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歐陽清凌著急的都快哭了。

她難過的看著葉憑海,求他幫自己說說好話。

葉憑海無奈的嘆了口氣,看著葉墨笙:"墨笙,你幹什麼呢?快點跟清凌道歉,清凌這是為我們家公司想辦法呢,再說了,人是客人,你一進門,就對著人家嚷嚷,你的教養那裡去了?"

看到父親生氣的訓斥自己,葉墨笙心裡更加憤怒。

他眼睛死死的盯著歐陽清凌,這就是她的喜歡嗎?

她或許不知道,她的這種喜歡,自己寧可不要。

這根本就無法企及凝煙對自己的那份懂。

她懂自己,說自己可以創建一個新的葉氏房地產。

可是,歐陽清凌呢,卻以此為要挾,讓自己娶她。

對!這也算是一種拯救,可是,這樣的方式,自己真的不需要!

葉墨笙很憤怒,就算是父親,也不能讓他的怒意消退。

他憤怒的開口道:"道歉,我憑什麼道歉,一個利用婚姻來要挾我的女人,我憑什麼要跟她道歉,爸,我告訴你,就算是我們家公司真的破產了,我也不需要這樣的女人來幫我,我不需要,對於這樣的人,我也不需要有教養!"

葉墨笙徹底失控了。

歐陽清凌難以置信的看著他,豆大的淚水,從眼睛里流出來。

葉憑海看著這一幕,頓時氣的三兩步向前,直接一巴掌打在葉墨笙的臉上:"混賬,你幹什麼呢?你說的這是人話嗎?人家清凌一個姑娘家的,為了我們家的事情,跑前跑后,最後還要被你這樣誹謗,人家是圖什麼?"

葉憑海氣的胸口起伏不定。

葉墨笙震驚的看著葉憑海,要知道,長這麼大,葉憑海從來沒有打過自己,就算是自己最淘氣的時候,那也不可能動手打自己的。

更何況,還是在臉上,最重要的是,還是當著外人的面。

葉墨笙的憤怒,在眼睛里慢慢蓄積。

歐陽清凌看著這讓她難堪的一幕。

她突然大聲朝著葉墨笙,憤怒的喊道:"葉墨笙,如果你不需要幫助,你就直說,你不用給我這樣的難堪,我是愛你,喜歡你,怕你受人眼色,我才這樣費盡心思的幫你,可是給我的是什麼?你讓我滾,那好,我今天就從這裡滾,你就當是從來沒有認識過我!"

歐陽清凌說完,在葉墨笙憤怒詫異的目光中,哭著向著外面跑去。

葉憑海生氣的瞪著葉墨笙:"你這個混賬東西,好了,現在人趕走了,你滿意了,你是真的傻,還是蠢到了無可救藥,人家完全可以不用管你的,你以為自己現在還是什麼葉家少爺,什麼香餑餑嗎?人家只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才幫你,她是我們家出事以來,唯一一個雪中送炭,讓我覺得暖心的人呢,可是你呢?你都幹了些什麼好事!"

葉憑海說的話,葉墨笙不是不懂。

他只是不想接受,這樣的事情,好像把感情用來作交換了一樣。

他固執的抬頭,盯著葉憑海,生硬的開口道:"不管怎麼樣,我就是不能接受,被迫娶她!而且……我愛的人,也不是她,我不會讓自己的婚姻,成為商業的犧牲品!"

聽到葉墨笙這樣說,葉憑海突然諷刺的大笑起來:"商業的犧牲品,葉墨笙,這話你是怎麼說出來的,如果你當真對人家清凌沒有意思的話,我也不會幫助她去說服你,可是,你看看你自己,六年的時間了,你們認識六年了,就算是人家報當年的救命之恩,也算是報完了吧,你明知道人家姑娘喜歡你,可是,你拒絕過嗎?你沒有,人家不表白,你就當做不知道,你捫心自問,到底對她有沒有情誼,我是看出來,你心裡是喜歡人家姑娘的,所以,我才有心去促成,我葉憑海一輩子,行的端做得正,無論什麼事情,都問心無愧,我用得著利用你的婚姻,去大做文章嗎?葉墨笙,你太讓我失望了!"

葉憑海的一番話,讓葉墨笙的臉色有點難看。

他的神色帶著一絲淡淡的羞愧。

只有他自己清楚,父親說的話,有九分真。

自己這些年,理所當然的享受著歐陽清凌對自己的關心和照顧。

他也曾想過狠心拒絕她。

可是,他竟然發現,自己狠不下心,而且,他對她,似乎也有那麼一點情。

他對她的感情,似乎產生了一種難以言喻的依賴。

當然了,這些事情,他是都不會說出來的。

他心裡也有愧疚,可是,這些愧疚,卻遠遠不及別人拿他的婚姻做文章,讓他足以消怒。

我從凡間來 看著葉墨笙沉著臉,一言不發。

葉憑海無奈的嘆口氣:"你這個混賬,你真的是要氣死我啊,你這些年,哪裡對得起人家清凌丫頭了,再說了,今天的事情,我完全可以作證,人家根本不是那個意思,你聽了最後幾句話,就這樣一知半解的否定人家姑娘,你這個混小子,你真是傷人都不帶商量的!"

"難道她不是那個意思嗎?我親耳聽到的,難不成,還有假?"葉墨笙犟著脖子,生氣的說道。

葉憑海又生氣又無語的開口:"你聽到的,也不一定都是實情!"

葉憑海將桌上的一個文件夾扔給葉墨笙:"你好好看看這個方案,這才是人家清凌的真正意思!"

葉墨笙有點疑惑,他不解的看了葉憑海一眼,將文件打開,從頭到尾看了一遍。

看到兩家公司合作的提案,他的眉頭微蹙。

步步生歡 這就是歐陽清凌的方案嗎?

可是,歐陽家的人,不是傻子,他們憑什麼平白無故的幫助他們葉家呢?

其實,說到底,還是婚姻,對嗎?

葉墨笙自嘲的笑了笑!

看到兒子諷刺的笑容,葉憑海心裡的怒火,真是不打一處來。

他生氣的盯著葉墨笙:"你個臭小子,你笑什麼呢?你還好意思笑,這就是人家的真實意思,你還有臉笑,你想想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我都為你臉紅!"

葉墨笙也不生氣了,他平靜的看著葉憑海:"說到底,還是要結婚,不是嗎?如果不結婚,人家憑什麼幫我們?"

葉憑海笑了,他笑很悲涼:"怎麼?你還向著吃白食的事情呢?你怎麼不為清凌想想,她一個姑娘家,能說服家裡人幫我們,已經很不容易了,歐陽家族企業,是她一個人說了算嗎?你怎麼不好好想想,她也有她的為難,在那些人中,為了我們家,她所做的那些事情,是她這樣年紀的女孩子,應該承受的嗎?說到底,她還不好說為了你,再說了,就算是你們不結婚,他們願意救我們家,那合併后的一系列問題呢?我告訴你,根本沒有辦法解決,那些分歧,如果變成一家人,什麼都好說,如果是兩家人,矛盾只會越鬧越大,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簡單,清凌的意思,只不過是,你們結婚,可以變成這場合作的支點,那樣,以後就算是有分歧,看在你們是夫妻的份上,到家都會各退一步,也能真的從根本上救我們葉家而已,你呢,把人的好心當成驢肝肺!" 「多謝南老爺子的建議。」

紀澌鈞並未多言半句,這讓南老爺子擔心自己的話說的太過,招來紀澌鈞的反感,南老爺子壓低聲音再次說話的時候,語氣已經比之前多了幾分和藹及諒解,「當然了,這自古以來,英雄多愛美人,喜歡女人也沒什麼不好,現在哪個男人沒在外面有幾個紅顏知己,都說了,放在家裡的是體面,養在外面的才是享受啊。」

聽到這話的費亦行,直接在心裡翻了一個白眼。

這個南老爺子壞得很,拆散不成,居然退一步勸他家紀總把太太當情.人養,實在是太過份了!幸好,他家紀總不是那些頭腦簡單的人會被這句話鼓動,正在心裡暗暗慶幸的費亦行,聽到前面傳來紀澌鈞的聲音。

「您剛剛說的那些話,我會認真考慮,這段時間,您就先在紀公館住著。」

考慮?還是認真考慮?那就是說,他所謂的兩全其美讓紀澌鈞心動了?「我啊,就不住在這紀公館了,既然都來了,那就到處走走,看看這景城的風景。」

「我送您出門?」

「不用了,紀總留步吧,這風雨那麼大,天底下可只有一個紀總啊,你要是吹了風,淋了雨生病了,我可就罪過了。」沒想到,自己居然把紀澌鈞說動了,心情大好的南老爺子帶著一臉滿意的笑容離去。

費亦行目送著離去的人,直到人走遠了,費亦行才急忙忙湊到紀澌鈞跟前,「紀總,您真的要和太太離婚,娶那個簡語之?」

「我有時候真懷疑,你是不是收了那臭小子的錢,怎麼天天嚷嚷著讓我離婚?」紀澌鈞揪住費亦行的耳朵用力拉扯。

「哎呦。」費亦行痛到雙手捂著耳朵,眼淚都痛出來了,「可是紀總,您都說了認真考慮了,這認真考慮,不就是有機會和太太……」

紀澌鈞惱的瞪了眼費亦行,「你給我閉嘴!」

「是。」費亦行捂著嘴跟了幾步,又憋不住,「紀總,我可聽說簡南兩家的關係大不如從前了,這些天我也一直在暗中觀察,這簡小姐和南家的人真的鮮少說話,客氣到比陌生人還客氣,這兩家關係都沒以前好了,南老爺子怎麼還冒著得罪您的風險說這事?」

「你以為是他自己來找我的?」從葉思佳過來,他就看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那您的意思是,是簡董讓南老爺子來的?」果然夠高明的,讓南家的人出面,就算是沒談成得罪紀總的也不是簡家的人。

這些人,一個個的只會利用他,如今連他的生活和感情都要干涉,手還真是伸得夠長的!

「……」

見紀澌鈞沒搭理他,費亦行又問了句:「紀總,我看那個南老爺子就是個老狐狸,先是把您當前的處境講清,又拿太太和您的前程做比較,說到底是他們有求於您,您根本不需要害怕他們。」

費亦行只知道,簡家有求於他,又怎麼知道,他的處境如雙面夾擊,稍有不慎,他便死無葬身之地,紀澌鈞無奈嘆息。

聽見紀澌鈞的嘆氣,費亦行語氣有些猶豫,「紀總,您該不會是擔心,余先生那邊會支持簡家吧?」如果真是這樣,他家紀總還真是難做了。

「我為什麼要擔心這些。」這麼多年來,他和老師情同父子,老師只讓他做能做的,不管他做什麼,老師都支持他,到了這個局面,他又怎麼能懷疑老師會為了一個簡家要犧牲他。

「對不起,是我失言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對紀總來說,可就真是遇到棘手要命的事情了,費亦行剛想問紀澌鈞是不是要回去,就看到紀澌鈞走了,費亦行趕緊跟上。

紀澌鈞上樓的時候,聽到二樓客廳那邊傳來熱鬧的聲音,費亦行問了句:「紀總,要不要過去看看?」

「不用。」紀澌鈞語氣冷淡回了兩字。

總裁家的前妻 本來還能光明正大看紀澌鈞的費亦行在聽到這如此冷淡的語氣后只能偷偷打量紀澌鈞。

他家紀總今天的不對勁持續的夠久的。

走在費亦行前面的男人停下步伐轉身看了眼還站在原地的費亦行,「你讓廚房那邊,做些點心,給簡小姐送去,就說,是我讓你做的。」

「啊?」費亦行像是被這話嚇到了,快步上前,「紀總,那客廳里可坐著紀心雨和紀佳夢,他們兩個可都不喜歡太太,這要是讓她們聽見了,搞不好會故意把事情鬧大,太太要知道了,也許因為信任您能諒解,可寶少爺他不能諒解,他會,他會……」

紀澌鈞用手指著自己的眼角,「我看你是年紀大了,皺紋多了,人也跟著嘮嘮叨叨起來。」

皺紋?

費亦行嚇得趕緊掏出隨身攜帶的小鏡子,「哪兒呢,沒啊,我怎麼會長皺紋呢?」沒找到皺紋的費亦行,剛放下鏡子就瞧見紀澌鈞走了。

哎,他上當了,他家紀總是嘴越來越刁毒,愣是把他騙了一回。

行吧,送就送,到時寶少爺罵娘可別怪他。

回到房間的紀澌鈞,把房門關上,準備找個地方整理一些思緒,剛走到床邊,手機就響了,望著姜軼洋的來電,紀澌鈞足足看了有數秒,現在,事情是一樁接一樁來,忙的他都沒空整理自己的思緒。

「喂?」

姜軼洋語速飛快的聲音響起在寂靜漆黑的房內,「紀總,在監控查到,這個可疑的人物和喬隱的助理有過接觸,初步判斷是他派來的。」

喬隱?

怎麼又是這個喬隱。

哪兒哪兒都有他的存在。

「紀總,我一會把這段視頻截圖發到你手機,現在我就把這個人送到喬隱那邊。」

「嗯。」明明還有別的辦法,可紀澌鈞也懶得多說一句,累的應了一聲后就將手機掛斷隨意丟在床邊。

「叮咚。」即使這個提示音不是特定的聲音,但紀澌鈞還是下意識撿起手機翻看,就怕什麼時候大哥突然給他發個信息把人要回去。

望見是姜軼洋發來的信息,圖中的人物長相讓紀澌鈞想起一事。

他跟劉光見面的時候,跟蹤他的人和這個人長得極其相似。

為了解除心中的疑惑,紀澌鈞將圖片放大,反覆看了幾遍,確實沒錯,就是這個人。

從劫持她,到派人動他兒子,現在又跟蹤他,紀澌鈞越想越咽不下這口氣,手指飛快點下回撥。

「紀總,有什麼吩咐?」

「把他送到喬隱面前,我要讓喬隱永遠記住這一刻!」

「是。」

電話掛斷後,那些令他煩心和來自外界的壓力揪成一團,讓紀澌鈞心煩意亂,將手機丟在床上后,紀澌鈞疾步走向窗邊,窗戶剛推開,一陣夾雜著冷風的雨點如冰刺一般打在紀澌鈞身上。

吹了足足將近半個小時的冷風雨,窗外的風雨才逐漸消停,沒了吵雜的雨聲,窗外再次恢復蟲鳴聲,此時窗下傳來簡語之的談話聲。

「馮律師,聽說景城今天晚上有放煙花,據說一起去看煙花的男女,能白頭到老呢。」

「在煙花下,想一起白頭到老是真的,為金錢所困分手,也是真的。」

「馮律師,你這個人太現實了,當然,不可以否認,有人是為了錢分手的,但是也有大部份人是嫁給愛情了。」

「那是因為她們不能選擇嫁給金錢。」

「你……」被馮少啟氣得直跳的簡語之偷偷在心裡瞪了眼馮少啟,果然是有什麼樣的上司就有什麼樣的下屬,和那個紀總一樣現實。

路過主卧窗下的馮少啟,聽見頭頂傳來關窗戶的聲音。

走在前面的簡語之看到馮少啟沒跟上,還抬頭看著頭頂的陽台,簡語之提步朝馮少啟走去。

那麼晚了,紀總是打算今晚留在這裡?

雖說有費亦行跟著,可回想起剛剛費亦行送點心過來,雅寧夫人和在座其她人的反應讓馮少啟多少還是有些擔心紀總在這裡會遭到雅寧夫人的算計。

「馮律師,你在看什麼?」

見馮少啟不搭理她,簡語之扁了扁嘴巴又跟了幾步,眼看著再走就要到門口了,憋了一天藏不住的簡語之看了眼馮少啟,「馮律師,我有件事想請教你。」

「說吧。」

我看到木兮和尋夏一塊走,尋夏像是想用手去推木兮,如果不是我發現及時,木兮早就被她推倒在地,所以我……」

「所以什麼?」

「我懷疑,在門口的時候,推我的人也是她,她怎麼會那麼惡毒,木兮那麼好的人,她怎麼能栽贓陷害,她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早知道了。」

「你知道了?」簡語之急的轉身看著馮少啟,既然知道那馮少啟當時為何不出來揭穿尋廈還木兮一個公道。

「……」馮少啟瞥了眼簡語之一言不發繼續往前走。

倒退的簡語之,跟不上馮少啟的步伐,後腳跟被絆倒整個人往後摔。「啊……」

看到倒下的人,馮少啟眼神除了不耐煩剩下的只有無奈,及時伸手將人拉了回來。

胳膊被人拉著往前拽的簡語之,撲進馮少啟的懷抱,撞痛過後,反應過來的簡語之嗅到了馮少啟身上有一股與尋常人不同的腥味,簡語之皺了皺眉,抬頭看了眼馮少啟,「馮律師,你身上的味道真奇怪,是什麼味?」

馮少啟毫不掩飾回了句:「血腥味。」他跟在紀總身邊那麼多年,專門處理這些事情,身上早已被血浸染出一股無法洗去的味道。

簡語之嚇得往後退了兩步。

馮少啟瞥了眼簡語之戰戰兢兢的樣子,「時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哦。」這個老馮,還真是耿直,可怕是可怕了點,但是她還得靠老馮出門送她去靜姐那裡,簡語之快步追上馮少啟,「老馮。」

「叫我馮律師。」

「哦,馮律師啊,你還沒告訴我,我該怎麼辦呢。」

「如果,我讓你離開景城別嫁給紀總,你會聽我的?」

馮少啟的一句話讓簡語之臉色有些尷尬,「我,我是不會嫁給紀總的。」她似乎找到了老馮為什麼對她態度那麼差的原因之一了,「我不知道我大哥還有南家那邊和紀總有什麼往來,但是我跟你發誓,我絕對不會破壞木兮和紀總的關係,我絕不嫁給紀總。」

「那是你的事,與我無關。」如果真要有那一天,他馮少啟作為一個下屬的,雖然心裡感到可惜,可又能怎麼辦?難道他要阻止紀總?他又有什麼資格和權利去阻撓? 聽到這笛音,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扭著脖子四處張望著,想尋找笛音的來處。

圍困他們的黑衣人橫刀於胸前,顯得很緊張。

那笛音悠揚,彷彿高山流水下,清泉叮冬響,山風拂過,百花搖曳,鳥兒撲哧著翅膀在枝頭跳躍,萬道金光揮灑,天空有著雨過天晴的明凈……

在這樣的時侯,聽到這樣的笛音,所有的人都很吃驚,黑衣人小心翼翼的張望著,被圍在中間的人卻是一臉坦然,已經到了最糟糕的地步,還能更糟嗎?

天價媽咪:總裁爹地超能幹 吹笛的人終於出現了,一身淡藍色的袍子,穿的是東越人的服飾,臉上戴著銀色面俱,他站在不遠處的山坡上,橫笛於唇邊,面俱後面一雙幽亮的眼睛,牢牢盯著被圍困在中間的尉遲不易。

尉遲不易也看著他,看著看著,眼睛發酸,瞬間蒙上一層水霧,聽到阿雲蘇低低的道,「還算有良心,居然親自來接你了。」

只有小桑沒有認出來,疑惑的道,「那是誰?」

阿雲蘇鬆了一口氣,道,「我們得救了。」

笛音停了,黑衣人不理突然出現的銀面人,揮刀沖向尉遲不易,山坡上那人摘下肩頭的弓,飛快的搭弓射箭,嗖的一聲,箭射中了揮刀那人的脖子,而那把刀離尉遲不易僅有兩寸,血飛濺出來,染在尉遲不易的衣袍上。

其他的黑衣人耐不住了,一窩蜂而上,無數的箭飛過來,將那些妄動的人一一射殺,剩下的黑衣人立刻不敢動了,這時侯,大家才看到,在銀面人的兩邊出現了一排弓箭手,他們就象突然從地底下冒出來的似的,搭著弓,弦上的利箭對準著黑衣人。

場面靜止了,沒有人敢亂動,靜得讓人發慌,銀面人輕盈一躍,從山坡上直直的飛下來,銀色面俱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但更亮的是藏在面俱後面的那雙眼睛。他踩著黑衣人的頭頂而過,落在了包圍圈裡,長笛早已經插在腰間,他隨手拔出了劍,就象年青時在東越行走江湖那樣,長劍一挑,發出低沉的吟聲,劍氣向四周盪去,黑衣人畏縮著往後退了一步。

看到尉遲不易肩頭的傷,他的瞳孔猛的縮了縮,語氣卻溫和隨意,「還挺得住嗎?」

「還行,」尉遲不易又痛又累,可是藍霽華一來,她立刻振作了精神,「我們一起殺出去。」

藍霽華矮下身子,「上來,我背你。」

尉遲不易一時紅了臉,「不用,我可以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