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柳明權一拂衣袖,傲視族人,森然發問。

“我等附議!”

另外四位族中執事,低頭拱手道。

原本他們還挺同情柳仲,甚至有相助之意。

如今喬三斤大勢洶洶,有兩千人之衆,而柳仲只有秦侯一人,誰敢拿命去賭柳仲的贏面?

“好,既然你們要對抗家主號令,那今日便按照江湖老規矩來,拳頭說話,強者爲主!”

柳仲拍桌冷笑道。

“好啊!”

“喬幫主,柳某不才,還請幫主相助。”

柳明權要的就是這句話,只有拳頭見真章,他們這一脈才能坐的名正言順。

“嗯!”

喬三斤衝劉智生使了個眼神。

“聽聞柳少是華夏十少之一,華光大師的高徒,我來會會你如何?”

劉智生手中摺扇一合,瀟灑的走到了場中。

衆人紛紛大驚!

劉智生可是在去年就踏入了宗師境界,一手百花扇,神祕莫測,在南廣少逢敵手。

第一戰,就派出當家長老,宗師級別高手。

足見今日這場大會之兇險!

PS:今日更新完畢,晚安,朋友們,明晚再會! 柳仲一系的人見劉智生上場,無不心驚膽顫。

原本還以爲先是小字輩過招,大家還能上去搏一把,誰能想到,頭一場就上了位宗師。

“柳仲,敢玩嗎?”

“你不是華夏十少嗎?有種上去打啊。”

柳華走到近前,挑釁笑道。

“打就打,我還怕你不成。”

柳仲咬了咬牙,站起身就要上場。

他雖然修爲尚未踏入宗師境界,但也相差無幾了,對劉智生還是有一戰之力的。

“不用!”

“你是家主繼承人,就算要打,也只跟柳家人家。”

秦羿淡淡道。

“沒錯,柳華,就算要打,也是你跟我打,你敢嗎?”

柳仲冷笑道。

“你!”

柳華頓時語塞。

“黑三,你過去陪他玩玩!”

秦羿對身後的高壯醜漢,無聊的擺了擺手。

“好呢,老子最近手正癢呢!”

黑三摘掉頭上的草帽,露出那滿頭的血紅癩子,猙獰狂笑了起來。

隨着修爲的急速增長,如今的黑三,哪怕是人形,也達到了兩米出頭。

寬厚、強壯的身板,鋼鐵般的肌肉高高隆起,走起路來如巨靈神一般,咚咚作響。

“好一個醜漢,怕是有上萬斤的氣力啊!”

“劉長老能打的過嗎?”

柳明權見黑三雄壯,身板足足有兩個劉智生綁在一塊兒粗,不禁擔憂道。

“哼,柳家主慌什麼,劉長老一手百花扇,最善以柔克剛,便是一般的橫煉宗師,也輕鬆可破。”

“這醜鬼算個鳥!”

鄔顯光在一旁冷哼不悅道。

喬三斤等人都是勝券在握,劉智生在南廣成名已久,不知道多少英雄豪傑,慘死在他手上。

“我是丐幫劉智生,來者何人?”劉智生摺扇一揮,拱手相問,想要探個虛實。

“嘿嘿,我是你大爺!”

黑三陰笑,之餘強大的夜叉神力猛然爆發,肌肉緊繃,發出嗡嗡鋼鐵之聲,生猛撞了過來。

咚咚!

大地猛然巨顫,黑三閃電掠過之處,地上青磚碎裂,竟被生生踏出了一道溝壑。

“好凶的醜人!”

劉智生哪料到黑三如此無禮,連個照會都不打,上來就是幹!

“唰!”

他唯有打開摺扇,手腕急抖一道青色的霧氣透體而出,場中頓時瀰漫着一股花香。

修爲稍差點的,饒是隔了十幾丈遠,依然是頭暈目眩,幾近昏厥,顯然是含有劇毒。

這正是劉智生殺人的妙法!

原本是壓箱底用的,只是黑三太猛,無奈而發。

這種毒氣能麻痹人的神經,霸烈無比,近距離聞之,一秒之內,便會全身麻痹,動彈不得,任人宰割!

便是宗師級別的高手,也是消受不起。

“好了,這一局沒什麼好打的了。”

“可惜了這麼威猛的漢子,一出場便要受死啊!”

喬三斤等人深知劉智生此毒之烈,彼此相視一笑,舉杯相慶。

哎!

可惜了一條好漢啊!

圍觀者不乏粵東一帶武道名門世家,紛紛嗟嘆!

“糟糕!”

“這位黑兄誤中奇毒,怕是不妙啊。”

“劉智生向來卑鄙,善使劇毒,是我大意了,應該早提醒黑兄的!”

“哎!”

柳仲拍桌懊惱之餘,往秦羿看去,卻見他氣定神閒,徐徐品茶,連眼皮都沒擡一下,彷彿場上的打鬥,如同兒戲。

心中不免大驚,難道黑三能絕地逢生?

毒氣一發,黑三腳下果然一個趔趄,身子頓了頓。

“嘿嘿,趁你病,要你命!”

嗡!

劉智生大喜,扇中機關再變,扇骨猛然彈出,化作十把雪亮的精鐵利刃。

幾乎是一氣呵成,穿透迷霧,狂刺而去!

“嗖嗖!”

劉智生瀟灑揮扇,利刃在黑三的胸膛上化作四百三十六道刀光!

這是他的必殺技!

從來沒有人能擋住這一毒一刃!

毒是粵東之最,刃是玄鐵打造,削鐵如泥,配上他的百花斬,任你橫煉無敵,也得開膛破肚!

叮叮咚咚!

劉智生只覺得虎口一陣發麻,利刃切在黑三胸膛上,如同切在鐵山之上,火花四射,分毫未動。

“怎麼會這樣?”

劉智生不信邪,驚詫之餘,罡氣催發到極致。

雙手撐扇,盡全力往黑三胸口戳去。

這全力一擊,力道上萬斤,便是精剛之身,也得成透明窟窿了。

嗷!

黑三狂吼之餘,雙臂一張,地藏宗祕法金剛之體黑光陡現!

頓時,扇骨應聲而斷!

“橫煉宗師!”

“好厲害!”

“扯呼!”

劉智生壓箱底的殺招都使了出來,哪想黑三如此之硬,登時嚇的魂飛魄散,飛身就要退。

“想跑?”

“不覺的有些晚了嗎?”

黑三一個箭步急上,十指相扣,雙手擂拳,如佛門金剛怒揮大杵,重重砸在劉智生的背上。

黑三已是二丈夜叉,又得秦羿真法相助,神力倍增,這憤怒一擊,起碼得兩萬斤的力道。

劉智生如何能擋?

啊!

劉智生慘叫一聲,整個後背凹陷出一個碗口粗的大洞,對穿而出,當空吐血,重重的飛出十幾丈遠。

待落地之時,五臟六腑已被神力砸成碎泥,連氣都沒喘一口,氣絕而亡。

場中頓時一陣譁然!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

誰也沒想到,原本佔據絕對優勢的宗師劉智生,竟然被醜漢一擊秒殺!

噗!

喬三斤等人口中的酒水還沒來得及下嚥,登時一個個驚的全吐了出來。

“喬爺,這,這什麼情況!”

柳明權父子站起身,大驚問道。

喬三斤等人面無血色,驚駭之餘,殺心大起。

原本派出劉智生,想要給柳仲、秦羿一個下馬威,這下好了,當着粵東羣雄的面,顏面盡失。

“是我小看了他,本幫主親自會他。”

喬三斤怒然起身,第一局就輸了,若是再輸一局,丐幫顏面何存?

“父親,使不得,你貴爲一幫之主,不能犯險啊。”

喬統山連忙相勸。

“哼,爲父縱橫粵東,誰人不懼我三分,豈能爲江東賊子所懼!”

喬三斤故作義正言辭道。

實則,他是有小心思的。

作爲丐幫幫主,今日他無論如何也得出馬一戰。

柳仲不會跟他打,剩下就是秦羿與黑三了。

與其跟主子對戰,他還不如選擇黑三,有九公掠陣,至少他不會丟命。

而秦羿這塊硬骨頭正好交給九公對付。

說完,喬三斤向九公拱手道:“師公,煩請你掠陣!”

廖九公點頭應允。

喬三斤騰空一踏步,腳下爆裂巨響,如雄獅般,橫衝而來,落在了黑三面前。 作爲丐幫幫主,喬三斤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他修煉的是丐幫鎮幫絕學瘋狗神拳。

此拳法剛猛無比,一旦出招,如同瘋狗不死不休!

在粵東誰都知道,寧可犯了菩薩,誤惹丐幫瘋狗!

這條瘋狗指的就是喬三斤。

他自出道以來,斬殺宗師三人,內煉高手更是不計其數,尤其是與柳清源一戰,更是奠定了他粵東第一高手的名頭。

“喬爺威武!”

“喬爺神威,打死這醜鬼!”

柳明權等人見喬三斤竟然親自出馬,紛紛振臂高呼,爲喬三斤助威。

“大哥,喬三斤修爲已經接近中期宗師,瘋狗神拳天下無敵,我父親便是爲他慘敗,含恨而亡。”

“黑三兄弟,能扛得起嗎?”

柳仲雙目血紅,恨然問道。

“天下神通,唯力不破!”

“黑三必勝!”

秦羿雙目一擡,瞳中精光閃爍,淡然一笑。

“呵呵,終於來了個有料點的了。”

黑三嗜血好戰,見喬三斤雄猛,心下大喜,搖頭撐肩,渾身如爆豆子一般噼裏啪啦脆響。

“哼!”

“看拳!”

喬三斤冷然大喝,人如瘋狗,直撞向黑三。

啵!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