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此人分明說過,古家之人在短期內無法發覺他們的死亡消息。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戎凱旋才在確定大哥他們最多逗留三日的情況下,放心大膽的離去,進入深山尋找靈藥。

可是如今看來,就在斬殺古武和曾老頭的那一日,古家就已經獲知了消息,並且派出了第二批人入山搜尋。

他的通訊符籙放在了空間戒指之內,對方自然是無法尋到。但戎凱華他們就不一樣了,對此懵懂無知的他們,被人一網打盡的可能性極大。

此時,他的心中充滿了後悔。

如果自己不裝神弄鬼,直接告訴他們經過,他們也不可能在此地繼續搜尋自己了。

不過,如果他如實相告,戎凱華等人又怎麼可能繼續放他孤身一人進入深山呢。那時候,他根本就不可能尋到雌黃,更不可能與朵朵相識。

「這是什麼東西?」七朵朵好奇的湊了上來,她眼神銳利,一眼瞄過頓時看得清清楚楚,她驚呼道:「有人綁架了你的親友?」

戎凱旋神情肅然,他緩緩的點了一下頭,道:「朵朵,林嬤嬤,我給你們指明方向,只要你們按照這條路線前行,便能走出山脈。」他頓了頓,道:「在山脈之外,有著一個農莊,這是我們戎家的產業,你們進去報上我的名字,在那裡暫住下來。」

七朵朵側著小腦袋,問道:「你呢?」

「我啊。」戎凱旋嘿嘿一笑,道:「我去將事情解決了,馬上過來。」

七朵朵不屑的冷笑了一聲,道:「你一個小小的中期靈士,哦,不對,還有旁邊幾個士級護衛,就想要去救人么?」

戎凱旋雙眉一挑,道:「你放心,我既然去了,自然有著絕對的把握。」

此時,在他的心中有著一團烈火洶洶而起。無論是什麼人,既然敢劫持大哥他們,就必須要付出足夠的代價。

他摸了摸手中的空間戒指,在這裡面,可是有著上千靈體鬥士符籙,足以讓任何強者飛灰湮滅了。

七朵朵輕哼了一聲,伸出了嬌嫩的小手,道:「給我看看。」

戎凱旋一怔,他畢竟不敢得罪這個懂得丹藥之術的小傢伙,不管心中多麼的不願意,但還是乖乖的將通訊符籙遞了過去。

七朵朵拿著符籙,再次取出了羅盤。在符籙上晃動了幾下,她道:「寫這些話的人,是一位中期靈師。」

戎凱旋訝然的瞪圓了眼睛,目光在羅盤上巡弋了幾下。這究竟是什麼寶物,怎麼連這種事情也看得出來。

七朵朵的神情肅然,道:「你見過靈師么?知道他們的強大么?」

戎凱旋微怔,道:「我見過,但是,沒見過他們出手。」

七朵朵輕哼一聲,道:「靈師強大無比,絕非你們這些士階修鍊者能夠比擬。哼,你們過去,簡直就是送死。」

戎凱旋嘿然一笑,他手腕一翻,手心處立即多出了一疊符籙。

這一疊符籙起碼也有二十餘張,他沉聲道:「朵朵,你放心吧,我手上有靈體鬥士符籙,就算是堆,也能將他堆死了。」

七朵朵訝然的看了他一眼,大眼睛一閃一閃的,道:「你手上的符籙是斗師級別的么?」


戎凱旋苦笑一聲,道:「這些符籙都是我自己製作的,怎麼可能有斗師級別的呢。」

「什麼?自己製作的?」七朵朵和林玉蘭再一次對望了一眼,這個少年又一次讓他們出乎意料了。

原來他不僅僅是咒術士,還是一位聚靈士。

中期靈士竟然就能夠製作靈體鬥士符籙,此人的天賦,還真的不能用普通的天才兩字來形容了。

深吸了一口氣,七朵朵收斂了心神,她重重的一搖頭,嚴肅的道:「大塊頭,如果你的手中沒有斗師級的靈體符籙,那麼你去了之後,還是白白送死。」

Ps:周三了,這幾天貌似成績有所起伏,大家再加一把勁,把白鶴頂上去吧。

謝謝。

; 戎凱旋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之色,道:「為什麼?」

七朵朵道:「中期靈師肯定已經掌握了二階下品咒術,而在這一階的咒術之中,有著許多群體攻擊咒法,這些咒法所針對的,並非同階強者,而是次一階的武者。」她的表情無比的認真:「特別是對付次級靈體鬥士之時,這些咒法造成的效果,基本上就是瞬間秒殺。」

戎凱旋的臉色微變,道:「不可能。」

七朵朵冷笑一聲,道:「你沒有見過靈師出手,那麼師級武者呢?他們全力出手之下,是否能夠秒殺你的靈體鬥士。」

戎凱旋的臉色陰沉,他想到了昔日集市之中,鐵城的那一拳之威,又想到了叢林之內,古武一口氣爆發, 一往情深︰小叔吃上癮

強大的師級武者如同面對的靈體鬥士數量不多,確實可以做到瞬間秒殺。

看著戎凱旋變幻不定的臉色,七朵朵已經知道了答案。她微微一笑,道:「靈者和武者不同,我們精研咒術,懂得將天地之力釋放到極致,更懂得如何對付靈體鬥士。哼哼,雖然我現在只是一個後期靈士,但我也掌握了幾個特殊的群攻咒法。只要你釋放出來的靈體鬥士無法使用真罡之氣,那就無法抵禦我的群攻咒法。在咒法的攻擊範圍之內,有多少靈體鬥士,都要爆掉多少。」

戎凱旋對於這小傢伙的話可是沒有絲毫懷疑的,因為從她詭異出現的那一刻,所展現出來的能力確實讓他刮目相看。

摸了摸手中的空間戒指,戎凱旋的心逐漸的沉了下去。

最初之時,他以後自己的手中有著上千鬥士符籙,便已經足以橫掃天下,起碼也是自保無虞。

特別是在圍殺了兩位師級武者之後,更讓他的自信心攀升到了一個無法比擬的高度。

但是此刻,朵朵的一番話卻是如同一盆涼水似的當頭澆下,讓他徹底的清醒了。原來,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著許多更高階的存在,他的這點兒實力,實在是孱弱的不堪一提。

七朵朵嬌笑道:「怎麼樣,現在你打算怎麼辦?」

戎凱旋遲疑了一下,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看著大哥他們遇險。」他停頓了一下,斬釘截鐵的道:「我一定要去救人。」

七朵朵雙目一眨不眨的盯著他,道:「可是這一次去,很有可能會讓你賠上性命呢。」

戎凱旋的嘴角微微上翹,他冷然道:「未必。」

就在這兩個字出口的一瞬間,他的心念已經傳達進入了印堂。

他給特殊靈體鬥士下達了堅決的命令,讓它立即回返。

若是普通的中期靈士遇到了這種情況,絕對是束手無策。但他不同,在他的身上,除了大量的符籙之外,還有著六大特殊靈體呢。

而且,他清晰的記得,乾贛城內,當靈體們爆裂之後,他在一瞬間所釋放出去的威能究竟是何等強大。

那種威力,絕對不會比任何師級靈者遜色。

手中捏著那麼多的底牌,他有著強大的信心,可以與之一戰。

印堂內,一股龐大的信息頓時反饋了回來。

特殊靈體鬥士這一次根本就沒有任何拒絕的意思,它立即朝著此地飛快的靠攏了過來。而且,就在這一瞬間,戎凱旋還接收到了它傳遞的信息。

這是一個讓他極為欣慰的消息。

靈體鬥士在成功的斬殺了巨蟒之後,它不但進階為後期武士,而且還凝鍊出了武者專有的真罡之拳。

真罡之拳,乃是將真氣強力壓縮到極致之後瞬間釋放出來的拳術。

唯有能夠施展真罡之拳的武者,才能夠叫做真正的武者。而這樣的武者,才具備與靈者抗衡的本錢。

一般而言,真罡之拳乃是武師特有的標誌。但是,一些強大的武者在巔峰武士的境界之時,便已掌握了這門技巧。

所有在巔峰武士階就掌握了真罡之拳的武者,都是各大家族重點培養的人物,因為他們不但鐵定可以晉陞武師,而且在日後的武者之路上往往能夠走的更遠。

可是,如今的靈體鬥士才剛剛進階為武士後期,便已能夠施展真罡之拳了。

這在人類武者之中,絕對是鳳毛麟角,屈指可數。

如果是換一個時間知道這個消息,戎凱旋肯定是欣喜若狂。但是此時此刻,他僅僅是略略高興了一下之後就立即收斂了情緒。

靈體鬥士突破是好事,但是在面對一位中期靈師之時,卻依舊只能當一個炮灰的命。

七朵朵訝然的看著戎凱旋,她自然能夠看出,這個大塊頭並非逞強,而是依舊有著強大的信心。

但是,她怎麼也想不出,戎凱旋的信心究竟從何而來。

中期靈士和中期靈師,這可是有著一個大階位之差,哪怕是她都不敢言之必勝的。

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突地道:「大塊頭,我和你一起去吧。」

林玉蘭臉色大變,連忙道:「小姐,萬萬不可。」

戎凱旋亦是連連搖頭,斷然道:「不行。」

七朵朵撅起了紅嘟嘟的嘴唇,道:「嬤嬤,不過是區區靈師而已,只要早做準備,你以為他們能夠威脅到我么?」

林玉蘭愣了半響,她瞅了眼戎凱旋,終於道:「小哥,如果你願意一切聽從小姐的吩咐,那麼我保證,你的親友只要現在不死,就一定可以安然無恙的被救回來。」

戎凱旋一臉驚訝的看著七朵朵,那目光中充滿了懷疑。

雖然這兩個人的來歷神秘莫測,但七朵朵如此年幼,卻硬是要誇下如此海口,自然是讓他難以相信了。


林玉蘭微微一笑,道:「這樣吧,小哥不妨按照小姐的吩咐去做,若是有何疑問儘管提出來。你看如何?」

戎凱旋想了片刻,勉強點頭,道:「好吧,不過我事先聲明,如果真的有何不測,那麼我會按照自己的意願行動。」

七朵朵輕哼了一聲,似乎是對他的不信任有些憤怒。她傲然道:「你放心,如果這一次我有何失算的話,我就……我就給你當一輩子的免費煉丹師。」

「好,我們現在怎麼做。」戎凱旋隨口說道。

他並不知道一位煉丹師的可貴之處,所以也沒有覺得這個承諾有多麼的了不起。

而林玉蘭雖然隱隱的覺得有些不妥,但是她對於小姐的籌劃能力卻是信心百倍。如果不是小姐運籌帷幄,她們早就落入敵人之手,哪裡還有可能逃出生天。

「哼哼,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確定對方的實力以及,我們剩下的時間。」七朵朵那雛嫩的面容上閃爍著一絲興奮的光芒,在這一刻,她似乎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並且有著一種無法形容的魅力,讓戎凱旋的心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他們為何要對付你,我要知道全部的因果關係。別想有一點兒的隱瞞,將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吧……」

※※※※

叢林之中,古文靜靜的坐著,而古斌則是不時的起身繞著大樹或快或慢的轉著圈子。半響后,他停住了腳步,道:「大哥,時辰快到了,您看……」

古文睜開了雙目,拿出了符籙,他沉吟了一下,在上面寫道:「時辰將至,你想要誰的手指頭。」

兩個人的目光凝視在符籙之上,如果此時還沒有反應的話,那就說明戎凱旋要麼是遠離了符籙的範圍,要麼就是存心放棄戎凱華等人了。

豁然,古斌的眼眸一亮,叫道:「大哥,通訊符籙上有回信了。」

古文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駭人的精芒,他低頭看去,那符籙上浮現出了一行字跡。

「我剛剛回到傳信範圍之內,他們還好么?」

古文冷哼一聲,伸手一抹,頓時將這行字跡抹平。

「他們是否還好,取決於你過來的速度。」

「我會儘快趕來,告訴我,還有多少時間。」


古斌雙目精光四濺,他低聲道:「大哥,按照坐標顯示的距離,他確實是在三十里之外突然出現的。」

古文緩緩點頭,在上面寫著。

「三個時辰,過期不候。」

遠方,戎凱旋的眉頭略皺,道:「三個時辰,來得及么?」

「哼,他給我們留下的時間並不多。雖然我們是修武之人,速度遠非普通人能比。但這裡是山路,在三個時辰趕三十里的山路雖然是綽綽有餘,但是中途想要布置什麼,那就不太可能了。」七朵朵嬌笑道:「幸好的是,我們的布置已經快完成了。」

戎凱旋緩緩點頭,此時,他看向這個小姑娘的目光已經與先前迥然不同了。

在見識到她布置陷阱的能力之後,戎凱旋的信心大增,對於她的話已經沒有多大的懷疑了。

按照七朵朵的話來說,她所布置的這些陷阱,除非是遇到了先天強者,否則來多少武師靈師之類的,都是有來無回。這還是因為受限於材料的關係,若是有著充足的資源和合適的材料,七朵朵甚至於能夠布置出將先天強者生生困死的絕地。

先天強者,那是何等高傲的人物,又怎麼可能潛入深山對付他這個小小的中期靈士。所以,這一次七朵朵成功的可能性極大。

七朵朵拿出了手中羅盤,嬌笑道:「他們沒有回話也就罷了,既然回話了,那就是給了我機會,哼哼,我先來看一看,他們……有多少人吧。」

; 一股奇異的色彩從羅盤上瀰漫而起,不過片刻之間,就已經籠罩了方圓數十丈的範圍。

在這個範圍之內,周圍的環境立即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戎凱旋和七朵朵兩個人似乎已經消失不見了,而且,周圍的那些大樹和叢林更是渺無蹤跡。

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完全陌生的場景。

戎凱旋清晰的看到了,在這裡,有著五位黑衣人,其中兩個身份明顯略高,正在低聲交談著什麼。而另外三個人則是小心警惕的打量著四周,似乎是在擔任警衛的角色。不過,真正讓他感到驚怒交加的,則是他看到了戎凱華三人的存在。

在一顆大樹之下,他們三個人躺在了一起。在他們的身上,有著特製的鎖鏈,將他們束搏的動彈不得。而且,他們雙目緊閉,昏迷不醒。只是,透過這神奇的影像,他卻可以感受到這三人的身上生機未絕,特別那平穩的呼吸更是讓人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七朵朵看了半響之後,輕輕的一晃羅盤,那影像頓時消失不見。

戎凱旋深吸了一口氣,道:「朵朵,你是如何做到的?」

七朵朵笑眯眯的道:「這是靈道中的一些小手段而已,很簡單的。」她頓了一下,道:「不過,這也是那些人的實力太低,根本就不懂得靈道防護的緣故。否則,我也沒法循著他們的靈力渠道而觀看這一切了。」


戎凱旋似懂非懂的點了一下頭,他當然明白,這種靈道學問絕對是非同小可。不但自己就未聽說過,而且還能夠瞞得過一位中期靈師。

此時,在他的心中對於七朵朵的來歷愈發的好奇了。

真不知道什麼樣的家族之中,才能夠培養出這樣的一位天之驕女。

七朵朵收起了羅盤,道:「他們既然沒有殺你大哥,自然是因為恨你入骨。哼哼,本小姐若是沒猜錯的話,他們是打算將你生擒之後,再一併處理你們吧。」

戎凱旋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狠厲之色,道:「沒錯,那兩個人的面貌與古武有些相像,應該是親生兄弟無疑了。」

七朵朵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大大的笑容,道:「好了,你按照我的話去辦吧,我保證,他們肯定能夠安然無恙回來的。」撅起了紅紅的嘴唇,她有些不滿的道:「哎,若是早知道只有這兩個小角色,我也不會花費偌大的時間和精力去布置那麼多陷阱了。」

※※※※

古斌雙目之中凶光閃爍,看向昏迷中的戎凱華等人之時,更是充斥著一種暴戾之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