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殺人如麻的向二第一次心腸一軟,抱起那小孩就往房間的浴室裡面走去。

……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當向二幫那小孩洗完澡出來后,第一次為了一個小孩,和衛一起了爭執。

向二一直是中庸而溫和的人,這次居然會為了一個衛一帶回來的人,和衛一吵了起來。

劇烈的爭執,甚至驚動到了林爺。

向二在所有人面前,冷艷的臉上是勢在必得的神情。

「我要她!」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向二背後的小孩。

那個如玉墜般精緻的小孩,就是這樣怯生生地站在向二身後,不知所措地拉了拉她的袖子。

只是他看到了,在所有人移開視線那一刻,站在向二身後那怯生生的小孩,又大又黑的眼睛里閃過了一絲冷嗤。

一個3歲的小孩,會有冷嗤的神情?

他不相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只看到那個漂亮的不可思議的小孩依舊是一臉不知所措,怯生生地扯著向二的袖子。

果然,是他看錯了。

一個3歲的小孩,怎麼懂什麼是冷嗤。

林爺是公正又大義的人。

聽完了雙方的話后,他摸了摸鬍子,便招手讓那個小孩過去,讓她自己選擇。

小孩怯生生地看著他,最後,在衛一的陰鷙中,那隻軟軟的手拉起了向二的手。

向二的臉上笑出了花。

同時,衛一的眼睛像淬了毒的箭一樣看著她。

……

沒有人想到,向二讓她入曉的明蝶榜——

明蝶榜,是每年將要入曉的不滿4歲的小孩經過重重的三關一難后,從100人里挑選5人進入曉培養。

她剛好3歲半,可以入明蝶榜。

而入明蝶榜的小孩,都是他們從世界各地挑來萬里挑一,有武術根基,並且來自練武世家的孩子。

向二對她那麼勢在必得,難道是因為她有這樣的潛力和天賦嗎?

很快,這個想法讓每個人都啪啪地打臉了。

明蝶榜的第一關,是殺合,這是100個小孩的混戰賽,100個小孩里,決出50個小孩進入到下一關。

而沒有進入到下一關的小孩,都會在事後被抹殺。

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命運,要麼生,要麼死,所以才可以激發出他們的最大潛力。

偌大而空曠混戰場里,呈一個封閉的圓形。

他坐在二樓的座位上,和衛一和向二一起,看著自己曾經經歷過的明蝶榜殺合,看著混戰場里每個小孩都是顫顫抖抖地不敢動,小臉上是害怕得泫然欲哭的表情。

除了她。

一開戰,她便勇者無懼般地沖向了場內長得最高,最結實的那個孩子。

那是來自東北武術世家——何家獨苗。

別說攻擊,她甚至連拳頭都不知道怎麼握,就這樣像不怕虎的初生牛犢一樣,鼓著小小的身子,用一身不怕死的勇氣沖向何家獨苗。

見她不知死活地對自己出手,何家獨苗一躍而起,重重地將她踢飛出去——

在眾小孩的目光里,她像失去了翅膀的蝴蝶一樣,重重地撞到了圍牆上,小小的額頭大出血,昏死過去。

血汩汩而下,似乎沒了生命的跳動。

死亡的氣息一下子籠罩了所有人。

每個小孩頓時被血紅遮住了自己的雙眼,他們握了握小小的拳頭,殺向了其他小孩。

劇烈的血腥味頓時籠罩了整個混戰場。

……

當全場歸於平靜時,還有氣息的孩子躺在地上不停地呻吟。

護衛隊開始清理混戰場——

沒有人去留意那一方角落。

只有他。

他錯愕地看著倒在圍牆底下的那個小小身子輕微地動了一下,然後,再動了一下。

接著,在他不可思議的目光,她躺在地上,居然伸出像樹枝般大小的小手,捂著了鮮血汩汩的額頭。

鮮血流了她一臉,染得那張小臉有些可怕,但是那小小的身子卻是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

被何家獨苗那幾乎痛下全力的一腳踢到堅硬的圍牆上,她居然還有站起來的力氣。

他不由得站了起來,看向了她。

陽光下,她死死地捂住流血的額頭,任由鮮血沾滿她一臉,眼睛幾乎都睜不開,連他都感覺到對於一個3歲的孩子來說傷口的猙獰,但她卻顫抖著,掙扎著站起來。

那麼,一開始——

他驀地明白了,弱者最容易事先被殺。

所以,她用最狠的一招,來避免了其他小孩對她痛下殺手。

她是故意的。

*

她通過了第一關,最開心莫過於是向二。

向二的眼睛居然發著光。

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中,向來冷艷無情的向二下了混戰場,像小鳥一樣開心地奔向了她,然後把她抱起來,用力地親了親那滿是血跡的小臉。

她捂著額頭,摟向了向二的脖子,也軟軟地親了親向二。

……

通過了第一關,其實不是值得多開心的事情,只是死亡的時間延長了,而每下一關只會更難。

通過了明蝶榜的第一關殺合后,會有一個月的緩衝時間,才到第二關分合。

離第二關分合的這一個月,可以由師傅指導練武。

她的師傅是向二,曉的第二。

但是她在混戰場上的表現,幾乎每個曉的人都清楚地知道,向二這徒弟,只是一個花瓶,好看的花瓶小孩。

首先,相比同齡的小男孩,她長得特別瘦弱,又矮又瘦,會讓人毫不懷疑,在下一關分合,她會被當場打死。

第二,她沒有任何的武術基礎,連最基本的攻擊時握拳的意識都沒有,就憑著一股勇氣用身子沖向何家獨苗。

第三,她沒有練武天賦,甚至可以說,不適合練武。攻擊何家獨苗時,她同手同腳,小小身體展現出來的手腳不協調,一眼就可以看出來她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練武天賦。

一個長得瘦弱,沒有武術根基,甚至沒有練武天賦的人,原本在殺合第一關就該被淘汰出去的人,偏偏出了一點意外。

但是這種意外,不可能一直延續。

為此,影三私下勸了向二,讓她不要浪費一個月的時間在這個叫做洛久久的小男孩那裡。

不然,在分合后,傷心的還是她。

向二沒聽,每天都帶她下混戰場,中午時分頂著最熱最大的太陽,教她最基本的基本功。

扎馬步,握拳,出拳,跳躍,劈腿,踢腿——

他每天都站在二樓的欄杆前,看著那她在中午最大最熱的太陽的照射下,身子下沉,頂著一張被太陽曬得紅通通的小臉,握緊小小的拳,咬緊牙關,先扎馬步。

向二對她的要求無疑是狠心的,對於一個普通3歲半的孩子來說,扎一個小時已經是極限了,更何況,要頂著最熱最大的太陽。

而向二並不會監督她,說完一天的任務后,自己便離開了,只等下午結束時過來一小段時間,遙遠地看著她。

他想,向二即使心冷,也害怕和她分別。

練武的第一天,他看到她蹲下下盤,將全身的支撐都放在了雙腳的中心,咬著牙關,握緊拳頭,不管孱弱的小腿一直顫抖,穩著自己一動不動。

中午的太陽幾乎要烤熟整個大地。

他清晰地看著她的汗從小小的額頭冒出來,像雨水一樣,一滴一滴地吧嗒在地上,濕了一大塊地面,卻很快被太陽晒乾了。

周而復始。

半個小時后,她終於支撐不了了,腿一軟,便重重地跪在了水泥混合鋼鐵的混戰場地上,露在衣服外的膝蓋被擦破了一大塊血肉。

他原本以為她會哭,在沒有人的地方,哭是很正常的。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她沒哭。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膝蓋的傷口,然後伸出瘦弱的手摸上了那傷口。

摸上了傷口后,她竟一個用力,重重地往破損的傷口扣了下去。似乎這一扣扯出一大塊皮,鮮血染了她一手,她終於痛得呲了呲牙。

接著,她就這樣無所謂地將手裡的血擦到衣服上,便再次掙扎著重新站了起來。

……

炙熱的太陽下,她就這樣不停地跪倒在地上,持續不斷的一次又一次「撲通」「撲通」地跪在鋼鐵水泥地面上,那刺耳的聲音,甚至連他都覺得痛。

而為了可以讓自己從太陽的暴晒的昏眩中清醒過來,繼續堅持下去,她便用手狠狠地扣著自己血肉模糊的傷口,然後掙扎著撐起自己的身子,一動不動地扎著馬步。

等她扎完馬步,她的膝蓋已經血肉模糊,鮮血淋漓——

什麼樣的意志力,才會造成這個3歲的小孩對自己這麼狠?

……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甚至之後的一個月,她就是用這樣的方法,讓自己孱弱的身子頂著最熱的太陽,一天不少地堅持了下來。

直到一個月後的最後一天,向二來檢查她練武的成果時,她穩穩地握著拳頭,在最熱的中午時分,堅持地扎了兩個小時的馬步。

他清晰地看到了向二詫異的眼神。

可能向二也沒想到,一個瘦弱,沒有武術根基,甚至不適合練武的3歲孩子,居然可以在短短的一個月進步這麼大。

只是,這樣的進步,面對分合來說,遠遠不夠。

……

分合在一個普通的夜晚開始了。

明蝶榜的第二關分合是不死不休關,顧名思義,只有生死,才可以決出勝負,進入到第三關。

抽籤制的分合,是上帝給的公平,但是上帝卻沒給她公平。

幫她抽籤的向二在看到紙上的名字時,一向冷艷的臉竟淺淺地笑了,只是眼尾處,一顆晶瑩的淚珠竟開心地笑著流出來了。

她對戰的小孩的名字被衛一冷幽幽地念了出來。

衛一看著那小小的她,乾淨的似乎世事不懂,眼裡似乎冒出了一種叫做摧毀和蹂躪的光亮。

他很熟悉衛一這樣的眼神。

如果衛一得不到她,那麼,衛一會寧願毀掉她。

「何世傑對戰洛久久。」

冤家路窄這句話沒有錯,向二抽到的人,竟是殺合里將她踢飛的何家獨苗——何世傑。

這是一場顯而易見的結果。

相比孱弱的她來說,何世傑長得十分壯實,並且他是武術世家何家一直精心培養的孩子,從一歲就開始有意識地讓他練武,也是他們擄來曉之後最有潛力的苗子之一。

他卻第一次有了不忍心。

他想起她一次又一次在太陽下跪倒在混戰場上,一次次撐著自己的膝蓋站起來,一直努力地想要活下去。

那懵懂的大眼睛一如既往的乾淨與清澈。

她不知道向二為什麼抱起她,將臉埋在她小小的肩膀上,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其他哥哥姐姐都是抱著手,一臉笑容地看著她的表情,她更不知道她一直努力的堅持只是個笑話。

她用小的只有他的手一半的小手,抹了抹向二笑起來彎著的眼角,軟軟的童音像對著向二許下了一個不可能實現的承諾。

「向媽媽,我想回來。」

向二原本笑著的臉僵住了,終於忍不住流下了淚。

「乖,久久,你會回來的。」

那雙小小的手摸了摸向二的臉,便從向二的懷裡下來了,她瘦弱的小小身子和其他小孩一樣,緩緩地走向了分斗場。

周圍除了他和向二外,都是翹著雙手的人,他們一臉看好戲的神情,紛紛想看下最有潛力的何家苗子怎麼給他們一個驚喜。

只可惜,何家獨苗的對手太弱了。

……

巨大的分斗場,有無數個精鐵不鏽鋼精心定做的30方的巨大籠子。

進入到分斗場后,除非一方死亡,否則兩人都不可以出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