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某兔子一瞬間尷尬了,被她發現了。

「呃……你不覺得會說話的兔子很了不起嘛?」

「不覺得。」

「……」

舒星瑜將它隨手扔在地毯上,戳了戳它的額頭,「如果我收留你,能有什麼好處?」

「這個這個……我可以陪你聊天。」 半夜十點,舒星瑜盤腿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在床尾窩著的兔子,氣氛緊張且怪異。

鳳蒂緊繃著神經,兩隻爪子無意識的撓床。

這個傻女人不會真要把自己扔出去吧?

「咳咳,不許把我扔出去,我是不會走的。」

舒星瑜內心也不平靜,看來這隻兔子是怎麼也趕不走了,難道她真要養這麼個怪東西?

要不問一下她家白先生該怎麼辦?

舒星瑜想了下,還是放棄了,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還是過段時間再告訴他吧。

某兔子看她臉上來回變換的精彩的表情,內心忐忑,為了避免自己被扔出去的命運,決定主動出擊。

邁著小短腿兒靠近她,然後伸出前爪戳了戳她的大腿,可憐巴巴的說,「小星星,你就收留我好不好嘛?我現在無家可歸,還變成了一隻兔子,多可憐呀?」

舒星瑜仔細想了下,決定暫時相信它說的話,「你可以留下來,但是不許給我惹麻煩,尤其是不許讓別人知道你的特別。」

鳳蒂看自己可以留下來了,總算鬆了口氣。

晃著耳朵討好她,「知道啦知道啦,我又不傻。」

太好了,留在她身邊,它就可以靜下心來慢慢修鍊,那它的神力說不定還有機會慢慢恢復。

「還有,我可以暫時養著你,但是你不能呆在我卧室里。」

說著拎起它的耳朵去了陽台,將它隨手扔在一張藤椅上,然後拿起旁邊的毯子扔到它身上。

「哎呦,你這女人真是不溫柔,我的屁股都快被你摔成四瓣兒啦!」鳳蒂揉著自己的屁股,千辛萬苦的從毯子里拱出來,控訴道。

舒星瑜撇了它一眼,戳著它的耳朵警告道:「今天晚上你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呆在這兒,不許進我的卧室,要不然……」

說著做了一個握緊拳頭的姿勢。

鳳蒂清晰的聽到了她骨頭咔咔的聲音,吞了吞口水,默默的縮了回去。

躲在毯子里狂點頭,「知道了。」

心裡卻憤憤的想著,這個暴力女居然敢威脅它?等它恢復神力要她好看,哼!

舒星瑜抬眼看了下天空,天氣還不錯,晚上應該不會下雨,於是就心安理得的回了卧室。

躺在床上,舒星瑜內心依舊難以平靜,雖然她把那隻怪兔子扔了出去,但是今天晚上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

周日早上五點。

舒星瑜頂著一雙黑眼圈從床上爬起來。

丫的,果然不出她所料,因為一直惦記著那蠢兔子的事情,一晚上都沒合眼。

步伐空虛的晃進了洗手間,喝了口水正準備刷牙,一抬頭從鏡子里看到了自己此刻的模樣。

噗!一口水不偏不倚的噴在了鏡子里自己的臉上。

丫的,這個頂著黑眼圈一臉憔悴的女人是誰?這個樣子要她怎麼出門見人嘛!

舒星瑜煩躁的揉了揉頭髮,然後在心裡默默的對自己說……

「不要熬夜,注意健康。」

為了讓自己看上去不那麼憔悴,她化了個淡妝,然後選了一條正紅色的長裙換上。 舒星瑜收拾好了之後,看了眼時間,這會兒已經早上六點了,想著白皓霆應該已經醒了。

掏出了手機,翻到備註【白先生】的號碼撥了過去。

白皓霆這會兒剛沖完澡出來,頭髮還濕著,接到她的電話有些驚訝,似乎是沒想到她居然起的這麼早。

電話剛一接通,舒星瑜跳脫的聲音立刻響起,「親愛噠,你起床了吧?我現在收拾好了哦,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白皓霆嘴角勾了勾,「今天怎麼起的這麼早?」聲音難掩寵溺。

「呃……」她要怎麼說?難道要說自己被一隻兔子嚇得一晚上都沒睡著覺嗎?

「呵呵,我還不是為了早點見到你嘛,人家想你想的都睡不著覺呢!」

某星瑜說這話的時候,臉不紅心不跳。

白皓霆:「……」

這話他能信嗎?在線等。

「等我半個小時,去接你。」

「好噠,么么。」

掛了電話之後,舒星瑜在房間里收拾了下東西。

看時間差不多了,去陽台看了眼那隻兔子,看它還睡著,也沒把它叫醒,直接下了樓。

這會老爺子和老太太都還沒醒,樓下只有陳希文在指揮著傭人的工作。

看到她從樓上下來,笑呵呵的迎了上去,「星瑜怎麼起的這麼早?」

「陳姨,我今天有點事兒需要出去一趟,等爺爺奶奶行了,您跟他們說一聲。」

「要忙工作呀?」

舒星瑜也不反駁,點點頭說了聲「是」。

「好,你快去吧。」

舒星瑜蹦蹦噠噠的出了門,對今天某人安排的約會充滿期待。

這時白皓霆已經在路邊等著了,看她出來了,胳膊伸出窗戶沖她招了招手。

舒星瑜小跑著過去,打開車門上了副駕駛。

笑眯眯的盯著白皓霆,還沒說什麼,男人突然壓了過來,吻住了她的唇。

舒星瑜頓時愣住了,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直到男人重重咬了下她的唇。

舒星瑜下意識的張開了嘴,男人的唇舌長驅直入,纏上她的丁香小舌,攻佔屬於她的每一分美好。

男人的動作並不溫柔,又重又狠,卻意外的讓人沉淪,舒星瑜覺得自己簡直要溺死在他的吻里了。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舒星瑜覺得自己的舌尖都被他吸腫了的時候,白皓霆終於稍稍後退一點,結束了糾纏。

舒星瑜像是被吸幹了力氣一般,癱倒在他懷裡喘著氣。

她好一會兒才緩過來,突然想到了什麼,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膛,酸酸的說道:「吻技這麼好?老實交代,除了我你到底談過幾個女朋友。」

白皓霆握住她的手,和她十指緊扣,吻了吻她的唇角。

「只有你一個。」

舒星瑜伸手推了推攬著他的男人,語氣不善,「你撒謊,我們在一起有三年了吧?我記得你吻我一直挺熟練的。」

白皓霆嘴角微揚,「有件事你該知道,在這種事情上,男人的學習能力總是快的驚人。」

舒星瑜:「……」

默默低下了頭,這話她不知道該怎麼接。

「唔……那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吃過早飯了嗎?」

一吻完畢,白皓霆饜足的摟著她,想著這麼早她應該還沒吃過飯。

把腦袋埋在他的胸膛里,舒星瑜聲音悶悶的說道:「沒有呢。」

呃……她剛才光顧著化一個美美的妝,哪有時間吃飯?

「想吃什麼?」白皓霆柔聲細語的問道。

舒小姐想了下,發現自己最近胃口好像不太好,沒什麼特別想吃的,「都行,我聽你的,吃完飯我們去幹什麼?」

「看電影。」

舒星瑜眨巴眨巴眼,有些意外,之前她還以為這人是在開玩笑呢。

「真的?你還有這麼有情調的時候?」

帶她去看電影?話說這還是破天荒頭一次吧?

白皓霆尷尬的扯了扯嘴角,自己確實沒有特意陪她出去看過電影……

他們平時工作都比較忙,能安靜的呆在一塊的時間就很少,哪有功夫去看什麼電影?

雖然沒陪她做過這些事情,讓他心裡有一絲愧疚,但是聽她說自己不夠浪漫,還是黑了臉,「不想去就算了。」

「去,怎麼不去?我還沒跟你好好約過會呢!」舒小姐哼哼一聲。

白皓霆手指在她腦門上彈了一下,「系好安全帶,走了。」

舒星瑜乖巧的繫上安全帶,然後很淑女的坐好。

兩人吃了早餐之後,白皓霆帶著人去了電影院。

舒星瑜趁著白皓霆去取票,抓緊時間買了瓶肥宅快樂水,又買了一大桶爆米花。

等到白先生回來的時候,又一股腦塞給了他。

「吶,這可是看電影必備,幫我拿著。」

白皓霆看著手裡的東西,再次黑臉,本來想警告她不許吃垃圾食品的,但是看她笑的開心,默默把話咽了回去。

兩個人進場之後,找到位置坐下。

舒星瑜看著坐得滿滿當當的席位,皺了皺眉。

了扯身旁男人的衣袖,小聲問道:「親愛噠,我們為什麼就不能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看電影呢?」

白皓霆握住女孩的手,捏了捏,「你不是喜歡熱鬧?如果你不喜歡這裡的話,我們現在就走。」

舒星瑜撇了撇嘴,「也不是啦,就是這麼多人我就不能隨時親你了,好讓人難過鴨!」

白皓霆:「……」

氣氛好像不太對,他怎麼感覺自己被調戲了?

「最近膽子變大了,吃熊心豹子膽了?」

舒星瑜吐了吐小舌頭,沒再說話。

這場電影是爆米花喜劇,她喜歡這個類型的電影,所以看的很認真。

她看電影,白皓霆則負責給她拿著爆米花桶和飲料,偶爾看她笑的上氣不接下氣,還會伸出一隻手幫她順順氣。

一個半小時的電影很快就結束了,兩個人從會場出來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十一點了。

二嫁貴妻,首席寵上天 一路上舒星瑜意猶未盡的對男人說著剛才的劇情。

白皓霆任她抱著自己的胳膊眉飛色舞的講著,也不接話,只是溫柔的看著她。

好久沒見她笑的這麼開心過了。

坐上車之後,舒星瑜總算安靜了下來,看著還牽著自己手的男人問道:「我們現在去哪兒?」

「去吃飯。」

白皓霆發動車子,卻依舊霸道的把她的手握在掌心裡。 車子剛開出去,白皓霆的手機就響起來。

「幫我接。」

舒星瑜抽了抽被他牽著的手……沒有抽動。

不放開她還接什麼電話?不接。

「你不放開我的手,我怎麼幫你接電話?」舒星瑜氣呼呼的看著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示意他放開。

白皓霆看了她一眼,反而握的更緊了,「別動,你就一隻手?」

舒星瑜:「……」

這人也太霸道了吧?

但是怕打來電話的人真有什麼急事,還是不情不願的從他口袋裡掏出手機接了起來。

「喂!」

「嫂……咳咳,我……我大哥呢?」盛世皇庭某包間,李薄瀾本來想喊大嫂的,但是強大的求生欲讓他果斷吞了回去。

默默看了眼身邊坐著的阮玥,他尷尬的拿著手機,無所適從。

「李小三?你有事嗎?」舒星瑜被他咋咋呼呼的嚇了一跳。

李薄瀾眼角抽了抽,當然有事了。

他本來是想讓大哥一塊兒來給玥兒接風來著,但是這話他可不能說,要不然不小心可能會同時得罪兩個女人。

看來大哥是來不了了,李薄瀾尷尬的笑了聲,「哈哈……那啥,我大哥在忙啊?那算了,我沒事掛了哈!」

然後迅速的掛了電話。

看了眼阮玥,笑呵呵的說道:「玥兒,我大哥他工作忙,可能來不了了,咱們別管他了,我們吃我們的。」

阮玥臉色有些發白,下意識的握緊手裡的叉子,不過下一秒就收起了所有的情緒,笑著說道:「沒關係,那我們就不等他了。」

隨後看向另一邊一直沉默的男人,舉起酒杯,溫柔的說道:「時川,麻煩你跑大老遠的去接機。」

男人淡笑的看著她,舉杯回敬。

——

另一邊的舒星瑜:「……」

有些莫名其妙,把手機放回了他口袋裡,嘟囔道:「我沒說你在忙啊,這個李小三莫名其妙。」

白皓霆眸光深沉,扯了扯嘴角,牽著她的手更用力了些,淡淡開口,「他腦子有病,以後少跟他接觸。」

沒告訴她,老三給他打電話是因為另外一個女人。

把她惹生氣了可不怎麼好哄……

舒星瑜聽了白先生的話,抱著他的胳膊笑的像個彌勒佛,還像模像樣的點點頭。

「我也覺得你們兄弟三個,就屬他腦迴路最不正常。」

白皓霆抿緊薄唇,一本正經道:「其實老二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別看他文質彬彬的,其實心夠狠手夠黑,所以最好也少跟他打交道。」

「嗯?」舒星瑜頓了下,不開心的看著他,「白皓霆,你是不是嫌我丟人,不想讓我接觸你的這些兄弟?」

「我不想你和除了我以外的所有男人接觸。」

舒星瑜:「……」

伸手戳著他的胸膛,裝作不開心的呵斥他,「你怎麼這麼霸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