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柳凝璇點點頭。

「魏老,你就帶領其他人對付三千人馬吧。」

李默又道。

「是。」

魏酒泉躬躬身道。

替嫁后我和皇叔真香了 「殺。」

但見狼武上一聲令下,三千狼魚族人便潮湧般的朝前衝去。

「一群烏合之眾。」

魏酒泉冷笑一聲,驟如一道驚雷飆射,殺入狼魚群中,一剎的交鋒便奪取了十來人的性命。

「給我殺。」

狼夜高聲咆哮,領著百人的隊伍跟隨殺入,一時間殺聲震天。

另一邊,柳凝璇亦動進攻,小手一揚,周遭一根根陣柱飆射而起。

「你以為同樣的伎倆本族長還會上當嗎。」

狼武上嗤笑一聲,身形驟地一閃,落在千丈之外時,唰的又是一閃,落到更遠的地方。

「你不上當那為何又在我陣中。」

但聽柳凝璇悠然一笑。

「什麼。」

狼武上愣神的一抬頭,頭頂上方豁然是一個浮空陣式。

不,不是這麼一個浮空陣式,但見上方一個個陣法懸空,數來足足有十個之多。

「這……這怎麼可能。」

狼武上張大嘴巴,直是有些語無倫次。

之前柳凝璇施展兩個陣法,已被他視為極限了,然而如今柳凝璇一手施展十一個陣法,這就是驅羊入圈之法啊,地上的陣法原本就沒有成功率,只是為了令他移動。

狼武上本以為連閃兩下便已經脫離了對方的攻擊範圍,哪裡知道,柳凝璇在長空之上一口氣設了十個浮空陣式,令他無處可逃。

轟,。

就這麼愣神間,陣法已然構造,正是令他之前吃過苦頭的蜂巢土槍陣。

「一個陣法休想困住我。」

狼武上暴喝一聲,手上的爆雷叉出噼里啪啦的閃雷聲。

「誰說只有一個陣法。」

柳凝璇抱臂輕笑。

但見空中的一個個浮空陣式冒出陣柱,在地下構造成陣,九陣連同困住狼武上的陣法竟如一陣般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連……連環陣。」

狼武上長大嘴巴,眼珠子一瞪。

「沒錯,連環陣,之前三個陣法便讓你吃了苦頭,這一次十陣連環,你以為你還能活著走出去嗎。」

柳凝璇笑著說道。

狼武上眼前一黑,剛才洶洶氣勢一下子落到了谷底。

眼前這丫頭的強大已經遠遠過他的想象了,十個陣法怎麼可能闖得出去啊。

在另一邊,狼兀一聲厲吼,全身真氣飆射,體型暴增,瞬間化為十丈體型的巨型狼魚。

他展臂間,一條銀光閃爍的鎖鏈冒了出來,化作一條銀鱗斑斑的巨蟒,正是器魂。

「神通·吞器。」

狼兀大叫一聲,那鎖鏈便朝著嘴中竄去,最終被他吞入腹中。

天器入體,狼兀的身體里傳出「嘣嘣嘣」爆裂般的聲響,每一次響聲傳出,身體便震動一下,震動的同時體表也在迅的硬化。

不過一會兒工夫,他體表便好似穿了一件銀色的鎧甲般,散著極強的防禦力。

「喔,這神通倒是有意思,能夠把天器力量的完美的轉化到身體上,達到人器合一的目的,人如天器般,擁有了極強的攻擊力和防禦力。」

李默微微眯著眼,憑頭論足著,然後又一笑道,「不過,這應該不算你的最強的招數吧。」

「最強招數么……當然不是,不過你既然想看,那麼我便遂了願。」

狼兀一臉自傲的說罷。

騰騰,。

又是兩聲響動,一把雪白的大斧頭和冰藍色的長劍又冒了出來。

他張大嘴巴,將大斧頭和長劍一道吞入口中。

「嘣嘣嘣,。」

比之之前更加密集的聲響在體內傳出,白光和藍光滲透出來,瀰漫著全身,覆蓋在銀色鎧甲之外,其厚度足有尺余。

「呼,。」

兩股白氣從鼻孔中噴冒出來,已經足足二十丈高的狼兀居高臨下的看著李默,低沉沉的說道:「小子,讓你久等了,這便是老夫的終極戰力形態:三器合一之體,融合三大天器的防禦為一身,構造而成的最強姿態,現在你認為你能有多大勝算呢。」

他身上釋放出銀白藍三色氣息,騰騰的氣浪呼嘯著朝四面八方席捲開去,氣勢顯得相當驚人,就猶如一座大山屹立在前,這傲慢當然有著足夠的本錢。

面對他的驕傲,李默微微一笑,五指輕輕握成拳狀,說道:「那麼我便來試一試閣下的終極防禦究竟有多強。」

「好啊,老夫等你過來。」

狼兀臉上露出陰邪邪的笑容,體表上又涌冒出烏黑的氣息,那是千年修鍊而凝鍊起來的狼魚劇毒。

此刻劇毒包裹在體表上,在防禦之上構造成了萬毒之軀。

「那,我來了。」

李默視若無睹,輕描淡寫的一笑,人已如鬼影般飆射而出去。

剎,。

李默一瞬已落到狼兀身前,拳頭砸在了他的胸膛上。

相比起二十丈的軀體,李默便宛如螞蟻般渺小,這拳頭更不消提,和胸膛比起來顯得那般的瘦弱和無力。

「這就是你全力一擊的一拳,真是太令人失望了,連老夫的第一層鎧甲都沒打破啊。」

狼兀低頭看著他,哈哈大笑起來。 「是嗎。」

李默微微一笑。

「恩。」

看著青年一臉燦爛的笑容,狼兀陡然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然後,他突地面孔扭曲,只因為原本安寧的體內突然間翻江倒海,猶如有一隻無形的手在體內瘋狂的攪動著。

「哇,。」

狼兀渾身一震,止不住的吐出一大口血來。

「怎麼會這樣。」

他抽身而退,嘴角的鮮血滴淌而下,臉上早從之前滿滿的自信化為了驚愕之色。

三重天器構造而成的防禦,外加千年劇毒,受傷的怎麼也不該是自己啊,但是體內那再明確不過的傷情卻是那麼殘酷的事實。

再看李默,那輕飄飄的一拳之後,負手站在原地,臉上依舊是燦爛的笑容。

聽得狼兀這話,他便笑答道:「答案再簡單不過,你我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以至於我的拳勁能夠輕鬆貫透你的身體,雖然防禦未破,但體內卻足以受到傷害。」

「怎麼可能。」

狼兀瞪大眼睛,這解釋,這理由看起來理所當然,但是他卻決然不敢相信有這樣的鬼事。

一個區區的年輕人類小子,居然能夠強橫到如此地步。

「你若不信當然可以再來試試,反正你不打過來我也會攻過去,千年之前你們鐵龜族在島上犯下的罪行,今日總該是要了結的。」李默淡淡說道。

「老夫絕不會敗在你這人類的手裡。」

狼兀猛一咬牙,龐大的身軀如同閃電般射來。

身體就是它的盾牌,同時也是它的武器,渾然一體的三器防禦在高的移動中能夠給予對手致命的傷害。

李默站在原地,不動不閃,直到狼兀逼近丈余之地時,才突然出手。

右拳以雷霆之勢轟砸過去,在和狼兀身體撞擊的瞬間,極端強大的力量再度貫透入狼兀的身軀。

伴隨著一聲慘叫,狼兀高高得飛起,它瞪大著眼睛看著天空上稀薄的光芒,這一刻陡地變得無邊的漫長。

信心如同身體所受的傷勢般一下子崩潰,化為無數的碎片散落在這長空中。

落地時,他踉蹌後退十幾步,哇的又吐出一大灘血。

還沒站穩,李默已如鬼魅般的落在身前,二話不說就是一拳。

磅,。

重擊的聲響在耳膜中震動著,狼兀感覺到身體不受控制的再度拋起。

周邊,聲聲慘叫傳來,刺激著它的每根神經。

一切讓它好似回到了千年之前,率領族人們攻佔島嶼時,那群人類在被屠殺時出的聲音。

一聲聲凄厲悲慘,悅耳之極,成為他多年來津津樂道的往事。

然而如今,善惡終有報,族人正在人類的刀下不斷減少,他下意識的扭頭望去,便見到周邊豁然是一片屍山血海。

魏酒泉如同死神般的在場中飛竄,路過之地族人如同紙糊似的不堪一擊,狼夜等獸族人和海崖城人馬的精銳,雖然僅僅百人,但一個個都是兇猛彪悍,以一敵十不僅不落下風,更手起刀落間將一頭頭魚人斬殺。

落地時,狼兀狂吐鮮血,眼中充滿著恐懼,懼意一生,動作自然就慢了半拍,以至於只看到一道影子剎地冒出時,胸口處已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低頭一看,一把金燦燦的長槍貫體而過。

「怎……怎麼會……」

狼兀張大嘴巴,已然語不成聲。

此刻他直是後悔之極,後悔自己自認為聰明,卻誤把一頭老虎當成了山羊,如今自己送上門去,丟了性命。

若早知道事情會這樣,就該在狼魚島上繼續閉關,何必來管這事情呢。

「上路吧。」

李默淡淡說罷,掌上一運勁,貫神槍上類靈氣洶湧的冒出,將他的心臟震得粉碎。

「咔咔咔,。」

體表的鎧甲碎裂在地,三把天器也從口中擠出,狼兀仰頭倒在地上,已然沒了氣息。

另一邊,狼武上亦出一聲慘叫,被蜂巢土槍陣的一大堆槍刺成了個馬蜂窩,痛苦的跪地而亡。

見到一老一少兩個族長都死了,諸狼魚哪敢再戰,一個個跑得比兔子還快。

「好了,不必追了。」

李默擺了擺手。

「對啊,看他們往哪裡跑,外面可還有張大網等著它們呢。」

柳凝璇拍拍小手,這海域外可是有天海號在。

魏酒泉負手而立,拂須含笑,這麼短短時間他一人足殺四五百人有餘,狼夜等人喘著粗氣,不少人身上都帶著傷痕,每一個也都殺了十來人,如此狼魚族三千人馬在這麼會兒功夫里就已經被斬殺了一半人口。

「狼夜,這裡就交給你們了。」

李默吩咐道。

狼夜立刻躬身應是,眾人都是激動得很。

狼魚族的魚丹可是大補之物,除此之外,魚鱗、魚齒等等都是比較少見的材料,比起一般的狼魚身上的規格要高出數倍。

如今這裡上千頭狼魚屍體,能夠獲得的材料那是非常多的。

「走吧,咱們去會一會劍鯊族的人。」

接著,李默微微一笑,三人便返身朝著島嶼北面趕去。

島嶼北面的群山之間,此刻已成了一片慘烈的戰場,到處都是硝煙瀰漫,屍骨橫呈,大部分都是鐵龜族人,還有少數的海象族人和劍鯊族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