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楚瀾就跟聽故事一般,「天哪,這也太可怕了,你身手這麼好居然也會被人給綁走?那伙人太卑鄙!還有那個牛高,居然敢打你的主意,他也配嗎?」

謝黎墨卻對她更欣賞了,能在牛家村應對自如,沒讓自己受到傷害,確實不容易,「說起來,牛高也算是個男人吧,至少還懂得點分寸,不是自己的不會強求。」牛高都能如此,何況是他?

謝黎墨覺得,自己也該放下了,來帝都一場,能遇見已是三生有幸,其實,做朋友也未嘗不可。

楚瀾問了句,「謝總明天就回南方嗎?以後還會回來嗎?」

謝黎墨看着喬安夏,你會希望我回來嗎?

喬安夏避開他的眼神,「帝都既然開展業務了,應該還會回來吧?」

謝黎墨笑了笑,「當然,以後也許我們會經常見到。」

「那挺好,以後你來了又住我們酒店。」楚瀾敬了他一杯。

「可以。」謝黎墨回答的挺爽快,「安夏,一起喝一杯吧?」

「嗯,好。」喬安夏和他碰了下杯子,手機上進來一條短訊:綁架你的人是凌若冰安排的。 「知道了。」顧微微說着,迅速戴上手套。

可正當她伸手去拿信的時候,另外一直戴着白手套的大手卻把東西橫空攔截了走。

是封燁霆。

「我來吧。」他說。

如果這封信真的有問題的話,那他希望冒險的那個人是自己,而不是他心愛的女人。

不過他心裏清楚,這封信大概率是沒問題的,這都已經經過了好幾個人的手,但是他們目前都沒有問題。

但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概率,他也不想危險降臨在他的微微身上。

他一手拿信,一手拉開椅子在桌邊坐了下來。

小心翼翼拆開信封后,他從裏面抽出了一張摺疊過的A4紙。

紙上沒有血跡也沒有任何粉末,看起來沒有任何危害。

打開A4紙,展現在眾人面前的是被打印出來的一張黑白照片,以及一個地址。

但是這個地址的範圍很寬泛,只寫了個地區名,壓根就沒有具體的門牌號。

「這是什麼意思?」顧微微一時想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給我寄這樣的一張照片和地址?」

她疑惑地看着封燁霆:「難道這是他藏身的地方,他是想要讓我過去找他嗎?」

「稍等。」封燁霆輕聲回應了顧微微一句,然後就轉頭找安全經理要了監控視頻。

把人給打發走了之後,他這才打開了平板電腦上的監控視頻,對顧微微說:「我們先看看。」

「好!」

兩人挨在一起看視頻,他們能很清楚地看到視頻中那個流浪漢的臉。

顧微微觀察了一會兒說:「這個人沒有做任何遮擋措施,身高和體型也不對,他肯定不是霍栩。應該就是霍栩隨便找的一個人。」

「我想也是,」既然如此,那麼這段視頻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封燁霆放下平板后說,「報警吧,我們把這封信交給高隊長。不管霍栩是什麼意思,我都不想你單獨過去。」

顧微微點頭:「我現在就把照片發給他。但我還是想過去一趟。」

「…………好,」封燁霆並沒有反對,「但是我也要去。」

一起經歷了那麼多,顧微微也已經意識到了,兩人在一起,不僅僅要相互分享美好的東西,在遇到事情的時候也要一起承擔才行。

同甘和共苦這兩個詞始終都是連在一起的。

於是,兩人便一起去了找了高隊長。

他們過去的時候,高隊長他們已經鎖定了大概的位置。

在這一方面,他們的能力和效率確實是又高又強。

他們分析出來,這是郊區一個垃圾場附近的鐵皮房。

這種房子的租金非常便宜,很多低收入的工人以及跑腿快遞都住在那一片。

高隊長說:「本來我們是重點在查那個快遞的,剛好查到他可能住在那一片,正愁沒有進展的時候你就收到了這封信。有了這張照片,我們的目標就明確了許多。」

顧微微皺眉:「是啊,太巧合了。」

可是越巧合就越恐怖,因為霍栩竟然連這些都算到了!

他既然什麼的都算到了的話,那他們就算找過去了,他也一定不可能等在原地等著被抓。

顧微微說出了自己的顧慮,並建議高隊長帶上警犬和拆彈專家。

如果這真是霍栩的一個局,如果他在那棟房子裏裝了炸彈,那他們這麼多人過去後果就會很慘烈了。

「好,你說的也有道理。」高隊長聽取了顧微微的意見,同時建議顧微微和封燁霆留在警局等消息。

高隊長提了他該提的醒,但顧微微有自己的決定。

很快,高隊長他們就出發了。

顧微微和封燁霆的車也緊跟了上去。

從市區到郊區有些遠,車子開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達目的地。

警犬先進場,確定這一片沒問題之後,所有人才進入了鐵皮房區。

顧微微收到那張照片的鐵皮房前面有一個大鐵桶,算的上是個很明顯的標記,所以他們很快就找到了那間屋子。

屋子並沒有上鎖,門是半開着的,在警犬確定裏面沒有炸彈后,高隊長率先破門而入。

結果毫不意外,裏面根本就空無一人。

狹小的空間,一眼就能看到全部。

這整間屋子都是亂糟糟的,垃圾堆了一地。

可唯獨窗邊長桌上有一塊巴掌大小的地方,被收拾的乾乾淨淨。

並且,那裏放了一個小紙箱。

看這紙箱的大小,顧微微瞬間就把它和自己之前收到的那個血快遞聯繫在一起了。

「高隊長,」她指著那個紙箱說,「打開來看看吧。」

高隊長立刻吩咐人去做。

很快,他們就在那個紙箱裏找到了一個玩.偶。

這個玩.偶,和之前顧微微在顧氏收到的玩.偶一樣。

不同的是,這一次,這個玩.偶的臉上寫着一個『方』字,身上沒有血,肚子也沒有被扎爛,但是脖子上卻被繞了一截電線。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顧微微心驚了一下。

這是霍栩的手筆,他不可能是在開玩笑。

他已經殺死馬森了,很有可能這也是一個受害者,並且這個人很有可能已經被他給殺死了,用勒死的手法!

顧微微馬上就聯想到了那個被霍栩搶走了車的車主。

她立刻看向了高隊長,問:「之前那個失蹤的車主是不是姓方?」

「是!」高隊長也意識到了這兩者之間的聯繫,他表情凝重,立刻問下屬,「帶方傑的衣服了嗎?」

「剛好帶了,在車上,我馬上去拿。」

那件衣服是失蹤車主方傑家屬在報案的時候提供的,為的就是方便警犬搜救,現在剛好排上了用場。

不多時,帶着方傑氣味的衣服就被拿了過來。

警察帶着幾條警犬迅速在這一帶展開了搜尋。

雖然鐵皮房區後面就是垃圾場,但是警犬們很給力,最終還是鎖定了位置。

其中一條大型犬扒開了一堆易拉罐,一隻人腳赫然露了出來。

等警察們把那堆垃圾清理乾淨后,果然找到了方傑的屍體。

和那個玩.偶一樣,他的脖子上纏繞着一圈電線。

顧微微看了一眼后,迅速收回了眼。

她暗暗握緊了拳頭,霍栩這個魔鬼,他又殘忍地殺害了一個無辜的人,他必須得下地獄才行!!

可就在大家都沉浸在這種悲憤的情緒里時,警犬忽然又扒拉出了另外一個盒子。

這個盒子裏裝着另外一個人偶。

這一次,人偶變成了女性,沒有死法。

但是,人偶的臉上卻寫着『慕容』兩個字………… 身處龍捲,迸發出全部能量后,陳無將提前準備好的能量藥劑全部飲下。

那種感覺,就像是三天沒睡覺然後躺進席夢思中一般。

久旱逢甘露,他鄉遇故知。

瞬間的透支和溢滿……

「真他娘的酸爽啊!」

饒是有著藥劑的補充,但陳無此刻也已經是全力而為。

「吼!!!」

特瓦林咆哮著,

突然轉變並且不斷增強的火元素,帶給祂強烈的痛感。

本來硬抗陳無攻擊,壓力就很大了。

當陳無突然之間透支自己,實現元素爆發……不!準確說是元素透支。

這讓特瓦林漸漸感到了後勁不足,雙翅一個疏忽……

陳無雙手持劍,劍尖頂著特瓦林的鱗片,火焰從劍尖蔓延至特瓦林全身。

寸勁而上,特瓦林被陳無踩著,壓在了地面上。

龍鱗上面流著陳無腳底板的血,轉眼又被火焰灼燒乾凈。

特瓦林的身體猛地砸在了古建築的石板上,幸好有著魔法元素法陣的加持,沒有被徹底震碎,但還是留下了一道道裂痕。

塵土飛揚,特瓦林的痛苦的吼聲在空曠的廢墟上響起。

陳無屈膝,雙手扶著天空之刃,雙腿顫抖著,在特瓦林的後背站了起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