朝天,傲然在立,道:「看在你當舔狗盡職盡責的份上,你要真賣一個情面給那小子,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現在就去讓那小子把寶物交出來,然後讓那個小美人把老子伺候舒服了,老子就勉為其難的饒過他,如何?」

武者聽了這一席話,嚇得腿肚子都轉筋了。

冷汗直流,整個人就好似剛才河裡打撈上來一般。

其他的武者不解的看向他這這個樣子,腦子裡突然想炸開了鍋一樣,具都是渾身一震,更是忍不住的踉蹌後退了幾步,手裡的武器更是不受控制的掉在了地上。

剛開始的時候,看到林晨他們只是覺得有些眼熟。

可是始終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可是在看到自己的同伴居然被嚇得連他們的主子的時候,這完全不是他們的行事作風,在強烈的求生欲促使下,他們調動起了所有的腦細胞開始回憶這幾個月在江湖論壇上發生的重大事件。

眼前這個少年,居然……居然是……江湖新起之秀,那個無比低調的風雲榜第一人。

在想起這個少年的模樣后,那些武者一個個嚇得都快魂不附體了,特別是陰陽男居然敢在妖孽一般的風雲榜第一人面前大言不慚,而且說出來的每一句話,就是在作死的邊緣不斷徘徊,說不定下一秒就會在這個師姐泯滅。

陰陽男也終於發現事情好像有些不大對勁。

「你們這一個兩個的是見鬼了,躲那麼遠??」他語氣中已經有些不耐煩,盯著那些距離自己八丈遠的隨從,「以後還想不想要老子罩著你們?嗯?還想不想老子給你們提供練武的資源了?」

隨從們臉上露出比哭都難看的笑容,只不過並不是對著陰陽男,而是看向對面的林晨和歐陽妍,討好諂媚的說道:「那……那個林……林少啊,我們是萬萬不敢招惹您的啊,這老小子剛才說的話,跟我們沒有半毛錢關係啊!」

「對對對,林少,你可一定要相信我們啊,我們幾個只是路過,路過,跟他絕對不認識,以現在林少的實力,就是借我們十個膽兒,我們都不敢。」

「我用我的第三條腿發誓,絕對沒有任何想要對林少不敬的意思,還請林少能網開一面,饒了我們幾個。」

他們每個人臉上只看到了惶恐害怕不安,臉色更是煞白的沒有一點血色,就好像招惹到林晨,就大禍臨頭了一般。

這風向,陰陽南再看不出不妙,那就真是傻子了。

當即眉頭緊皺的夾死一隻蒼蠅,語氣陰沉的問道:「你們這是幾個意思,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難道實力還在我之上?」

林晨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語氣淡淡的說道:「怎麼,你們認識我?」

從最一開始就認出林晨的武者,臉上露出比哭都難看的笑容,語氣中透露出無盡的後悔:「林少之名,在武道界已然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我們幾個自然認識,只不過林少平日里行事低調,所以握剛開始的時候知識覺得眼熟,並沒有反應過來。」

「一掌擊殺小旋風鐵牛,一指便滅掉了濟世堂百年一遇的天才封藤,更是一拳便擊殺了星雲劍的傳人……」

「甚至,還和峨眉派的前輩滅情師太賭下三日之約,硬抗滅情師太幾掌,最後將她當場斬殺。」

「不過短短一個月的實踐,便從無名小卒一躍為風雲榜第一人。」

「這一樁樁一件件,林少的戰績,任誰聽了,不膽寒啊……」

伴隨著這些武者的每一句話,陰陽難的臉色就白一分。

原本的高傲,囂張氣焰也慢慢消散,然後瞳孔放大,轉為恐懼,臉色更是青一下紫一下,最後轉為煞白。

他心裡真實吃了一驚。

特別時聽到了林晨居然憑一己之力斬殺了滅情師太后,陰陽南再也顧不得形象,直接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滅情師太啊,那是什麼牛逼人物啊!

即便他不是武道界的人,但是在修法界那也是耳熟能詳,讓人聞風喪膽的大佬啊!

那可是一流巔峰的高高手啊!

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少年,居然斬殺了滅情師太。

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

一念及此,這個少年的實力豈不是分分鐘就把自己秒殺了。

頓時褲襠一熱,空氣中散發著一股尿騷氣,竟是直接嚇尿了。

林晨淡定的點點頭,也沒有要和這幾個武者計較的意思,而是轉向陰陽男和他身邊的同伴,說道:「原來是這樣,你們想要的寶物,我已經用了,如果你們想要,那便上來搶就是。」

搶?

陰陽男和同伴對視一眼。

二人居然默契的朝著林晨緩緩走去。

折讓打心底里瞧不起陰陽男的其他武者,升起一抹敬意,原本以為這兩個老小子,智慧欺軟怕硬,沒想到再見識了斬殺滅情師太的大佬面前,居然沒有退縮,反而迎難之上。 武者們不由紛紛感慨:「我真是敬他們是條漢子,是熊借給他們的膽子嗎,居然有如此勇氣!」

「真是英雄好漢,我以後再也不嘲笑他,不男不女了。」

「咱們這些武者,居然還不如公子勇氣可嘉,等回去后,我一定要給公子所燒點紙錢,不枉主僕一場的情意。」

「沒錯,有公子這樣的榜樣,咱們回去以後一定要好好反省。」

身後四個武者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一字一句都清晰地落在陰陽男和他同伴的耳中。

兩個就好像沒聽見一般。

雄赳赳氣昂昂的朝著林晨的位置慢慢逼近。

林晨目光中也閃過一抹詫異,但同時也很欣賞這兩個人的勇氣,所以他準備等會交手的時候把他們的腿打斷一條,小懲大誡,這事也就算過去了。

歐陽妍也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陰陽男和他的同伴。

心裡吃驚不小,這兩個人是瘋了嗎,居然明知道林晨實力不俗,居然還敢挑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