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楊夕有點無奈的皺了皺眉頭,遲疑了小會兒后說道:「好吧!?那你說吧?」

「嗯嗯!?對!?我現在是他名義上的王妃,假結婚懂不懂?我們這是權宜之計!?」長苜苜不由的白了楊夕幾眼,然後緩緩的說道。

楊夕也不甘示弱的朝著長苜苜翻了幾個白眼,然後緩緩的說道:「還權宜之計呢?你是在逗我玩兒嗎?」

「哎!?現在沒時間和你解釋太多,你明白就行了!?」長苜苜無奈的搖頭,緩緩的說道。

楊夕微微頓了頓,緩緩的說道:「行?!那就先這樣!」

「嗯,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你現在也不需要有人假扮你留在這裡了。」夏殄緩緩吸了口氣,遲疑了小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頓了頓,這才緩緩將目光投到了楊夕的身上:「要不……你就先回去了吧?這裡我能應付得了!?」

「哎……算了!長苜苜啊?你果然就是一個重色輕友的小女子啊!」楊夕無奈的聳聳肩,對於長苜苜這要『過河拆橋』的動作,她似乎都是要見怪不怪了,一面搖頭,一面說道:「行吧?那你注意安全哈!?我就先走了!我的任務還沒完成呢?要在完不成?你那當主神的老爹可就要狂暴找我麻煩了!?」

長苜苜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後緩緩的說道:「行吧?那就祝你好運啊!?」一面也就點了點頭,朝著楊夕揮揮手,最後目送了她的離開。

「呃…行了!有什麼事兒就去吧?你注意安全和偽裝?我在暗處接應你!?兩人的目標太大?」夏殄在確認了長苜苜應該是早已經是準備好了,一面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連忙點頭,緩緩的說道:「好?!我知道了?!」長苜苜一面點頭,一面已經是跟著夏殄走了出去。美其名是兩人一同出遊,卻是等兩人走出魔王宮后,長苜苜也就換上了偽裝,然後夏殄這是躲了起來。

為了能儘快找到那個叫壯七的人,長苜苜打算在第一時間就直奔昨天的那個酒館而去,不過運氣不算太好,壯七並不在,長苜苜只能找了小二,打算旁敲側擊的問一下壯七的情況。

「喂!?小二啊?我昨天讓你送的我那個哥們回去?你們送回去了嗎?」長苜苜佯裝生氣的問道。

小二無辜的點了點頭,緩緩的點頭:「我們送了啊!還是送到屋子裡的!?」

「怎麼可能?我剛剛還去他家找了,根本就沒人!?說,你們幫我兄弟弄哪裡去了?」長苜苜冷哼了一聲,上前一把抓住了小二的衣領,惡狠狠的說道。

小二的臉上一陣陣的無辜,一面求著饒,一面焦急的說著:「饒命啊!饒命啊!小的明明是昨天等那個客官酒勁稍過後,向他詢問了住的地方后,專程跑了一趟按著他的指示送他回去了的啊!最主要的就是我還將他送到了屋裡!不應該會沒有人啊!?」(未完待續。) 「呃…聽你這話,是覺得我騙了你不成?」長苜苜故作兇殘的看了看那個小二,冷冷說道。

小二一臉驚慌的說道,可憐兮兮的說道:「怎麼會這樣嘛?」

「哼,為了讓你死得明白一些,你就和我一起去他家裡看看,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在騙你!?」長苜苜繼續表示出一種兇狠的樣子,問道。

小二被她嚇得不信,一面顫顫巍巍的說道:「那……那我和客官你一起去他家裡看看吧?」

「呃…!好啊!?說去就走起來,免得你還說我冤枉了你!?」長苜苜微微皺起眉頭,點頭說道,心中卻是開心的不行,自己本來的目標就是想要讓這個店小二帶著自己去找到那個叫壯七的人,現在這個店小二倒是自己同意要去了,不是更好了些嗎。

小二連忙點了點頭,跟著長苜苜走了出去。

兩人在這裡走了好一會兒后,長苜苜不由的停了下來,扭頭看了看店小二,緩緩的說道:「這樣?你走前面?我走後面?免得你說我動了手腳什麼的!?」

「嗯……那好啊!?」店小二連忙點頭說道。

長苜苜一面也就讓小二到了前面領路,然後自己就只需要讓小二哥帶過去了,這樣一來,就算見不到人,但是他的住的地方至少是找到了。之後就算是遇不上,只要願意來蹲守,也不用擔心見不到他了!長苜苜見這個事情基本已經成了定局,心中不由的一喜一面也就暗暗笑了笑,當然是不會讓前面的店小二看見。

長苜苜跟著店小二一路向北,然後走了小半刻鐘后,店小二不由的露出了一聲驚慌了起來,然後面色不好的抬了抬頭。長苜苜輕鬆的感受到了店小二的緊張,嘴角不由的扯出一絲笑容來,就店小二的這動作應該是快到了。

店小二又帶著長苜苜往前走了一小會兒后,最後停在了一個小屋門前,然後之間店小二的眉頭不由的皺了皺,然後快速的跑了過去,遲疑了小會兒后,也就敲響了壯七家的門。

「你好!?請問有人嗎?」小二忐忑的問道,再敲了好一會兒都沒有反應后,店小二不由的皺了皺眉頭,然後用力的拍了幾下,然後大聲的喊道:「有人嗎?有人嗎?」

空氣中的氣息開始慢慢的凝固,然後又凝結小會兒后,終於有聲音緩緩傳了出來:「誰啊?這麼早!?」屋裡的聲音顯得有點不耐煩,小會兒后,一陣腳步后,門也就緩緩被打開了來。

小二一面緊張的等著開門,然後在看清楚了開門人的樣子后,臉上不由的一喜,不由的連忙說道:「客官,你看?這位客官不是在家嗎?我就說我是送了他回來的呢?」

「你……?」開門的就是壯七,在看清楚了來人的樣子后,不由的笑了上前:「原來是兄弟你啊!?這麼早來找哥哥我,有急事?」

長苜苜一面緩緩將小二拉開了,微微皺眉看了看他后說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好好好……!」店小二連忙點了點頭,退過身子也就轉身離開了。

長苜苜在確認了這個店小二已經消失后,這才快步走到了壯七的面前,緩緩的問道:「大哥!?昨天你喝太多了,我話都沒有說完,我從今天開始不給魔王宮當差了,想投奔你們四月里老大?還要請你引薦呢?」

「呃……!好啊!?沒問題,兄弟就你這眼光,簡直絕了,你放心,跟著我們老大幹,絕對不會虧待了你!?」壯七笑了笑,一面拍著長苜苜肩膀,一面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微微笑了笑,點頭說道:「那當然?小弟主要還是被您的氣質折服了!?所有這才想要來投奔哥哥你啊!?」

「呵呵!?兄弟真會說話!?」壯七對於長苜苜的誇獎顯得十分受用,一面也就大聲的說著。

長苜苜連忙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弟弟我這說的都是大實話!」

「好吧!?那你是不是要去見我們四月里老大?」壯七點了點,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繼續點頭,說道:「對!?還請哥哥代為介紹?」

「好好好!?一點問題都沒有。你先進來坐一會兒,等哥哥我收拾一下?!就帶你去見四月里大人!?」壯七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繼續保持微笑,緩緩說道:「好!?小弟就在此處等哥哥了!?」

「好!?你先坐一下?!等等哥哥就行!?」壯七笑了笑,緩緩的說道,一面也就轉過身子,進去了裡屋。

長苜苜緩緩點了點頭,一面也就找個了凳子,坐了下來。按照長苜苜的想法,這個男人收拾的時間該不會太長,自己稍稍等一下應該就可以了,倒也沒有多想,安安靜靜的等了起來。

不過這一次好像和長苜苜估計的有點不一樣,壯七的收洗似乎是太漫長了些,長苜苜都等得有點不耐煩了,等得著急,長苜苜乾脆也就站了起來,然後緩緩的在院子里緩緩旋轉了幾圈。然後又等了壯七小會兒后,壯七終於收拾妥帖走了出來。

「等得及了吧?」

長苜苜暗想,還有點自知之明,嘴上倒也沒有多說,緩緩點了點頭說道:「嗯?還好還好!」

「行?我都準備好了,走吧?這就帶你過去!?」壯七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頭應道:「好!」然後也就跟著壯七踏上了去見四里月了之路。一路上長苜苜依舊不忘用路線記錄儀一路將路線自動記錄了下來,以備自己的不時之需!這個時候,長苜苜突然有點慶幸自己是生活在那個高度發達的人類世界,而且這個現代的科技技術確實厲害,要不是有這個東西,就自己這路痴的樣子,一旦跟著走過去了,肯定也就不用回來了,要不就是又要為了做路標各種糾結。

這樣,長苜苜跟著壯七一起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總之一直到長苜苜覺得自己的腳都要斷了的時候,壯七終於停下來了,扭頭笑著朝著長苜苜說道:「好了!?到了!?你等一下,我先去請示一下,然後馬上帶你進去哈?」

「嗯?好!?有勞哥哥了!」長苜苜連忙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

壯七頓了頓,然後朝著一個長苜苜這肉眼完全看不見的地方,輕輕叩響了一堵空氣牆。要不是有壯七的動作,長苜苜絕對不會發現這個隱形的空間。

「副手壯七前來求見,請開門!?」壯七一面緩緩敲響這空氣門,一面緩緩的說著。

長苜苜在一旁緩緩的看著,並沒有想要多嘴說點什麼,只是在等了小會兒后,還是忍不住朝著他們所在的方向看了看他幾眼。然而在等了好久之後,都沒有見到有人來開門。不等長苜苜開口,壯七自己就已經是坐不住了,連忙緩緩的解釋道:「估計是沒有聽清楚我說的什麼?我再喊一次哈!?」

長苜苜只覺得壯七的臉上有點尷尬了,不由的笑著點了點頭:「沒事?多等一下!?沒關係!?」

「好!?我估計是這些人是沒有聽清楚我的名字?我在喊一次?肯定就有人來開門!?」壯七有點鬱悶的點了點頭,又敲響了空氣門:「開門啊?我是副手壯七?我又是求見四月里大哥!」

長苜苜又靜靜的等了好一會兒后,這門才緩緩打開了來。

「誰啊?!這麼早,還要不要人休息了?」開門的是個精瘦的男人,一臉稀鬆的看了看壯七,不悅的說道。

壯七連忙賠笑,緩緩的說道:「這不是有急事嗎?」

「啥急事啊?要搞得這麼大動靜?」精瘦男人不屑的看了看壯七,喃喃說道。

壯七連忙點頭,輕輕說道:「這不是聽說四月里大哥最近正在招兵買馬,我這不是給四月里大哥送人才來了嗎?」

「人才?什麼人才?」精瘦的男人斜著眼睛看了看壯七,一臉的不屑。

長苜苜彷彿明白了些什麼,看樣子這個壯七說自己是二把手的事情,不過就是自己嘴上逞能而已,看樣子這地位還不比這看門人,嘴角不由的流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來,一面也就緩緩上前,作揖:「我叫易木頭,之前是在魔王宮當差的!?無奈魔王宮沒有我一展拳腳的地方,又聽聞了四月里的大名,這才託了壯七兄代為引薦!?還請給在下一個機會!?」

「你之前在魔王宮當差?」精瘦男人繞過了壯七,一面已經是獨步走到了長苜苜面前,緩緩打量了他一番后說道。

長苜苜微微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對的!?」

「魔王宮什麼差事!?」精瘦男人繼續盤問著。

長苜苜不由的露出一絲笑容來,搖頭說道:「不才?就是宮內守衛一差事!?」

「呃……對魔王宮的環境可熟悉?」精瘦男人微微頓了頓,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連忙點頭,說道:「自然?不僅對地方熟悉,我還了解不少人的性格!?」

「哦……呵呵?好!?我這就帶你去大哥?!」精瘦男人笑了笑,像是特別滿意的樣子,一面也就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頓了頓,點頭:「好的?那就多謝了!?」

「兄弟?看樣子你要飛黃騰達了啊?」壯七在確認了兩人的對話已經完畢了,這才緩緩的同長苜苜說道。

長苜苜不由的笑了笑,緩緩說道:「托哥哥吉言,若是真有如此機會,小弟一定不會忘記你的幫助?」

「好……我就知道你這個兄弟我沒有白交,那為兄的未來也就拜託你了!?」壯七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緩緩點頭,心中到是有了其他的盤算,面上也沒有多的表示。

小會兒后,精瘦男人也就走出來了,一面緩緩的讓了兩人進去,一面緩緩的說道:「我叫堯子!兄弟你怎麼稱呼!?」

「壯七!?」長苜苜連忙點頭。

之後,堯子讓壯七在外面等著,自己帶著長苜苜一路走了進去這個獨立的空間,長苜苜開始有點擔心了,能作出這樣的空間的敵人,相比也不敢小覷,自己一個人單槍匹馬的到底會不會有勝算了。長苜苜緩緩的想著,一面也就快速的跟上了堯子的腳步。

又走了小會兒后,長苜苜這才算是真的見到了這個叫四月里的男人,不對,與其說是個男人,不如說是一個美人。之前長苜苜在哪些小說里看見這樣的人,都會覺得是不是那些作者腦洞太大,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人,然而當長苜苜自己看見的時候,只覺得自己之前的哪些想法也太low了,這個異界的世界果然是沒有你想不到的,只有你看不見而已。

「大哥?!人我帶過來了!?」堯子一面將長苜苜引薦了上去,一面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有點驚訝的在原地立定了幾分鐘,然後這才反應過來,緩緩的說道:「壯七見過四月里大人!?」

「額?嘿嘿?又是一枚小鮮肉?聽說你是在魔王宮當差的!?」四月里的聲音也透著娘氣,一面緩緩的朝著長苜苜說著。

長苜苜頓了頓,遲疑了小會兒后,點頭說道:「對!之前是在魔王宮當差的!?」

「哦?那差事應該是很不錯啊?為什麼想要到我這裡來?」四月里緩緩的坐正了身子,繼續說道。

長苜苜皺起眉頭,搖頭說道:「沒有前途?空有一身報復,沒有施展才華的地方!?所以才想要來!?」

「額?想要加入我們?那要先讓我看看你的本領了?」四月里眉頭微微一抬,一面已經輕聲飛將而出,朝著長苜苜直直而來。

長苜苜稍有遲疑,一面已經是快速閃避而去。

「呃……身手果然不錯!?」四月里此時已是飛身落回到了他自己的坐榻上,一面扭過頭看了看長苜苜,冷笑著說道:「可惜……你知道得太多了!?」(未完待續。) 長苜苜有點驚訝,四月里的話話中意思讓長苜苜有點難以琢磨,不過遲疑了小會兒后,長苜苜還是輕聲應道:「在魔王宮待了這麼多年了,自然懂的就多了!?」

「呵呵?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的!?」四月里的眉頭皺了起來,一面已經是抬手示意幾個人走了上來。

來的一共是三個人,其中一個就是帶著長苜苜來這裡的壯七,他已經是被兩人死死的扣住了,一臉驚慌的喊著:「放開我?放開我?」

「你能找到他,花了不少的心思吧?」四月里看了看長苜苜幾眼,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心中稍有驚訝,一面緩緩的喊道:「對?!我是奉魔王的命來捉拿你的!?不過我現在心裡有變化了!?」

「呃……呵呵?」四月里見他已然承認,一面也就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心中有點擔心,不過既然已經打算這樣做了,這個鍋不管你魔王願不願意背,也得讓你背了!長苜苜狠狠心,繼續說道:「我本來是奉命來徹查你的,但是我現在改變注意了!?那樣的魔王不值得我去效勞!?」

「呵呵……你以為我會相信你說的話嗎?」四月里一面笑了笑,一面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搖頭皺起眉頭,緩緩的說道:「你可以相信我?!也可以不相信我?你若是不相信殺了我,對你沒有任何的好處;當是你若是原因相信我,我可以為你們做攻打攻佔魔王宮的前鋒!?我相信你們也需要我這樣的一枚棋子吧?」

「呃……!?」四月里的目光的轉變,讓長苜苜清楚,自己應該是大差不差的說中了他的要害,只要自己在加把油,說動他應該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想到這裡,長苜苜也就繼續開口問道:「我講的這一些你都可以好好考慮一下,若是覺得可行,在決定怎麼處置我們?」

「你去見過葉且歌了!?」四月里頓了頓,倒是冷不丁緩緩的說出了這樣一句話來。

長苜苜眉頭稍皺,緩緩的點頭說道:「對!?我見過他了!?」

「他呢?……怎麼說?攻還是不攻?」四月里雙目如炬,死死的盯上了長苜苜,冷聲問道。

長苜苜稍頓,緩緩的說道:「你是希望他攻還是不攻?」

「哼……魔王的寶位本來就是他葉且歌的!?乂封他必須要交出這個王位來。」四月里眉頭皺起,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有點不解,之前不是聽葉且歌說的有人要反他,自己查出來這要反他的就是四月里,但是在聽了四月里的這番話后,長苜苜似乎是完全不能相信,就這個四月里是要反了葉且歌的人,不由的搖頭:「你不是要反了葉且歌嗎?」

「呃……這話是誰給你說的?我四月里誰都會背叛,但是絕對不會背叛和傷害葉且歌!?」四月里嫵媚的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稍有驚訝,看樣子這個壯七的話真不可信,那昨日自己還信誓旦旦的去給葉且歌說四月里要反他,這不是造謠嗎?想到這裡,長苜苜不由得搖了搖,緩緩的說道:「看樣子,中間有誤會!?」

「誤會?誤會什麼?難道是葉且歌告訴你我要背叛他的!?」四月里的表情很是難看,一面大聲問道。

長苜苜趕忙搖頭,說道:「當然不是?是我聽錯了!?不過既然你是願意支持葉且歌的,那我們就是盟友!?我的目的就是扶持葉且歌上位!?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你……!?」四月里的表情突然更加難看了寫,一面大聲問道:「和他什麼關係?!」

長苜苜稍有驚訝,想來他應該是誤會了自己的意思,趕忙搖頭:「我和他昨天剛剛認識!?並沒有太多的關係!?」

「你到底是誰!?」四月里的面色不好,一面已經是朝著長苜苜的偽裝抓扯了過來了。

長苜苜這一次沒有再躲閃,而是原原本本的將自己的真真正正的身份裸露在了四月里的面前,一雙眼睛緊緊的看著她,沒有說話。

「你是誰?!」四月里的頓了頓,看了看長苜苜幾眼,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吸了口氣,緩緩的說道:「我不知道你清楚現在魔王宮的情況不?我叫長苜苜?是被貶落的神界之女!?現在的主神唯一的親閨女!?」

「什麼?你就是那個被他們綁架來的神女?哼?」四月里冷哼了幾聲,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不由的點了點頭,遲疑了好一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對!?所以你的想法就不成立了!?」

「哼……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就敢這樣說道?」四月里笑著搖頭,緩緩的說著。

長苜苜有點無奈的搖頭,緩緩的說道:「好吧?反正我想告訴你的就是,你想的那個我不可能會去做了,所以你就放心和我合作吧?」

「哼哼……你有這麼好心會去幫一個你才認識一天的人?說吧?你到底想要什麼?」四月里微微皺起眉頭,懶懶的說道。

長苜苜緩緩嘆了口氣,好一會兒后,這才緩緩的說道:「好吧?!我告訴你也沒有什麼,我要的就是自由而已!?」

「自由?呃……呵呵!?這個理由倒是勉強說得通,行,既然你也是為了葉且歌,那我就和你建立合作關係!?」四月里不由的微微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