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格格臉色凝重,她很清楚,虎鯊流了那麼多血,很快會招來附近的同類,三人在海中恐怕施展不開手腳,還有一個昏迷不醒的龍雲,要對付爲數衆多的虎鯊恐怕有一定難度。

“水手,朝我靠攏!”格格看到遠處幾隻半露出水面的三角鰭正以高速朝這裏游過來。

水手托住龍雲,游到格格身邊,轉身看着那些讓人不寒而慄的三角鰭,道:“待會我去檔住它們。”

“你一個人,怎麼擋?”格格知道以水手的天賦,這些虎鯊拿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自己恐怕要自保也可以,不過待會真的忙活起來,龍雲可就不好照顧了。

“混蛋!”她狠狠一巴掌甩在龍雲的臉上,“都是要照顧這個傢伙!”

“你幹什麼!”水手顯得很不高興,“他就算身上再有疑點,起碼在斯利德大河上,不是他我們都不能活着離開!況且現在不是擔心這個的時候,咱們能保住他活在離開這裏再說!”

水手說的是事實,幾個小時之前,三人在斯利德大河上被中庭之蛇耶夢加得逼到了絕境,龍雲忽然像鬼上身一樣展示了恐怖的冥界咒術,耶夢加得被河中和船上的死靈捲住,活活拖入了河水之中,三人才能安然脫身。

讓格格警惕的是,一個在活人世界裏出生的混血種,居然會使用遠古等級的冥界咒術,在海姆冥界,擁有這種咒術使用權的都是遠古級的怪物和神。

例如海拉那種女王級別的惡魔。

這也是格格對他起了戒心的原因,這個人身上太多的謎團,記憶幻境中神祕而強大的封印結界,對冥界咒術的使用,都超出了任何一個混血種應有的能力。

不過,現在不是擔心這件事的時候,起碼得大家活着離開,纔能有機會從這傢伙的嘴裏問出點名堂來。

十幾條虎鯊已經將三人團團圍住,這些嗜血的海中霸王已經嗅到了血的味道,原始的覓食本能讓它們比任何時候都興奮,除了自己被打上已經翻在海面上的同伴,還有三個活着的食物。 鯊羣爆發出令人恐懼的殺傷力,被水手砸暈的那條虎鯊被團團圍住,一番撕咬之下,一具白骨沉入海底。

這些雄踞海洋的霸王級動物顯然已經在長期的羣居生活中達到了超高的默契,分食完那條同伴的屍體之後,所有虎鯊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三個活人身上。

格格在斯利德大河上被耶夢加得的猛擊掃中,身上帶傷,要釋放出最大等級的“霜”,將海面凍結成冰塊顯然很難做到。尤其是現在夏季,印度洋的海水溫度極高,當初在塞拉利昂弗里敦附近海域對付法夫尼爾的時候,格格嘗試過一次將“霜”的威力催谷到極致,結果差點導致脫力而死。

在沒有絕對的控制力前提下,突破自己的天賦等級釋放強大的天賦潛力,帶來的將會是死亡的結局。

何況現在還是帶傷在身,在海姆冥界中已經亡命奔逃了七天七夜,體力早就透支,根本沒有能力支撐大型的“霜”結界釋放。

虎鯊們似乎感覺到了格格身上釋放出來的低溫,這三個活人周圍的海水溫度比普通海水要低至少十度,動物是敏感的,對於這種異常一概視之爲危險,一時之間竟然不敢靠近。

人和鯊魚在安靜中對峙,誰也不敢有所行動。

一條最大的虎鯊首領終於不耐煩了,它決定試探一下,嘗試開展攻擊。它猛然搖動強有力的尾鰭,流線型的身軀使它很容易活得強大的加速度,在短短的幾米範圍內,這條虎鯊的水中速度達到了40公里/小時。

“小心!”格格手裏握着地獄犬高級戰術雙面刃,等待着虎鯊首領衝到面前的一刻,雖然無法將容量巨大的海水凝結成冰塊,但是隻要刀刃刺中這條該死的鯊魚,“霜”的低溫通過金屬刀刃會很快注入鯊魚的體內,就如同在頃刻只見朝鮮活的鯊魚血肉中注入分量極大的液氮,能在短時間裏將這頭海中殺手凍成玻璃一樣脆。

一人一鯊,正面的衝突,就像絕境中的獵手,返身握刀,直面已經步步緊逼的猛獸。

但是,一副令人意外的畫面忽然出現。那條首領虎鯊忽然在格格面前一米多的敵方來了個急轉彎,大角度進行了一次調頭,就像一輛極速行駛的塞車拉下了手剎進行技術性轉彎一樣,竟然虛幻一槍調頭逃離。

格格一愣,感覺身後忽然水流涌動,旋即明白髮生了什麼。

沒想到這種海中霸王的智力竟然如此驚人,首領鯊魚其實是在吸引格格的注意力,在他看來,三個人中,格格最有威脅力,吸引了格格的注意可以爲其他鯊魚創造一個突破的機會。

“小心!”格格再次示警。

不過已經遲了,其他鯊魚拿捏的時間相當準確,在首領鯊魚調頭的一霎那,剩餘的鯊魚幾乎是同時發難,從不同的角度朝水手和龍雲撲去。

水手這時候才發現,在水中用力是意見多麼艱難的事情。

即便你在地上能一圈揮出上千斤的力量,在水中你連其中十分之一的力量都發揮不出來。

這是科學,阻力的科學。有人在泳池裏做過實驗,用一隻AR-15自動步槍在十米的距離朝毫無防備赤身**的自己開了一槍,結果子彈搖搖晃晃衝出不到七米,強大的衝力就被水的阻力抵消,完全失去了前進的動力,一頭栽進池底。

所以,電影中跳入海中還能被子彈射傷基本都是橋段而已,現實中不會存在。

水手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對付這些虎鯊,而且他還要保護一個已經昏迷的龍雲,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依靠自己的天賦優勢。

“鋼鐵皮膚”在這時候總算髮揮了最大的防護作用,水手張開雙臂,每隻手都護住左右各一個方向,正面則不做任何防護,憑藉高強度的皮膚直面衝過來的虎鯊。

他的兩隻手幾乎同時扣入了兩條虎鯊的血盆大嘴中,尖銳而強硬的牙齒咬在手掌上,發出嘎吱嘎吱的金屬摩擦聲,正面的一條虎鯊一口咬在水手的肩膀上。

如果按照常人,同時被三條虎鯊咬住肢體的結果不言而喻——分屍,和古代酷刑五馬分屍一樣,鯊魚的咬合力可以達到近千磅,能夠輕易撕碎任何人體組織。

不過,這次它們遇到的並非純粹的人類,而是遠古諸神的後裔——莫里亞混血種。

嘎嘣——

一聲脆響,咬在肩頭上的虎鯊首先崩掉一顆牙齒,疼痛讓它驚慌後退。

但是鯊魚的數量衆多,一條退卻,另一條補上,幾乎在同時,有一條鯊魚瞅準了機會,朝着中間的龍雲撲去。

水手雙手已經無法動彈,格格又要疲於應付那條長達六米多的狡猾的虎鯊首領。

龍雲就是三人防衛圈中最薄弱的一環,不得不承認,這些被人類視爲低等動物的智商在捕獵環節上絲毫不遜色,也是依靠這種特殊的能力,它們才能一代代在海洋裏縱橫。

虎鯊速度極快,在一轉眼間就撲到了龍雲面前不足三米的敵方。死亡,將在不到三秒之後吞噬掉這個還在昏迷中的傢伙。

呯——

巨大的槍聲在天空中響起,一支如同箭矢一樣的東西穿過一米深的水面,狠狠刺入那條撲向龍雲的虎鯊身體,這支箭矢一樣的玩意沒入鯊魚身體之後,虎鯊在水中拼命搖晃了一下,低沉的爆炸聲在它的軀體中響起。

噗——

鯊魚頓時翻了肚皮,軟塌塌躺在水面上,從口中、鰓裏紛紛流出無數的鮮血。

這種箭矢一樣的武器似乎有爆炸裝置,射入身體後能夠產生小型的爆炸,從而炸爛這些身軀龐大的海中殺手的內臟,從而達到一擊致命的效果。

撲撲撲——

巨大的氣流聲在空中響起,一架法制AS-350“松鼠”多用途直升機出現在空中,隼戴着降噪耳機,手裏握着一杆特製的狙擊槍,大叫道:“嘿!格格!水手!龍雲!很高興你們都沒死!”

“還喊個屁啊!趕緊殺掉這些鯊魚!不然待會我們就真的死了!”水手拼命掙扎着,始終無法擺脫兩條紅了眼的鯊魚。

———————————————————————————————————————————— 隼靠在機艙旁,一腳踏在起落支架上哈哈大笑,“我覺得我纔是天幕公司最帥的男人,每次你們有危難,都是我來搭救你們!”

“你是個最帥的胖子!”水手用力搖晃着兩隻手,不能不說,即便是在強大的天賦支撐下,被虎鯊咬住也絕對不是一種舒服的遭遇。

呯——

呯——

又是兩聲槍響。

隼手裏的特製狙擊槍發射的是特殊的水下彈藥,這種彈藥的彈頭和一根箭很相似,但是沒有尾翼,彈身極長,能夠在水下發揮普通槍彈達不到的殺傷力。

經過天幕公司裝備部改裝之後,彈頭裏添加了高爆彈藥,在射入身體後有延時爆發功能,可以炸開達到摧毀敵人身體臟器的功效,所以虎鯊中槍後很快就被***炸爛了內臟,瞬間就成爲死魚一條。

三條死去的虎鯊流出的鮮血刺激了其餘的鯊魚,攻擊幾個危險的人類似乎不是首選,飢腸轆轆的虎鯊們在首領鯊魚的帶領下一起蜂擁而上,開始分食自己的同伴,暫時將它們原先的目標拋諸腦後。

動物界的智商有時候就是如此奇妙,在某一方面有着超強的思維並不代表能夠均衡發展,就像法國尋鬆豬能夠憑藉比狗還要靈敏的嗅覺找到土層中的松露,卻始終算不上高級動物。

趁着鯊羣產生了混亂,三人拼命朝直升機游去,在隼的幫助下很快登上了飛機。

“呼——”水手一上機艙,人便癱倒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氣,長吁了一口氣道:“回到人間的感覺真特麼好!”

說罷,居然測過去,狠狠親了一下機艙地板。

隼看着水手一副喜悅而瘋狂的表情,忍不住問道:“這幾天你們都去了哪?我們找遍了碼頭每一寸地方,就差沒將cmc公司大樓拆掉重建了,都沒找到你們。”

“你們在地下找到那個奇怪的電梯沒有?”水手抹了一把溼漉漉的頭髮,看着隼道。

隼點着頭,臉上泛起驚訝:“你們說那個鍊金電梯?克里斯蒂安教授懷疑那是一條精密的鍊金通道,至於通往什麼敵方,我們沒辦法查證。你們是坐上了那架電梯?”

水手從地上爬起來,靠在機艙牆壁上,問隼:“有沒有香菸?”

“我又不抽菸!快說,鍊金通道的目的地是什麼敵方?”

前面的天幕公司飛行員扔來一包萬寶路,水手迫不及待地點燃了一根,抽了口道:“還是雪茄好抽,不過也湊合了。”

他看了一眼滿臉希冀的隼,苦笑道:“的確是個鍊金通道,目的地是海姆冥界……我發誓,我再也不想去一次那個鬼地方了。”

“海姆冥界?”隼倒吸一口冷氣,不可思議道:“死人的國度?你們竟然去了哪裏!?根據資料近代資料記載,近代歷史上最接近冥界海姆的兩個通道是在長崎和廣島,不過都被我們炸燬了,這裏竟然還有一條真正的冥界通道?”

“是的,我們在那裏待了一個禮拜多了,那個該死的地方連陽光都沒有。”水手一邊說,一邊朝機艙外望去,以前覺得在尋常不過的陽光,此時比任何景色都要顯得美侖美奐。

“死人國度,那裏是海拉的領地,沒有她的幫助,離開冥界的可能性幾乎爲零,你們見到那個巫婆了?不不不,是那個冥界的女王。”隼覺得水手和格格、龍雲三人簡直就是英雄,這個世界上去過冥界又安然回來的,他自己是從未聽說過。

“見到了……”水手看了一眼格格,又看了一眼龍雲,似乎無從將事情理出頭緒,這種複雜的劇情簡直就像一部玄幻小說,一下之間沒法說清道明。

“隼,把他救醒,在這之前,先將他銬起來。”格格從戰術背心上拿出一副塑料手銬,扔給隼,指了指龍雲道:“快,這傢伙暈掉了。”

隼一臉疑惑,不明白格格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先銬着他,再救醒他?”拿着那副手銬,隼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處置纔好。

水手錶情複雜,看着格格和龍雲,不知道站在那一方纔好。

“快!”格格忽然怒吼道。

畢竟隼在天幕公司行動部只是個實習的專員,格格算是自身專員,所以在服從命令這一點上,他必須執行格格的指示。

將龍雲銬在機艙的壁板上,隼找來急救包,摸了摸龍雲的脈搏,將一支低含量的腎上腺激素打入龍雲的身體。

“呃——”

龍雲大口大口地開始呼吸,眼睛猛然睜開。

格格警惕的從隼的腰裏拔出他的格洛克17配槍,指住龍雲的額頭,滿臉都是不信任和防備。

“別鬧……”龍雲顯然有些虛弱,不過他還是迷迷糊糊在朦朦朧朧中看到那支黑洞洞的槍口,“冰山妞,你這是什麼意思?”

“龍雲,你到底是什麼人?”格格的聲音冷得就像她自己的天賦一樣。

“得了,別鬧……”龍雲依舊沒回過神來,腦子裏有點亂,一會兒是斯利德大河的納吉法爾戰艦船上,一會兒似乎又發現現在是陽光明媚的人世間,自己正坐在一架直升機的機艙裏,而身旁是有幾天沒見的俄羅斯小胖子隼。

“隼?”他似乎明白了自己的處境,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我不是做夢吧!?”

“水手?我們回到人間了?”他轉過頭去,看到水手,卻忽然發現自己被死死銬在機艙上,馬上大聲問道:“怎麼回事?爲什麼銬着我!?”

“嗯。”水手點點頭,憨厚地笑了笑道:“我們是回到人間了,這還得謝謝你,最後是你救了我們。”

至於龍雲另一個問題,他現在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拿着眼睛望着格格。

“他是亞特蘭蒂斯人!”格格的表情和這種重歸人間的場景格格不入,“龍雲,再問你一次,是到底是不是亞特蘭蒂斯的奸細。”

“我是什麼人,你們還不比我清楚嗎?不是我從幾歲開始夢遺你們都有記錄?還來問我?”龍雲看着格格,傭兵那些嘻嘻哈哈的習性又發作,格格越是認真,他就越不想認真,在他看來,這個問題實在無聊透頂。

啪——

格格將格洛特17的槍托狠狠砸在龍雲的腦袋上,頓時砸得他眼冒金星,一股粘乎乎的**從頭頂滑落,滴落在機艙地板上。

“你個臭娘們!”龍雲雙腳忽然飛起,捲住格格持槍的手,一個剪刀腳將它死死壓在機艙地板上,“老是偷襲我,我挖你們家祖墳啊!?老搞針對!”

機艙裏的氣溫驟然下降,“霜”的天賦在悄然無聲中被釋放出來。 龍雲夾住格格雙手的腳上,黑色的戰術褲子上蒙上一層白霜,一種滲入骨髓的冰冷瞬間讓他雙腿失去了知覺。

這妞下手可真夠狠的,龍雲心想,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得罪她了,似乎倆人認識以來,格格對自己下手是一次比一次狠。

雖然他總覺得好男不與女鬥是一種男人應有的風度,不過並不代表着作爲僱傭兵出身的他不會對女人動手,不過目前的情況在他看來,格格簡直就是無理取鬧。

龍雲的瞳孔開始極速變藍,精神類的天賦“混亂”開始無聲釋放。

格格忽然感覺頭腦昏眩,心裏暗暗喊糟,在她看來,龍雲這個沒經過任何培訓的混血種對自己是構不成任何威脅的。

格格是天幕公司裏爲數不多的純血種之一,尼伯龍根家族的歷史悠久,是最早的莫里亞初代家族之一,雖然不是奧丁的直系血裔,不過能夠掌管尼伯龍根整個冰雪之國,負責看守那裏的流放者和亡魂,起血統能力不是一般的莫里亞後裔可比。

“混亂”在莫里亞人的精神類天賦中屬於低階天賦,雖然精神類天賦的莫利亞人極少,而且往往帶有奧丁的血統,不過經過萬年的混血,其能力早已經衰退,況且精神類天賦極少產生傑出的人物,不像其他風火水土類別的天賦,如水手的“鋼鐵皮膚”就屬於土系,但是不需要很高階就能得到很強大的效果,在表面上看起來更具備實用性。

低級的混血種天賦能夠影響一個比自己血統純度要高的古老家族純血統後裔,這實在令格格大吃一驚,更堅信自己的判斷——龍雲絕對不是一般的莫利亞人,甚至可能是一個亞特蘭蒂斯人的奸細。

這在歷史上不是沒有發生過的事情,莫利亞人和亞特蘭蒂斯人之間都曾經相互派人潛入對方的組織,充當間諜和姦細。

龍雲的“混亂”被他推至極限,就連隼和水手也感到影響,這種天賦能夠入侵人的思維,嚴重干擾腦電波,從而達到身體失去控制的效果。

“夠了!”水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如果再這麼下去,駕駛艙裏的兩名機師只是天幕公司的後勤人員,根本無法對抗強大的天賦,很容易會發生墜機事故。

他一手抓在格格手裏那病格洛克17手槍套筒上,皮膚上立即被蒙上一層薄霜,就像用手伸入了極寒的冰水之中,並且那層霜越積越厚,向胳膊上蔓延上去。

水手大吃一驚,格格看來一點都沒留情,完全要置龍雲於死地。她對亞特蘭斯蒂人有着刻骨的仇恨,尼伯龍根家族失去對冰雪之國流放地的掌控,就是因爲整個家族都被亞特蘭蒂斯人屠殺殆盡,在這一點上,水手可以理解格格的情緒。

不過現在不是鬧情緒的時候。

他依仗着鋼鐵一樣堅硬的皮膚,趁着血液尚未被格格的霜凍結之前,用力夾,格洛克17手槍高強度的工程塑料發出咔擦的響聲,套筒和槍柄居然被生生捏得裂開。

“龍雲,送開你的腿!”隼搖了搖昏沉沉的腦袋,狠狠拍着龍雲的肩膀:“你再繼續釋放你的天賦,我們會墜機的!”

果然,話音尚未落地,前面駕駛艙中的兩名機師已經受到龍雲的“混亂”波及,迷迷糊糊,手腳已經不聽控制,大腦徹底混亂,操縱失控,飛機開始歪歪斜斜地在空中搖晃。

龍雲顯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只好鬆開兩腳,將天賦收回。

機師終於恢復清醒,趕緊拉起操縱桿,飛機一番掙扎後開始正常飛行,機上的人都驚出了一頭冷汗。

格格的槍被水手捏碎,惱怒地衝着他大吼:“水手!你是什麼意思!?”

“我這是在幫大家!”水手看了一眼龍雲,又看了一眼格格,道:“有什麼事,回到公司再說,光憑你的猜測不能給他下定論!”

格格臉色蒼白,死死盯住龍雲,咬牙道:“他絕對不是普通的莫里亞人,他是亞特蘭蒂斯的血統,不然他不可能會冥界遠古級別的咒文!”

“公司裏有各種的測試方法,如果你覺得有疑問,可以申請長老會派人過來進行傳統的鑑定,不過現在你不能就憑着你自己的喜好和猜測就想殺掉幽靈!”水手畢竟是行動部的老資格專員,在這一點上他比隼更有發言權,而格格也更加尊重他的想法。

果然,格格哼了一聲,靠在機艙裏不再吭聲。

龍雲感覺一肚子冤屈,大聲質問水手:“你們倆在說什麼東西!?我怎麼聽不懂?媽的,來找我的是你們,要殺我的也是你們!這次回去,跟你們的博士我,老子不伺候了,我回中國去!”

隼搖搖頭,在一旁道:“幽靈,你沒有我們的幫助,哪都去不了了。”

“你說什麼?”龍雲有些摸不着頭腦。

“你在南非鬧出了那麼大的事情,警方已經將你列爲通緝犯,由於你是外籍人士,所以通緝令已經傳到國際刑警總部,他們在三天前已經向中國的公安部通報了相關的信息,對你發出紅/色通緝/令了。”

“靠!”龍雲腦袋中一炸,自己怎麼就成了通緝犯了?還是紅/色通緝/令?

“你沒開玩笑吧!?”

隼一臉正經道:“不信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給你證實。”他手腳麻利地拿出軍用電腦,手指在鍵盤上飛舞了片刻,登陸了國際刑警的網站。

顯然他對入侵這種內部網路已經是輕車熟路,弄不好平時就已經預設好了後門。

經過調入資料,很快,一份資料彈出。

“你自己看。”

他把手提電腦放在龍雲的膝蓋上,屏幕轉向他,“這是國際刑警總部的資料庫,每小時更新一次資料,全世界被通緝的罪犯只要上報到國際刑警總部都會在這裏看到。”

龍雲無法否認,因爲資料的左上角就是自己的大頭照,再熟悉不過。包括他的個人資料全部都有簡略的介紹,包括特長和危險程度。

其中註明了一項:此人爲非洲精英傭兵,參加多次實戰,代號“幽靈”,據聞有特異功能。

危險程度上標註了——極度危險。

最後一欄上狀態是:紅色級別。

“見鬼!”他用頭狠狠撞了下機艙壁,其實這種結果既在他的意料之中,又是他自己不情願看到的結局。

龐特城市公寓裏死了上百人,光天化日劫持政府車隊,帶走叛軍首領,導致和談泡湯,死了七八個保鏢,傷了好幾個警察。

登上紅/色通/緝的名單,一點都不爲過。 南非約翰內斯堡,天幕公司物業,莊園。

門口傳來篤篤的敲門聲,芬奇合上手中的資料夾,拿起雪茄叼在嘴上,一邊應道:“進來。”

啪嗒。

他的火機在昏暗的書房閃起一簇跳躍的火焰,雪茄上飄起白煙,很快散開成一團白霧飄散在空中。

“芬奇,我回來了。”克里斯蒂安教授的聲音從掀開的門縫裏傳入,隨着書房大門被推開,這個頭髮亂成雞窩一樣的矮小身影出現在視線中。

中國龍組 “發現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芬奇招呼自己的老朋友:“先坐下吧,你剛下飛機?”

克里斯蒂安教授忽然發現自己還穿着那身黑色的作戰服,他是從m6060號上匆匆趕回來的,在船艙裏對那名倖存的水兵進行了一次詢問之後,他來不及和天幕公司取得聯繫,提着那口裝着詢問資料的箱子匆匆趕回了莊園。

有些事情,他必須和芬奇面談。

芬奇爲克里斯蒂安到了一杯水,後者根本沒有喝水的打算,而是熟練地將金屬手提箱打開,然後從裏面儀器中接出一根長長的數據線,將接頭接在書房的視頻裝置接口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