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每每林峰鬥不過辛無痕的時候,便是李薇倩出手之時。如此這般,辛無痕的結局,要麼就是鬥嘴鬥不過林峰,被林峰狠狠奚落一通,要麼就是鬥嘴斗贏了,結果卻被李薇倩狠狠的收拾一頓,結局還要更慘。

到了最後,就連萬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時不時的為辛無痕求求情什麼的,慢慢的,辛無痕對萬東這個二哥的『敵意』,竟明顯消解,那二哥二哥的稱呼,也叫的越發順口了。

須彌山廣袤數萬里,以四人的修為,全力飛馳,要感到神仙洞窟所在的位置,也絕不是一兩天的事情,更何況,途中還有諸多仙獸阻撓,尤其是越靠近神仙洞窟,仙獸的數量就越多,戰力也越強。

「我的媽呀,到底還有多遠?」在密林中連續飛掠了三天,辛無痕有些不耐煩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聲嚎叫起來。

難得這次林峰沒有收拾他,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轉頭對萬東問道「兄弟,你看還有多遠?」

林峰和辛無痕雖然都是玄痕巔峰之境,修為要比萬東高出一籌,可萬東領悟了部分風之真意,更掌控了些許風之法則,乘風飛掠,速度非但不比兩人稍慢,更還要比兩人省力。

連續疾馳三天,卻並不覺得有多疲憊,與李薇倩表現的一樣的輕鬆。

從懷中掏出草圖,仔細看了一眼,萬東沉吟著道「由此往東,大概再有一天便能到那處神仙洞窟。」

林峰嗯了一聲,瞪向辛無痕道「聽到了吧,還有一天的路了!」

總算是有了盼頭,辛無痕長吁了一口氣,神情不再像一開始那樣痛苦,抬頭看向林峰道「休息會兒,你去弄只烈火血鶴來烤烤唄》」

「臭小子,你好大的譜兒,竟致使起你老大來了!?」林峰哪裡肯慣他這毛病,眼睛一瞪,便揮起了拳頭。

接連吃了三天的虧,辛無痕要是再不長點兒記性,那和棒槌就真的沒什麼差別了。林峰的拳頭他不怕,可李薇倩的拳頭,他卻是怕的要命。

連忙擺手道「是我錯了,是我錯了!我去弄,我去弄……」

林峰輕哼了一聲,得意洋洋的收起了拳頭。心中暗美,這才三天,自己這個老大的威嚴是越來越足了。

「救命……救命!」辛無痕正要起身去尋摸一隻烈火血鶴,一聲急急的呼救聲,突然從遠處響了起來。

四人的眉頭同時一緊,不約而同的向著呼救聲傳來的方向掠去。不等四人掠出多遠,一個身材婀娜,腳步卻是倉皇,衣服上布滿點點桃花般血跡的年輕女子,踉蹌著從一處灌木叢里鑽了出來。

「寸心!?」李薇倩眼尖,一眼便認出了此女,驚的喊了起來。

那叫寸心的女孩兒,看上去年紀要比李薇倩略小一些,鵝蛋臉兒,五官精緻,容貌俏麗,有一種洋娃娃般的可愛。此時俏臉上大半被污垢與血跡所遮蓋,看上去,讓人頓生幾分痛惜。

「薇倩姐!?」那叫寸心的女孩兒抬頭看到李薇倩,臉上立時被一股濃濃的得救了的喜悅所佔據,似乎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和驚嚇,眼圈兒里,竟然還閃爍起了淚光。

李薇倩正要張口詢問她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不料那寸心突然嚶嚀了一聲,整個人竟是直接昏死了過去。

李薇倩驚呼一聲,急忙撲上去將她給扶了住了,接連喚了幾聲,都沒有任何反應。李薇倩的面色一變,急急的伸手探向了那女孩兒的胸口,檢視起她的傷勢。

這一檢視,李薇倩的臉色立時又增添了幾分凝重和擔憂,「經脈斷裂,五臟移位,她……她怎麼會傷的這麼重?」

「不會吧!蕭寸心這丫頭如此可愛,是誰竟然能下這樣的毒手?」林峰與辛無痕對視了一眼,臉上帶著幾分驚異的問道。

「你說她叫什麼?」雖然這裡是升天大陸,可生生死死也是常有的事,萬東一開始心中只是下意識的覺得可惜,卻並沒有過多在意,此時猛然聽到林峰叫出那女孩兒的全名,萬東的眉頭頓時揚了起來。

「蕭寸心啊,難道你也聽說過?」

林峰有些疑惑的看向萬東,心中滿是好奇。自己這個兄弟,雖然生活在升天大陸,可好像對道門大世界的事情也了解的不少。

「姓蕭?難道……她是蕭家的子弟?」

林峰點了點頭,道「是!本來這次蕭家要派到升天大陸的子弟並不是她,可她為了能見她哥哥蕭浪一面,不惜以死相求,蕭家的大人拗不過,只能同意。可是沒想到,蕭寸心還沒見到她大哥,便傷成了這個樣子,真是天公不作美啊!」

這蕭寸心果然是蕭浪的妹妹,如此一來,萬東就沒有坐視不管的道理了。

「嫂子,寸心姑娘的傷勢如何?」

一路走來這三天,萬東受了辛無痕的影響,也跟著喊李薇倩嫂子。起初李薇倩還有些扭捏害羞,可三天喊下來,也習以為常了。

「很重!必須馬上為她療傷,否則會有生命危險。也不知道這丫頭到底遇到了什麼人,出手竟是如此狠毒,每一照每一式分明都是沖著索命來的。」

李薇倩與蕭寸心平日里的關係好像不錯,見蕭寸心傷的這麼重,眼中分明湧起了一抹殺機。

「不……不要殺我,我……我不能死,我還沒見到我……我哥哥,我好想他,好想……好想……」

歪倒在李薇倩懷裡的蕭寸心,突然掙扎了起來,緊閉著眼睛,嘴裡好像夢囈似的不停說道,兩行讓人倍感酸楚的淚水,穿過了緊閉的眼瞼,順著她蒼白的臉頰,汩汩滑落。

一聽蕭寸心傷的如此之重,萬東的心中好不懊悔,早知道當初就不把那顆救命金丹交給蕭浪了,現在為蕭寸心服下,再重的傷,也能痊癒。

「那還等什麼?我來為她療傷!」

萬東此時顯得比李薇倩更要著急,急聲說道。

「不行!在寸心的體內留有一股破壞力極強的道氣,以你玄痕中階的修為,根本無法化解,到最後,說不定會讓你和寸心一起喪命。」李薇倩搖頭說道。

「那你呢?」療傷這種事情,確實不能硬來,萬東再急也沒有辦法,只能將希望寄托在李薇倩的身上。

李薇倩輕簇娥眉的道「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峰,你要助我一臂之力!」

「這有什麼可說的?沒問題!」林峰想也不想的便答應了下來。

李薇倩點了點頭,正要將蕭寸心趺坐起來,準備替她療傷,一道陰測測的笑聲,突然破空傳來。

這笑聲中蘊藏著道氣,傳入人的耳朵,甚是不舒服,萬東的眉頭一皺,體內的道氣,自動瘋轉,一股十分強烈的危險的感覺,瞬間便攫住了萬東的身心。

「什麼人!?」與此同時,李薇倩,林峰和辛無痕也同時色變,顯然這笑聲給他們三人也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嘿嘿……看來今天是我平戰虎的幸運日,四個獵物竟然一個不落,全都在這裡。」

伴隨著一道冰冷嗓音,平戰虎的身形,破空而至。

「平戰虎!?」一見此人出現,李薇倩的一雙杏目頓時眯了起來,辛無痕和林峰的面色也急速轉冷,臉上有的滿是對平戰虎的不待見。

「不錯!正是平某!既然在這裡遇上了,那你們的這次升天大陸之行,就到此為止吧!」

「你說什麼?」李薇倩的神色愈加的冷。

「我說,今日便是你們四人的死期!」

「哈哈哈……平戰虎,你瘋了吧!你以為你是誰?就憑你一個人,想要殺死我們三個?未免也太狂妄了!」

林峰一聲厲吼,陡然揮出一拳,滔滔如江河巨浪的拳勁,帶著陣陣轟鳴,直向著平戰虎砸了過去。

「雕蟲小技,也敢在平某面前逞威?」

平戰虎目光一冷,身形紋絲不動,右掌平胸舉起,五指陡然一曲,林峰整個人立時如遭雷擊,面色瞬間蒼白了下去,口中鮮血噴薄而出,腳下一口氣向後連退了五六步方才重新站定,臉上被一片駭然所覆蓋…… 「林家的子弟也是一樣的廢物!」平戰虎瞥了林峰一眼,眼中滿是輕蔑。

「放你娘的屁!看掌!」林峰還未說話,辛無痕便如出籠的狂獅般的向著平戰虎撲了過去。

身在空中,雙掌交叉批出,一道道掌勁,彷彿機槍噴吐出的火舌,轟轟的向著平戰虎逼去。

「辛家的烈火拳?哼哼……貽笑大方!」

平戰虎的雙目中,精光爆閃,一股紫氣直從他的頭頂噴發而出,隨後化作一道巨大掌印,凌空向著辛無痕的拳勁壓了下去。

李薇倩的心神一陣狂跳,直驚呼了起來「無痕小心!」

然而還沒等李薇倩的呼聲散開,便聽轟的一聲巨響傳來,辛無痕所釋放出的拳勁,瞬間潰滅四散,同時他整個人更是如同斷線的珠子般向後倒飛了出去。

一連三口血箭,瞬間便讓辛無痕的一張臉褪盡了血色。

啪嗒落地,辛無痕掙扎著翻身站起,一臉震驚的指著平戰虎,口中吶吶的道「你的修為莫非已經達到了地輪初階?」

「不!他的修為恐怕已經達到了地輪中階!」李薇倩修為在四人中最高,感觀也最是敏銳,臉上帶著難言的沉重,凝聲說道。

「地輪中階!!」辛無痕和林峰同時發出了一聲驚呼。

萬東的眉頭也是猛然一緊,顯然也是吃驚不小。

「哈哈哈……到底是李家二小姐,天之驕女,眼睛果然要亮一些!」平戰虎發出一聲大笑,神情甚至恣狂!

「可這次六大二品家族的約定是……」

林峰話才剛說到一半兒,李薇倩便將他打斷,冷冷的盯著平戰虎,語氣中帶著不恥的道「平家什麼時候遵守過約定?他們的無恥程度,永遠超過你的想象。」

「說的好!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信得過的便是自己的拳頭!你們五大家族連這個道理都不明白,還有什麼資格繼續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哼!平戰虎,你別得意的太早!我李薇倩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林峰,耀庭,無痕,你們三個帶寸心先走,我來對付平戰虎!」

「那怎麼行?」林峰想也不想的便搖頭反對道。

李薇倩是地輪初階沒錯,可平戰虎卻是貨真價實的地輪中階,他們不是平戰虎的對手,李薇倩也是一樣。

「沒時間啰嗦了,寸心要從速救治,否則就沒救了!」李薇倩表現出了堅決。

「你們都走!我來對付這個平戰虎!」

就在林峰和李薇倩僵持不下的時候,萬東突然張口道了一句,神情中,竟透出一股子不容置疑,讓人無法不順從的氣度,與他自身的修為,全然不成比例。別說是李薇倩,林峰,就連平戰虎也是眉頭一緊,忍不住多看了萬東幾眼。

「兄弟,你瘋了吧?連薇倩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你?」

呆愣了半晌,林峰才反應了過來,頭搖的好像撥浪鼓似的說道。

「我意已決,不要再爭了!」萬東長吸了一口氣,神情更是嚴肅鄭重,語氣也更加果斷堅決,不容置喙!

林峰眨巴了眨巴眼,不由得轉頭看向辛無痕獃獃的問了一句「到底他是老大還是我是老大?」

辛無痕搖了搖頭,心中涌動著與林峰相同的念頭。此時站在高處的人是他們,可用不了多久,他們便只能仰望萬東了。

「耀庭,你想清楚,你會死的!」李薇倩搖了搖頭,嗓音中帶著關切的說道。

「我死不要緊,可是寸心不能死!」

「呃?」萬東此話一出,李薇倩,林峰和辛無痕全都愣了住。

萬東明明就不認識蕭寸心,為何此時竟然會為了蕭寸心,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再一想,林峰便想『通』了,萬東在乎的不是蕭寸心,而是他們。之所以這樣說,一定是為了不讓他們日後因為他的死,而感到內疚。想到這裡,林峰的眼淚都要流了出來,如此義薄雲天,肝膽相照的兄弟,他林峰何德何能,竟能攤上。

李薇倩和辛無痕似乎和林峰是想到一塊兒去了,李薇倩雙目晶晶發亮,看向萬東的眼神,充滿了尊敬。

「二哥!」辛無痕則抹了一把眼睛,脫口而出的喊了一聲。

這一路上,辛無痕也只有這一聲二哥,喊的最是發自內心。

萬東此時哪兒有心思去猜他們的心思,擺了擺手,從懷中掏出了那張神仙洞窟的位置圖遞給了李薇倩,道「嫂子,如果你能治好寸心的傷,你便全力以赴,如果不能,就帶著寸心,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神仙洞窟去,那裡是她最後活下去的希望!」

李薇倩滿面鄭重的將那張草圖收了起來,沖萬東重重的點了點頭,道「你放心,我以我命起誓,一定不讓寸心有事。」

萬東嗯了一聲,不再多說,銳利如刀的目光霍然投向了平戰虎,同時口中喝道「你們快走!」

聽到幾人間的對話,平戰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尤其當他發現,萬東的修為竟然只有玄痕中階的程度時,更是忍不住怒極反笑,冷冷的說道「小子,你是得了失心瘋了吧?就憑你,也敢挑戰我!?」

「我很想試試。」面對平戰虎的壓迫,萬東竟是面不改色。

李薇倩心中一振,猛然將蕭寸心抱了起來,同時喝道「峰,無痕,我們走!」

「薇倩,你……」沒想到李薇倩真的要狠心『放棄』萬東,林峰的臉上,本能的流露出一絲怒容。

李薇倩掠至他的身前,低聲道「別忘了耀庭的『真風步』,他就算是鬥不過平戰虎,也能安然脫身,我們留下只能成為他的累贅。」

聽李薇倩這樣說,再看看萬東鎮定從容的面色,林峰只好一咬牙,與辛無痕一道,飛身躥起。

「往哪裡逃!?」好不容易逮到的獵物,平戰虎怎麼會甘心讓他們逃了?一聲爆喝,根本就不理會萬東,直接縱身便向李薇倩他們追去。

「你的對手是我!」萬東一聲爆喝,身形驀然啟動,一步間,便到了平戰虎的身側,一掌拍出,雄渾霸道的掌勁,直擊平戰虎的后心。

「你小子……」平戰虎吃了一驚,沒想到萬東的速度竟這樣快,只得暫時放棄追擊李薇倩,回身一掌,向萬東拍去。

然而當平戰虎的掌勁剛才一發出,萬東的身形,竟詭異般的消失了,同時一股尖銳至極的風刃,竟是從他的身後激射而來。

平戰虎眉頭大緊,急忙轉身劈掌,將那風刃破去,等他準備再次攻向萬東的時候,萬東竟然又消失了,而同時又是一道風刃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有鬼!」平戰虎心頭一跳,不再轉身,而是身形急縱,避過了那一道風刃,同時遠遠的向後退了回去。

望著如浮光般消失在遠處的李薇倩四人,萬東的心神一定,冷冽的目光直逼平戰虎。

「你小子用的是什麼妖法?」平戰虎定睛看向萬東,怎麼看,萬東都是只有玄痕中階的程度,可他那詭異莫測的身法,卻絕不應該是玄痕中階所能具備的。

「妖法?哼哼……」萬東的臉上流露出一絲譏誚。體內的道氣卻是運轉如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快。

地輪中階,這絕對是萬東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強的敵手。而他唯一的依仗,便只有真風步,這一仗絕對比他預想中的還要艱險。可修道者,本就要迎難而上,哪怕逆天,也絕不退縮。

萬東心中毫無恐懼,有的只有興奮,讓他熱血沸騰的興奮!

「你這玄痕中階的小子,難道真想與我一戰?我可真是佩服你的勇氣!」

「你們平家人的廢話怎麼這麼多?要戰就戰,不戰便滾!」

「戰?你太辱沒這個字眼兒了!就憑你,也配與我一戰?去死!」

平戰虎眼中殺機爆閃,身形一動,整個人就好像一抹電光,不,比電光更快,攜帶著令萬東幾乎窒息的可怕威壓,一瞬間便到了他的面前三尺。

萬東心神狂跳,下意識的便施展出了真風步,幾乎他才剛一挪動,一股彷彿能將鑽石都割裂開來的可怕銳風,便貼著他的身子,錯了過去。

萬東的一顆心幾乎要從嗓子眼兒里跳了出來,如果不是真風步神奇,只這一招,他便要身死兩段。地輪中階的攻擊力,果然不是蓋的!

萬東心中震驚,平戰虎的心頭更是震動。別說是玄痕中階,哪怕是玄痕巔峰,能夠躲過他剛才那一招的人,也是鳳毛麟角。

「你小子還真有些門道。」平戰虎轉頭沖萬東看去。

萬東沒有做聲,手腕一抖,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柄紫金神兵。

見萬東拿出了紫金神兵,平戰虎的眼睛又是一眯,冷笑連連的道「看來你小子不光有門道,身上還有不少寶貝。也罷,先將你收拾了,再去收拾那四隻逃走的獵物也不遲。」

在別人那裡,紫金神兵或許是珍寶,可在萬東這裡,著實是如大白菜一樣,毫不稀罕。萬東不光為羅霄他們全都配備了紫金神兵,他自己也留了一些,一來是待贈有緣人,二來也是為了不時之需。

「沒問題,只要你能殺的了我,一切隨你!」萬東的嗓音漸漸低沉了下來,神情也越發的凝重和堅定。 「殺你?太容易了!接我一掌,千山萬水!」

平戰虎神情陡然一厲,爆喝聲中,雙掌向天劈出,道道掌影,如火山爆發般,從平戰虎的掌心噴薄而出,堆聚在一起,層層疊疊,密密麻麻,氣勢滔天!

萬東心中猛然一沉,眼神中流露出一絲駭然。這一掌,如山般沉重,彷彿能將人活活壓碎,又如滾滾洪水般兇猛,讓人無可阻擋。道門絕學,果然不是凡俗所能想象!

伴隨著平戰虎口中猶如雷霆般的爆喝,千萬道掌影如山如水般的向著萬東齊齊傾瀉下來。

天空彷彿已經崩裂,大地也已沉淪,就連周圍的空間也在無限的崩塌。整個天地,再也沒有哪怕一寸安全的地方,強烈的殺機,滾滾如浪,從四面八方向著萬東擠壓過來,空氣中瀰漫的唯有死亡的味道!

「這是……」此時已經身在數百丈外的李薇倩,林峰和辛無痕同時定住了腳步,雙目帶著無限震驚的回頭望去,隱隱的,那裡的天地都已變了顏色。

相距數百丈,林峰都能感覺到陣陣死神般的威壓,向著他滾滾逼來,那感覺,就如同有千萬隻看不見的牛芒細針,不停的刺扎著肌膚一般,讓林峰的頭髮幾乎根根倒豎了起來。

「如此可怕的攻勢,耀庭他怎麼可能接的下來?不行,我得回去救他!」林峰心神大急,吼了起來。

李薇倩急忙將他擋了住,急聲道「峰,你不要衝動,那平戰虎實在是太強了,即便你回去了,也救不了耀庭。更何況,等你趕回去,說不定耀庭他已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