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殊不知讓不讓別的男人碰林若煙,那根本不是美姬子說了算的,而是林若煙說了算的,林若煙願意,美姬子又豈會阻攔?

應海雄是一個聰明人,可是愛情來到面前,他還是暈了,暈的一塌糊塗。

應海雄送林若煙回去,一直到了湯臣一品的門口林若煙才下了車。

應海雄望著林若煙,過了半晌才道:「晚安!」

林若煙點了點頭:「你也是。」

說完這番話,林若煙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留下了應海雄一個人。

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越對你好,你反而不在乎,可越不在乎你的人,你反而能夠被打動。

林若煙就是如此,平日里受到了太多太多的尊敬,可是自從遇到了林逸,才體會到了別樣的滋味,要不然她怎麼會喜歡上林逸呢?

只是苦了應海雄,對林若煙一腔熱情,最後只能化為涼水,哪怕林逸一無所有,她林若煙也一無所有,林若煙也不會去跟應海雄,她受夠了那些世家大族的勾心鬥角,和林逸在一起,她只覺得好放鬆,哪怕一無所有,也會很開心。

林逸就在屋子裡面,坐在沙發上面看電視。

林若煙好幾天沒回來了,也沒有休息好,一看到林逸,立刻好像放下了所有一般,靠在了林逸的懷抱當中:「累死我了!」

能讓林若煙說出這樣一番話來是多麼的不容易呀,林逸輕輕的撫過林若煙的長發,林若煙這兩天有些憔悴,心疼道:「若煙,我說過了,實在不行,就把林氏財團賣了,看你一天累的,我都心疼,咱又不差那點錢!」

「不行,」林若煙搖了搖頭:「林逸,有時候我發現我好沒用,好像除了做生意我什麼都不會,我怕林氏財團沒了以後,你會覺得我什麼都不能做!」

聽到林若煙的話,林逸笑著道:「看你說的,我和你在一起難道就是為了你手裡那些錢嗎?你也太小看我林逸了吧!」

「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林若煙趕忙道:「雖然我很累,可是我很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可以這麼說,林氏財團就是我的全部,所以我……」

「我明白,我當然明白,」林逸點了點頭:「我會尊重你的選擇,如若不然,以前我就不讓你在林氏財團裡面待了。」

「嗯!」林若煙微微一笑:「還是你對我好!」

「好嗎?」林逸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一般般吧,我又沒怎麼對一個女人好過。」

看林逸這個模樣,林若煙忍不住笑道:「怎麼,你還想對別的女人好?」

以前的林若煙哪裡會開這樣的玩笑呀,林逸的心中還是有些高興的:「當然想,我還想著三妻四妾呢!」

「就你這樣,要不是我瞎了眼,誰會看上你?」林若煙輕哼一聲道。

…… 「如果你連自己想成為怎樣的人都不知道,那麼當個配角也是運氣。」

葉靈被打擊得片甲不剩。

等李子真回到她身邊的時候,鬍子導演已經離開。

看她沒精打彩的樣子,問她怎麼了?

葉靈看著李子真,她覺得自己跟李子真比,已經很認真的在學習表演了,都沒有想過用什麼捷徑,難道這樣還不算上進嗎?

努力了這麼久,結果連當個配角都成了運氣嗎?

她覺得自己是憑實力得來的啊。

天庭小獄卒 葉靈委屈地撇撇嘴:「被訓了。」

李子真看著葉靈望著的方向,那是一群在交流的導演。

心裡驚奇她竟然認識到導演還「訓」她了?

臉上卻不動聲色的安慰道:「不要想它了。在這裡都一樣,明星是大牌,導演是人上皇,個個都被人供著呢,有些脾氣,說話不客氣是常事。」

這樣嗎?

葉靈看著場中的人,雖然鬍子導演的話不好聽,但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覺呀。

「走吧,我帶你認識人去。」

李子真拉著葉靈,把她介紹給了一個導演。

這個導演跟鬍子導演比,完全是一身痞氣,一點也不掩飾的像要把她剝光了來看一樣。

葉靈掙了掙被李子真拉著的手,沒有掙脫。

「天哥,這個是莫小艾,我的舍友……」

「哦?小艾呀?」陳天昂著頭一副等著人巴結的姿態。

葉靈與他的視線是平的,雖然她本身不算高挑,可是對方是有點矮吧?而且身體還開始圓潤那種,頭髮用了很多髮膠梳了個造型,算是精心打扮的,但眼裡流露出來的目光,是帶著貪婪和情慾的。

這種人,李子真還跟他好嗎?

葉靈看向李子真,李子真只是一直沒有放開挽著她的手,對陳天「燦爛」的笑著,說著他愛聽的話。

葉靈真的聽不下去了。

那麼明顯的一個人,為什麼還要自己湊上去?

「小艾,天哥最近有部戲……」

葉靈終於知道李子真的打算。

「戲的事嘛,好說好說。」陳天在兩人身上瞄來瞄去,一副滿意的樣子,「等宴會結束了,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慢慢聊……」

葉靈很多時候只是聽說「潛規則」的事情,但真正遇上,且那麼明顯的,還是第一回。

「可以呀,那天哥留個電話,到時方便聯繫哦。」

「行行行~美人的話,我陳天最愛聽,哈哈……」陳天拿出一張名片,李子真想伸手去接,卻被陳天用另一隻手握住,攤開,然後才把卡片放在她手上……

葉靈看得滿身起了疙瘩,下意識把李子真往自己身邊一拉。

李子真一個不備,差點把卡片掉地上。

兩個人瞪她。

葉靈愕然。

陳天在揩了油后離開,臨走前給了葉靈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帶著點陰森。

「莫小艾」

李子真放開她的手,面無表情的跟她說話。

「子真,那個陳天……」

「我知道。」

「知道你還……」

李子真涼涼的看著葉靈:「還怎樣?沒有付出哪有收穫?陳天他有錢,自己的戲想拍就拍,而且請誰拍都自己說了算,能認識這樣的導演,想拍什麼戲,只要搞掂了他,女一都可以。」

「可是……」這樣要來的女一……

葉靈抿嘴。

「你不要,大把人想要呀?你看跟我們一起在路邊的那些女人,哪一個不想進到這裡來?只要這裡的人願意,十個有九個搶著撲上來。」

「還有一個……」總是在堅持做自己的?

「還有一個,是知道自己長得太丑撲上來太難看,有自知之明的。」

葉靈被李子真的話堵得啞口無言。

她忽然發現,自己努力學習的時候也蠻好的,至少不用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入了這行,哪來的清高?」李子真看看那些春風得意的人,眼裡都是譏哨:「別看他們好像很風光,但在背後,她們舔了多少人的鞋,誰知道呢?」

「……」她從來不知道,李子真這麼的憤世嫉俗,她以為她只是平時看事情消極了一點而已。

「子真……」葉靈覺得聽著那樣的話有些難受,難道這個行業,真的沒有一個真正靠努力上去的人嗎?只有那種途徑才能到達上面的高度?

一個人真的不能靠自己的努力與才華,上去頂峰做自己喜愛的事情嗎?

「別看我,那城都是用血骨堆起來的,別人眼裡的輝煌,用了多少人掂腳?你不踩別人,別人就會踩著你上去。為什麼要做那個被踩的人?」

李子真涼薄的一眼,看得葉靈心都涼了。

今晚,是真的帶她出來見識的吧。

李子真發現了下一個目標,又盈盈的上去了。

葉靈看著場中的人,似乎跟剛來的時候看得已經不一樣了,某明星笑著的臉上,肌肉在綳著,垂眸的一瞬,帶著滿臉的疲累,藉著端酒杯的一剎,放下僵持著的笑容,在抿酒的三秒裡面,眼神是陰鬱的。

但是轉身的瞬間,又堆起最標準的笑容,擺出最好的姿勢,留給抓拍的人最好的角度,也給交流的人深切的印象。

從在角落中的人,冷眼看著場中的熱鬧,可是上了場,每個人彷彿都是帶著熱能的好客小夥伴,巧笑倩兮,和藹溫柔。

葉靈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他們會不會變成自己的以後?

如果是這樣的未來,莫小艾還想不想要?

「看到了什麼?」

鬍子導演又出現在她身邊。

「人生。」

葉靈有點凄涼的一笑。

「這只是冰山一角。你不知道的比富士山還多。」

「富士山不是最大的山。」

葉靈難得的懟了一句,實在剛才心情太鬱悶。

「呵」鬍子導演顯然沒想到會被一個新人懟,冷笑一聲又要離開。

但離開前給了她一張名片。

「雖然沒什麼機會,但你可以試一試。」

葉靈看著手中的名片:巫可仁。

這名字……

「是要我去試戲嗎?」反正再差的印象也是差了,她都有點心灰意冷了,一個導演能叫她試的不就只有戲嗎?

「呵呵。」

巫可仁拿著酒杯離開。

走出幾步,回了個頭:「我就喜歡富士山。」

咋的啦。

「呵」

葉靈笑了。 李子真對於葉靈比她先得到試鏡機會,抿唇不語。

酒會是李子真帶去的,可是看樣子沒什麼收穫。

「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

葉靈說完有點小後悔,但是當是還了人家的人情,畢竟她昨晚真的見識不少。

李子真思考了一下。

「可以。」

兩人一起去了約定的地方。

果然是很多人在試戲。

巫可仁坐在考官中間,側對著咿咿呀呀的人。

試了十來個之後,猛拍桌子:「你們都TM認真點,不想試的都給我滾!老子時間是被你們這樣浪費的嗎?!」

聽得門外的人都悚悚發抖。

有的直接抱著經紀人央求回去。

經紀人一陣安撫,看看鎮定的葉靈兩人,心裡直嘆氣,攤上年輕不懂事的,沒一樣順心。

葉靈倒是覺得之前對鬍子導演的認知差不遠,沒認為發脾氣是件可怕的事。

「子真……」

葉靈看看人,自然不認為李子真會怯場,只是想找個人說說話,即使她們早早來,也都排到百餘號去了,但是也不能亂跑,有時候一開口就會被淘汰的情況也不是少見。

李子真卻在一旁沒有理她,彷彿在想著自己的事情,像不認識她一樣。

葉靈無聊,只好自己一直看領到的台詞。

就一張紙。

紙里就兩句話。

「想逃?」

「沒門!」

幸好來之前有搜一下鬍子導演要用的劇本,不然的話完全無從入手。

巫可仁用的是網上的一本熱文改編,故事裡關於這兩句話的劇情也被葉靈用手機搜了出來。大概是一段逃婚的過程,男主的霸道氣質突顯,想要把女主掌控,卻忽略了女主的心境,讓原本還沒愛上他的女主生出了逃跑之心。這一段就是女主逃出去之後,男主在屋裡大發雷霆的情景……

她們試鏡的就是男主大發雷霆時站在旁邊的表妹的反應,來襯托這位男主初期的飛揚撥扈,但這位表妹竟然還迷戀這種大男人情節,當然這個表妹算得上是女三女四的人物,畢竟出場還是比較多的,雖然都是作死的那種。

差點以為她們要演男主的戲!

所以很多不得要領的人就這樣懵的被趕出來。

留下來的大概是那些事先拿到劇本或者做了功夫的人。

可能巫可仁想告訴他們一個道理: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人。

看著或氣或懊的一群人離開,終於到了葉靈她們。

先進去的是李子真,因為提前跟她講過情節,葉靈只能說看個人發揮吧,這些是想作弊都沒辦法作弊的。

醫女狂炸天:萬毒小魔妃 出來的時候,李子真也沒什麼表情,葉靈也沒有問。

進去的時候,每個人似都被折磨得沒精打彩一樣,只有一個考官給了她一個手勢讓她開始。

其中一個充當喊話的說了第一句台詞時,葉靈竊喜的往門外看去,彷彿是親眼看見女主走的,但又一副裝作不知道,自己小心愿得償的一副小眼神。

然後是無實物表演,假裝男主在發脾氣,假裝男主在摔東西,假裝男主表現出了深情,即使是一剎,也讓她覺得糾心,假裝看見男主追出去的那一刻,她委屈傷心又帶著不服氣……

在規定內的時間演完,葉靈有點緊張的看著三位考官。

巫可仁終於正眼看她了。

不過她沒看見她表演的時候,巫可仁的揚眉。

旁邊的考官想說什麼,被巫可仁阻止了:「回去等通知。下一個!」

心情並沒有變好呀?那大概還是不滿意吧?

果然還真是來試試呀。

葉靈抿著嘴出去的時候,李子真眼裡閃過一絲快意。

對於什麼都表現在臉上的人,你不用問也能知道結果。

「我們再去試試別的吧?他們還要一些僕人之類的。」

葉靈點頭,既然來了,那就有什麼演什麼吧,反正她們本來就是群演過來的,沒有接到什麼角色的時候,她們仍然是跟群演搶飯吃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