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楊安安其實是想喝咖啡的,不過她知道她說了也沒用,孟寒州一定會說大晚上的喝了呆會會影響睡眠。

她也想喝冰可樂的,可是他說過,她宮寒,喝太冷的不止是對胎兒不好,對她身體也不好。

所以,最近到這裏,她每次喝的都是熱飲。

大晚上的,就喝紅糖水吧,紅糖水一衝就好了,快。

然後她說完想說的話,談完想談的事情,就去睡覺。

來的時候還是興沖沖的,坐在直升飛機里也是興沖沖的,但是這會到了這別墅裏面,她居然就有些困意了,就很想睡覺。

喝一杯熱飲,說完想說的話,差不多也就睡下了。

「好。」孟寒州說完,就去了廚房。

一會的功夫,男人回來了。

望着他手裏的兩個杯子,楊安安懵了懵,兩大杯,都喝了她今晚不用睡了,一直跑廁所就好了。

結果當孟寒州放到她面前,看到一杯紅糖水一杯玉米汁的時候她愣了愣,「怎麼還有玉米汁?」

「哦,不小心就榨了。」

其實,每天晚上都有準備。

這樣她來了就可以喝,她不來也沒關係,倒掉就好。

他出發之前就摁下了已經放好玉米的榨汁機的開關,現在回來了,她正好喝這現榨的,又暖又甜。

楊安安很喜歡玉米汁,每次都能喝光光,這是其它的熱飲絕對比不上的。

其它的熱飲,她最多也就喝半杯。

所以,他早就記住了楊安安的這個喜好。

楊安安端起了玉米汁,淺淺的喝着,「孟寒州,你坐下。」指使孟寒州的樣子,儼然她才是這別墅的主人。

孟寒州不動聲色的坐下來,她懷了他的孩子,她就是大佬,他忍。

後來的後來,大佬孟寒州怎麼也沒有想到,隱忍這玩意也能養成習慣,寵人這玩意也能養成習慣。

所以後來的後來,不讓他對一個女人隱忍不讓他寵人他後來竟然不習慣竟然受不了。

人性的轉變,不在一朝一夕,而是在天天日日的薰染。

孟寒州望着慢悠悠喝玉米汁的女孩,看起來還是象一個孩子。

如果不是很確定她肚子裏有了他的孩子,他就是把她當孩子。

大咧咧的,還有點傻白甜。

他從前最看不上這樣的女孩,偏偏,就是這樣的女孩懷了他的孩子。

所以,他只能忍。

她沒有開口,他也沒有催她,就這樣的相對而坐。

他怕一催,她就炸毛。

所以,就等着她自然開口。

這是對待這個大咧咧的傻白甜的最好的辦法。

果然,連喝了兩口玉米汁的楊安安等不及了,「我要跟你結婚了,你同意嗎?」

她問完就緊盯着孟寒州。

孟寒州半點遲疑都不敢,直接道:「同意。」

他擔心他慢了半秒,這個傻白甜就會認定他不誠心跟她結婚。

那這一個晚上不知道要鬧騰到幾點鐘。

說不定扯到天亮都有可能。

他熬通宵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也不在意,可是懷着孩子的楊安安熬通宵,他不允許。

「呃,你怎麼答應的這麼快?你不是不喜歡我嗎?」她可是記得很清楚,第一次結束后,她說不用他負責,他立碼就同意了,而且,她還看到他長鬆了一口氣。

「我和你一樣,不想孩子一生下來就成為私生子。」孟寒州給了一個絕對官方的答案。

他想楊安安應該也是這樣想的。

其實要結婚這件事,他本來也抵觸的,不過他是一個從出生就沒有父親的人,所以,莫名的就想自己的孩子一生下來就有父親有母親,做一個父母雙全有父母疼愛的孩子。

所以,他早就想把結婚這件事提上日程了。

不過,喻色警告過他,不許他操之過急,喻色說楊安安會嫁給他的,喻色說她會安排好的。

還好喻色沒有讓他等很久,楊安安現在就要嫁給他了。

嗯,四嫂果然是個靠譜的人。

就是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再叫四嫂了。

畢竟,墨靖堯那個傻子現在已經只剩下孤家寡人一個了。

喻色說分手,墨靖堯就傻呼呼的同意了。

他也是第一次發現墨靖堯的智商欠費。

女人說分手男人就要分手嗎?

反抗就是了。

反正就是要遵從本心,只要自己心裏不想分手,那就不同意女人的提議。

換成他是墨靖堯,楊安安要是不聲不響什麼也不說的就分手,他只當沒感覺到沒聽到,反正就是不分手。

。在啤酒撒出來的瞬間,水上隼人上一世的靈魂在此一聲驚訝的「哇」以後下意識地接了中文中最優美的那個字。

「噗。」小栗旬差點一口酒噴了出來,他擦擦嘴:「不會吧,你才走多久,酒都不會接了?」

「這能怪我嗎?」水上隼人急忙站起來,還不忘反擊:「它都沒到我面前呢好吧,分明就是山田的問題

《向陽處的日娛》第一百三十三章期待吻戲的新垣結衣 絢麗的彩色能量在星系裏面肆虐,所過之處盡皆湮滅!

數光年開外,一處寂靜的宇宙空間,忽然一陣扭曲,龐大的「鋼鐵怪獸」忽然從這裏冒出。

正是從那一處小型星系之中,藉助躍躍遷引擎逃出來的艦隊主艦。

「定位所在地,勘測周圍周圍情況!」金薇搖了搖頭,定了定神以後,發佈了命令。

空間躍遷,普通人哪怕隔着能量護罩,也難以承受空間躍遷形成的空間壓,所以必須進入維生艙。

只有解鎖了基因鎖,實力抵達戰士級的人才能無視這輕微的空間壓。

所以,一支艦隊要配備不少的戰士級以上的人員,以確保能隨時維持全艦的正常運行,畢竟在空間躍遷的時候,普通人只能呆在維生艙。

不過,現在這一艘主艦上面,最不缺的就是人了。

定下來之後,維生艙的普通軍人也被喚醒。

曲速無人偵察機已經全部留在了那一個小型星系裏面了,現在只能派出主艦里其他的次一等偵察機。

不過僅僅只是確定周邊狀況,也已經足夠了。

「報告,坐標確定,已經離開躍遷點四光年的距離,周圍情況目前安全!」

「A2方向,就是我們出來的星系。」

「放映畫面!同時嘗試接受遺留在星系裏的曲速偵察機信號。」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的樣子,艦隊就已經接收到了星系裏遺留的曲速偵察機的畫面。

只是四光年的距離,畫面肯定延時了的。

畫面中的元素隕星越來越明亮,最終直到爆炸,時間顯示在他們躍遷之後不過五分鐘的樣子,元素隕星就爆炸了。

曲速偵察機的遺留信號,也僅僅到了這裏。

中控指揮室里一眾軍官不由一陣慶幸,再走慢一點,他們就真的和那些蟲族一樣的下場了。

儘管從現在他們所在的位置,看向那個星系,還是一片平靜,但是他們都知道那個星系已經開始毀滅了,只是畫面還沒那麼快可以在四光年外看到而已。

「報告收到聯邦軍部指令!」

「說!」

「軍部讓我們原地等待,後續處理人員正在趕來。」

「彙報軍部,我們現在的物資,只能支撐七天,等待三天時間我們必須返航!」

畢竟他們不到損失了所有的戰列艦,負責後勤物資的戰艦,也一樣留在了那個星系裏。

現在主艦上可是匯聚了整個星際艦隊的人員,以主艦的物資儲備,並不能支撐多久,而他們距離下一個蟲洞位置,以曲速航行,最低也需要四天時間。

雖然宇宙空間,沒有白天黑夜。

然而,金薇的艦隊,並沒有等待多久。

僅僅過了半天不到的時間,在距離金薇主艦不遠的宇宙空間里,忽然一陣扭曲。

「報告,偵測到前方空間波動!」

畫面迴轉。

只見漆黑的宇宙空間里,一陣波動過後,一艘艘的戰艦浮現。

顯然這些戰艦,全部都是通過躍遷引擎,躍遷而來。

一整支龐大的艦隊,浮現了出來。

戰艦的數量並不算太多,甚至對比金薇的B級艦隊滿編時的數量要少一點。

但是金薇毫不懷疑,就算自己的滿編艦隊,在這一支艦隊面前,毫無抵抗之力!

只見躍遷而來的艦隊,每一艘戰艦都比金薇現在所在的主艦要龐大,居中一艘戰艦更是其他戰艦的好幾倍。

全艦對躍遷,這正是S級艦隊的標誌之一!只是不知道這來的是一整個艦隊,還是只是一個小分隊。畢竟數量有點少,但是金薇等人對於S級艦隊的了解也並不多。

所幸的是,艦隊的艦身上面的聯邦標誌,讓金薇和一眾軍官心底微安。

想來這就是軍方所說的後續處理人員了,神秘的S級艦隊!

想想也是,畢竟這裏算是聯邦的腹地了,這裏出現了古怪的能量天體就算了,畢竟宇宙神秘無比,哪怕以聯邦現在的科技,也無法完全解析宇宙空間的全部奧秘。

主要還是蟲族的出現,讓聯邦不得不重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