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楚驚天也沒有生氣,畢竟他也是懂這個小公主天性頑劣。

「喂喂,所以你到底在看什麼啊??」

「唉,你稍微消停會是會死還是會修為倒退?」

「都不會,你告訴我啊,我就消停會。」

「唉,雖然這所謂的地震來得快,去得快。但是我感覺到他了,最開始發生地震的地方其實就在星藍企鵝的祖地,震源應該在哪裡。」

「真的!那還不快去,要是讓別人搶了傳承就白跑一趟了。快點走啊!!」條條小公主已經準備騰雲駕霧了,恨不得一個跟斗十萬八千里,咻的一下就去到星藍企鵝的祖地。

楚驚天想了一會,並沒有立刻動身。他是一個十分謹慎的人,而且從一開始他就有一種預感,好像有人在推動這一切一樣。甚至連星藍企鵝他都沒有跟著去狩獵,他只看重天尊傳承而已,他不想因為一些未知的因素而導致自己與天尊傳承擦肩而過,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直覺得要是對這些星藍企鵝下手的話會十分不妙,這種感覺毫無根據,但是卻根深蒂固,一直在警告自己。

楚驚天想了一會點了點頭道:「嗯,反正我們也沒有什麼線索了,過去看看吧。」

感覺敏銳的可不止,本來應該早就被毀於一旦的星藍企鵝祖地現在居然有點擁擠!?

「人可真多,不過這裡有一半以上的人來自古家把。」

「嗯,古家這可是傾巢而出,基本是四級修為的不管男女老少都來了。」

只見人群涇渭分明,一邊是古家的人,另一邊不是古家的人。整個場地就靠著是否古家的來區分了。而古家人群中鶴立雞群,如眾星拱月的正是古家的古宇,一開始在遺迹外攔截眾人的古家少主古宇。

「奇怪,天古羅盤明明是指著這裡的,但是為什麼來到之後卻混亂了?」古宇手中的羅盤正是他這一次感帶這麼多人來的依靠。最先發現星藍企鵝祖地的就是他們古家,只是古宇空有寶山而不知,當時以為這裡只是居住這一群普通企鵝,沒有認出這是珍獸星藍企鵝。直到後來柯當的解釋他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手中的天古羅盤指的並不是這個地方而是指那些企鵝或者說那些企鵝的眼睛。

天古羅盤是他們古家始祖遺留下來的秘寶,不是戰鬥用寶物而是輔助類型的。戰鬥,防禦什麼的都不行,不過卻有比戰鬥,防禦更強大的功能——趨吉避凶!

天古羅盤和普通的羅盤不一樣,他有紅藍兩個指針。紅色所指的方向有危險,白色所指的方向有機緣。離得越近指針會顫抖,就是因為可以趨吉避凶所以古家才敢傾巢而出,不然不怕被團滅嗎?那古家可就斷層了。

本來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天古羅盤只有藍色的指針微微,紅色黯淡無光,證明這裡有小機緣而且沒有太大的危險,因為是小機緣所以古宇才沒有浪費時間。而現在整個天古羅盤好像吃了炫邁一樣,兩根指針紅藍光一起放還一直在旋轉根本停不下來!!

「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天古羅盤會這樣子,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天古羅盤會這樣子。」

古宇毅然收起了天古羅盤說道:「這裡畢竟是天尊的傳承遺迹,不能用常理度之。天古羅盤雖然厲害,但是也沒有達到能夠預測天尊的地步,不過可以肯定這裡應該就是目的地了。甚至可能連天尊遺留下來的東西就在這裡面,難怪當時天古羅盤沒有太大反應。原以為是指那些星藍企鵝,現在看來天古羅盤是預測到一點天尊的氣息,帶領我們過來,但是因為沒有把那些企鵝殺絕沒有激活最後一關所以天古羅盤才會沒有太大反應。」

「可恨啊,要是當時我們知道的話,天尊傳承早就是我們的了。」

古宇搖頭道:「就算早知道也沒用,憑我們還無法撼動天尊的意志,不達成造偶天尊的條件依然得不到。」

因為古家大隊人馬都往這裡趕,所以就連一些沒有感覺到震源的散修也順藤摸瓜一般跟了過來。不但楚驚天,條條小公主兩人來了,就連柯當,石悅,雷狼三人,古家的死對頭都來。差不多是只要沒死的都慢慢的匯聚過來。

除了那誰。。。 「呵呵,古家出手可真夠闊綽啊。古家的始祖之寶的天古羅盤。嘖嘖嘖,這種寶物都能讓你帶出來,深受器重啊古宇。」

和古家對立的修鍊者人群中有三人鶴立雞群,不是他們的衣著多麼的顯眼,而是這三人對古家的敵意特別的明顯,這三人正是當初帶著所有散修反對古家封鎖的世家弟子,也是古家的死對頭鍾家。兩個家族都是帝國數一數二的名門望族,只是近年來古家勢頭更勁,有點壓過鍾家的感覺,而且兩家族從始祖一輩就不對頭,所以兩家恩怨悠久,所以基本上鍾家和古家的弟子只要能噁心到對方的時候都會做。 當反派熟知劇情 例如現在這樣子,鍾家人少肯定是打不過,但是也要噁心死古家。

三人組中間的鐘其也算是古宇的老對手,從小時候比拼到現在。兩人實力相仿,在天榜上古宇第七,鍾其第八。不過這一次鍾其是心頭一涼啊。因為古家的始祖至寶——天古羅盤就在古宇手上。

幾乎所有有名的家族都是因為他們的先祖厲害,一個人挑起大梁所以才能建立一個龐大的勢力家族,而且依靠先祖遺留的龐大積累不斷的滾雪球,所以這些先祖死後都會或多或少留下一兩件傳家之寶,因為這些家族的先祖自身就十分強大,遺留下來的寶物也肯定與他們的身份相稱屬於十分強大的寶物。

而古宇雖然不能說天古羅盤完全屬於他,但是起碼家族裡面已經認可了他並且給予他使用的權力。而相反鍾其自己卻是兩手空空,別說他們鍾家的始祖至寶了,就連身邊的人也就只有兩個心腹,小兵都沒幾個,古宇可是帶著古家所有四級修為的子弟出來啊,可想而知他們古家對古宇的期望有多高同時也是十分的信任他。

「要是那群老東西允許我把先祖之物帶出來可至於此!可惡啊,為什麼古家就允許古宇而我卻不行!不行,別說萬一他真的成功獲得了天尊傳承,就算沒有得到傳承再這樣下去我也會慢慢的被拉開距離,古宇必須死在這裡。」

鍾其暗下決心,雙目露出一絲凌厲的殺意。此時的他已經無法再恩奈心中升騰的殺意,妒忌使人瘋狂啊。

「各位!天古羅盤不但擁有催吉避凶只能,還能指引寶藏所在地。這裡異變橫生很可能就是他們古家已經獲得了天尊傳承或者天尊至寶!」鍾其大聲說道。

其實不用他說,這裡都有不少人是聽說過古家的天古羅盤,畢竟這可是古家的鎮族至寶啊,數一數二的存在,都差不多和倚天劍屠龍刀一樣有名氣了,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古家這次是下了血本,不但所有四級修為的弟子都來了,甚至連鎮族至寶的天古羅盤都帶了過來。」楚驚天搖了搖頭,就連他都覺得驚訝,古家這一次可謂是底牌緊出啊。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天仙堡的至寶比他強百倍。」條條公主一臉傲氣的說道。

「那你帶來了?」

「。。。。。沒有。」

「那就別裝。」

能來到最後一關的就沒有一個是弱雞,要實力有實力要膽氣有膽氣,而且這些人來著不都是為了天尊傳承了,要是在外面可能還會忌憚古家勢大,不過現在在試煉中而且還人這麼多的混戰還是把古宇殺了,古家一樣沒辦法,而且得到了天尊傳承最後誰怕誰還未知呢。

抱著這樣的心態,雙方的氣氛已經十分緊張,劍拔弩張,雖然還沒有刀劍相向,但是每一個人都握緊了腰間的刀劍,隨時拔刀拔劍衝鋒應敵。

鐺!

就在雙方一觸職發之時,突然間『鐺』的一聲響起,一道銀白色近乎透明的法則衝天而起,法則瞬間衝破天穹刺破了一個小洞。

嘩嘩嘩~~

銀白色法則好像鎖鏈一樣瞬間把整個冰原封鎖住,整個冰原就好像一個水晶球一樣,天穹就好像是玻璃。

就在所有人還在蒙圈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一件更加光怪離奇的事情發生了、

「怎麼。。怎麼回事!」

咻!

突然間古家的其中一名弟子手中緊握的一個東西好像突然有了生命一樣掙脫了古家弟子的手掌瞬間衝上了天穹,不單是這位弟子,就連那些散修,其他的家族弟子都是如此,有一些甚至是儲物戒炸開從儲物戒中飛出。

「怎麼可能!那些星藍企鵝的眼睛為什麼還能動!!」

沒錯,那些飛出來的正是那些慘遭殺害,還被挖走雙眼的星藍企鵝的雙眼,因為星藍企鵝最值錢就是雙眼了,所以都會被人挖出來準備帶走,不管是留著自己用還是賣出去都可以。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這到嘴甚至都已經殺死煮熟的鴨子居然都還能跑??

哪怕是強大如古宇,楚驚天等人依舊留不住這些眼睛,只能看著他們從手中掙脫而去,原來越多的星藍企鵝之瞳飛向空中。只不過這些雙瞳飛到一定高度就沒有在動。

「楚木頭,這。。這到底怎麼回事,這眼睛還能飛?」條條公主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都被這詭異的一幕嚇到了。這成百上千隻眼睛好像有生命一樣掙脫他們的手掌飛上天空,而且更詭異的是這一雙雙眼睛居然在天空中一動不動,就好像是注視著地面的所有人一樣。

極其詭異可怕,條條公主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試想一下,天空中一雙雙眼珠子盯著你看,你會是什麼感覺。

楚驚天神色凝重,沉聲道:「我有十分不好的預感。」

「你這不是廢話嗎,這場景能有好預感?」

楚驚天沒有反駁條條公主,因為他預感這不但是驚悚這麼簡單,他的預感是這可能會是一件影響整個四系星甚至整個宇宙的大事件。

「我靠!這東西該不會是葉那傢伙搞出來的把。」雷狼說道。

「我想應該是,你看古家那邊都已經亂成一團了,而且看古宇的樣子他也並不知情。」在發生詭異事件的時候柯當第一時間就往古宇的位置看去,因為他更加希望這是古宇弄出來的,這樣的話起碼壞不到哪裡去,畢竟古宇實力有限。

但是柯當卻只能看到震驚的古宇和在他手中瘋狂亂轉的天古羅盤。所以柯當知道這不是古宇造成的,而他又恰恰知道一個人可以做到。

「那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不用想了,這些事情就是那位在小冰屋裡面吃著刨冰的小白夜同學弄出來的。

小白夜並不是不想早早完成試煉然後到最終傳承之地麻溜的拿走傳承,只是當他猜測出最後造偶天尊需要試煉的是什麼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事情急不來。

造偶天尊顧名思義就是製造人偶的天尊,雖然這位天尊自身的戰鬥力並不算曠古絕今,但是他的傀儡術和製造技巧卻可以用神乎其技來形象。傳聞這位天尊曾經製造過一個城市,讓人進去其中毫不自知。製造一個城並不算什麼,但是如果說裡面生活的人,獸,花草樹木全部都是人造的而且惟妙惟肖,以假亂真。不管是觸摸的觸感,視覺,嗅覺,哪怕是修鍊者修鍊而來的神識,超直覺都難以分辨。

雖然造偶天尊的傀儡製造術已經巔峰造極,當代無人出其右,不過傀儡畢竟還是傀儡,人造物畢竟還是人造物,有一點無論如何都不能模仿——繁衍。

雖然這個城裡面的所有東西都已經幾乎是真的了,但是相處久了依然有破綻。那就是這些傀儡,人偶並不能繁衍後代,就算人類可以通過各種手段進行克隆複製,試管嬰兒之類的方法來繁衍,但是通過這些手段「生產」出來的都是具備父體,母體特徵的。

就算造偶天尊可以通過手段在人偶體內藏有各種生物的卵細胞,精細胞,但是最後誕生出來的也無非是其他的種族,兩個用木頭,金屬做出來的人偶生出一個白白胖胖的人類?就好像兩頭豬生出一隻貓,我想不管是誰都不會承認這荒誕的事情。

所以沒多久造偶天尊就離開了這座他耗費無數精力才建造而成的都市,後人也為了紀念造偶天尊,把這座巧奪天工的人造城命名為造偶城。

這些都是小白夜用晶卡從靈網上查閱到的信息,再結合柯當和石悅提供的石碑信息加上現場的環境和星藍企鵝的歷史事件小白夜就不難得出造偶天尊到底想做什麼——製造一個全新的生命,一個不存在歷史的生命體,一個可以繁衍有自主意識的生物。

「理想不錯,可惜凡人也終究是凡人,想從無到有製造生命根本不可能,哪怕是老爹出手都不是說誕生就誕生的,其中的合理性,穩定性等因素就連老爹都頭疼不已。但是也不得不佩服你的大膽和毅力,居然敢獨創地府,不但活著回來還跟地藏王達成了交易,能做到這一點也足以傲笑九天了。」

小白夜抬頭看天自言自語,好像和這天說話一樣,而且站在小白夜肩膀上的bibu身體內有一條近乎透明的法則穿出,好像鎖鏈一樣捆綁著這天,並且這一天法則分出一道道小法則把漂浮在天上的星藍企鵝的眼睛連接起來,就好像這些分出來的法則鑽緊眼球一樣,詭異非常。

小白夜轉頭看向那些被法則鑽進去的眼瞳。這一條近乎透明蘊含無上道理的法則正是初代創世神的靈魂送給他的那條偽造的創世法則,雖然是偽造的但是那也要看是誰偽造的啊。這條創世法則除了沒有神力加持之外,幾乎就是真的創世法則,一些基本能力還是有的。

不過最開始小白夜差點就把整個遺迹壞掉了,因為造偶天尊還要求重現他的榮光,也就是要這些星藍企鵝被滅的差不多了才可以出手。

尼瑪!!!本來就他媽的難,現在還要被殺得差不多,肉體被毀得差不多才能出手??耍人的吧。就差那麼一點小白夜就打算穿上神裝,手拿逆鱗劍把這天砍成兩半了。不過小幻告訴他那些被殺死的靈魂並沒有離開,也沒有被牽引緊地府的時候才明白過來,因為小幻是幻影螳螂,這可是冥府的使者專門把一些脫離地府牽引的魂魄勾回地府的生物,對靈魂天生就有特殊的感應。

小白夜笑了笑又自言自語的說道:「老實說,一開始我看到這些企鵝我還是被震驚到了,傀儡和生物差別無非就是兩樣。不能繁衍出具備自身特性的下一代,以及沒有靈魂。沒有靈魂也就是沒有自我意識,也就是不能進入地府輪迴轉世當然也就不算生物。只是這些企鵝居然都有靈魂,都有意識。要是一隻這樣就罷了,畢竟偶爾也有一些屍體生魂的事情發生,上帝造人的時候也有打瞌睡的時候嘛,但是這裡的企鵝卻每一隻都有那就有意思。雖然不知道你跟地藏王做了什麼交易,但是可以讓他答應把這些企鵝的靈魂不收入地方,脫離輪迴,以此來作為新物種的靈魂源泉不得不說,這很了不得,已經成功了一半了。」

這就是讓小白夜震驚的地方,不知道的人以為地藏王,地府什麼的只是傳說又或者只是某個九級修為的大能者的稱呼,但是小白夜恰巧就是知情者之一。地府是存在的他還去過好幾次,地藏王也是存在的,並不是某個九級修鍊者,地藏王是司掌整個地府掌控輪迴的神,正經八兒擁有神位的,跟凡世間那些所謂的『神』那就是兩種不同的東西,而且能夠掌控輪迴,創世神白明東每一年新年都會去拜候的人物實力怎麼可能弱?所以小白夜可以肯定造偶天尊並不是靠實力。

把創造新生物這樣的人類終極命題作為試煉,別說小白夜了,白明東過來都不是說造就能造,所以當小白夜知道這就是試煉內容的時候差點沒有罵人,這根本不是人乾的神都不行。

可以說這也就他這個行走在凡世間的創世神第三子,還偶爾機會下得到了一條創世法則,再加上自己是機械師對製造本身就有一定的認真,再配合自己召喚師的身份對生物的構造有一定的了解,再加上在四系星這麼一個有高度科學的星球上才有希望實現這個世紀難題。

嘩嘩嘩~

也沒過多久,bibu身上的創世法則就斷開了,不知道是沒了還是已經夠了,創世法則全部都鑽進了那些漂浮在空中的眼瞳中。

「既然原材料都齊了,那我就幫你組裝一下吧!!」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每一朵花都可能是一個世界。

在小白夜自言自語用創世法則串連這些漂浮的星藍企鵝眼瞳的時候,一雙眼正從天穹之上俯視而下。如果能夠衝出在這片冰原大陸站在天穹之上的話,你會發現這整一個冰原大陸只不過是一顆水晶球罷了。就好像平時我們見到的哪種雪花玻璃球一樣,裡面有形形色色的東西。不一樣的是這一個玻璃球是真真正正蘊含著法則道理,是一個真正的大環境,大道理。

只不過玻璃球之中是另一個空間維度而已,所以裡面的人好像看上去縮小了。就好像儲物戒一樣的道理,開闢了一個空間可以東西存放到這個空間裡面去,芥子須你一般。

只是本來在外面的人應該屬於掌控一切好像天神一樣,現在整個水晶球都被一條近乎透明的鎖鏈鎖了起來,就連創造這個水晶球的造物主都不再能夠干預到裡面的一切,只能做一個旁觀者一樣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這法則。。。看不透」一個老者在水晶球外站著,雙眼盯著水晶球一動不動,或者說應該是盯著鎖住水晶球的鎖鏈。

老者留著一頭與外貌年齡不符的烏黑頭髮,雖然臉上的皺紋已經出賣了他的年齡,但是他的一雙眼睛卻深邃如海,精神奕奕,沒有一點遲暮的感覺,反而看到這一幕後有異彩在跳動。

如果小白夜在這裡肯定能夠認得出這個老者是誰,能夠建立這麼一個空間小世界,還能把裡面的一切製造得和現實無疑,並且掌控著傳承遺迹的試煉情況,身份呼之欲出——造偶天尊。

「這條法則居然可以獲得天地認可,打通天地的束縛,匪夷所思,實在是匪夷所思。我以為只有輪迴法則才能做到,沒想到。只是。。。偏偏遇到這種情況。」

造偶天尊知道自己多年的願望終於要實現,可以親眼看到一個新物種誕生說不開心興奮肯定是假的,只是當然轉過身看著身後就不禁有點頭疼了。

「我等了不知道多少歲月都等不到,現在一下子來兩個。」造偶天尊搖了搖頭。

「算了,反正之後要頭疼又不是我,隨他們折騰吧。就是不知道這小子是什麼來頭,實力不高,但是心性卻想一個活了千年的老怪物一樣,而且手段驚人。就是不知道他最後會創造出一個怎麼樣的物種,真是多久沒試過這麼期待了。」

————————————————-

呼!!!

當所有的創世法則都消失不見,全部都匯聚到一顆顆好像藍寶石一樣的眼睛的時候,這些眼瞳好像吃了什麼大補之物一樣氣息節節高升。從原來的死物,死氣沉沉毫無生機,變成了蘊含磅礴生命力的東西,而且修為也跟生前一模一樣,真的就好像要復活一樣。

翁~~

這些詭異的眼瞳一個震動,爭先恐後的往天空飛。雖然這個冰原世界是一個人造的世界,只是一片空間而已,但是這裡面跟外界環境毫無二樣,甚至你在這裡修鍊都不成問題,只要修為不超出空間所能承受的那就一點問題沒有。而這也是為什麼星藍企鵝一族怎麼都無法突破四級修為的原因。

雖然這裡白茫茫一片,到處都是冰山冰層,但是在這裡最濃郁的能量卻並不是冰屬性的力量,反而是那遙遠的星光之力,也就是星藍企鵝一族最本源的力量。

本來應該是碧藍的天空好像受到了什麼牽引一般,碧藍的天空好像窗帘一般慢慢的被拉開,黑夜降臨!

一粒粒璀璨奪目明星高掛夜空,這些眼瞳震動的越來越激烈,而星光隨著這些眼瞳的震動被不斷的牽引下來,就好像一束束光束一般照射在這些眼瞳之中被不斷的吸收,眼瞳震動速度越快,頻率越高,吸收速度越來越驚人,連天空上的星辰都在慢慢的黯淡下來。

星光之力雖然強悍,但是星光卻是三種自然力之中最最微弱的(日,月),理由很簡單,因為遠!星光雖然多,數之不盡,但是因為距離實在太過遙遠所以在大自然之中稀薄的可以忽略不計。不會像太陽那樣帶來熱量,也不會像月亮一般帶來冷意。

但是那也只是在自然的情況下如此,如果把星光集中起來,當星力濃郁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一樣會產生現象。

極光。星力濃郁到一定程度之下扭曲空間從而產生的一種絢麗多彩的發光現象。毫無疑問,這麼多星藍企鵝的眼瞳集中在一起收集星力,產生極光是必然之事。

這些詭異的眼瞳已經被一片寶藍色的極光所包裹已經開始看不清,不過更加詭異的事情開始發生。本來只有一小點的橢圓形眼瞳開始膨脹,開始脹大,雖然被寶藍色的極光遮擋住,看太清楚,但是還是可以隱隱約約的看到一點點情況。

「這。。這是什麼!?!極光?」

「我聽說極光的形成需要龐大的星力,是由於星力過於濃郁,空間承受不住產生的。」

「快看!哪裡,那些眼瞳是不是。。是不是變大了?」

「好像。。好像,我怎麼好像看到長出了手腳!?」

別說這些游勇散修,就算是柯當這個帝國王子,楚驚天這種處事不驚的少年梟雄,條條公主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刁蠻公主,都嚇得下巴都掉下來了。

滴血重生? 玄天龍尊 這種事情哪有那麼容易,一般的九級修為的大能者都做不到滴血重生,也只有鳳凰一族這樣的超級神獸才能做到。但是現在他們卻親眼看著這樣的一幕。眼瞳重生?!

古宇拿著手中的天古羅盤,只是現在這個古家的超級至寶卻一點用都用,只會在哪裡亂轉。

「為什麼會這樣。。。這些星藍企鵝不是獵殺的目標嗎?不是要重現輝煌嗎?怎麼可能會這樣子。」

只有雷狼還算鎮定,深呼吸一口氣后看向了一個地方,我隱約感覺小白夜就在那個地方。

「他到底是誰?」

而另一邊小白夜見「組裝」的差不多了對著那片極光又或者天空說道:「公元歷2018718年,創世神第三子白夜路過星藍冰原大陸,目睹星藍企鵝一族因自身天材地寶引人之慾望,因自身種族之力柔弱慘遭滅族,感天道之不公。懷寶之身,無守護之力,此為弱之罪。剝離星藍企鵝一族黑夜聚星力凝寶之能力,賜予黑夜劫星力塑體之能力。星藍一族已滅,此族乃聚仇恨而生,經於吾手。故賜名夜仇。」

君子報仇,還需十年。此族有仇,入夜必報!

「爾等可願意?」

錚!

極光中一道道冷光激射而出。 在極光中閃爍著一道道的冷艷之光,就好像在世界僅剩下一輪月光發出淡淡光芒照耀世界之時,在無邊的黑夜中被狼群盯上一般。

有一點不同的的是,這些一點點的冷光是高掛在空中的宛如黑夜的星辰一閃閃,搭賠上寶藍色的極光襯托,堪稱世間一絕。只是這時在底下的那些修鍊者卻完全失去欣賞的心情,這些修鍊者就好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樣,完全不敢動。(感動嗎?不敢動,不敢動~)

「這些是光是?」

「我。。我感覺到了星力。這些是星光嗎?但是。。為什麼會讓我有一種被壓制的感覺。而且,好冷。」

「這是。。這難道是血脈的壓制?!有一種面對上古魔獸的威壓感。但是這不是星藍企鵝嗎,為什麼會有如此強烈的威壓感。」

王的驚世廢柴妃 這些人還無法理解剛剛發生的事情,別說去理解了就算跟他們直接說,估計都不會相信,畢竟改變一個生物簡單,但是創造一種生物,很難,甚至是不能的。

小白夜拿出一個小瓶子,裡面裝著小半瓶孟婆湯。本來滿滿的一瓶現在只剩下一小點,大概只有原來的三分之一的樣子。

「好了,孟婆湯我就不再給你們喝了。雖然孟婆湯對於靈魂有洗滌污垢,凈化靈魂使得靈魂更加的強大,但是同時也會洗去你們的記憶。有得必有失,去吧,以你們現在的靈魂強度比之一些靈魂天生強大的神獸也絲毫不弱,足以承受軀體的強大。」

人死後靈魂都會去地府進行輪迴,而進行輪迴都需要喝孟婆湯,喝下孟婆湯后靈魂會被洗滌,從新回到最原始的狀態,同時記憶當然也會被洗去。這些和傳說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一點是孟婆湯並不是喝一碗,而是能喝多少喝多少。

靈魂的強度取決於方方面面,而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記憶的多寡,當然這不是大腦的記憶,而是銘刻在靈魂深處的記憶。就好像有一些人發誓「死都不會忘記」,意思其實就是深刻到已經烙印在靈魂之中,這樣的記憶越多,靈魂自然越重,自然而然當然就會越強大。要重置這樣的靈魂當然就需要越多的孟婆湯了,而輪迴轉世會轉世到哪種生物也不是隨機,而是根據靈魂的強度不同而選擇不同的物種投胎轉世。

總不能一個巨龍一般的靈魂投胎到一頭豬身上吧,這樣肉體會承受不住爆開的,相反的話就是靈魂太弱控制不住身體,一些天生殘疾的多半就是這個原因。

而這些星藍企鵝雖然天生的靈魂不強大,但是別忘了,這些星藍企鵝的靈魂可是在上古時期,造偶天尊還沒死的時候就於地府斷開了,也就是這些星藍企鵝的靈魂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一直在這個冰原大陸上沒有輪迴過,經歷時光的磨鍊下,星藍企鵝的靈魂可以說已經到了十分可怕的地步,就算是豬,怕也會上樹了。

別看小白夜手上拿著的孟婆湯只有一小瓶,這可是「酒頭」啊,因為孟婆湯的效果十分強大,如果直接使用會,一般的靈魂會直接連存在都會抹去,所以孟婆給的孟婆湯都是兌水的。就好像酒一樣,白酒在蒸餾初期冷凝出的液體,真正的酒頭是沒有酒精度數的,而小白夜手頭上的一小瓶孟婆湯就是孟婆湯的酒頭,就這麼一小瓶,就已經夠數以百萬的靈魂用了,現在就給那麼百來個星藍企鵝洗滌靈魂,而且聽起來還沒有完全洗去所有的記憶還預留一些。可想而知這些星藍企鵝的靈魂有多麼的強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