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梅玉貞,臉色都倏然一變。

王霞驚的跳了起來,不敢相信,大叫道:「宋三喜,你個瘋子啊,瞎說什麼呢啊,我乾媽不會的,不會的!!!」

最後,聲嘶力竭,分貝超高。

她的眼淚,下來了。

一下子癱坐下來,緊抓著梅玉貞的手腕,搖搖頭,「乾媽,不會的,不會的,宋三喜騙人,騙人的!」

梅玉貞表情嚴肅,搖了搖頭,看了宋三喜一眼。

然後,拿紙,擦了擦王霞的淚。

「霞霞,這麼大人了,哭什麼鼻子?這陣子以來,我是感覺到呼吸有些不暢,肺上像有什麼東西擠著。也想著,忙過了,再去檢查一下。沒想到」

說著,她看向宋三喜,道:「可能,你的診斷是對的。明天上午,我去一趟醫院,作一下詳細的體檢吧!」

宋三喜點點頭,「嗯,梅姨,我畢竟只是望聞問切,這是門古老的手藝。相信現代醫學吧,去檢查一下,也好。」

「但是,葯,就不用開西藥了。我會為你配製中藥的。」

「心情放輕鬆,沒什麼大不了的。你還年輕,還能為國家和人民作出更大的貢獻,二三十年四十年,都有可能,我有這個把握。」

「你」梅玉貞見宋三喜說的這麼自信,眼裡都有些異彩閃過。

頭一回聽說,中藥能治肺癌的。

然後,點點頭,「好吧!走,我們下去吃晚餐了。霞霞,別哭了」

說罷,她起身,拉起哭的跟淚人兒似的王霞,往樓下走去。

宋三喜跟著下了樓,才道:「梅姨,我還有個老前輩要去拜訪的,所以晚飯不在這裡吃了。明天中午,我也沒法過來做飯,就晚上過來做吧,您看行嗎?」

王霞淚跡未乾,瞪著宋三喜,「你不許走!你把我乾媽說成這樣子,就想一走了之嗎?晚飯,就在這吃!明天中午,你好好做飯!上午,我陪乾媽去醫院!什麼老前輩不前輩的啊,有我乾媽重要嗎?」

梅玉貞拉了王霞一下,道:「霞霞,你怎麼這樣說呢?不要太任性了!宋三喜,你那位前輩是誰呢,我認識嗎?」

宋三喜笑道:「哦,省城韓家,韓老爺子呢!想必,梅姨是認識的吧?」

「啊?你是說韓老爺子啊?」梅玉貞臉色又是一變。

王霞眉頭一皺,「這老頭是誰呀?」

梅玉貞臉色嚴肅,「霞霞,不可無禮!韓老德高望重,曾浴血邊關,立下汗馬功勞。在這省城,韓老非常有分量。過年的時候,燕京大龍頭,還專門過來看望了他老人家。」

「啊?這」王霞掩著紅唇,驚呆了,還不可思議的看著宋三喜,「怎麼,三喜啊,你還認識這樣的老人家?」

其實,乾媽梅玉貞也是驚疑如此。

宋三喜倒平靜的點點頭,「嗯,認識。我這一次來省城,時間緊,也要去給韓老把把脈,調理一下身體的。所以,現在我要走了,明天下午再回來。順便,給梅姨把葯帶些回來。」

梅玉貞點點頭,越發看不透這年輕人了。

韓老一向深居簡出,不問世事。

怎麼,還和宋三喜認識?

「好吧,小宋,你去吧!我算不了什麼,以韓老為重吧!」

看看,梅玉貞連宋三喜也不叫了,直改小宋。

宋三喜則是謙恭的點點頭,微笑道:「好的梅姨,你和霞姐吃晚飯吧,我先走了。」

說罷,轉身瀟洒而去。

梅玉貞心思一動,道:「霞霞,快送送小宋。」

「啊?我好吧!」

王霞還是跟過去,送宋三喜。

宋三喜客氣道:「霞姐,不用的,我不會迷路。」 姬麒成功見到樊柔,他們首先討論了對雲濤他們這群人的教導計劃。雲濤他們七十人的帶隊隊長,姬麒看到樊晨書信的時候就已經確定了人選,只需要通知到位就可以了。在元素修行方面則是由樊柔親自教導。

三年內,他們這支隊伍與其他隊伍沒有差別,都可能不定期的接到戰鬥任務,任務只會比同級別隊伍更難,絕不會因為隊伍性質特殊就有特殊待遇。而不出任務的時候就是無休止的訓練,也不知即將開始三年軍旅生活的他們聽到這些以後會有如何感想。

在這之後,姬麒問了些私事,關於樊煋說那些話的詳細情況。樊柔沒有隱瞞,姬麒也知道了想知道的事情,隨後說道:「生子當如此,離別重逢,此乃幸事!」

他們抵達天門關的第二天,天色微量,營地里剛剛能模糊看到一些東西。忽然有人出現在雲濤他們這片營地里,大喊著叫所有人起床。那個人不停的催促着他們,幾分鐘后所有人都集合完畢,他還評價了一句:太慢了!隨後,早飯也沒吃,這個人領着他們上山去了。

關內格外寬廣,然而像樣的建築卻沒有多少,那些空地大多是軍隊用來操練的校場,真正的營地其實都在半山腰。

要知道天門關十萬將士所鎮守的邊境線綿延千里,十萬將士不可能在全部都在關內,於是就有了這種把營地分散在長城之下山腰上的設計。長城,山腰營地,天門關要塞,連接三者靠的是從山腳一直開鑿到山頂的石階。

那個人帶着雲濤他們上了蜿蜒曲折的石階,只說了句,太陽照射到山腳之前爬上山頂!大家仰頭一看,發現群山頂端的長城已經被陽光染成金色。叫醒他們的那個人目的地好像也是山頂,說完這最後一句話,他已經率先走在前面。除了他們七十個互相熟識的人,今天再沒有一個熟悉的人為他們指引道路,那個人的話也更像是傳達了某個人的命令,隊伍里有些人聽到命令后就開始登山,也有些人一隻猶豫着要不要聽從一個陌生人命令,不過隨着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去完成命令,這支隊伍漸漸的全部動了起來,全都是向山頂前進,沒有後退者。

石階多是依隨山勢開鑿,山勢陡峭,台階自然也就陡峭,加上初春的西北群山仍有未消融的冰雪,天冷路滑,這條通往山頂的路也是危險重重。石階兩旁沒有欄桿,只有在某些格外險峻的路段才有幾根從高處垂下的鎖鏈供人抓扶。很多人第一次走如此險峻的道路,每一步都邁的小心翼翼,偶爾回身看一下走過的險境更在心理上增加了負擔,於是走的更慢,這樣的速度要想在規定時間之內登上山頂幾乎是不可能的。

那個叫他們起床的軍官走在最前面,每一步都像是牢牢釘在地上,步伐格外穩健,速度雖說比不得平地上奔跑,但也算是很快了,他所傳達的那個命令他自己綽綽有餘能夠完成。片刻之後他就已經甩開後面的隊伍。

一群人眼睜睜看着那位軍官健步如飛消失在視野中,想要奮力追趕卻發現心有餘而力不足。目前這個情況,還是命要緊,晚些上去頂多是受罰或者被罵一頓,若是一不小心摔下去可就小命不保了!

但是隊伍里總有兩個異類,一男一女,兩人一前一後,腳步不停,身形穩健,速度飛快的向更高處前進著,不出片刻也已經甩開隊伍,消失在山中。

一男一女正是雲濤和玉姬,他們與眾不同,不論如何的險峻環境都能很快適應,對付這種險要地形也輕而易舉,相信只要一段時間的熟練之後,走這段路他們的速度能夠更快。

喊雲濤他們起床的軍官登上山頂長城,向最近的一處烽火台走去,那裏有兩個人正看着辛苦登山的那隻隊伍。一個是天門關的大將軍姬麒,另一個是關內赫赫有名的將領:段碩。

「命令已經傳達到位了吧?」段將軍問那位剛到來的軍官,得到他肯定的答覆。

看着下面向上向上攀登的隊伍,段碩不不耐煩道:「這麼慢?看來我的命令他們是無法完成了。」

「他們還是第一次到這裏來,你還想讓他們有多好的表現?你第一次來的登長城的時候花了多長時間還記得嗎?一點都不比他們強!」

「可是你親口說的,他們個個都是天才,天才一定得要用天才的標準來要求!」

「也對!不過,也倒不是說連一個能完成的人也沒有!快看看,有兩個人已經快要登頂了!」姬麒看到山路上向上猛衝的雲濤玉姬兩人,還指給段碩看。

「呦,還不錯,這才像天才的樣子。」

兩人很快登頂了,沒有逾越那位軍官所給的時間限制,此時漸漸上升太陽已經把光照射在到山腳,只再需片刻,陽光將覆蓋整座山峰,灑滿大地。

雲濤玉姬兩人登上了山頂的長城,這裏空無一人,那位軍官也不知去向。無事可做,他們便在這群山之巔看那受曜日光輝而生機勃勃的江河大地。

天門關兩側的兩座巨峰,在整個崑崙山脈的體系當中也算是極為高大的山峰了,普通人登頂的難度不亞於與虎狼相搏。但對於生活在這裏的十萬邊防軍來說,登山如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樊煋他們剩下的所有人還在不停向山頂前進,陽光已經把山峰籠罩,他們才剛過了山腰的營地。就在此時,營地中那些依山而建的石屋中走出一個個披甲戰士,他們在狹窄的山路上排成一字長龍,隨着帶隊將領一聲號令,這支幾百人的邊防軍隊伍走上通往山頂的石階,他們同樣是向上進發,目的地很明顯也是山頂的長城。

排成長龍的隊伍很快與樊煋他們的隊伍擦身而過,邊防軍隊伍從他們身邊走過的時候有人悄悄扭頭觀察他們,眼神中透著倨傲,是看待新來者才有的眼神。這支隊伍登山的速度非常快,才一分鐘而已,長達幾百米的隊伍已經和樊煋他們拉開距離。

主事的樊煋咬咬牙,沖身後大傢伙喊道:「兄弟姐妹們,雲濤他們兩個人已經上去了,還有這些軍中老兵們,我們也要加把勁兒了。」

有了樊煋的鼓舞士氣,他們這些第一天來到天門關的年輕人們不甘示弱,努力向上,半個時辰后終於到了山頂的長城。

那支邊軍隊伍在長城上展開了訓練,地點距離山道入口不遠,樊煋他們一上來就看到看到他們。

按照軍官所傳達的命令,他們已經登上山頂,並且看到了還在和玉姬一起看風景的雲濤,除了他他們這些人之外,這兒好像沒有其他能夠給他們下一步指示的人了。

大家正迷茫的時候,烽火台中出來兩個人,一個是昨日帶他們入關的姬麒大將軍,另一個則是陌生面孔,但是看着裝打扮也應該是一位將軍。

姬麒招招手,示意他們其實個人聚集過來,隊伍排列整齊之後,姬麒說到:「皇帝陛下十分看重你們所以要把你們送到這裏來,所以也請你們不要辜負他的期望。為了讓你們能更快更好的適應這裏,這位段將軍將會成為你們的長官,也是你們的隊長和直接上級。從現在開始,你們每一個人都要服從他的命令。好了,我要說的只有這麼多,現在來聽聽你們段將軍的安排!」

段碩微微笑着,看着這群年輕人們,說到:「見面第一件事,一定是互相認識一下,本將軍名叫段碩,在這天門關已經任職十年,期間經歷大小戰役上百,今後跟着我肯定也少不了你們上戰場的機會。所以全都要好好聽話認真訓練!都說說,你們叫什麼名字?」

很普通的一套說辭,而且大家看段碩的講話這麼和氣,第一印象覺得段將軍是個很好相處的人。然而誰都不知道,這是段碩故意為之,他正是要先給自己樹立一個和藹可親的形象,再等他們都承認自己,無法反悔的時候,段碩就能理所當然的展開對他們的訓練計劃。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是根深蒂固的,也許很多年也難以改變,然而段碩這種魔鬼教官所樹立良好印象在他的嚴苛酷刑之下異常脆弱,晚上訓練結束一群人顫抖著雙腿回到住處的時候,段碩給他們的良好印象就已經完全崩塌。與段碩的三年相處是雲濤,樊煋還有隊伍里每一個人一輩子都忘不掉的!

等大家都一一報上姓名,段將軍都一一記下之後,段碩道:「好,本將軍都記下了,大將軍任命我來做你們的隊長,那我就再你們當中再任命兩個副隊長,算是給我減輕一點壓力!」

樊煋主動請纓道:「段將軍,我自薦,我想當這個副隊長。」

段碩看看樊煋,這個人什麼身份,不需要姬麒去說他也很清楚,姓樊的人,天底下只有皇家一脈。但是樊煋的身份在這兒沒有起到一點作用,他遭到了段碩的果斷拒絕:不想讓你當副隊長,一邊站着去。樊煋被這話弄得愣了好久,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來。

段碩繼續道:「我讓親衛叫你們起床,說沒說要在太陽照射到山腳之前趕到山頂?說的很清楚了,可你們七十個人,只有兩個人做到,能者為大,副隊長就他們兩個人,我不在的時候他們倆的話就等同於我的命令。對了,從今以後,我們的番號就是,先鋒營第610小隊。都給我記住了。」

「陛下曾經說過,我們的身份,需要根據東海島上選拔所得的令牌來確定。」有人把孤島選拔的事情說給段碩來聽,但是段碩根本聽不進去,罵道:「在這兒我說了算。怎麼,才剛剛見面就不想聽我的命令?」

說話的人面紅耳赤,退到一邊,身旁朋友湊過來小聲說:「你是不記得雲老大和玉姬姐在島上的情況了,當時被揍得那麼狠全都忘了?誰身上的令牌能還能比他們多?」

經人這麼一提醒,這個人想起來了,雲濤玉姬所得的令牌的確是擂台比試中最多的兩個人。 馬車停靠在暢春園的院落門口,康熙先踩着馬凳下車,駐足后,皇后帶領着奴才們一起跪在地上請安,他沒在意,反而轉身左手手心向上抬起,婉妍掀開門簾,漫步走出來,扶著康熙的手下了馬車。

皇后餘光瞧見這一幕,臉上陰沉下來,婉妍則躲到了一旁去。

「起磕吧。」康熙揮揮手說道。

皇后在嬤嬤們的攙扶下,站起身子,婉妍趕緊給皇后請安。

她規矩的行禮,皇后甚至沒辦法說別的話,只能笑讓了一步。

康熙嫌棄皇后說的話慢了些,讓婉妍多跪着一會,她著拍拍康熙的手,讓康熙不許再說了。

「婉妍,起身吧。」康熙親自攙扶著婉妍起身,瞧著面前的婉妍和奴才們。

「都起來吧。」康熙放開了婉妍,率先走進了殿內。

皇后怒瞪了婉妍一眼,沒再多說話。

婉妍扁扁嘴巴,心中暗惱康熙,居然當眾做這麼緊密的舉動,皇後下不來台,之後定然有麻煩了。

眾人進殿落座后,大家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康熙能回來,她們都算是有了主心骨。

康熙和婉妍二人離開很多天,女眷們都以為康熙可能出事兒了。

「爺,您怎麼這幾日才回來?」惠貴人瞧著康熙,嬌滴滴的說道。

康熙微蹙眉頭:「沒點規矩了?」

皇後端著茶杯喝樂一口白水,把被子放到桌上,拿着絲帕擦擦嘴巴。

「爺,我的身子越發的重了,才沒有約束了女眷們的嘴巴,下次絕對不會這樣了。」皇后說道,「我把手中的權利下放給貴妃們一些,兩位貴妃剛回來,反而是一點權利都沒有了。」

「皇后,我不在意這些貴人們是在您的教導下,才能有了這份能力的。」婉妍說道。

「婉妍不是喜歡這些的,按照你的意思,讓幾位股日恩負責就好,婉妍先安心的休息幾日吧。」康熙搖搖手,彷彿是一件普通的事兒。

在場的眾人都愣住了,康熙是什麼意思?若是寵愛婉妍,不應該把所有的權利都集中到她的手裏嗎?

婉妍感激的瞧著康熙,皇后發現康熙沒多想,心中徹底的安穩了。

「貴妃勞累幾日了,就去先休息吧。」皇后把人直接打發了。

回到了暢春園,康熙若晚上歇在杏花春館,算是一種恥辱了。

「是!」婉妍直接行禮后離開了。

離開武陵春色,她臉色緩和下來,晃阿和玳瑁跟在身後,發現主子一點都沒有惱火,反而有些放鬆了,深感覺得奇怪。

「咱們回去準備晚膳就好,阿諢定然會過來的。」婉妍抿嘴笑起來。

晃阿不解,按照皇后的意思,寧可讓三位貴人受益,都不會讓給貴妃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