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此時皇宮中:

御花園內,皇帝正緩緩走著,想著這些天的煩心事,這時有個太監跑上前來跪下恭敬說道:

「皇上,剛得到消息,太子殿下把尚書府一家包圍了!墨家大小姐也在太子殿下手裡!」

「混賬!這太子是要幹什麼?謀反不成?你是從哪兒聽來的?」

「小的剛看到翎王爺的屬下往東宮方向去了,好像是要送什麼東西,我偷偷打聽了下,是送了塊兵符到太子殿下手中!」

「什麼?太子當真想要謀反?,但有這個必要嗎?皇位遲早不就是他的?他兒子本就不多,女兒大多都去和親,現如今只剩下還未到及笄年齡的三公主雲景瑤,已有婚約的太子云景澈和雲景翎!難道是想要自己的……?」

「不行,現在還不行!」想到此對跟隨在自己身後的宮人說道:

「回御書房!」

吩咐眾人退下,皇帝一個人進了御書房的內殿,內殿是一個休息室,皇帝每當批閱奏摺感覺累了就在此處休息。

走到床邊,皇帝摸索著床底邊的一個按鈕,瞬間床底部慢慢移開,一個可容納一人大小的正方形通道出現在面前,摸了摸通道邊上的一個圓形按鈕,整個通道頓時亮了起來,皇帝緩緩走了下去,狹長的通道兩邊牆上都雕刻的歷代皇室壁畫。約走了一刻鐘,終於出了暗道,到達一座規模莊嚴但又不失殺氣的「劍影殿!」

「陛下萬歲!」守門的見到來人,恭敬的行禮。

「無事,我就是來看看,你們這邊怎麼樣,皇宮那邊要出事了,急需你這邊的人手!」

「任憑陛下吩咐!」

「很好!你先給我安排五萬人手,到皇宮外周圍先集合,不得我命令不得擅自行動!!」

「是!」 「孫佳琪,我朋友之前說了你幾句,害怕你。話說你們孫家在香江這麼橫么?」葉凡笑呵呵的問道。

孫佳琪怔了一下,苦笑道,「葉先生,您看您說的。要是真的橫,他們不就認識我了么。」

葉凡只是開個玩笑,他回身揮了揮手,與庄羽飛告辭。

「葉凡,我下個月回家,雪巧能好起來么?」庄羽飛問道。

葉凡神色微微黯淡,「我儘力。」

剛要上車,聽到警車聲響。

一排摩托車閃著燈開過來,看着格外有氣勢。

「應該是哪個國家的重要人物來了吧。」孫佳琪小聲和葉凡說道,「葉先生,咱們還是先等等,車隊過去再說,您看好么?」

「行。」葉凡道。

孫佳琪長出了一口氣。

和國外的重要人物搶道,倒也不是不行,但所有後患都由孫家承擔。

幸好葉先生看着年輕,但卻並不氣盛,很好說話。

葉凡上了車,孫佳琪看了一眼程雲海和庄羽飛,招了招手。

程雲海一臉卑微來到孫佳琪面前。

「我是孫氏集團的副董事長,既然你們和葉先生是故交,這是我名片,有大事,給我打個電話。」孫佳琪拿出一張名片,兩隻手指捻著交給程雲海。

程雲海彎著腰,雙手舉過頭頂,把名片接過來。

「葉先生是脾氣好,以後可不敢……」孫佳琪看着庄羽飛,說了半句話稍稍譏諷,轉身就要上車。

可是他發現摩托車隊在自己車邊停下,警笛聲停歇,一眾騎警看着自己。

這是怎麼了?孫佳琪也沒慌張,自家和警隊關係很熟,又沒做什麼違法的事情。

隨後幾台黑色的加長款車停在車后。

這幾台車沒有車標,不知道是什麼牌子。但孫佳琪眼睛亮,一看就知道是老式古董車,手工打造,現在很多富家公子哥喜歡這口,但根本買不到真貨,只能仿製。

坐這車,可要比坐黃金的車更有身份。

微微一怔,孫佳琪隨即看見一襲紅衣從車上走下來。

中年男人表情莊嚴肅穆,一襲紅衣莊重威嚴,剛一出現,周圍立即安靜下去。

紅衣主教!

竟然是紅衣主教!!

孫佳琪怔了一下。他雖然不信神殿,但還是恭恭敬敬的彎下腰。

程雲海看見紅衣主教彌留塞出現,先是一愣,隨即匍匐在地上,全身顫抖,迎接紅衣主教的出現。

「葉!終於找到你了!」紅衣主教彌留塞根本不理會其他人,徑直走到加長勞斯萊斯旁邊,站在車外說道,「教宗大人和我一起來香江,這回你滿意了吧。」

天雷滾滾,程雲海的腦子被劈的七葷八素。

自己聽到了什麼!

紅衣主教、教宗,竟然趕到香江,就為了見葉凡一面?

沒開玩笑?!

程雲海只是微微懷疑,馬上就開始自責起來。

別的可以作假,紅衣主教的那身衣服卻說明了身份,沒人敢穿着這身衣服招搖過市,欺騙世人。

「你們來的真快。」葉凡說道。

「葉,我們一起走。」

葉凡想了想,從車裏走出來。

四周信仰神殿的人都已經匍匐在地上,迎接紅衣主教的到來。

葉凡看了一眼,嘆氣說道,「你先告訴我一聲多好。」

「我告訴你了,而且教宗已經九十六歲,不遠萬里從神殿飛去天河,你卻偷偷的跑了!更過分的是你竟然不回去,要教宗親自過來。」

葉凡笑了笑,見周圍的人都用神殿的方式覲見紅衣主教,便說道,「走吧。」

「孫佳琪,我有點事,你先回去吧。」葉凡說道。

孫佳琪默然無語。

教宗……都親自蒞臨香江了么?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葉凡葉天醫做了什麼?

難道說他要給教宗續命二十年?

如果是這樣的話,整個世界的格局會有天翻地覆一般的變化。

也難怪,香江富豪知道的事情教宗怎麼會不知道。

庄羽飛是因為程雲海而信神殿的,她倒不怎麼虔誠,怔怔的看着葉凡和尊貴無比的紅衣主教一路說笑,走上那太老舊的車上,整個人已經凌亂。

如果說葉凡和雷四海認識,程雲海還能理解,或許是一次街頭毆鬥,葉凡碰巧救了雷四海的命,讓雷四海感恩戴德。

可是葉凡竟然還把香江富豪孫家的少爺當成僕人用,這一點程雲海無論如何都想不通。

最不可思議的是葉凡和紅衣主教像是一對損友般的對話,讓程雲海的三觀崩碎。

聽紅衣主教彌留塞和葉凡的對話他能知道,紅衣主教與教宗親自去天河找葉凡,而那時候葉凡來到了香江。

不管是誰,不是應該回去么?怎麼可能教宗大人還再一次飛到香江來找葉凡!

這根本就不可能!

但再怎麼不可能的事情都發生了,程雲海隱約能聽到三觀崩碎的聲音在腦海里迴響。

摩托聲起,神殿的車在摩托開路下離開了這條街,轉了個彎,不見蹤影。

短短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程雲海比之前十年的日子都要驚心動魄。

他不顧身份的癱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葉凡遠去的方向。

「親愛的,您好些了么?」庄羽飛柔聲問道。

「羽飛啊,你認識的這位是什麼人?」程雲海現在回想起來,還覺得像是做了一場夢。

庄羽飛怔了一下,苦笑,「親愛的,我幾年前認識他的時候,他就是一個窮學生。我閨蜜楚雪巧是天河的一個買賣人家的孩子,葉凡當時……當時我們都笑話楚雪巧,說她一點品味都沒有,找了這麼一個人。」

回想從前,一切像是做了一場大夢,如今這場夢終於醒過來。

過去譏諷過葉凡,包括今天也是,庄羽飛覺得事情到了最後,自己才是那個小丑。

「你沒得罪葉凡吧。」程雲海擔心的問道。

「沒……好像沒有。」

「唉。」程雲海深深嘆了口氣。

別說是庄羽飛,吃飯的時候自己對以一個衣着樸素,還背着帆布書包的年輕人似乎也不怎麼尊重。

誰知道,他竟然是條龍,而不是一條蟲。

。 很快的,季詩涵迎來了首個拍攝任務,是為師兄Alan拍攝新歌MV,擔任裡面的女主角。

這首歌之所以找季詩涵來出演,一是看重她目前的高人氣,二是這首歌名字叫《最初的愛》,是描寫初戀的情歌,而季詩涵的外形和氣質都特別符合初戀的感覺,兩人又同屬一家經濟公司,因此一拍即合。

只是拍攝當天發生了一個突發事件,Alan臨時出席一場頒獎禮,因此當天無法參加MV的拍攝,但由於工作人員疏忽,沒有提前告知MV的攝製組,導致當天所有的人員和設備都已到位,才得知主角不能來,一時間現場陷入混亂。

後來通過協商,MV正常拍攝,Alan的部分過後補拍,但問題是原本由Alan親自擔任MV男主角,跟女主角有對手戲,現在缺席,不得不立刻找到一個適合的男主角代替,但現場沒有這樣合適的人選,導演組又一次發起了愁。

為了還原場景,拍攝組特意租用了一間廢棄的大房間,並提前裝扮成學校的教室。季詩涵的妝容很淡,扎著兩條馬尾,上身白襯衫加藏藍色小西裝,下身是格子短裙,典型的學生制服,卻因為她的清純美麗顯得更為迷人,像極了初戀的樣子,引起在場所有人的驚呼。

段璟澤看到此刻學生模樣的小涵,跟記憶中的她重合,眼睛再也移不開了。

「怎麼樣?好看嗎?」季詩涵略帶羞澀的走到段璟澤身邊,甜甜的道。

「嗯,像極了記憶中的你。」段璟澤動情的點點頭。

「記憶中的我?」季詩涵有些不解的歪了歪頭。

「啊,我是說你像極了很多人心中初戀的樣子。」段璟澤發覺自己失言了,立刻補救。

「也像你的嗎?」季詩涵注視著段璟澤的眼睛忍不住脫口而出,不過剛出口就後悔了,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初戀,為何要找虐呢。

「啊!那個不知道還要等多久,先坐一會兒吧。」段璟澤不知該如何回答,只能迴避對方的視線,立刻岔開話題,讓她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休息,自己則蹲在她身旁隨時待命。

季詩涵的心沒來由的疼了一下,他不想回答才岔開了話題吧,自己根本不該問的。不過她很快調整好表情,沒讓對方察覺到。

過了半晌,段璟澤發覺季詩涵突然變得很安靜,沒怎麼說話,以為她在緊張,便關切的問道:「等下的拍攝,會緊張嗎?」

「稍微有點。」季詩涵想起等下的拍攝,有些心神不定,除了是首次拍攝緊張以外,她更擔心要跟誰演對手戲,因為聽說會有些比較親密的鏡頭。

「放心,你是未來的影后,這點小事,難不倒你。」段璟澤笑著鼓勵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