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殺死喪屍並不會有黑霧,也不會升級、更不會爆出寶物,只是白白消耗體力,沒有任何好處。”

“如果眼、鼻、口角沾染了喪屍的血液,都有可能被感染。身體傷口處沾染了喪屍的血液,也有可能被感染。”

“這裏的設定和《顫慄世界》是不一樣的,一定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這幾行字的內容讓齊格有些吃驚,不過這並不是讓他最吃驚的地方。

讓他最吃驚的地方,是他發現這張紙上的字,是他自己的筆跡!也就意味着是他自己總結和寫出來的!

死亡是真正的死亡?不能用這種辦法回到原來的世界裏去?

這下麻煩了!

好容易走上人生巔峯,站在山頭唱《無敵是多麼寂寞》,現在卻是被坑到末世裏來了!

這些字真的是自己寫的嗎?爲什麼一點兒記憶都沒有?是那坑貨故意嚇唬他的吧?

齊格走到了防盜門邊,透過貓眼向外看了看,發現對面那家人的房門開着。

不過這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家人似乎都在家。

他們家裏一共有三口人,一對夫妻和一個十幾歲的女兒,此時全都已經轉變成了喪屍,並且漫無目的地在客廳、大門附近四處走着。

可想而知,一旦齊格打開防盜門,他們肯定會一起向這邊撲過來,然後,把齊格撕咬成粉碎。

那麼,問題來了。

這個遊戲該如何通關?

當然,前提條件是這是個遊戲才行。

如果是真實的,那就太可怕了。

“坑貨!坑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給些提示吧!”齊格在心裏大聲呼喊着。

沒有迴應。

齊格走到了窗邊,再次向下面觀察了一番。

這裏是一棟居民樓,居民樓在一個住宅小區裏,住宅小區的地面上,到處都是遊蕩的喪屍。

如果字條上所說的一切屬實,齊格出門去就毫無意義了。

而且,他也不知道出門之後做什麼。

這遊戲不能升級,殺喪屍只是白耗體力,齊格現在身體仍然很虛弱,豆芽菜體型,就象完全沒修煉過能量之前的狀態。

會不會……有一些隱藏線索在房間裏?

齊格到處尋找了起來,想要找到一些線索。

可惜,除了餐桌上、地面上兩條字條之外,再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了。

……

五天過去了。

齊格把房子裏能當柴燒的東西都收集了起來。

房門外、樓下到處都是喪屍,他現在能做的事情,就是收集各種能當柴燒的東西,煮米飯,讓自己不至於餓死。

就在今天,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水龍頭裏,停水了!

齊格已經盡最節約用水了,但是,看起來樓頂水箱裏的儲存的水也很有限。

先前水龍頭有水的時候,齊格用桶和鍋儲存了一些水,但這些水也僅僅只夠他三天之用,三天之後,如果他不能找到新的水源,就將面臨沒有水煮飯和沒水喝的境地。

“這是個求生的遊戲啊!”齊格已經不想玩下去了。

在不確信死亡是否會從遊戲世界脫離之前,齊格還不想死。

萬一死了是真死呢?那就太不合算了。

真不該來體驗這遊戲的,連退出方式都沒有。

每天只有米飯吃,沒有菜,齊格嘴巴快淡出鳥來了,更要命的是不能洗澡,身上到處都髒臭髒臭的。

末世真不好玩!

坐在電腦前打打《顫慄世界》還行,一旦真的進到這裏來了,齊格可沒有柳爺那麼強悍的生存能力。

趁着現在還有三天的飲水,出去尋找新的水源吧,另外還要找些食物回來才行,不然那些米遲早會被他吃光。

齊格找來一些還沒有燒掉的雜誌,把它們用繩索捆綁在了自己的手臂和腿上,做成了防咬盔甲,然後又找了個拖把,去掉前端的布條之後,把一把餐刀綁在了上面,做成了一根長矛。

當然,菜刀也掛在了腰上。

可惜沒找到斧頭,據《顫慄世界》的柳爺說,斧頭是對付喪屍最好的工具。

齊格把一個沉重的木櫃慢慢地移到了防盜門邊,後面又抵上木桌沙發等物,然後拉扯了一些繩索過來綁在了防盜鐵門的另一側,做成了一個陷阱。

然後,齊格把防盜門拉開了一個小縫。

新書《金牌主持》衝榜中,懇請兄弟姐妹們把推薦票票投給新書,老魔無比感激!叩首!

…… 對面的三隻喪屍聽到這邊防盜門的動靜,立刻一起嘶吼着向這邊撲了過來。

齊格連忙把防盜門給關上了,心裏怦怦亂跳了起來。

丟人啊!剛剛鼓足勇氣準備幹掉這三隻喪屍,結果看到他們一起撲過來,立馬嚇破了膽子,又把門給關上了。

三隻喪屍衝到門外,被防盜門攔住之後,開始瘋狂捶打起防盜門來,把防盜門錘得‘咚咚’山響,雖然防盜門整體和牆壁連接在一起,但在這三隻喪屍拼命的錘打之下,牆壁發生了劇烈的震動,不停地有水泥塊掉下,彷彿防盜門隨時會被撞開一樣。

“要不要這麼猛啊?”齊格有些後悔自己的冒失了。

但是,不出門不行啊!很快就沒水喝了,一旦沒水喝,肯定是活活渴死的結局,那還不如被喪屍咬死呢!

過了一會兒之後,齊格向防盜門外看了看,發現情況越來越不妙……防盜門外又多出了兩隻喪屍,看起來好象是被這錘擊聲給吸引過來的。

不過它們並沒有加入錘擊防盜門的隊伍中,這讓齊格稍稍心安了一些,不然的話,防盜鐵門遲早被它們給突破了。

齊格悄悄打開了客廳的窗子,試着把微波爐從窗子裏扔了下去,砸在地面上發出了一聲悶響。

地面上遊蕩的一些喪屍聽到這悶響之後向微波爐砸落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就繼續無目的地遊蕩了起來,看起來它們對聲音似乎並沒有那麼敏感。

防盜門外的三隻喪屍應該也聽到了微波爐墜地的聲音,它們的捶擊聲稍稍停滯了片刻,然後又繼續了,看起來它們並沒有被那巨大的聲響給吸引走。

“喪屍遊戲、喪屍電視裏的一些經驗,在這裏不管用啊!”齊格這下更喪氣了。

三隻喪屍不停地錘擊着鐵門,整整持續了十幾個小時,直到第二天黎明時分才停了下來。

爲什麼停下來……齊格不是很清楚,只能猜測它們是不是累了。

防盜門的貓眼被血污給封死了,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況,齊格把耳朵貼在防盜門上,似乎可以聽到隱隱的嘶吼聲和腳步聲,看起來它們並沒有離開,仍然在門外徘徊。

防盜鐵門質量還不錯,雖然門框四周掉落了不少水泥塊,但看起來並不會被突破的樣子。

齊格提心吊膽了十幾個小時,一直沒有閤眼,這時候無比疲憊,檢查過門窗之後,倒頭在牀上睡了下來。

中午一點鐘的時候,齊格才醒了過來,吃了昨天剩下的米飯之後,他拿着杯子喝了幾小口水,又開始思考後面的對策。

沒有水必須出門找,但現在門被堵了,根本出不去。

用繩索翻到樓下房間裏的話,因爲不知道里面的情況,萬一一進去,就被喪屍給圍住了,麻煩就大了。

中午吃得不多,下午五點鐘不到,齊格又飢腸轆轆了。

不得已,齊格又弄了水和米,把鍋架了起來開始煮飯。

正準備把找來的一個冊子燒掉的時候,齊格卻是在裏面發現了一摞照片。

已經處於電子相冊時代的人,放在手機裏隨時可以翻閱很方便,很少有人會把照片洗出來了,至少齊格不會這麼做。

看到照片裏的兩個人,齊格很快就知道這些照片是誰洗出來的了。

肯定是劉小溪。

因爲這些照片裏只有他們兩個人,既然齊格不會把照片洗出來,那就只能是劉小溪了。

不過齊格對這些照片卻是沒有任何的印象。

齊格拿過了第一張照片看了看。

照片裏的背景顯然就是現在齊格所在的房子裏,比如桌子上的微波爐,就是昨天齊格扔下樓的那個。

照片是用自拍杆拍的,劉小溪的臉緊緊貼着齊格的臉,一臉的幸福神情。

就在齊格看着這照片的時候,他的神智突然出現了片刻的恍惚,下一刻的時候,他身邊的一切發生了變化。

房間還是這個房間,但是地面上、桌子上沒有了灰塵,到處都很乾淨整潔。

除此之外,身邊還多了一個人。

劉小溪。

“看看剛拍的這張照片怎麼樣。”劉小溪很興奮地從自拍杆上取下手機,點開剛纔拍的那張照片拿到齊格面前一起看了起來。

齊格有些發楞地向四周瞅着……身後那臺微波爐還在,他不知道怎麼的,看了照片之後,就被傳送到照片所在的時空來了!

“有東西吃嗎?”齊格很餓,向身邊的劉小溪問了一聲。

“有啊,你想吃什麼?”劉小溪向齊格問了一聲。

齊格已然跑去了冰箱那裏,打開後看到裏面有面包、還有切片封裝的烤鴨,他伸手把它們抓了出來,扯開面包袋大口吃起了麪包,又扯開封裝的烤鴨,向口中狂塞了進去。

“你怎麼了?這些東西從冰箱裏拿出來不能直接吃!要熱了再吃!”劉小溪強行從齊格手中搶過了剩一小半的烤鴨。

齊格又從冰箱裏抓了一罐啤酒出來,打開後仰頭猛灌了下去。

這些天一直省着水不敢多喝,他早就渴得不行了。

“你生病了嗎?到底是怎麼了?”劉小溪憂心忡忡地走過來,伸手摸了摸齊格的額頭。

“我餓,給我東西吃。”齊格在肚子沒吃飽之前,暫時不想和劉小溪廢話什麼。

“電飯鍋裏還有米飯……”

劉小溪話音剛落,齊格已經撲向了電飯鍋,打開蓋子後直接把鍋體拿了出來,伸手抓起裏面的飯糰往嘴巴里塞了進去。

旁邊放着一盤酸豆角,齊格伸手抓了一把塞進了嘴裏,吃了好多天的白米飯,配上酸豆角果然味道大不一樣啊!

快要幸福死了!

“你到底是怎麼了?”劉小溪急得快哭了起來,齊格這表現也太反常了吧?

齊格正想和劉小溪說幾句什麼的時候,他的精神出現了片刻的恍惚,下一刻的時候,劉小溪消失了,桌子上的微波爐也消失了,他回到了那個滿是灰塵的房間裏,正看着手中的照片。

外面,隱隱傳來喪屍的嘶吼聲。

“啊!”

突然的變化,讓齊格冷不防跌坐在了地上。

新書《金牌主持》衝榜中,懇請兄弟姐妹們把推薦票票投給新書,老魔無比感激!叩首!

…… 口中仍然殘留着酸豆角的味道,肚子也是飽的,這讓齊格感覺出了,剛纔發生的一切並不是他的幻想,而是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時間錯亂?

齊格看向了手中的照片……似乎……這一切是這張照片引起的?

齊格又盯着手中這張照片看了好半天,但剛纔那種傳送並沒有再度發生。

難道一張照片只能傳送一次?

齊格忍住了看第二張照片確認自己猜測的衝動,決定到了下次飢餓的時候再看第二張照片,以免浪費掉一次飽腹的機會。

剛纔那一切……難道是看照片就能進入到當時拍照片時的時空?

這是遊戲給的金手指?

或者是完成遊戲任務的線索?

是不是尋找出了某個祕密、達成了某件事,就可以從這裏脫身返回現實世界去了?

如果可以返回現實世界,齊格打死也不進這個所謂的《顫慄世界》來體驗了,末世的這種絕望,真不適合他這種人,還是讓柳爺來會比較合適。

最讓齊格鬱悶的,是到這裏來之後,他修煉的能量沒了,殺死喪屍也不能升級!

修煉的能量……

齊格想到這裏之後,連忙試着按照先前的修煉方法,修煉起體內的能量來。

但是他很快就發現,這麼做毫無意義。

因爲他體內根本沒有那種可供修煉的神祕能量!

當初太空梭在綁定他的時候,給他體內灌注了某種神祕能量,齊格才能開始能量的修煉,讓那神祕能量變得越來越強大。那股原始的神祕能量,相當於是在他體內種下了一顆種子,只要他精心澆灌(修煉),就可以讓種子茁壯成長、開枝散葉。

但是,現在沒有了種子,他怎麼澆灌都不可能種出果實來。

齊格看了看外面小區裏四處遊蕩的喪屍,又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聽門外的喪屍,出門太冒險了,還是留在這裏吧。

照片看起來有二十多張,至少可以混二十多頓飯吧?

或許在這期間,找到了或者思考出了這遊戲的出路,想到辦法離開了呢?

嗯,現在無事可做,想想現有掌握的線索吧。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和劉小溪顯然是結了婚,但這在現實世界裏,是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所以這裏就有了矛盾。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