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樊鬚眉怒目而視,起身質問道。

「什麼意思?」

樊綱要一臉的陰森,「你被公司開除了,去找你那個道士男人去,樊家已經容不下你了。」

「樊鬚眉,你可真行啊,家族讓你和楊生訂婚,你偏偏和一個道士搞在一起了,最後楊家家主親自打電話給爺爺,說取消訂婚了,你真行,你可真行啊。」

樊鬚眉臉色微微喜悅,真的取消訂婚了?葉塵這傢伙真是太厲害了,打了楊生不說,還讓楊家老爺子親自退婚,不愧是葉塵啊。

「你現在高興了吧,賤人。」樊綱要冷笑道,「現在,收拾你的東西滾蛋,以後永遠不能踏進樊家大門。」

樊鬚眉冷靜下來,就這麼走了?怎麼可能?她在家族公司多年,為公司創造的價值最少幾千萬,現在就這麼被掃地出門,不可能就這麼走了。

「你沒有權利開除我。」

樊鬚眉說道,樊綱要只是公司的總經理,就比她高了半個等級,要想開除她,只有董事長,也就是她的父親。

「你還天真以為我爸會保你?太傻了,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樊綱要譏笑道,「你要是不信,你可以給我爸打電話。」

樊鬚眉皺眉,莫非父親真要把她驅逐出公司?

樊鬚眉拿出手機,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很快接通了,還沒有等她先說話,那邊就是冷漠無情的說道:「綱要已經帶保安去到你的辦公室了吧,這些年你為公司做了不少貢獻,本來也是大功臣一個,但,你和楊生的事情,讓我們公司最少損失上億合同,我不追究你的法律責任已經是看在你死去媽媽的面子上,離開樊家,離開江州。」

樊鬚眉面色一變,從未想到父親會這麼無情,她自嘲笑了笑:「這麼說,我沒有利用價值之後,都不是你的女兒了?」

「樊鬚眉,你要知道,因為你有商業才華和手段,我才讓你在公司擔任總監的,我這個人向來如此。你也別怪我翻臉無情。」

「好,好,樊隆安,你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樊鬚眉直接掛斷電話。

「走吧,你只有十分鐘時間,不要試圖把公司的一些資料拿出去,我會看著你的。」

樊綱要一臉譏笑道,終於把這個賤女人趕出公司了,太好了。

樊綱要已經在看手錶。

「不用這麼久。」

樊鬚眉拿起手機,往外走。

「樊鬚眉,爸還說了,要你離開江州,你別想著在江州找工作,憑著我們樊家在江州的勢力,沒人願意錄取你的。」

樊綱要趕盡殺絕冷笑。

「走不走,那是我的事情。」

樊鬚眉抬著頭,一張臉充滿倔強,她就不信偌大的江州,沒有她的容身之地。

樊鬚眉在前面走著,樊綱要和兩個保鏢按後面『護送』離開。

公司員工一個個看著樊鬚眉,不敢說話,他們的表情有同情,有惋惜,樊鬚眉這些年在公司的人緣不錯。

他們更不想得罪樊綱要,畢竟,樊綱要以後會是公司的繼承人,萬一惹惱了他,樊綱要上位后,肯定會秋後算賬的。

「快看,楊家的人來了。」

「我草,這麼多人出動啊。」

「完了,完了,樊總監這是要死的節奏啊。」

「聽說楊老的壽宴上,總監和一個道士手牽手去給楊老拜壽,現在楊家人終於要開始算賬了。」

「只怕總監這一次在劫難逃啊。」

楊家人在楊當仁的帶領下,氣勢洶洶的大步走進公司。

樊綱要樂壞了,楊家人要秋後算賬了,好,太好了,趕緊把樊鬚眉打死算了,免得這樊鬚眉敗壞了家族的名聲。

「好好看著樊鬚眉,別讓她跑了。」

樊綱要命令兩個保安看好樊鬚眉,他快步的上前,一臉喜悅的說道:「楊老,你終於帶人來抓樊鬚眉了,你放心,我已經控制樊鬚眉了,要殺要剮,看你們的心情,樊鬚眉已經被驅除樊家了,和我們樊家沒有任何的關係。」

樊綱要回頭招手:「趕緊把樊鬚眉給我帶過來。」

兩個保安推搡樊鬚眉上前。

樊鬚眉也是緊張和忐忑的不行,楊家人真要秋後算賬?可是····可是葉塵不是說會搞定楊家人嗎?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既然楊家人已經來了,樊鬚眉也只能昂著頭面對。

。 這邊,龍驍營的騎隊往太學方向行去。

另一邊…

司空府內,目送陸羽離開后,荀彧朝曹操拱手一拜。

「荀彧這兒要恭喜曹司空了」

這一拜…直接把曹操給整蒙了?

啥情況啊?

怎麼就恭喜了呢?

「荀令君,何喜之有啊?」

「哈哈…」荀彧一捋鬍鬚把心頭想的娓娓道出。「曹司空欲征討呂布,所顧慮的唯獨五點,第一點是劉備與呂布的關係,第二點是呂布的驍勇,第三點是陳宮的智謀,第四點是呂布麾下八健將的勇武,第五點則是下邳城的眼睛!」

「如今,這五點經由陸司農一番話均迎刃而解,萬事俱備。」

「《孫子兵法》有雲——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如今時機已經成熟,只等陸司農再度讓咱們睜開眼睛,再度與下邳城建立了聯繫,到時征討呂布,裡應外合,這一戰必勝!」

說起來…

荀彧在兵法上的造詣,或許只有二流水準,可對時局的洞悉素來精準。

就方才與陸羽的一番交談,就那些征討呂布的問題,陸羽的答疑解惑,足以讓他篤定,呂布將敗,中原將定!

而這麼一番話傳到曹操的耳中。

很舒服啊…

誠如荀彧所講。

這五點,的確是他曹操顧慮呂布的地方。

可因為郝萌的背叛,呂布削減了八健將的兵權,致使這八健將縱是有實力也發揮不出來。

其次,因為陳宮與呂布的性格弱點,呂布的勇武、陳宮的智謀均是要大打折扣。

倘若,下邳城的眼睛再度點亮,裡應外合之下,就只剩下劉備與呂布的關係。

而這…

恰恰是如今的曹操最容易挑撥的。

要知道,他手中可還握有天子!

只需要一封詔書,一封讓劉備討伐呂布的詔書,不論劉備是否接詔討伐,可勢必會引起呂布的猜忌!

下邳城、小沛;

劉備與呂布的這場大火即將要被點燃了。

心念於此…

曹操意味深長的望向荀彧,旋即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文若,聽你講話,還是一如既往的如飲美酒,讓人沉醉!」

「走,陸司農錯過了咱們這鹿肉,你、我也不妨補上一補!哈哈哈…」

說著話,曹操與荀彧勾肩搭背的走出了書房!

此時,餐堂處的鹿肉正香。

許都城通往城郊潁河之畔的路上…

龍驍營騎隊,馬車內。

陸羽與程昱面對著面在交談。

「陸公子此前就提到有重任要交給我,如今已經回到許都城,不妨直言,但有驅使,赴湯蹈火,再所不辭。」

程昱主動請命…

他不是一個能閑得住的人,這麼幾年裡,白天、晚上的,跑慣了,安逸不下來了。

「程司馬不打算休息幾天么?」陸羽反問…

「休息,哈哈,什麼時候都能休息,可如今大戰在即,下邳城又斷了眼睛,怕是沒有這個休息的時間哪!」程昱笑著回道。

其實…他心中已經猜到了點兒什麼。

曹司空圖謀徐州,這在曹營里不是什麼秘密,恰恰郝萌叛亂,打亂了原本所有的部署,致使眼線全斷!

這種時候,怎麼能少得了他呢?

只不過…

這次,程昱還真想錯了。

「程司馬,這次的任務的確是與征討呂布有關,不過,對於你而言,卻不是去徐州!」

陸羽解釋道:「徐州不過是眼前的敵人,以前我就說過,眼前的敵人就是再厲害,也是在明面上並不可怕,咱們真正需要提防的是身後的那隻狼!」

「呂布與曹操決戰,這匹狼勢必會捲入戰場,而程司馬的任務就是拔掉這匹狼的獠牙,讓這匹狼的利爪為咱們所用!」

身後?一匹狼?

獠牙、利爪?

聞言,程昱眼珠子轉動,張口反問道:

「陸公子說的可是宛城的張綉?」

「可…這傢伙這麼多年固守於宛城,從未越邊境一步,況且他與呂布也沒有什麼交情啊!想來不至於…」

聽到這兒。

「嘿嘿!」

陸羽直接笑了。

想不到,縱是程昱這樣一等一的聰明人也猜錯了。

怎麼能是張綉呢?這匹狼可比張綉差遠了,他的弱點是仁慈,想當初…他但凡更果敢一點兒,老曹能迎到天子才怪呢?

也就不會有後面這麼多的事兒了。

「那是?」一下子,程昱滿臉疑竇,他的腦門上寫滿了問號。

除了張綉?還能有誰呢?

卻見陸羽朝他招招手,示意他靠過來,程昱附耳去聽。

緊接著,一個名字出現在程昱的耳畔。

是他?

嘿…這麼些年,怎麼把他給忘了?

的確,毫無存在感的他,手上還握著大幾萬的兵馬呢!

說起來,這也是程昱的一個老熟人了。

當初…迎天子時沒有與他碰撞,因果循環,他終究是逃不掉啊!

「陸公子是要我…」程昱忍不住接著問…

「別慌,我還沒說完呢,這次得辛苦你往河內跑一趟了。」陸羽笑吟吟的開口道:「這趟差事辦好了,保不齊,又為曹營添得數萬兵馬!」

「哈哈,程司馬啊程司馬,這趟回來,曹司空多半得封你為侯了,畢竟…他手下一半的兵都是你替他『說』來的呀!哈哈!」

講到這兒,陸羽把聲音壓低。

一個任務,一個計略從他的口中躍然而出。

悄悄的傳入程昱的耳畔!

——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