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武成王也跟着江離一起說,“吾酆都大帝武王,與武鬥友人商議現在准許二十萬陰兵入場,請道門老祖准許。”

話音一落,這擂鼓竟然發出‘嗡嗡’聲,不一會,像是聽到了極其震撼的擊鼓聲,赫然原本被陣法包圍着的金光消失不見。

此時武成王一擺手,身後赫然站着密密麻麻窸窸窣窣的陰兵,陣勢看上去極其可怕,這武鬥臺子也自己隨之延長擴大,符合在場人數的延長,一瞬間,金光再次包裹,陣法再次開啓,裏外再也進出不了任何人。

而我們也被擂臺的自動擴大,給延伸到了外面,這下想要看清楚江離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但是也不得不說,這鴻鈞老祖設下的陣法還真的是極其厲害,想要在當中作弊耍弄小聰明,是一點用也沒有。

此時的場面也極其極端,武成王身後的二十萬陰兵密密麻麻的排列整齊,佔據了整個武鬥擂臺的一大半,而江離站在他們的對面顯得孤清的很,如果光從這個排場上來說,江離的的確確讓人擔心。

不過,他是誰,他可是我師父,

他的厲害程度豈是二十萬陰兵就能夠匹敵的,不過是練手而已。

此時武鬥臺下的人紛紛議論起來,“我看這光是從氣勢上,那個什麼江世祖只怕已經輸了,你們他身子淡薄的樣子,只怕二十萬精兵一動,他直接被這股風都可以吹倒了。”

“得了吧,這不就是一秒鐘的功夫,有什麼好看的,這人也太不自量力了!”

“要我說,他要是能抵抗二十萬陰兵,除非是當年的陰長生在世,否則哪裏有人有這麼大的本事!”

我聽着這些官員之間說的那些話,心裏更是氣頭上來了,極其不爽。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人開口說,“這一切都不好說,之前你們沒聽說過嗎?幾年前江離曾經在酆都城大鬧過一場,酆都城的精兵損失慘重,雖然報上來給我們說的是十萬精兵,可是兵部那邊統計的可不止十萬精兵,我倒有些擔心武王,這人外有人,指不定本事大。”

我心裏一陣得意,終於是有個明白人了。

我懷疑你喜歡我 他說的損失慘重,應該是因爲我之前江離以爲我死了,所以去陰司大鬧了一場,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可之前聽雯雯提起過這件事。

一想到這裏,還有些愧疚。

此時武成王赫然朝着旁邊走了過去,隨後轉身一聲令下,“五千陰兵聽命,佈陣!五玄伏魔陣!”

此時浩浩蕩蕩的陰兵肅然走了過來,擺成了一個陣型,大概是因爲數量磅礴的原因,省時極其浩蕩,他們走動的時候,發出轟隆作響聲,總覺得像是千軍萬馬即將廝殺的震撼之感。

這樣聲勢浩大的場面,平日裏都很難見到,這一下惹得附近的村民都紛紛放下農作的工具,急急忙忙的順着這邊的聲音走來好奇觀看。

我連忙看着越來越多的村民聚集,只怕這件事情弄的過於大了,這些村民知道了怕是不好。

雯雯見我皺着眉頭,忍不住的問了我,“你在想什麼呢,幹嘛苦大仇深的樣子,江離還沒出手呢!”

我告訴我,附近的村民越來越多,這裏聚集的可是陰司、妖盟這些人,而村民們看到了怕是要傳到外面去了。

雯雯不以爲然的看着我一眼,“你怕什麼,你生活在農村,你應該比我還清楚,農村裏面神叨叨的事情不是一向都傳的厲害嗎?不過也只是在村子與村子之間傳,這外面的人根本就不信他們說的話,你倒也不用擔心。”

(本章完) 寶寶聞言雖然有些失望,但是覺得自己也不能太貪心,於是點點頭,跟著秦浩天往外走,可是兩人剛走了沒幾步,寶寶發現自己的衣袖被人扯住了,低下頭一看,發現一個紅色的光團正咬著自己的衣袖往後拉,似乎不想讓自己離開的樣子……

秦浩天也詫異的看著寶寶,還有緊緊扯著寶寶衣袖的紅色光團,誰能告訴他這是怎麼回事啊?難道寶寶剛才契約的,不是他們秦家靈寶庫的靈寶?不然,現在這個紅色光團,為毛扯著寶寶啊……

要知道他們秦家靈寶庫內的靈寶,並非都是歷屆秦家老祖宗隕落前留下的寶貝,確切的說,秦家靈寶庫的位置為何在後山的這個山洞,其實外人不知道,只是因為秦家故意把靈寶庫設置在這裡的……

但是他身為秦家的家主,從接任家人的那天起,就得到了他爹給他的秦家傳承,因此他很清楚秦家靈寶庫在這裡,還有一個十分重要且特殊的原因……

那就是因為秦家靈寶庫的位置,其實本身就是一個廢棄的固定秘境,為何說是廢棄的秘境呢,因為他們秦家發現這個地方的老祖宗,在無意中闖到這裡,發現這個地方的時候,開啟秦家靈寶庫的鑰匙是金色的……

正是因為那把蒙塵的金色鑰匙,染了秦家老祖宗的血液,也因此跟秦家老祖宗結緣,不是契約,只能說秦家老祖宗幸運的被這個秘境選中了……

然後,秦家老祖宗得到金色的,開啟秦家靈寶庫的鑰匙,同時也得到了一段傳承,也就是現在他們秦家秦家靈寶庫的傳承,傳給秦家的每一任家主的……

傳承上面清楚的說過,這一處秘境接近荒廢,但是即便如此裡面的靈氣也是外面比不得的,秘境內已經無法再衍生出任何天材地寶,但是這秘境裡面卻存在著無數之前已經衍生出來的天材地寶,還沒有被發現……

而且,秘境中的靈寶全部都是光團形狀的,外表看不出裡面到底是什麼,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大部分能被看到的光團靈寶,都是有神智的,在被選擇的同時,也同時會自行選擇主人……

但是有一條十分的關鍵的是,因為秦家老祖宗被秘境選中,因此擁有秦家血脈的人,得到靈寶的機會和被靈寶選中的可能性也更大一些……

而且,每一個人進來之後,只能選擇一個靈寶,即便是你天賦再好,血脈再是秦家的,也不可能同時選擇兩個靈寶的!這是秘境當時留下的信息……

起初,秦家人自然也不信,也曾經多次嘗試過,但是卻沒有辦法,只要找到一個靈寶,就無法再得到第二個了!慢慢的經過多年研究秦家老祖宗們後來發現,如果是實力特彆強悍的秦家老祖,隕落前如果來到秦家靈寶庫的話,那麼他身上等級最高的靈寶,就會變成光團飄走,因此這裡後來被秦家人命名為秦家靈寶庫…… 小胖子站在旁邊,聽到我和雯雯的談話,樂呵呵的從口袋裏掏出他之前得意了許久的手機,拿在我的面前搖搖晃晃的說了句,“陳蕭,要不要我拍個照,到時候給外面的人看看。”

我連忙呵斥,“瞎胡鬧,這可別亂整!”

就在此時,武鬥臺上的陰兵已經迅速擺好了陣型,‘轟’——的一聲,一股極其猛烈的力量迅猛的朝着江離衝了過去,隱約可以看到,精兵佈陣的陣法之中,發出一股黑紫色的氣團,直接將江離整個人籠罩在裏面。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五玄伏魔陣,玄術本身就有極其高的力量,加上由陰司的陰兵佈陣之後,聚集酆都城的氣來運轉陣法的力量,是專門針對道教人士的一種陣法,自從陰長生和周武王的事情發生之後,陰司也有了保護性措施,專門研出五玄伏魔陣,傳言這種陣法可以讓對方在一段時間內無法動彈。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着實讓所有人驚呆了,江離竟然直接從黑紫色的氣團之中一躍而上衝破了陣法,又掐印唸咒,“我是天目,與天相逐。睛如雷電,光耀八極。徹見表裏,無物不伏。急急如律令。”

‘砰——’的一聲,江離的身後竟然赫然衝出了一條龍魂,帶着藍色清氣騰空而上,又一躍俯身衝下,這龍奮力甩開極其長硬的尾巴,重重的拍打在陰兵上上,這些陰兵全數被打退出了武鬥臺的陣法光圈外。

這說明,江離使出的這一招,再用力這些陰兵就會魂飛魄散,鴻鈞老祖設下陣法的時候,只有武鬥時已經沒有資格繼續武鬥的人,纔可以衝出陣法的金色光芒之外。

等等……這江離剛纔唸咒的時候,第一句說的是我是天目?

寶貝,乖乖讓我寵 可是這天目分明是我之前在仙翁那裏找來的龍眼而已,而剛纔江離的身上竟然可以招出龍魂,莫非這天目已經和江離融爲一體,還能爲江離所用。

這天目的道法可不得了,一氣化三清還能變成數十個人,這樣豈不是無形之中還提升了江離的修爲?

臺下的人也紛紛驚呆了,不可思議的看着江離,“居然可以招出天目,這天目不是一直在南極仙翁手中,怎麼會出現在江離的身體裏。”,陰司官員們紛紛議論起來。

就連武成王的臉色也極其難堪,似乎壓根沒有料到,江離召喚出了天目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不過是幾秒鐘的時間,竟然讓他的五千精兵直接

取消了武鬥資格。

塗靈一陣拍手叫好,整個人都跳了起來,滿臉崇拜的看着江離,隨後又轉身對着那些妖盟的人說,“我夫君可厲害了,你們看到了沒有,上面和武成王武鬥的人,就是我的人!”

塗靈是岐山神狐妖,和妖盟人自然認識,這幾隻小妖見勢連忙好奇的問塗靈,“塗靈姐姐,你不是一直喜歡那個人嗎?怎麼變成江離了?”

這話問的,塗靈整個人的臉色都不好了,塗靈皺着眉頭,極其不爽的看着幾隻小妖說,“你們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我和那個人已經一點關係沒有了,當初是我不懂事,喜歡他,可是我現在已經遇到了我最愛的人了,這個可是不會改變的,無論他是怎樣的人,我都要一直跟隨着他。”

塗靈說的極其灑脫,頗有幾絲無畏的意思,之前青龍提到她喜歡陰長生的時候,她還哭紅了眼睛,這次雖然也有幾絲不開心,不過更多的是一種堅定,那種堅定不移的要跟隨着江離的信念。

說完,塗靈又轉身看着江離,滿臉都是一種興奮和崇拜的表情。

我忍不住的笑了笑,其實這個樣子的塗靈也挺好的,雖然江離對這些似乎並不在意,不過有塗靈這樣堅定的人已經不少了。

此時我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武鬥臺上,此時此刻,武成王的神色早已經動怒,極其不爽的看着江離說,“你准許我帶二十萬陰兵那是你自己提出來的條件,可你沒說你帶了天目進來,這不是違反規則了!”

江離極其淡定的表情看着武成王,“天目與我不是分離的,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犯規的話,鴻鈞老祖設下的陣法早已經請我出去的,而不會將我繼續留在這裏,我江離雖然有本事降服你,可還沒本事抗衡鴻鈞老祖設下的陣法。”

江離這話說的極其漂亮,記得武成王雙拳緊捏,恨不得此刻就和江離拼命的模樣,江離直接說有本事降服他,絲毫沒給武成王一點臉面,着實讓人拍手叫好。

塗靈也跟着在下面對着武鬥臺上嚷嚷,“就是啊,我家江離到現在還留你狗命,都是在給你面子,怕你輸的太難看,好歹也是酆都城一家之主,免得沒了威信,你可還要謝謝我家江離對你的良苦用心,還留時間讓你多使出幾招。”

撲哧一聲,我忍不住的笑出了聲,塗靈說話總是讓人不爽,可這次偏偏是是說的武成王,所以把武成王的

臉可是打的夠響。

陰司的人也不是白站在這裏的,見塗靈如此放肆,陰司的幾個官員極其憤怒的朝着我們走了過來,我將塗靈擋在身後,一副鄙視的看着朝着我們走來的陰司官員。

其中一個帶頭喊了聲,“臭婆娘,說話給我注意點,當我們陰司沒人了是不是,這可是在我們的地盤上,你最好是注意點,被讓我逮着你。”

我笑了笑,“早就聽說現在酆都城辦事,都是講私人恩怨了,在也不是秉公辦事,我本來還不相信,看來這些傳聞都是真的了,以後誰有錢就可以買通陰司,討厭誰,就讓他陽壽未盡,先抓回來受刑。”

我刻意扯着嗓子喊了出來,周圍的一些村民聽到了這些話,紛紛數落起陰司做事不要臉,不少村民擺頭離開了這裏,就連妖盟的人聽到了這些話,也忍不住竊竊私語,數落起陰司做事不地道。

萌寶密令:影后媽咪,別想逃 這些陰司官員氣憤的很,卻見此情形不利,只好憋着一股悶氣回到了地盤上,不再輕舉妄動。

塗靈從我身後走了出來,頗有幾絲開心的對着我說,“陳蕭,沒想到你做起事來,還是挺爺們的嘛,雖然比不上我家江離。”

雯雯連忙插了句嘴,“你家江離是最好的,所以麻煩你離陳蕭遠一點好嗎?別有事沒事站在陳蕭身後,會容易引起誤會的。”

塗靈和雯雯兩人眼神裏互相充滿了敵意,我尷尬的咳嗽了兩聲。

武成王見自己的五玄伏魔陣沒有任何用處,緊緊握着拳頭,奮力的吼了一聲,“五萬精兵聽命!巫月七步陣!”

巫月七步陣?

這不是陰山派的陣法,這武成王什麼時候還學會陰山派的法術,莫非是陰將軍教他的不成?這陰山派的法術本就是陰邪狠毒,所以道教人士極其唾棄他們的存在,而這武成王竟公然使用陰山派的法術,不就是在和道教叫板。

不僅僅是告訴所有人,道門中陰山派已經歸順了陰司,還告訴所有人,陰司也掌握了陰山派的陣法,這下一步,不就是打算要收復道教的意思,若不是跟在江離身邊久了,論以前我可揣測不出來這些用意。

可是現在我卻發現,這些用意做的太過於明顯了,否則武成王用什麼陣法不好,非要用陰山派的法術,衆所周知,江離最痛恨的也是陰山派的存在,從不使用陰山派法術,當然也和陰將軍的存在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本章完) 秦家人向來和睦,又心態很好,偶爾出現幾隻害群之馬,也始終無法成功撼動秦家,加上秦家行事低調,但是實力強悍,雖然其餘幾個家族曾經想過打壓秦家,但最後無不無功而返,一來二去,都知道秦家是一塊難啃的骨頭,也就都放棄了,與其交惡,不如表面上交好,雖然不是真心,卻也都樂於虛與委蛇的相處著……

而秦浩天跟岳家的家主是好友,兩家情誼也足有數萬年了,可以說是真正的兄弟家族,所以不管是秦浩天,還是秦涵都跟岳家人很好,因此岳風才有機會進入過秦家靈寶庫的……

但是,即便如此,秦家靈寶庫每人只能得一個靈寶的規矩,從來都沒有破過啊!雖然擁有秦家血脈的人,在秦家靈寶庫得到靈寶的可能性大一點,但也不是絕對的啊……

比如他自己和秦羽,不就是被秦家靈寶庫嫌棄的么,經常來這裡,卻每次都得不到,每次想想兩人就鬱悶,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被這秦家靈寶庫裡面的靈寶待見啊……

所以,現在秦浩天看到一個紅色的靈寶光團,賴著寶寶不讓走,心裡別提那滋味多複雜了……

寶寶無語的轉身,看著扯著自己不放的紅色光團問道:「你扯著我做什麼?想跟我出去?」

斗羅之國術 對方聞言用力的跳了兩下,寶寶見狀想了想說道:「那你是寶貝嗎?我看不到你,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寶貝,怎麼帶你出去哦!」

秦浩天聞言回神,看著寶寶的眼神變了變,這要是換做一般人,早就開心的收起來再說了,這小丫頭竟然還有點嫌棄,自己果然是沒看錯人啊……

顯然寶寶嫌棄的語氣,也讓對方有些不滿意,想了想之後,學著之前白色的光團那樣,就想去咬寶寶的手指,可惜寶寶這次反應及時,直接把秦浩天的手抓過來去擋……

開什麼玩笑,第一次自己沒有反應過來被咬了,難道還會被咬第二次么……

秦浩天傻眼的看著自己被咬出血的手指,對方也沒有想到寶寶會忽然把秦浩天的手塞過來,接著一道契約光芒落在了秦浩天和紅色光團的身上……

等到契約光芒落下后,秦浩天和對方都黑著一張臉,秦浩天黑臉是因為光團上紅光一閃,一個跟寶寶差不多大的年輕少年出現在眼前,這讓一直喜歡女兒,想找兒媳婦的秦浩天不爽至極……

而紅衣少年黑臉則是因為,他喜歡漂亮的寶寶,不喜歡這個大叔,現在和到底是什麼鬼啊……

「哇,你長得好好看哦,你是我見過第十幾個好看的男孩子哦!」寶寶眨著大眼睛看著對面的紅衣少年說道。

少年一襲紅衣,紅髮,紅眸,五官精緻,雖然有些稚氣未脫,但確實很帥氣的……

「為什麼是個小子?」

「為什麼是這個大叔?」

秦浩天和紅衣少年異口同聲的哀怨說道,語氣和表情簡直神同步,說完看了眼彼此, 這可是五萬陰兵數量,比剛纔可多的多,整個地面爲之顫抖的極其厲害,跟發生了地震的感覺極其相似。

轟隆聲作響,這些精兵迅速的擺好了陣型,一股力量從陣型之中衝了出來,整個武鬥臺子都被一股陰氣所覆蓋,還不等江離出招,這五萬精兵忽然哀嚎大叫,極其難受的表情,緊接着一股金光閃爍,“嘭——”的一聲,五萬精兵全數被極其強大的力道從金光陣法中彈了出來,我們從遠處看着,就是一團黑壓壓的一片,從武鬥臺飛了出來。

這下讓衆人更是驚呆了,我們可都看的清清楚楚,江離還沒有做任何的舉動,是這些精兵們自己飛了出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定眼看了一下武鬥臺地面上雕刻着的符文,赫然明白了緣由,這鴻鈞老祖不僅僅是道門高人,更重要的他抵絕用陰邪之術侵犯道門武鬥的威嚴,所以剛纔武成王讓這些五萬精兵佈陣陰山法術,觸怒了鴻鈞老祖早早設下的陣法,所以這一場,江離不戰而勝。

此時的武成王早已經氣急敗壞了,這眼看着自己的五萬精兵被取消了作戰資格,心裏更是憤怒不已,關鍵是江離連手都沒出。

江離更在關鍵的時刻,又開口說了句,“武成王,雖然咱們時間很多,可也不能這麼浪費吧?到底什麼時候,我纔可以和你速戰速決,而不是看你表演不痛不癢的東西,我耐心可沒這麼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江離和塗靈長期待在一起久了,也越發的會挖苦別人了,說這些話,明顯是故意氣武成王的。

武成王氣憤不已,直接怒吼,“所有陰兵聽命,殺!”

武成王居然連陣法也不要了,直接讓剩下的十幾萬的陰兵全數衝上去,毫無章法的對打江離,不過越是這種沒有章法的東西,越容易不好控制,這武成王看來是破罐子破摔了,竟然把所有陰兵都壓了上來,要是這些陰兵都被江離一次性解決,只怕就有讓他親自和江離對抗了。

這下轟隆聲巨大,這些陰兵使出全身的力量朝着江離衝了過去,不一會,就將江離整個人包圍在了中間,這樣的形式看上去似乎對江離十分不利。

江離縱身一躍,踩着北斗罡步騰空一跳,拔出法劍在地上用力劃了一個圈,定眼一看,竟然是陰陽陣。

陰陽陣,乾卦陽剛,坤卦明柔,震卦重雷交疊,巽卦柔而又柔,坎卦爲二坎相重,這陰陽陣實屬道教最爲核心的陣法,也是正一道一直沿用的陣法,之前

江離就告訴我,陰陽陣法會根據做陣法的人修爲而決定陣法的力道。

這陰陽陣吸收萬物輪迴,具有極其強大的廝殺力,準確的說,只要有陰陽陣在手,無論什麼妖魔鬼怪,都在這陣法面前不足爲提。

江離似乎因爲身體裏有了天目以後,整個人道法更是提升了好幾個階段一樣,渾身散發着一股不可觸碰的道法聖氣,一股神聖的清氣圍繞在江離周圍,天目順着江離的身後一破沖天,一陣巨大的咆哮聲,嚇得這些陰兵渾身顫抖,連忙後退了好幾步。

這個時候,江離並指唸咒,“天目聽令,速歸陰陽陣法,急急如律令,敕!”

原本騰空而上的藍色巨龍暴戾的吼叫了一聲,迅速的朝着江離畫好的陰陽陣法衝了過去,也就是一瞬間的力量,這陣法和天目融合在了一起,直接轉移到了江離的身上,江離舉着法劍,朝着面前的陰兵用力一揮,數千陰兵齊刷刷的飛了出去。

此時哀嚎聲遍地,雖然江離並沒有要了他們的命,但我估摸着被江離的陰陽陣和天目的力量攻擊後,只怕剩下半條命,已經沒有什麼能力了。

武成王見勢,扯着嗓子怒吼,“都愣着幹嘛!都給我上!誰要是第一個傷了江離,我讓他當大統領!”

這下武成王手下的陰兵氣勢迅速竄了上了,衆人都虎視眈眈的看着江離,“上!”這些陰兵全數衝了過去,恨不得將江離撕碎一樣,滿眼都充滿了怒火,暴戾氣極其濃重。

這些陰兵全數將江離包圍,紛紛衝上去拿着武器想要砍傷江離,江離卻不以爲然,因爲這些陰兵但凡是靠近了陰陽陣法,全數都被彈出武鬥臺外,絲毫近不了江離的身子。

這天目已經和陰陽陣法融合,更不是這些雜碎可以相比的,自然拿江離沒法,眼見着陰兵越來越少,彈飛出去越來越多,這武成王也是急得直跺腳。

我自己倒是更驚訝的是天目的作用,竟然可以聽命江離隨意召喚出來,也可以和江離的陣法融合,隨時隨地的聽命於江離,這一個天目的存在,怕是就有兩個江離的修爲,加上江離本身的道法極其厲害的很,這江離根本不需要怎麼出手,就能將這二十萬精兵全數打退出去。

也沒過多久,此時武鬥臺子上竟然只剩下了零星倆倆的幾個陰兵瑟瑟發抖的站在一邊,武成王見勢連忙怒吼,“愣這幹嘛!趕緊上啊!”說完,武成王氣的一腳踢在了一個陰兵身上,陰兵沒能站穩,直接栽進了陰陽陣法之

中,一股強大的力道,再次將他彈出武鬥臺外。

剩下的陰兵面面相覷,竟然直接朝着武成王跪地求饒,“老大放過我們吧,我們還想繼續當兵,這一旦進了那江世祖的陰陽陣法,可就沒了半條命了,日後連孤魂遊鬼都不如!”

這武成王正在氣頭上,哪裏還聽的進去他們的話,氣急敗壞的揣着他們的身子怒吼,“一羣沒用的廢物,給我滾!”

這也難怪武成王的氣的很,他可是帶了二十萬的精兵過來和江離對抗,無論輸贏的結果,就光憑這件事,估計摸着就會被不少人恥笑,這武成王也是個極其好面子的人,否則他也不會答應江離來武鬥。

這下他的臉面全然丟光了,這江離卻還只不過是小試身手,並沒有使出全力,在場的人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武成王自己也知道,衆目睽睽之下,武成王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江離頗有有興趣的看着武成王說,“沒事,只要你打贏我一次,你就贏了,還有機會。”

江離說的極其輕巧,語氣裏更是激怒武成王,臺子下的人也都紛紛議論起江離的厲害之處,就連開始說江離壞話的陰司官員們,竟然也小聲嘀咕江離本事了得,我心裏得意的很,江離本就厲害,是他們見識淺薄而已。

此時武成王緊緊握着寶劍,憤怒不已的看着江離,江離微微皺着眉頭,盯着武成王手裏的劍,估摸着江離也看出來了,這武成王手裏拿着的可不是普通的劍,而是擁有周武王一部分力量的劍靈,這東西的威力我們之前也都見過,江離曾經用一氣化三清對付過它,也只是拖延了時間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武成王拿着手中的劍用力一揮,一股極其濃烈的強大帝王之氣從劍裏竄了出來,一縷陰魂逐漸顯形,赫然一個體魄威嚴的男子站在武鬥臺的中間,渾身穿戴猶如帝王一樣,華麗莊嚴,混上上下散發這一股讓人害怕的感覺。

此時,臺子下所有陰司的人齊刷刷的跪地而拜,異口同聲的喊着,“參見武王!恭迎武王歸來!”

此時陰將軍赫然從人羣中直勾勾的眼神看着我,我明顯從他眼神裏看到了一絲得意,而江離的臉色變得緊張了起來。

我心裏一沉,之前陰司找回了不少周武王散落的魂魄注入到了劍靈身上,只怕現在這劍靈的力道不容小覷,估摸着比我們之前所見到的厲害多了。

“陳蕭,祝你們好運。”陰將軍擡着眉毛,不懷好意的笑着說。

(本章完) 秦浩天和紅衣少年異口同聲的哀怨說道,語氣和表情簡直神同步,說完看了眼彼此,狠狠一瞪對方,齊齊轉頭看向一邊的寶寶,兩人的行為出奇的幼稚,讓寶寶覺得好笑不已……

「好啦,契約都契約了,你們幹嘛像個小孩子一樣哦!真是幼稚……」寶寶無語的看著兩人說道。

紅衣少年哀怨的看著寶寶說道:「你為什麼嫌棄我?我本來想跟你契約的!」

「我有契約獸了啊,你之前應該看到了吧!」寶寶如實的說道。

「可是多一隻也沒關係的啊!」對方十分懊惱道。

「當然有關係了,我很窮的,獸獸多了我可養不起,而且你看我這麼小,又這麼弱我也保護不那麼多獸啊!娘親說過,每一隻契約獸都是我們的家人,不能讓它們失望,要對它們負責才行的……」寶寶十分認真的說道。

這讓一邊因為被紅衣少年嫌棄,有些不滿的秦浩天聞言挑了挑眉,到嘴邊的嫌棄收了回去,只是不爽的瞪了紅衣少年一眼,誰讓對方嫌棄他來著……

紅衣少年聽到寶寶的話后,心裡更是後悔不已,這才是他想找的小主人啊,他一點兒也不喜歡糟老頭兒……

「誰是糟老頭兒啊,我那裡老了啊?」秦浩天感知到紅衣少年的想法,氣的怒瞪著對方說道。

「本來就是你老,跟我們比起來你難道還不老么……」紅衣少年瞪回去說道。

秦浩天怒……

跟他和寶寶比起來,自己確實老了,但他也不是玉樹臨風的中年好么,怎麼可能是糟老頭兒呢,真是太不會說話了……

「我們回去吧,不然娘親和爹爹該著急了!」寶寶對這兩人十分無語的說道。

紅衣少年無奈,化為一道紅光鑽入秦浩天體內,回到屬於自己的契約空間……

秦浩天這才帶著寶寶準備出去,只是,寶寶沒走幾步呢,又停了下來,秦浩天好奇的回頭一看,只見寶寶回頭看著褲腳十分不雅的翻了個白眼,然後看向秦浩天問道:「這個就是你說的,每個人只能抓一個靈寶?」

秦浩天也是醉了,他今年兩萬多歲了,從小到大他不知道來這秦家靈寶庫多少次了,秦家也數不清多人進來過了,可是從來也沒有這樣的事情啊啊啊啊……

因為此刻寶寶的褲腳,正被一個白色的光團,緊緊的抓著,愣是不讓寶寶離開似的,這樣也就算了,白色光團身後,還跟著兩個光團,雖然沒有上前,但是那意思也很明顯了……

秦浩天再次無語的抽搐了下嘴角,誰能告訴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

寶寶被咬著褲腳,不得不停下來,低頭看著粘著自己不放的白色光團問道:「你也想跟著我?那你知道我的要求嗎?還有別企圖跟我契約,那樣你的主人就是秦爺爺哦……」

白色光團猶豫了下,對著寶寶身子上下晃了晃,看起來就像是在點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