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此子,留不得!若是不除,日後定然為連家之大禍!

…………

擂台之上。

杜飛似笑非笑的眼神,依然落在了杜清的身上,待到對方略略反應過來之後,才笑了笑,道:「那麼不知道杜清少爺,接下來還準備了什麼考驗呢?不過,你最好不要自己上哦,若是丟了內系子弟的身份的話,你的一切,可就都是我的了!」

「你……」雖然驚愕到了極致,但是杜清還是有幾分城府,他自然知道,若是在這裡和杜飛動手,最後只會讓其他人得利,在心中咒罵了幾聲,片刻杜清的臉色才恢復了正常,旋即冷冷道,「現在逞口舌之利,有什麼厲害,一會兒,手底下見真章吧。」

「是么?」杜飛淡淡一笑,「若是杜清少爺想要一會兒打過的話,那麼,就麻煩你清場吧?若是你不出手的話,我可就上了!」

杜清臉色微變,片刻后才在咬牙切齒之中身形微微閃動,將擂台之上多餘之人盡數趕下,至此,族比第一輪,十六人,出線!

「族比第一輪,結束!擂台之上剩餘之人,便是本次第一輪的勝出者,同時,也將是我杜家內系子弟!接下來要進行第二輪族比!第二輪首席!將成為我杜家第九位核心子弟!」

被擂台之上的場面震撼了片刻后,過了一會兒之後,杜玄風才站了起來,用略微遲疑的語氣大聲宣布。

雖然杜玄風如此說,但是此刻貴賓席之上的諸位以及杜家之人,注意力基本上都擊中在了杜飛和杜清的身上。

若說杜清成為核心弟子之事,原本十拿九穩,那麼杜飛就是突然竄出的黑馬,在他們兩人的光芒映射之下,其他人都顯得有幾分黯淡了。

「咳——」

微微咳嗽了一聲,將全場的注意力再次拉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杜玄風才微微一甩手,就見到隨著他的動作,有八支竹籤從他手中飛出,旋即隨意的插到了擂台之上,微微顫抖。

「第二輪,開始,老規矩!抽到同號竹籤之人,進行對戰!抽不到竹籤,或者放棄之人,自己下台!開始吧!」

聞言,擂台之上剩下的十六人中,有幾個遲疑了片刻,還是跳下了擂台,這幾個都有幾分自知之明,那就是就算是留下來,也定然爭不過杜飛已經杜清,還不如光棍一點的好。

而剩下的一些人,則是帶著幾分撿便宜的心思,兩強相爭,外人得利啊!

只可惜,這一次杜飛和杜清都沒有像是之前一般起衝突。兩人都是隨意的抽取了距離自己最近的竹籤,倒也沒有人敢和他們搶奪。

剩下之人經過了一番小規模的爭搶之後,族比第二輪參加之人,就選了出來了。

「從一號開始,其他人退場吧!」見到八人選出,杜玄風拍了拍手,淡淡道。

杜飛看了自己手上的竹籤一眼,微微一笑,旋即視線落到了杜清身上:「若是你也是一號的話,我們就開始吧。」

「很可惜,不是!」杜清冷笑一聲,「想和我爭,現在還太早了……我會在後面等著你!」

聞言,杜飛也不多說什麼,只是含笑搖了搖頭,表情平淡到了極點。

但是正是這種平淡,卻令得杜清忍不住心頭火氣,他撇了撇嘴,還是哼了一聲,跳下檯子。 隨著杜清下台,剩下之人,也是飛快的下去,到了最後,杜飛的對面只剩下一個一臉平靜的少年。

「杜飛!」杜飛微微拱了拱手,算是打過招呼。

「杜含!」對面之人也是一臉冷漠的拱了拱手,旋即已經毫不客氣的擺開了架勢。

見狀,杜飛倒是眼前一亮,這杜含知道自己有鍛體第七重的實力,還敢正面挑戰,看起來也是頗為不簡單啊……

似乎,自己也不得不認真幾分了!

「居然是杜含?雖然他沒有杜清那麼高調,但是聽說他在一年前族比的時候,就有鍛體第六重的實力了。現在的話,應該也有鍛體第七重的實力了吧。」

「你們說誰會贏?」

「這杜飛就算再妖孽,應該也不會贏吧!要知道,他就算是修鍊速度多妖孽,但是到了鍛體第七重,比拼的就是武技了,武技這東西,可不是隨便拿本捲軸看一下就會的,若是沒有名師指導的話,夠嗆啊……」

「看起來,這次杜飛要輸了!我還期待看他和杜清表哥來一場呢!」

擂台之下,杜家之人已經犧牲的議論了起來了,對於自己家族之人的實力,他們當然極其清楚,不到片刻就分析出了雙方的優劣之處。

還有一些杜家的老人,對於當年的杜天也是極其熟悉,此刻都想要看看,這杜飛到是有幾分杜天當年的風采。

貴賓席之上,杜震天等人的視線也是淡淡的落到了擂台之上!

杜飛修鍊的天賦已經極其驚人的,但是他在修鍊武技方面又如何?這一點也是令人頗為期待啊!

…………

「核心之位對於我來說,也極其重要,所以,我不會留手!抱歉了!」臉上難得的扯出一絲笑容,杜含深深的盯了杜飛一眼,旋即猛吸了一口氣,腳掌卻猛的在地面之上一踏,身形如同炮彈一般向著杜飛衝來,同時一掌斜斜劈下。

面對杜含這毫無花俏的一招,杜飛卻是深吸了一口氣,腳掌同樣在地面一踏,同時一拳狠狠擊出!

和同樣鍛體第七重之人對戰,杜飛是第一次!而正是這種勢均力敵的感覺,卻令得他渾身血液沸騰。

「嘭——」

幾乎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兩人的一拳一掌就已經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兩股真息也是同時轟在了一起,令得兩人拳掌相交之處,、隱隱有一道波紋瀰漫而出。

「噗——」

杜含臉色微微一白,身形雖然在原地不動,但是明眼人卻看出了他吃了幾分虧。

反觀杜飛,卻是腳尖在地面連點數下,身形才擦著地面退後幾步,雖然姿勢有幾分狼狽,但是卻顯得毫髮無損。

「好詭異的真息,看來不用武技,是沒辦法贏你的了!」吸了一口氣,杜含淡淡開口。

杜飛也是一笑,道:「彼此,彼此!」

「哼!」

杜含輕輕哼了一聲,雙手卻突然化掌為拳,緊接著,一陣骨暴之聲從他全身上下傳出,連綿不絕!

「杜含要用出他的拿手絕學了!」

「看來這次杜飛要完蛋了!」

「說不準啊,剛才杜含明顯就吃了幾分虧了,要是杜飛也有修鍊武技的話,兩人勝負難料啊!」

「這不好說吧?我在修武閣那麼久,就沒看到過杜飛去修鍊武技,更別說找人學習了!在我看來,這杜飛算是完蛋了!」

各種各樣的討論之聲傳來,卻沒有影響台上之人半分,杜含只是全身暴響,到了某個瞬間,暴響之聲卻嘎然而止。同一時間,他身形略微詭異的劃過了一道弧線,向著杜飛所在之處竄了過來,同時拳峰之上的皮膚,瞬間變得漆黑無比,而一拳,卻帶著凌厲到了極致的氣息,向著杜飛胸口之處落下!

「九品武技,碎骨手!」

撲面而來的勁風,令得杜飛瞬間毛骨悚然,拳峰之中蘊含的凌厲氣息,也令得杜飛明白,若是這一拳落實的話,就算是自己,也恐怕不得不含恨退場了!

而武學世家出生的杜飛,眼光也是極其毒辣,他自然看得出,如此凌厲的武技,若是自己退縮的話,只能助長了對方的聲勢!

所以!不能退!只能進!

右手幾乎只是在一瞬間握成拳,杜飛左腳猛的在地面一踏,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腳影,同時一聲暴喝,在其心頭響起!

「逆反拳!」

「嘭——」

「嘭砰砰砰——」

兩人的拳峰幾乎只是瞬間就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同時,因為真息的劇烈摩擦,暴響之聲不斷響起,一道道的煙塵也是在真息的暴動之下,不斷向著四面八方揚起。

到了某個瞬間,暴響之聲卻是戛然而止,而四周瀰漫的煙塵也是落下,讓人清晰的看到,兩人的身形如同定格一般,保持了拳峰相撞的姿勢,定格在了當場。

這種定格,也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如同瞬間,也如同永恆。

然而,在某個時刻,輕微的響聲嘎然響起,旋即……

「噗——」

杜飛一口鮮血噴出,身形猛的向後彈飛了數十步,到了擂台邊緣之處,才猛的落下,落地之後,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果然么?」

四周之人都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來,要知道,這杜含在這一招碎骨手之上可是下了無數功夫,又有名師指導,而反觀杜飛,剛才雖然似乎也用出了一招武技,但是此刻的情況,誰勝誰負,清晰明了!

「哈哈哈!杜飛!憑你也賠和我爭!連一個杜……」擂台之下,杜清哈哈大笑,但是笑聲還沒結束,在某個瞬間,卻戛然而止…….

「怎麼可能!?」

「噗——」

擂台之上,站在原地的杜含身形突然一晃,在他的背心的位置,如同有人狠狠的擊上了一拳一般,一道波紋猛的暴起,而他後背的衣服也是瞬間爆開,隨後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隨著一口鮮血噴出,杜含臉色白得如紙,原本精光四射的眼眸,也是變得黯淡無力。

「逆反拳……是我敗了!你果然很強…….」

最後一個字落下,杜含身形猛的一晃,已經癱軟在了擂台之上,昏迷過去。

「轟——」

幾乎在杜含倒下的瞬間,貴賓席之上的觀眾,都是猛的站了起來,一個個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而四周的杜家之人,更是一個個都張開了嘴巴!

杜含在杜家雖然名氣不大,但是實力卻擺在那裡!而那碎骨手明眼人也是看得出來,他早就深得其中三味!

但是,以他的實力,居然還在杜飛手裡落敗!

莫非!這個杜飛真是習武天才不成!

不單修鍊的速度極快,就連武技都能夠做到無師自通!?

「咔嚓——」

這一次,座椅的另外一道扶手給杜震天捏成了粉末,他是杜家家主,對於家族的武技自然熟悉無比,對於修武閣的事情,也是清楚幾分。

「半個月!只是去修武閣一次,隨後自己修鍊,半個月竟然將逆反拳修鍊到了這個地步!這天賦……」杜震天一臉驚愕,忍不住在心中喃喃自語。

「這個傢伙……」連真握了握已經發白的拳頭,心中殺機更是湧現!

杜飛的表現越是優秀,就令得他越是忌憚。

這種震撼在貴賓席之上持續了片刻,過了一會兒,那杜玄風才猛的吸了一口氣,朗聲道:「第一場,杜飛勝!」

隨著杜玄風的聲音落下,四周的人才彷彿都反應過來了一般,這一次,這些人看著杜飛的眼神,已經全是震撼了!

在玄武大陸之上,不管你出生如何,但是只要你有修武天賦,那麼,你就可以得到真正的重視!

而明顯,此刻的杜飛,就有這種資格!

…………

看著被人抬下去的杜含,杜飛倒是沒有多說什麼,成王敗寇,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如此。

他只是微微的揉了揉胸口,隨即就緩步走下了擂台,去到參加族比之人專用的休息場所,緩緩坐下。

「我倒是小看你了!不過,此刻你已經受傷,等會兒,如何和我爭?」走過了杜清身邊的時候,杜清彷彿自言自語一般,冷冷道,「現在,你要跑還來得及,等到你上場了!我就要你今生都無法修武!」

杜飛只是淡淡一笑,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微的搖頭,臉上的不屑之色,令得杜清的拳頭忍不住又握緊了幾分。

「少爺,你沒事吧!」

人群之中,小艾飛快的擠了進來,來到了杜飛的身邊,一臉擔心道。

「問題不大,雖然被震傷了肺腑,但是卻基本上沒有什麼影響……我的傷勢,只是看起來嚴重罷了!」杜飛冷冷一笑,淡淡道。

「少爺,你都吐血了,還說傷勢不重!?」小艾臉上擔憂之色耕種。

杜飛神秘一笑,悄悄的對著小艾伸了伸舌頭,待到對方一臉恍悟之後,才低聲道:「小笨蛋,看事不能只看表面……我現在傷勢越重,那杜清想必就會越開心啊……我傷勢這麼重,對於自己的真息應該有幾分失控吧……如果…我失控之下,不小心將那杜清廢了的話……你覺得,其他人還有介面找渣么?」

「原來少爺你是裝的!」小艾臉上依然保持擔心的表情,語氣裡面卻完全將她自己的心思出賣,「我就說嘛,一隻以來都只有別人被少爺玩的,哪有少爺你吃虧的!」

「傻丫頭,要裝擔心給我裝得像一點……要不然今晚打屁股處置你!」

「少爺,你…你變態!」小艾低罵了一聲,但是她也和杜飛配合得極好,臉上的擔憂之色,卻比之前還濃郁了幾分。

見狀,杜飛也極其配合的露出了幾分痛苦的神色,旋即視線緩緩的向著杜清所在之處掃了過去。

兩人的視線微微一撞,杜清的臉上露出了幾分頗為不屑的清淡的笑容,旋即,緩緩移開…….

杜飛只是在心中冷冷一笑:「杜清,我說過,你要廢我!我必廢你!」 擂台之上,一場場的比拼依然如火如荼一般的進行著。

能夠在族比之中取得前八的名次的,大多是在杜家小輩之中頗為有幾分名氣之人,而一場場族比的精彩之處,也是令得圍觀之人大聲叫喊。

只不過,此刻許多人的心思卻都沒有放在這一場場的比賽之上,而是放在了其後。

接下來的三場比試,很快便有了結果,不出人意料之外的,杜清也是輕而易舉的取得了勝利,而剩下的兩人倒是獲勝得極其艱難。

原本,按照進程來說的話,還要在進行兩場筆試之後,杜飛和杜清兩人才能碰上頭。

不過取勝的另外兩位杜家小輩卻都只有鍛體第六重的實力,這兩人倒是極其清楚,自己沒有半分勝算,當下也就不打算上台丟人,而是極其爽利的放棄了比試。

至此,族比只剩下最後一場了!

而到了這個時候,廣場之上的氣氛卻更是熱烈了幾分,剩下的最後這一場,兩位話題性的人物對戰,似乎才是這次杜家族比的重頭戲了!

「如此,族比最後一場開始!取勝之人,便是此次杜家族比首席,晉階杜家核心子弟!」貴賓席之上,此刻就連杜玄風的臉色都有幾分凝重,微微的吸了一口氣之後,他才朗聲開口。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場中沸騰的氣氛瞬間安靜了下來,不管是來賓還是杜家之人,此刻一個個的目光都停留在了休息處的兩人身上。

「怎麼?你確定現在不認輸么?現在認輸的話,以後你還有機會來找我復仇!但是在擂台上被我擊敗的話,你便再也沒有出頭的機會了!」側頭看了杜飛一眼,杜清似笑非笑道。

「這話,我便原封不動的送回去給你了!」嘴角微微抽了抽,杜飛伸手摸了摸鼻子,隨後也是淡淡笑道。

「不知死活!」杜清喃喃低語一聲,旋即炙熱的目光落到了小艾身上,用只有三人聽清的聲音,淫笑道,「杜飛落敗之後,你便是我的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