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此術並非什麼秘術,只要有絕對的力量鎮壓,任何一位武修強者都能輕易施展。

那馬慶平此時,早已失去了反抗之力,在看到宗門大長老也被震退之後,他眼中的恐懼之色,此時越來越盛,背後只感到一陣發涼。

冷帝寵溺的復仇皇妃 「你,你身為古境巔峰,有戰界主之力,此刻以大欺小,有失#身份!」馬慶平已然是有些氣急敗壞,身形後退的同時,忍不住大聲開口。

只是他的身形還未穩住,便是一口鮮血不禁噴出,體內氣息變得混亂。

「以大欺小?」

「你還有臉說出此言。」葉飛目光冰冷,此時體內的靈力強度,再度攀升了幾分,同時一拳猛然轟出,一道破空幽芒,穿透了前方之人身形。

幾乎是在同時,連續轟出三拳,那馬慶平的目光瞬間黯淡,顯然即將昏死過去。

而此時,前方遠處的縹緲宗大長老,眼中的怒意凝聚到了極致,眼前之人當著他的面,廢了其弟子,身為宗門長老,已然是顏面無存。

「斬風刀,凝。」縹緲宗大長老抬手之下,一把彎月短刀,出現在了此人手中。

此刀不凡,有金光瀰漫刀身,這位界主強者,手中的仙寶,可見不同凡響。

前方葉飛,此時眼中閃過一道肅殺之意。

「星芒,破。」

「你若找死,葉某可送你一程。」葉飛目光凝聚,掌中靈力爆發之下,第三道極致之力,此刻已然是脫手而出。

可見那半空之中,剛剛衝上前來的縹緲宗大長老,身形再度被硬生生震飛出去。

此人雖然也是界主,但僅僅只是初期,戰力不如那凌逸侯,之所以沒有將葉飛放在眼中,那是因為在此人看來,凌逸侯方才一戰,完全沒有施展全力。

「砰,轟隆……」爆裂聲襲卷,反震之力橫掃。

縹緲宗大長老,此時在穩住身形之後,臉上露出震驚之色,他此時才明白過來,自己小看了眼前之人。

「三道仙根之力,此子如何度過仙劫的?」縹緲宗大長老,內心不禁暗道,一時間也是不敢在繼續出手,他甚至有種感覺,眼前之人怕是不僅僅掌握了三道仙根之力。

戰台四周,此刻各大宗門的武修,都是不禁為之震驚。

凌度宗內,首座凌逸侯此時上前一步,目光掃去之時,眼中露出忌憚之色。

「他很強!」

「縱然是此人重傷之下,若是生死之斗,本尊自愧不如。」凌逸侯此刻直言開口,望向葉飛的目光之中,多了幾分敬意。

這樣的強者,值得他尊重。

而隨著凌逸侯的開口,四周各大宗門的武修強者,均是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望向前方的目光,同時變得尊重了許多。

雲仙宗這邊,雲靈仙子此時臉上露出笑容,看上去似乎十分高興。

在她的身旁,那位雲仙宗的老嫗,此時也是不禁多看了前方兩眼。

相比起各大宗門的反應,此刻最為激動的,當屬長生宗無疑,宗門師叔烏冬,此刻目光閃動,臉上露出狂熱之色。

「師妹,果然沒有看錯人。」烏冬低喃一聲,難掩心中的喜悅。

這一戰過後,就算長生宗被宗會除名,今後在各大宗門之中,那也能挺直了腰桿。

「前輩威武!」

「我長生宗,不輸五大宗門……」

長生宗的其他弟子,此時眼中滿是激動之色,目光凝聚在前方,一刻都數不得移開。

……

而此時葉飛的攻勢,則是沒有停止,並非是針對前方的宗門大長老,而是目光凝聚在了馬慶平身上。

下一刻,其身形臨近。

「葉某,不殺你,不知你縹緲宗,可有人將你復原。」葉飛聲音冷漠,最後一指點出,眼前之人目光瞬間變得空洞,身形隨之直直地倒在了地面之上。

就在各大宗門的眼前,這位縹緲宗的古境強者,此刻被生生廢去。

長生宗,一戰成名,雖然不入五宗之列,但只要有葉飛在一天,今後古仙國各大宗門之內,無人再敢輕看長生宗。

隨著馬慶平的倒下,縹緲宗駐地內,那些宗門精英強者,此時都是忍不住身形向後退了兩步

「罷了。」

「此子自作孽,如今付出代價,也在情理之中。」那位宗門大長老,在深知不敵前方之人後,身上的氣勢已然收斂。

在這般下去,這次縹緲宗帶來的精英弟子,怕是要全部交代在此。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否則葉某定會親臨縹緲宗。」葉飛目光掃向前方之人,隨之冷聲開口道。

話音中的意思,已然表明了,他不會再輕易對縹緲宗的其他人動手。

前方宗門大長老,此時目光一震,只是稍有沉吟之下,隨之抬手抱拳,向著後方退去,他並非愚笨之輩,失去了一個馬慶平,但只是五宗之末的位置,縹緲宗是保住了。

無論長生宗來了何等強者,方才既然已經認輸,便失去了再戰的資格。

就在這位縹緲宗的長老思索之時,前方不遠處,忽悠一道恐怖的氣息,隨之衝天而起,眾人的目光掃去,頓時心中一驚。

「這……這是!縮地成寸。」

「此人,絕對是界主強者,只是因為有傷在身,導致境界跌落。」

「定是如此!」

目光所致,可見那道恐怖的氣勢,正是來自於葉飛無疑,他此時向前一步,在眾人的目光之下,腳下空間一陣扭曲。

下一瞬,已然出現在了前方戰台之上。

這一刻,戰台四周,各大宗門武修,已然是忍不住沸騰起來,一位界主強者代表著什麼,此地眾人心知肚明,但凡武修宗門,擁有界主大能,就能列入一流宗門之內。

若是此人早來半刻,古仙國五宗的排#名,無疑會發生改變。

「他要做什麼?」

「升仙宗會,已經結束了。」

「此人難道是想……」

能夠來此參與宗會的,無疑都是各大宗門的精英,只是片刻的遲疑,便是很快回過神來。

戰台四周,各大宗門武修,此時目光紛紛凝聚,就連古仙國五宗,此次坐鎮宗門的界主強者,均是紛紛站起身來,抬頭望向前方。

葉飛在上台之後,在他的周身,一股無形的戰意隨之衝天而起,瞬間橫掃八方,使得四周眾人均是心神一顫。 「長生宗,葉飛。」

「請賜教!」

戰台之上,葉飛目光沉靜,那白色的鬼面,透著一股難掩的妖異之感,驚天的戰意襲卷,下方四周各大宗門武修聞言,面色均是劇變。

這等戰力,在加上縮地成寸之術,界主級別以下的武修,怕是無人敢輕易上台。

四周,各大宗門領隊界主,此時也是不禁眉頭微皺,目光掃向了前方戰台。

長生宗這般,烏冬等人聞言,臉上的激動之色,頓時再度顯露。

「尊主。」緋月眸光閃爍,她深知此刻上台,那無疑於是在挑戰御仙宗,前方之人說起來與長生宗,並沒有多深的關係,完全沒有必要如此。

……

而此時,可見戰台前方,御仙宗的三老之一,此時睜開雙目,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不朽界主的氣勢,此時橫掃四周,襲卷了整個戰台。

「小輩,長生宗早已然認輸,按照御仙宗法規,其沒有資格在上台迎戰。」那白須老者,聲音低沉,卻是透著一股難掩的威嚴,讓人聞之不敢反駁。

前方葉飛聞言,周身氣勢不散,反而更盛了幾分。

「即是宗會論武,理應迎戰天下。」

「武道一途,向來強者為尊,法規一言,過於迂腐。」葉飛直言而開口,臉上的神情平靜,目光掃向前方三人緩緩開口。

此言一出,前方白須老者,臉上頓時泛起了怒意。

「大膽,我御仙宗,豈容爾等山野小輩出現妄論!」白須老者低喝一聲,周身氣勢歸更為凝聚,那磅礴的靈識,已然鎖#定了葉飛。

戰台之上,葉飛聞言眼中有精光閃過。

下一刻,他周身的氣勢,隨之同時凝聚,體內的靈力衝天而起,可謂是絲毫不甘示弱,抬頭掃向前方之人。

「老東西,莫廢話,你若不服,大可上台一戰。」葉飛目光炯炯,周身的戰意濃郁。

他的話音落下,四周各宗武修,此時都是不禁愣在了原地。

下一瞬,在回過神來之時,多數人眼中不免露出敬佩之色。

「此人,生猛!」

「那可是御仙宗的執法三老啊。」

「單單隻這等魄力,我等自愧不如……「

戰台四周,各大宗門武修,此時紛紛低語,目光同時凝聚在了前方台上。

果然,幾乎是在同時一刻,前方御仙宗三老,同時睜開了雙眼,三位界主強者的威壓之力,隨之橫掃襲卷,瞬間籠罩了整個戰台。

「放肆。」

「你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爾等小輩,也敢猖狂!」

前方白須老者大喝一聲,身形隨即踏空而起。

可見其腳下,空間出現扭曲,下一刻已然出現在了戰台之上,大袖一揮之下,有罡風橫掃,帶起陣陣破空之力。

這一擊之力,可謂是實打實的界主強者之力。

「呼,呼嘯……」罡風已然臨近,四周防禦屏障,隨之不禁一顫。

此刻葉飛,抬頭望向前方,他的身形未動分毫。

目光所致,可見其緩緩抬手,掌中星芒凝聚,同時一道寸芒破空,直指前方罡風而去,兩股力量隨之很快碰撞在了一起。

「砰,轟隆!」

爆響聲傳來,反震之力橫掃。

待威勢散去之後,只見那前方的白須老者,身形被震退了數步,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凝重了幾分。

「仙根之力。」

「你也就三道而已,我等三人聯手,斬你不在話下。」那白須老者,儘管身形退後,但身上的氣勢,此時卻是不曾減弱半分。

隨著他的開口,可見後方剩下的兩位盤膝老者,紛紛爆發氣息,身形同時踏空而至。

御仙宗,三位執法長老,此時終於同時出手,下方四周各大宗門武修,此刻見此情景,均是不免心中一驚,這三老的戰力,絕非是一般的界主能與之一戰的。

戰台之上,葉飛不為所動,反而淡笑一聲。

「誰說,葉某隻有三道仙根之力?」葉飛低語一聲,此時體內的靈力爆發,已然不在有過多的保留。

話音落下,只見他再次抬手,掌中有耀眼的寸芒凝聚。

下一刻,在四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可見有九道星芒凝聚,其內爆發出來的毀滅之意,此刻讓人聞之心顫。

「這……」

「確實是極致之力,此人居然有九道之多,他是如何度過仙劫的?」

戰台四周,各大宗門武修,此時均是瞪大了雙眼,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此事已然有些超出了他們所能理解的範圍。

但凡仙境武修都是深知,這等極致之力,乃是渡仙界,凝仙根之時,聚集天地之力所化。

其中,每一道極致之力,便是代表這一道仙劫,除此之外,在劫境之時,必須同時將九種力量,全部修鍊到極致,這其中的艱難可想而知。

就算如此,那九道仙劫落下,也足矣抹殺這世間的一切。

「不可能!」

「你……」

戰台之上,前方御仙宗三老,此時身形一震,臉上的表情同時劇變。

而此時,可見葉飛抬手之下,九道星芒破空而出,那顯然不是遮掩之法,而是正真的九道極致之力,此刻已然迎面而來。

「山野小宗,怎麼會出現這等逆天之輩。」前方御仙宗三老,此時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難看。

他們的戰力雖然不凡,但面對這等妖孽之輩,此時卻是難以為敵。

「砰,轟。」

「轟隆!」

戰台半空,攻勢已然臨近。

伴隨著震耳的爆響聲,前方三位執法長老,此時被生生震退。

下方四周,各大宗門的武修強者,此時也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方才還有些想要上台一戰的界主強者,已然硬生生愣在了原地。

九道極致之力,怕是唯有界主巔峰強者,才能與此人一戰。

此時,長生宗這邊,烏冬等人目光閃爍,心中的激動難掩,此刻忍不住上前一步,目光凝聚在前方戰台之上,一刻也不忍移開。

「師妹,今日過後,你便是我長生宗宗主。」烏冬稍有沉吟,隨即抬手抱拳開口。

他深知,這一戰過後,古仙國五宗的排#名,已然沒有了意義。

哪怕御仙宗那邊,依舊不肯鬆口,對於長生宗而言,實則沒有太大的影響,畢竟實力擺在那裡,今後古仙國武修,宗門有他長生宗的一席之地。

「緋家一脈,多年的等待是值得的。」 獨家寵愛,闊少的小嬌妻 緋月此時身上的氣息慢慢穩固,她驚奇地發現,只見的修為,已經踏入了九重劫境。

此刻,距離仙境,僅僅也只有一步之遙。

抬頭望向前方,目光凝聚在戰台之上,緋月眼中的崇敬之色,隨著更為濃郁了幾分。

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雲仙宗駐地。

「他……居然這麼強!」

雲靈仙子此時上前一步,眸光凝聚之下,臉上露出動人的笑容。

這一次,雲仙宗的領隊老嫗,此時都是不敢在過度的開口,九道極致之力一現,她已然明白,自己不是那人的對手。

前方戰台,葉飛周身氣息穩固。

「武道逆天,強者為首。」

「這升仙宗會,長生宗要首名,不知三位可有意見?」葉飛並未繼續出手,而是目光掃向前方三人,此刻緩緩說道。

那御仙宗三老聞言,臉上的表情,此時有些變化不定。

只是片刻沉吟,只見那為首一人,此刻上前一步,隨之深深地看了前方葉飛一眼。

「葉飛,你當真要與我御仙宗為敵?」白須老者低聲開口,平靜的聲音中,透著幾分威脅之意。

古仙國內,武修山門,就算是五大宗門,也是由御仙宗一言所定,可見其宗門底蘊深不可測,其中隱藏的強者,那更是不少。

他們三人,在御仙宗內,還不算站在巔峰的強者。

葉飛聞言,眼中不禁有寒芒閃過,他向來不喜歡被人威脅,此刻周身氣勢則再度凝聚。

「是又如何?」冰冷的聲音中,透著難掩的寒意,此刻回蕩在戰台四周。

前方三老此時,不禁眉頭緊鎖,他們已然感受到了前方之人周身散發的殺意。

而就在這時,可見遠處半空,有一道青芒閃動,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威壓之力,隨之橫掃全場,使得四周眾人,均是心神一震。

目光所致,只見有流光破空,隨之很快臨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