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水天芸氣的頭頂冒煙:"我看我就不該來找你,我簡直是吃飽了撐的,沒事找事!"

歐陽辰挑眉看著她:"別這樣說啊,你找我幹嘛?我不亂說話了,好吧!"

水天芸輕哼了一聲,瞪著他:"你晚上要去酒吧玩嗎?我打算跟陶錦繡去那邊!"

歐陽辰聽到這話,立馬想到水天芸之前跟何姍姍去酒吧,何姍姍被人為難的事情。

他想,如果那個被人為難欺負的是水天芸,他肯定要把那家酒吧拆了。

想到這裡,他開口道:"我也去,你到時候記得喊我!"

水天芸嗯了一聲,轉身就走。

歐陽辰急忙跟上去:"別急著走啊,不聊聊嗎?"

水天芸懶得搭理他。

歐陽辰披上浴袍,跟著水天芸,看到她去了水天昊那邊。

他優哉游哉的在後面跟著,看起來心情很好的樣子。

水天芸問了一下水天昊跟他的幾個朋友,晚上要不要去酒吧。

那邊的答案跟歐陽辰一樣,看來,晚上大家似乎都想去酒吧玩,水天芸也沒有再說什麼,直接去泳池那邊了。

歐陽辰跟上去:"你要去游泳嗎?"

水天芸沒搭理他,歐陽辰也不生氣,依舊亦步亦趨的跟著她。

到了泳池邊,水天芸直接下水,像一條魚兒一樣,向著對面游去。

歐陽辰笑著在游泳池旁邊坐下來,看著水天芸游泳。

他看著水天芸一會上來換口氣,一會又浮上來。

他眼睛似乎都帶著笑。

過了一會,歐陽辰似乎發現不怎麼對勁,水天芸好像已經好一會沒上來換氣了。

他一下子有些著急了。

立馬脫掉浴袍,直接一猛子扎進水裡。

歐陽辰進到水裡,他老遠就看到水天芸溺在水底,似乎一動不動了。

歐陽辰嚇的心臟差點跳出來,他以此生最快的速度,向著那邊游過去。

歐陽辰到了水天芸身邊,她將水天芸抱起來,快速的向著岸邊游過去。

好不容易將人抱上岸邊,歐陽辰直接給水天芸擠壓胸口,想將肺里的積水排出來。

結果,按壓排了幾下水,水天芸沒有要醒來的意思。

歐陽辰直接彎腰,給她做人工呼吸。

他做了好幾次人工呼吸,水天芸吐了好幾口水。 儘管他是卧底,但是在這個家裡,要想繼續生存下去,可得討好這些人,「紀總醒來了。」

「我們都知道了,你要沒其他事,就回你的崗位去。」一雙不討喜的賊眉鼠眼,亂看什麼?

「是。」點了點頭的田暉,在對上常亦遠看來的眼神時,又輕點下顎,「剛才,謝謝你替我送衣服。」

「不客氣。」田暉是新人,不知道衣櫃在哪兒,能理解,本來主卧,就不是田暉這種生面孔可以進的。

田暉那夾著尾巴輕聲說話的樣子,讓常亦遠下意識瞥了眼旁邊那個並不好相處的師少擇,果然是老馮的人,這脾氣都一個樣。

密戰無痕 往門口走了幾步的姜軼洋,站在門后望著走遠的身影后,順勢將門帶上,大概是因為塗靜好在裡面,姜軼洋並不想看到塗靜好的臉,就在門口等了一會。

「要不要我給你安排其他醫生?」

「不用。」連江別辭都知道這個時候不合適過來,連電話都沒打過來,怎麼塗靜好就跑過來了?這讓紀澌鈞不得不懷疑,這背後是不是另有目的,「一會我就讓人送你去機場。」

她既然來了,就不可能那麼快就離開這裡,抱著胳膊坐下的塗靜好,望著面色紅潤,氣色比她還不錯的紀澌鈞,「我要這裡住幾天,什麼時候走,我自己去機場,不勞煩你的人送我。」

塗靜好說話時,眼神並不是完全看著紀澌鈞的,還落在木兮身上,似乎打算把這個問題拋到木兮身上。

看懂塗靜好心思的紀澌鈞,立即回了句,「你住這裡不合適,費亦行送塗小姐去機場。」

紀總這話,簡直就是太解氣了,去機場的路費,機票,他費亦行出了!「是,紀總。」這個塗小姐還真是固執,沒看見老薑都不過來了嗎,人家都避著,還非要湊過來。

紀澌鈞這時時刻刻把老婆護在身後的本事,她也不是頭一天見識到,儘管來之前打過招呼,讓她對紀澌鈞夫妻客氣點,但她塗靜好也不是那種天生懂得給人賠笑臉的人,「紀太太,打擾了。」

「你太客氣了。」木兮笑著抬眸望了眼站在塗靜好身旁,等著送人的費亦行,「費助理,待會塗小姐走的時候,麻煩你給我備點禮,給塗小姐一塊帶回去。」

沒想到,真是沒想到,木兮知道她要留下來,還敢跟著紀澌鈞一塊轟她走,是她小瞧這個女人的硬氣了,塗靜好臉上帶著一慣以來的禮貌微笑,起身後抱著胳膊,不冷不淡的眼神望著對面不歡迎她到來的紀澌鈞,「那你先休息,我不打擾了,我出去打個電話。」

聽塗靜好這意思,是不打算走了。

木兮撐起身子往後坐了坐,目光看向費亦行時,費亦行輕點下顎,像是讓木兮放心,他能搞定。

這個塗靜好,看起來不太好打交道,費亦行能行嗎?

而此時,離開的田暉,找了一個安全的角落給那邊回信息,信息剛發出去沒多久就接到電話。

「檢查的時候,你在旁邊?」

正是因為知道自己的存在對這盤計劃有多重要,他才沒敢說自己因為差點被識破那件事,「我就在旁邊看著,是呂鋥凉負責做檢查的。」

「既然他已經醒來了,那先前那個計劃就不能再用了,你要把東西處理乾淨,絕對不能讓人查到跟我們有關係。」

「我知道了。」

「白一近的事情有什麼下落沒?」

「沒有,他吃過早餐后,就跟喬隱走了,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那你繼續留意姜軼洋的情況,有什麼近況再彙報。」

「是。」

掛了電話,男人輕敲房門,裡面傳來應答聲后,男人推門步伐輕快進到主卧。

在漆黑的主卧內,男人回蕩在空曠房內的聲音多了幾分詭異。

「對紀澌鈞下手的計劃沒成功,他醒來了,我們的人沒被發現,檢查的時候,陪在旁邊,紀澌鈞有可能下半輩子都要坐輪椅了。」

「那就走第二個計劃。」

「是。」

……

董事會結束后,在會議室里沒能有機會跟喬隱聊天的紀澤深,正打算留住人,就被董事絆住腳,想叫李泓霖去找喬隱,李泓霖也被董事叫住了。

收拾東西的江別辭,看到喬隱拿著手機往外走,跟了幾步出去。

紀澤深看到江別辭跟上了喬隱,馬上給江別辭發信息。

「喬總,聽說昨晚你去紀家了?」

所有人裡面,唯獨江別辭最低調,壓根就沒露過面,要不是今天董事會,他還不知道有江別辭這號人,「嗯。」

「鈞子怎麼樣了?」

「很好,你沒給他們打電話?」有些不方便聯繫的沒打電話,他能理解,可他跟木兮聊天的時候,卻得知江別辭連一個電話都沒打過。

他跟李泓霖一塊在忙董事會的事情,聽說鈞子出事了,他也想趕過去,他跟師傅都收到姜軼洋的信息,師傅跟他分析過情形,只要紀澌鈞那邊不聯繫他,他也不方便主動聯繫,而且有參與救治的老岳也會給他反饋情況,他也不是完全不知道鈞子的事情,「下棋時,最忌諱的就是棋子亂動,壞了整盤棋局的走向,我跟鈞子他們打過交待,知道他們的辦事風格。」要避嫌,自然有避嫌的道理。

看來,江別辭也很清楚自己現在的位置是一顆棋子。

「深哥在忙,我不方便過去打擾他,請替我跟他打聲招呼,說我先走了。」

「沒問題。見到他們替我問候一聲,順便幫我跟我老妹解釋一下。「他的心可比深哥的心大,連這種事情都敢和喬隱聊,跟喬隱講,他本來對喬隱是有所保留的,但是他師傅應該是一些事情的知情人,讓他可以絕對信任喬隱,他就算不相信喬隱,也得相信他師傅。

「早上吃早餐之前,我們有聊到這件事,嫂子能理解,也跟我講,讓我相信你,還托我跟你說我哥的情況,讓你不要擔心家裡的事情。」

喬隱這一句話,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喬隱的位置,一句「嫂子和我哥」,讓喬隱成為了這個家的一份子,「你跟小兮說,我等她信息,方便就恢復通訊。」

「嗯。」到了門口的喬隱看了眼在等自己的王珩,「我先走了。」江別辭知道他昨晚去紀家的事情,那肯定也知道遺囑的事情,江別辭不問他?是出於信任還是覺得自己沒資格問他這些?

「好。」從前也終究要成為過去,他師傅可擔心他跟喬隱有什麼不和的地方,一晚上反覆給他做思想工作,他師傅絕不是一個喜歡多管閑事的人,可想而知,是鈞子在背後出的力,他到現在都沒問出來,鈞子到底是怎麼讓他師傅對鈞子如此信任和鼎力相助?

跟著喬隱離開會議室門口,走遠后,王珩才問道,「隱哥,不留在那裡給他介紹董事嗎?」

「用不著我介紹。」意見一致后,他的存在就沒什麼必要了,紀澤深自然會招待好那些董事,原本想跟紀澤深打聲招呼再走,卻也覺得可以省略,昨晚的事情聽說鬧得不太愉快,他要過去,紀澤深肯定會留他下來,他跟紀澤深的通訊並不受阻,可紀澤深卻沒有給他打過電話發過信息了解這件事。

所以,他推斷,紀澤深想當面跟他了解這件事,現在不是談這件事的時候,紀澤深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公司里的事情。

「隱哥,昨晚的事情,他問你了?」

「我跟他,還沒聊一句呢。」笑了笑的喬隱遞了眼前面打開的電梯門。

電梯到了,王珩立即跟著喬隱進電梯。

喬隱走後,江別辭在會議室門口等了一會,拿出手機想看看木兮有沒有給自己打電話,手機剛拿出來就看到紀澤深給自己發的信息。

江別辭立刻提步去追人,他過去的時候,喬隱跟王珩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抬眸望了眼電梯跳動的樓層提示,已經到了一樓停車場了,看來只能打電話了。

電話撥出去后,以為那邊很快就會接通,沒想到一直響到停都沒人接。

下去是追不上了,江別辭只能一邊往回走,一邊繼續撥打喬隱的電話,連打了幾個都沒人接,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剛剛開會的時候,手機調成靜音,跟他一樣有消息都沒看見?

除了這個原因,他找不到更合理的借口來解釋這件事。

拿著手機的江別辭,在門口等了一會,見紀澤深還沒出來,就進裡面,會議室里還有幾個董事沒走,江別辭跟紀澤深一塊把坐車來的董事送到地下室停車場。

董事的車子走遠了,紀澤深才問了句旁邊的江別辭,「喬隱呢?」

「他說他要去紀家看紀總,先走了,讓我跟你打聲招呼。」

「我不是讓你留住人,你怎麼讓他給走了?」江別辭剛和喬隱碰上面的時候,他就給江別辭發信息了。

「深哥,對不起,我手機靜音,沒看見。」

拉著臉的紀澤深,壓了一口氣,擺了擺手,什麼都沒說,帶著李泓霖就回電梯。

路過江別辭時,李泓霖看到江別辭像是因為紀澤深不高興臉上有些尷尬,「江律師,走了。」

「嗯。」他跟深哥的時間比跟鈞子還長,卻在這幾年裡,習慣了鈞子那邊的氣氛,如今再跟深哥合作,他有些不習慣,不過再不習慣又能怎麼辦,也只能硬著頭皮下去了,也許時間會讓他再度習慣也不一定。

跟了幾步的江別辭,來到紀澤深身旁,「深哥,對不起。」

垂落的手抬起,攬住江別辭的肩膀,「我們之間什麼時候需要這麼多的對不起,放鬆點,就跟以前一樣。」

跟了鈞子他才知道,自己以前活得太小心翼翼了,他現在就是太放鬆,習慣了放鬆才一時間無法適應嚴謹的氣氛,「深哥,我是紀家家生的,不管是以前還是今後,我永遠都會跟著你。」

「什麼家生不家生,你跟鈞子一樣都是我的弟弟,以後,別再說自己是什麼了,知道嗎?」

「知道了。」他跟鈞子不一樣,紀優陽跟鈞子也不一樣,即使他就算是姓紀,也永遠不可能成為深哥真正的弟弟,在紀家,深哥只有一個弟弟,不是他,不是紀優陽,而是紀澌鈞,深哥對這個弟弟的愛,是自私的,極度自私到,讓所有人都以為深哥是不是中邪了。

準備進電梯的紀澤深停住了腳步,回頭說道,「泓霖,你去紀家一趟。」

公司剛以回購的形勢從沈氏分出來,現在需要收尾的事情一大堆,他又是董事長助理,更走不開,「紀董,也許這正是一個可以試探喬總是否值得信任的好機會。」

「深哥,我認為他說的有道理,鈞子一直都希望大家能接納喬隱的存在,特別是我們幾個跟鈞子關係好的,就看在鈞子的份上,相信他,給他一點時間,等他主動跟我們解釋這件事吧。」他就是相信遺囑的事情安排自有道理,所以才沒有問喬隱這件事。 囚籠中,林楠和這頭大力神猿廝殺,不時被拍飛出去,但他卻毫不在意。

一邊廝殺,一邊現場教學,指導二人。

這種上古凶獸走的都是肉身無敵的路線,想要擊殺只能靠技巧。

硬撼的話,林楠都不是對手,可見一斑。

就好比眼前這頭上古異種大力神猿,一開始林楠吃了不小的虧,但此刻林楠佔據極大的優勢。

林楠的刀,一次次的衝擊,五刀連斬,刀刀都是至強之刀,給予這頭大力神猿極大的創傷。

林楠口中咳血,身上帶著血氣,這頭大力神猿身上的血跡更多。

尤其是,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刀傷,

尤其是后腰位置一處,差點被林楠直接斬斷!

「吼!!!」大力神猿怒吼不絕。

「該死的人類蟲子,你別逃!」

「滅!」林楠速度越來越快,不斷遊走,隨手再度一刀。

「蓬!蓬!蓬!蓬!蓬!」

林楠的五刀,斬出二十五刀刀茫,一瞬間殺到,重重的斬在大力神猿后腰之上。

剎那間,大力神猿慘叫一聲,帶著極大的不甘之意。

它很強,但依舊擋不住!

「撲哧!」腰身被徹底斬開,若非強大的肉身之力在維持著,早已被林楠斬成兩段。

「吼!!!」大力神猿怒吼,發狂。

「蓬!」巨掌落下,再度將林楠抽飛出去。

然而一瞬間林楠顧不得傷勢,整個人陡然間爆發而出,再度直接衝殺而上,口中大喝。

「滅!!」

「蓬!蓬!蓬!蓬!蓬!」

五刀連出,一次次的爆發出林楠的最強之擊。

大力神猿怒吼連天,不斷發狂。

然而也擋不住!

趁他病要它命,林楠沒有客氣,孤注一擲!

「撲哧!」

終於,這頭大力神猿終於被林楠斬斷,發出凄厲慘叫聲,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創。

口中溢血,林楠臉色煞白,為了怒斬這頭大力神猿讓他自己也受傷不輕,不過絲毫不曾停留。

認準了大力神猿的上半身,重創之際一刀刀斬出。

「蓬!」

終於,在這頭上古異種的怒吼不甘中,林楠的刀轟開了它的腦袋,直接挑飛了妖核,而後被他一把抓在手中。

被屠!

前後耗費十分鐘左右,林楠渾身是血,傷勢不輕,但卻勝了。

剎那間,囚籠內被林楠斬碎的屍體精光一閃,連同林楠手中的妖核,地上的血跡,同時煥發出詭異一幕。

不多時,一道金色血滴形成,比林楠三人之前在石屋前得到的大上很多很多。

尤其是其中蘊含的金光,遠比之前得到的那些強烈很多很多。

「果然!」見狀,林楠臉上布滿大喜之色,先前他就有著一些猜測,而今被證實了。

就這一滴金血,比林楠之前拚命搶奪的五滴可能還要多。

尤其是,其中蘊含著一種特殊的能量,林楠能夠隱約感覺到,質量更高。

囚籠外,看到這一幕趙小娜關鐵凝二人臉上也滿是大喜之色。

角落中,老猿饒有笑意的看著林楠,能如此短暫的斬殺這頭大力神猿,也算是極為不錯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