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死亡的威脅讓傅蘭青甚至抽不出空咒罵!

只能一路向前,向前!

直到身後再也聽不見任何槍聲,來到了鬧市區。

他才找了個公廁,脫掉了外衣,換上了早就準備好的嘻哈少年的棒球衫晃悠在商場。

還別說,換了一套衣服的他整個人的氣質都跟著有了變化。

當然最接地氣的是,他那雙因為狂奔太久猛然鬆弛下來的雙腿,還在不停的打顫……

搖搖晃晃,好不吸引人。

傅蘭青掏出手機,剛想給秦琛發個簡訊,忽的肩膀一沉。

他條件反色站了起來,邁開腿就打算跑。

可看著不遠處服務生看著自己這邊奇怪的眼神,又坐了下來。

「傅蘭青,你咋這麼慫呢。」

一道熟悉而又充斥著濃濃嫌棄的聲音在傅蘭青耳邊驟然響起,一回頭。

傅蘭青愣住了。

驚訝的眼神逐漸被憤怒取代!

「秦琛!!!你大爺!你把老子坑著那樣,你竟然去泡妞?」

「泡妞?」秦琛眼眸閃閃,掃了自己懷裡的女人,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

將人直接丟進了傅蘭青懷裡。

不等傅蘭青開口,便用純正的英語沉聲說道:「傅蘭青!你這個畜生!睡了我妹妹也就算了!還把她打暈跑了!虧我那你當兄弟,你卻這般算計我妹妹!」

「我不管,你睡都睡了,你的負責!」

「啥?」傅蘭青腦門上冒起了黑線!

老大你TM又瘋了嗎?

可人都被秦琛硬塞了過來,他要是不接,就得看著娃娃臉的小女生摔在地上。

這對於一個從小被教導要有紳士風度的人是無法做出的。

傅蘭青下意識的就將人攬入了懷裡,小心翼翼的抱著。

只是他還沒忘記秦琛這個坑!

正想要繼續,眼神一眯。

忽然看到了商場門口進來了幾個穿著很奇怪服飾的漢子,腰間鼓鼓,眼神兇惡,一看就像是和剛才那邊雇傭兵是一夥的。

「我……」

傅蘭青喉頭滾動,禿嚕到嘴邊的台詞又被他硬生生的給咽了回去。

他一邊把女人的腦袋往自己懷裡按。

一邊苦哈哈卻又帶著討好的笑容沖秦琛道:「大舅哥。你說啥呢,我是那麼不負責的人嗎?」

「我這不是覺得做完運動空腹不好……所以出來給你們買點早點……」

「買早點?」

「是啊是啊……」傅蘭青狗腿的指著桌子上他剛剛點的豪華雙人套餐,一口都沒動呢,秦琛就殺到了。

秦琛眼眸閃閃,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見食物都送到面前了,好像不吃也不合適的樣子。

便叫人直接把東西都打包了,這才領著人悠然的朝著他們早就訂好的酒店走去。

為了安全,他們三人只開了一間房。

當看著兩個男人帶著一個女人一起進去時,清潔大媽的藍眼睛里都冒著光。

不過人家也沒上來說什麼,畢竟他們這酒店,就是秦琛提前攻略出來的情趣酒店。

別說兩男一女了,就算是三女一男,只要你開心,你出錢,那也是沒有人管你的。

營救來的司徒梓書進了門便被傅蘭青放在了地上。

檢查了她隨身攜帶的資料,傅蘭青已經確定了這位就是他們要營救的教授了。

只是看著又是這麼年輕,這麼高的學歷背景。

傅蘭青忽然覺得人生好慘淡,有種歲月餵了狗的不適應感。

當然,有了嬈嬈那個「女變態」在,眼前的司徒梓書對他來說,也就是意外了一下,並沒有太大的驚喜。

可對於秦琛!

他還是有著濃濃的崇拜的!

老大到底剛才是怎麼分辨出有雇傭兵跟著他們,還讓自己演了那麼一齣戲,順利從商場里逃出來的。

看著秦琛一個人獨吞了一人半分的早餐,傅蘭青終於忍不住問出了自個心中的疑問。

然而秦總裁卻翻了個白眼。

異常嫌棄的瞥著他:「傅中校,你是從哪看出那些人和咱們去的實驗室一夥的,有沒有常識,R國最厲害的是忍者!」

傅蘭青:「那你說那些話是為了什麼!」

秦琛眯著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當然是為了坑你,我救她的時候是蒙面,咱倆身材又差不多,萬一她醒了愛上我咋辦,那嬈嬈又要生氣了。」

「但是你就不一樣了,你單身,又長得帥!她要是對你一見鍾情,這就是美事一樁啊……」 秦琛語重心長的說著,在傅蘭青思考的過程里吞下了最後一塊烤腸。

傅蘭青沉思著。

思考著秦琛的話,又瞅瞅床上依舊在安睡的女人。

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回過頭!

卧槽!我的早餐呢!

傅蘭青看著空空如許的托盤,再次生出了想要幹掉秦琛的念頭。

可一回頭,卻發現秦琛竟然倒在床上睡著了,在他手臂那裡,白色的一片血紅……

他受傷了?

傅蘭青顧不上再控訴秦琛的惡性,一把扯掉了秦琛的袖子……

與此同時。

一個面帶著銀色面具的男人,在一堆日本忍者的保護下進到了秦琛他們剛剛去過的那個實驗室。

秦琛是單兵作戰,又是為了救人。

其實對於這個實驗室的破壞力倒沒多強。

面具男人一邊指揮著手下在房間里檢查著,一邊自己也轉悠著……

忽的,他一眼看到了牆上的一個張印。

下意識的將手指貼在了上面。

「辰桑,可有什麼發現?」看到他的動作,一個忍者立刻湊到了面具男人的身邊。

面具男收回了手,強壓下心中的激動,隨意的揮了揮手。

「沒有,只是看這個力度,來救人的這個人,應該也是個雇傭兵。」

「雇傭兵?」

警花穿越:妃常不好惹 「嗯,練家子,不過卻不是洛華國那邊的,你們去查查最近有么有什麼厲害的雇傭兵潛入R國。」

「HI!」忍著恭敬的回答,走出兩步,又舉著一個手機回來了:「辰桑,奈美子小姐電話。」

辰幽幽的掃了一眼手機。

淺褐色的瞳孔里一閃而過著一抹哀傷。

他一邊接著電話,眼睛和心卻是被牆上那個熟悉的手法的牢牢吸引了。

阿琛……

你過的好嗎?

賓館里。

司徒梓書剛睜開雙眼,便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她睡在一張粉紅色的大床上,上面還鋪滿了粉紅色的玫瑰花瓣,就連空氣里,都瀰漫著曖昧的因子。

當然,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在她的旁邊。

還有著一張在幾個人在上面的打滾都沒問題的水床。

創業時代系列(全兩冊) 一個男人正騎在另一個男人身上,她沒看錯的話……

應該是脫衣服?

司徒梓書一下子蒙住了。

她自然是知道R是極其開放的,就連支柱產業里,除了AV還有GV,她曾經好奇的還看過一點。

可是小片片,哪裡有真人秀來的刺激啊!

更別說眼前這倆,尤其是被壓的那個,是真的好帥啊!!!

女人都有一顆腐的心。

尤其是長期處在二次元發達R國的她。

司徒梓書一時間都忘記思考自己的安全了,一雙葡萄大眼睛里寫滿了好奇!

傅蘭青此刻正發愁咋把秦琛的衣服扯開呢。

莫名的覺得背後有著一道炙熱的目光!

他下意識就以為是又有人追來了,一隻手直接就摸出了槍,回頭,便對上了司徒梓書那張娃娃臉……

淺淺的梨渦蕩漾著。

傅蘭青的臉頓時通紅無比……

「你醒了……」他順手將槍丟在一旁,低頭繼續去扯秦琛的衣服。

好不容易扯掉了他肩膀上的衣服。

這才發現,秦琛的肩膀和左手,竟然有著好幾個傷口,而且子彈還在裡面呢。

這人竟然剛剛還能淡定的搶了自己兩份早餐?

我擦咧!

這他麻簡直是不是人!

傅蘭青一邊在心裡碎碎念著,同時也再一次被秦琛刷新了自己的認真。

原先他一直都覺得秦琛能當上特別行動隊的隊長是因為命好。

或者是某方面的特長。

現在他才發現,眼前的男人簡直是就是個異類。

他原先而已是特種兵部隊的,受傷的事情那也是十有八九常有的。

霸愛成婚 可能做到秦琛這種頂著四個傷口還扛著人,淡定的還搶了自己兩份早餐,這他媽就不能接受了啊!

這是什麼設定!

傅蘭青絕對不承認,他其實還是很在意秦琛搶他早餐的!

司徒梓書沒想到自己一向魅惑人心的外表竟然被無視了。

至尊神農 頓時有點受挫。

然而下一秒,她便看到傅蘭青竟然拿著一把匕首,在打火機上烤了考,就準備取子彈了!

天啊!

現在外面的人都這麼野蠻了嗎?

她一邊驚訝著,一邊卻是攔住了阻止了傅蘭青的動作。

「你是要幫他取子彈嗎?」她刻意放緩了聲音,將聲音維持在一個特殊的震動頻率上。

這也是她原先上學時,跟著一位心理老師學的技能。

「是啊……這人也真是的,什麼也不說,竟然還能睡的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