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每棵松樹上都掛著一副血淋淋的骷髏骨!

若非鮮血還在滴,多半會認為這是醫學院用來教學的塑料骨骼。

蒼蠅嗡嗡歡叫,慶祝有食物可取。 ?由於天翔帶著面具,所以男子也並沒有認出天翔的樣貌。

男子回道:「不,你理解錯了,這裡並不是我們的領地,我只是見到這裡有亮光過來看看而已,我是雪狐算是妖族人,我們在這裡有自己的部落,我們常年生活在北極,很少看見有人會到這邊修鍊。

看你的寵物應該不是雪狼才對,而且實力並不在我奧克之下。(奧克是男子的寵物,也就是面前這頭雪狼。)」

天翔回道:「我是自己過來修鍊的,只不過是今天剛剛到這裡,對這裡也不太熟悉。」

男子說道:「既然如此不如你和我去部落吧,這裡晚上會有很多的野獸出現,如果遇到雪猿恐怕會難以對抗。」

天翔想了想點頭答應了、

路上兩人騎著自己的寵物,向部落走去的同時,交談了起來。

男子自我介紹道:「我叫安陸,是一名武道師,也是雪狐族的後裔,在這裡我們有著大陸上最大的雪狐部落,人數在3000多人,看你的實力應該不弱,怎麼會選擇這裡來修鍊。」

天翔也自我介紹道:「你可以叫我浪人,我是一名流浪者,選擇這裡修鍊是因為我找不到更好的修鍊方法,我曾經去過妖族的萬魔峽谷,可是那裡已經無法給我更多的修鍊。」

陸安看著天翔雖然帶著面具,看起來卻應該剛剛成年才對,陸安詢問道:「你應該剛剛成年吧,你現在的實力是多少。」

天翔回道:「我17歲,實力在70級。」

陸安驚訝道:「七十級,這怎麼可能,據我所知只有天族和妖族修鍊的速度是最快的,可是你個人類怎麼會修鍊的如此快。」

天翔說道:「所以我才需要找到更好,更快的方式修鍊。」

陸安說道:「如果這樣的話,我看你倒是可以去跟雪猿挑戰一下,如果你能說服雪猿甘願當做你的陪練或許可以提升自己的實力。

美男如此多嬌 我的部落裡面的酋長當初和雪猿每天進行對抗訓練,在兩年內從50突破了65級實力,現在成為了我們部落的酋長。

火影忍者之最強叛忍 他現在的實力是我們部落最厲害的,現在已經到了79級,明天我可以引薦給你認識,今天晚上你就住在我家吧。」

路上天翔忍不住問道:「這裡的人都這麼好客嗎?」

陸安笑道:「能來到這裡的人基本上都是英雄,普通的種族來到這裡不是凍死就是被魔獸襲擊而死,像你這樣的人,我們都會當做尊貴的客人,給你最好的款待。」

半個小時后,天翔遠遠的看到前方有部落的出現,部落很大甚至比普通的城鎮都要大,陸安帶著天翔來到自己家中,此時一名女子見外面有動靜走了出來。

看見自己的愛人,還帶著一名帶著面具男子,問道:「這位是?」

陸安介紹道:「這是我之前遇到的朋友,叫做浪人,是個流浪者來這裡修鍊的。」

陸安又對天翔介紹道:「這是我的愛人叫薇兒。」

天翔先是行禮,對薇兒說道:「您好,麻煩您了。」

微兒讓兩人進來,天翔和雪狼被安排到一旁的倉庫裡面。

一走進房間就聽到有個男人在痛苦的*,陸安問道:「是誰還在家裡面?」

薇兒說道:「是馬里叔叔,今天去打獵被一頭雪豹給攻擊了,咬傷了大腿。」

陸安趕緊去看,天翔也跟在後面,陸安看到自己的叔叔趕緊過去詢問,見馬里的大腿都已經化膿了,在這樣下去恐怕這條腿是不能要了。

天翔問道:「怎麼不找光明法師治療啊?」

薇兒說道:「部落裡面只有一名光明法師,這段時間去大城市賣東西去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陸安看著自己叔叔痛苦的樣子十分著急,天翔說道:「這樣吧我來給他治療。」

陸安轉過頭看向天翔問道:「你會光明魔法?」

天翔點了點頭說道:「我不禁是武道師,還是一名魔法師,不過前提是你要將馬里叔叔搬到外面去。」

陸安不知道天翔為什麼要將馬里搬到外面去,但也只好按照它的吩咐,將馬里放在外面之後,天翔先是拿出一顆恢復藥丸給馬里吃下,這是為了緩解他的疼痛。

天翔看了看周圍的情況,這裡比較寬闊不至於在釋放火系魔法師傷害到別人。

天翔雙手放在馬里的傷口處發動自己的光明魔法,第一技能治療,可是治療的過程讓馬里非常的痛苦,微兒和陸安只能壓住馬里的身體不讓他掙扎。

因為馬里的傷口已經化膿,在加上缺失一些肌肉,治療需要讓他的肌肉自己生長出來,然後才能癒合。

可是這對馬里卻十分的痛苦,天翔也在慢慢的消耗自己魔法力,他無法控制自己的火魔法,只好釋放出來,砸在了幾米遠的空地上。

巨大的轟鳴聲音,將沉睡的妖人震醒,有人出來查看,薇兒和陸安也有些吃驚看著天翔。

天翔解釋道:「我的魔法是融合魔法,無論我發動那個技能,都需要同時發動,我現在能控制技能不亂髮動,但需要釋放。」

陸安看著天翔心中不禁有些驚嘆,這個人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不禁會武道師,更會光明和火系魔法,並且實力已經70級了。

自己活到現在也沒有看到如此厲害的人,更何況他如此的年輕,一道道火焰魔法砸在地面上,周圍已經有許多妖族人看著這邊。

天翔也將一道道治療魔法給馬里使用,終於馬里恢復了正常,最後天翔有用平復魔法將馬里依然痛苦的表情恢復了正常,讓他可以好好的休息。

天翔一屁股坐在雪地上,看著陸安說道:「放心吧他已經睡著了,明天一早就能康復。」

陸安將自己的叔叔放回房間,自己出來扶起天翔說道:「你沒事吧。」

天翔笑道:「放心我很好,不過有些累而已。」

這時酋長走了過來對陸安詢問道:「剛才是怎麼回事?」

陸安見是酋長趕緊行禮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陸安又趕緊對酋長介紹道:「這位就是浪人,是我路上遇到的朋友,他是一名武道師,同時也是魔法融合師。」

只見酋長看著陸安心中也是驚訝,因為它剛才就看見天翔在使用魔法給馬里治療,並且還能發射出火系魔法,最後的魔法竟然是火系魔法的第六招火雨箭。

現在又得知天翔是一名武道師,不僅讓酋長對他刮目相看。

陸安對酋長說道:「浪人是想要在這裡尋找修鍊的方式,可以更快的提升自己實力,所以他來到這裡,酋長是不是可以幫幫他。」

酋長點頭說道:「可以但這需要雪猿幫忙,我明天看看還能不能找到我那位老朋友,這樣你們今天晚上好好的休息明天早上來找我。」

兩人送別酋長自己回道屋子裡面休息,第二天一早陸安叫醒了天翔,馬里還在熟睡,於是三人吃起了早飯。

薇兒詢問道:「你為什麼要帶著面具?」

陸安看了一眼薇兒怪他多嘴,天翔笑著拿下了面具,看著兩人說道:「沒事,我帶著面具是怕太多的人認識我,自己出門在外最好還是要低調一些才好。」 這麼嚇人的場面,莫說女生,就算是羅陽這種大膽的男生,都覺得脊背發冷。

殺人的事,羅陽不會陌生。

是以,打架出人命,這對於羅陽而言,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可是眼前這一幕,羅陽覺得至少幾個月內都會做噩夢。

祝子姍自然簌簌發抖,洪佳欣也好不到哪兒去,嬌軀在不聽話的顫動。

當目光掃向谷家三姐妹時,羅陽怔了怔。

因腦子還沒完全恢復正常的思考能力,只是覺得哪兒不對勁。

過了幾秒鐘,終於找出不對勁的地方了!

谷雪不見了!

院子不大,雖有度假村員工站在不遠處看熱鬧,但一眼能看清所有人。

數遍了在場的人,也沒見到谷雪。

她去哪了?

至少在祭壇入口處,羅陽可以肯定見到谷雪還跟他在一起。

也不知谷雪是自己溜進了祭壇,抑或去上廁所之類的了。

只好等一等。

當場又不便問谷湘和谷雲,不然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

見祝子姍和洪佳欣那麼害怕,羅陽左手一勾,摟住祝子姍的柳腰,將她擁進懷裡。

隨即右手一箍,也摟著洪佳欣的小蠻腰,將她抱在懷裡。

忽然記起谷家三姐妹也是他的老婆,若冷落她們,先不說她們日後會怎樣算帳,單說花襲伊可能又會起疑心。

於是羅陽帶著祝子姍和洪佳欣退後半步,再騰出手繞向後將谷湘和谷雲拖過來,讓她倆緊緊挨著他寬厚的脊背。

此時,4位美人將羅陽圍定了。

那迷人的黃花閨女特有的體香撲鼻而來,沖淡了血腥味帶給人的噁心感。

已婚總裁的遊戲 胸膛有四團彈性的溫柔在輕輕擠壓,脊背又被四團彈性的溫柔輕磨著,做男人也不過如此了。

兩副血水未乾的骷髏實在教人心驚,可是感受四位美人溫潤的嬌軀,同樣是那麼的讓人舒服。

「呵呵!骷髏堡!」

聽了花襲伊的話,眾人更震驚了。

骷髏堡一來,便先給大家一個下馬威。

不是一般的恐嚇,而是直接搞了兩具骷髏在這兒。

誠然,這比普通的把人殺死更讓人驚惶。

那兩個只剩下骨骼的人,也不知二人的皮肉是被剝下來的,抑或是什麼東西吃掉了。

看一眼,都讓人幾天吃不下飯。

早知場面這麼血腥,羅陽就不帶幾位美人來了。

有人在度假村搞事,這相當於在血煞門的頭上動土。

長真子和無為子極為憤怒,又很害怕。

「誰幹的?!」無為子怒道。

「呵呵!你眼瞎了?沒看到骷髏?呵呵!」花襲伊不屑道。

其實無為子的意思是想知道具體是哪個人犯下的這個罪。

「傳令下去,立刻追查兇手!」無為子吩咐道。

於是有幾個血煞門的門徒立刻去辦事。

原本是要進祭壇的,現今卻發生這個事,眾人都呆在院子里。

「呵呵!咱們還是辦正經事吧。呵呵!」

花襲伊看似不在乎,但從她的話音里,也能聽出她也有點兒緊張。

由此可知,這骷髏堡不是吃素的。

現今骷髏堡的人來了這兒,恐怕會搞出大陣仗。

無為子作了個四方揖,說道:「花姑娘,請聽老夫說一句。如果現在我們進祭壇,一旦有人把出口弄壞了,那我們就要死在裡面。依老夫看,還是先把骷髏堡的人找出來,然後再進祭壇比較安全。」

祭壇若在山頂上,那什麼都好辦。

偏偏在冰湖湖底下面,出口又只有一個。

無為子說的也是事實,花襲伊沒有表示異議。

這時花花公子說道:「洪小姐,請你跟我們在一起,我們會保護你。」

這話若非討好,那便是僕人說的話。

雖說還不是真正的情侶,但假假的,羅陽現今也是洪佳欣的老公。

當著老公的面這樣說,羅陽的臉面都沒了。

「我會保護她!不用你操心!」

「限你即時離開她!否則格殺勿論!」

「呵呵!你想動我弟?試試看!呵呵!」

話音未了,花襲伊已掠了過來,擋在二人的中間,豎眉瞪目罩定花花公子。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來壞事?!」

「呵呵!他是我乾弟,我有責任保護他。呵呵!」

幸好有花襲伊在這兒,不然羅陽還真不知怎樣才能對付得了花花公子。

何況還有兩個陌生的「張靜」在旁邊,打起來,羅陽很吃虧。

「洪小姐,要不要跟我走?」花花公子問。

看他的樣子,若洪佳欣不答應,都要強行帶她去了。

莫說跟花花公子等人不認識,就算相熟,都不會隨便跟他走。

洪佳欣自然搖了搖頭。

「去找血煞子!」花花公子又求其次。

「你敢進去,你就去。我是不敢進裡面了。」無為子黑著臉道。

現今眼前這件人命案都還沒擺平,無為子很丟臉。

可是骷髏堡又不是血煞門能惹得起的,即使找到了兇手,也不知要怎樣討回公道。

正在煩間,花花公子催促進祭壇,無為子當然不鳥他。

來度假村首要任務是拿血煞子,其次是帶洪佳欣回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