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水花翻湧,兩口箱子慢慢浮出水面。這種事情就發生在石小川的面前,好象接下來會有奇迹發生的樣子。馬上會有人跳下水,把大箱子拖上岸。撬開腐朽的鎖具,然後發現箱子里裝滿金銀珠寶。

石小川站在岸邊一動沒動,他只是想知道突然出現的這兩口箱子打算幹什麼。不外乎有兩種結果,一是就這麼乾耗著,二是隨波逐流漂向遠方。

石小川更期待的是第二種可能性發生,因為他不想耗在這兒耽誤時間。可氣的是,兩口箱子浮在活水之上即沒被水沖走也沒打算上岸。

石小川左右看看四下無人,這才清清嗓子喊道:「嗨!你倆!到底想怎麼地!?趕緊給個痛快話!」

純屬顯得蛋疼,石小川這也是沒事找事。大清早的,你跟兩口箱子說的什麼話!?要是有經過此處的,見人和箱子說話還不待嚇死!?

令人奇怪的是,箱子好象出現琢磨事的樣子。隨著水波相互撞了撞,然後好象有了動作。這下輪到石小川嚇一跳了,好歹沒蹦起來轉身就跑。

兩口箱子不再隨波蕩漾,證明它們已經觸到河床。這還不算完,在人類的瞪視下,晃晃悠悠地上岸了!抖掉滿身的水漬,然後象兩根豆蟲那樣慢慢爬到石小川的旁邊。接著又象兩條小狗似得依偎在主人的小腿上,還沒忘記用身體輕輕蹭著示好。

我靠!這搞什麼鬼!?

確認兩口箱子沒打算引爆,石小川突然想起田曉晨昨夜說過的話。泥鰍給咱們派來了支援小組,天亮之前就會趕到!

難道…這就是田田所說的支援小組嗎!?

箱子出水以後,正方形的防水箱體開始拉長,直到慢慢延伸成長方體,整個變形過程才宣告結束。拉伸后的長方形箱體高約一米,長一米五,寬度八十五公分左右。

可能是裝有衛星定位系統的武器箱!

石小川抬頭看看晴朗的天空,轉著圈打算找開啟箱蓋的按鈕。既然是泥鰍親自安排送來的武器裝備,自然不會有繁瑣的鎖閉系統。可是,圍著箱子轉了好幾圈,也沒發現開啟鎖具的提示在什麼地方。

「我靠!你個死泥鰍!趕緊給老子打開!聽到沒!?」

石小川朝著箱子吼了一聲,話音未落就聽到箱子里傳來哈哈大笑。笑聲在光影中閃爍,慢慢浮現在箱體上方的立體影像里。 箱子,又名單兵支援系統。不僅擁有足夠強大的火力,其堅硬的防禦系統堪比最先進的坦克的裝甲。體積小靈活機動,一般不會給穿甲彈足夠的射入角。可以跟隨士兵進入戰場執行作戰任務,並能完成一些小範圍的突防任務。

如果需要,它們還可以把傷員背離危險區域。其配備優秀的防水防毒防火防輻射的輔助系統可無視惡劣環境,簡直就是驢友們居家旅遊的不二選擇。如果您有需要,可以撥打屏幕下面的電話訂購,我們將會以最快的速度送到…

「好了!好了!正事要緊!」石小川把正在打廣告的田曉晨推出鏡頭,然後站在鏡頭前整理下頭盔。

「導演!該咔了吧!?」

「咔!」

立體影像里的泥鰍使勁伸個懶腰,瞪著一雙通紅的眼睛笑意滿滿。「老大!咱們的科研所給力吧!?在沒違反任何規定的前提下,我們完成了不可能的科技提純!這要感謝你從雪山帶回來的老古董,簡直牛掰大了!我問他,『你會什麼?』他告訴我,『你有多少錢!?』兄弟我就奇怪了,還有人跟咱提毛毛雨!?就問他,『你要多少!?』你猜,他怎麼說?」

雪山帶回來的老古董,自然就是那位長期潛伏在長公主身邊搞實驗的牛二哥。要不是石小川當初答應他給一座最好的實驗室,估計現在還跟著長公主混呢!

明明是一個半路搞科研的人物,愣比那些科班出身的正統還專業!用石小川的話說,很多老傳統的東西不是通過後天苦練就能練成的,裡面還牽扯到天分!

天分,是打你出生的那天開始就具備的基礎!你可以通過後天的努力實現夢想,但先天卻有與生俱來的高度。而作為一直在武行里苦練的牛二哥,他真正的天分就是科技!全身的細胞都與科技有關,一看就對上眼了。

石小川當年也曾問過牛二哥幹嘛成天打聽錢的事兒,再說你又不缺錢!牛二哥卻告訴他,那是你沒窮過!只有窮過的人,才知道錢能讓你去實現任何夢想!比如說,吃泡麵的時候可以同時泡兩碗,而且還可以加一個滷蛋或者火腿腸啥的。

石小川知道這都是牛二哥的玩笑話,言外之意就是沒錢還研究什麼高科技!?你知道高科技是怎麼產生的嗎!?都是用錢堆出來的!

當我們用算盤珠一點一點計算出核子數據的時候,那朵升起的蘑菇雲讓我們擁有人世間最珍貴的和平!當我們看到自主研發的戰機飛翔在祖國藍天之時,你知道有多少人掉下幸福的眼淚嗎!?

我們爭取到的這一切的一切雖然都與艱苦奮鬥分不開,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沒有貨幣作為堅強的後盾也是不行地!在提高科研人員的物質生活的同時,建設世界上最先進的科研基地勢在必行!而這一切,都要錢!

別說俗,那是因為你沒窮過!

石小川當然知道牛二哥會怎麼回答,但他什麼都沒說。他要把這個機會留個他的兄弟,因為心知。

泥鰍見老大回答不出來,得意地打個哈欠。「老古董跟我說,『把你的全部身價拿出來,我能送你去火星!』我靠!他說的可是火星啊!怎麼聽著怪怪的啊!?」

石小川知道牛二哥不是吹牛,而且這位老牛同志很早的時候就在考慮怎麼實現去火星。對他而言,登上月亮只是時間問題,最多幾年的事!而作為一名優秀的科學家,思維應該更廣闊更大膽!

「要是牛哥沒騙你,你打算把全部身價都拿出來嗎!?」石小川現在挺關心這事的,於是問泥鰍有什麼打算。

泥鰍撇撇嘴。「老大!我瘋了!?地球上的事還沒搞明白呢!去火星幹嘛!?」

石小川點點頭。「你要是想留點家底,可以考慮咱們聯手幫牛哥實現夢想!」

泥鰍顯然不相信去火星的事,他總感覺這個夢想離現實太遙遠了。「老大!您管他哪!?看天兒都不早了,咱還是說正事吧!?」

一口標準的京片子,讓人聽著格外舒服。泥鰍學口語發音極快,幾天工夫就能撇一口當地方言而且還讓當地人聽不出來他是外地人。

泥鰍的性格是在一個地方待不住的人,他的家除外。當初石小川說要送泥鰍去夏威夷曬太陽也只是順嘴溜出來,目的只為讓他不要參與此事。由此可知,他也絕不會待在支援組的船上看每天的日出日落。

一聽泥鰍滿嘴的京腔京調,石小川立馬知道這小子當前所在區域。表面上說為工作是鞠躬盡瘁累得要死,實際上是到處玩兒累得。但這事你知我知就行了,何必非要點透呢!?

「說明書呢!?可千萬別再給我弄些俄文的!」石小川的擔心不是多餘,牛二哥平時就好弄一口,而且從不考慮使用者能不能看懂。

石小川曾開玩笑說,只是牛哥在國外待得太久的原因,久得連自己的母語都給忘記了。牛二哥卻死活不承認,只說可能是習慣使然,以後改!至於這個『以後』是多久,好象沒個准日子。

泥鰍忍住打哈欠的念頭,連聲表示高科技還用啥說明書!?

見石小川沒聽明白,泥鰍突然激動地使勁搓搓手,然後從辦公桌上摸起一個好似車鑰匙遙控器大小的東西。「從現在開始!兩部戰鬥機器人劃歸石小川指揮!」說完,舉起來遙控裝置輕輕一按。

等完成這個世界上自我感覺最帥的動作,泥鰍終於張開大嘴使勁打個哈欠。「老大!為了您的偉大事業,兄弟我已經兩天兩夜沒合眼了!接下來,我要去補覺了。」

泥鰍說這話的時候,石小川捏了捏鼻子尖。好象還能聞到一股酒氣!「你從小就懂醫術,平時要注意作息時間。年輕的時候可能感覺不出來,等老了再後悔也晚了。」

泥鰍正準備離開,聽到這話站在屏幕前。「老大!每次別離,我都不知道咱們這輩子還能不能再見!」 「對了!老大!它們還沒有名字,你給它們起一個吧。」泥鰍說完,朝石小川擺擺手。

聯線隨後中斷,石小川獨自站在河岸良久。他想了很多,包括泥鰍剛才說得那些話。匆匆忙忙見面,又匆匆忙忙離別。在忙碌中忘記了時間忘記了今天是周幾又或者是幾月,印象中只有春天來臨時的燦爛花開和冬天白雪皚皚的崇山峻岭。

沒人想過這一走還能不能再回來,義無反顧地踏上征程。家,在腦海中是那麼的遙遠,遙遠的如同漂浮在大海中的一葉小船。畫面明明就在眼前,卻咫尺天涯。望著清澈的河水,石小川突然打定主意。如果這次能活著回去,一定要回家看看!

石小川帶著支援小組返回營地時,營地周圍都已經收拾妥當。

大伙兒朝石小川的身後看了半天,也沒見到有個人出現。當初不是說好來一支後勤保障小隊嗎?人呢!?

石小川拍拍跟著身邊左右的兩部大箱子,然後指了指。

李大成跑到箱子近前,圍著轉了好幾圈。蹲下打算找找箱子蓋,突然發現箱子好象能自己動的樣子。「不會吧!這是個什麼東西?機器人!?」

石小川沒法回答,因為他也不了解兩部戰爭機器怎麼用。用泥鰍的話說,這兩部機器都是智能的並且只服從一個人的命令。別說是打架,打一場小規模的戰爭都行!

兩口大箱子隨後進行產品展示,將設計合理十分緊湊的空間全部展開。長短槍械、彈藥、手雷炸藥、一線戰備口糧、飲用水、急救包、帳篷以及大功率照明等設備,花樣繁多琳琅滿目跟個小型軍火庫差不多少。

作為戰術小隊負重最高的李大成,每次出任務的補給都由他負責攜帶。形影不離的超級大背包,已經成為他的標誌。此時看到一隻箱子能攜帶這麼多戰備物資,心中頓時夕陽西下一片凄涼。他知道,隨著這些高科技產品閃亮登場,戰術小隊的支援手將成為昨日黃花。

郭凱旋感覺到身邊冒出一份凄涼,忙安慰幾句。該下崗的終會下崗,未來戰爭也許是機器人的天下。若是總抱著裹腳布不放,總有一天會有人逼你放手!

田曉晨過來把郭壞人拽到一邊,然後指指自己的腦袋。「胖子!不管未來會怎樣,這裡永遠都無法被替代!你看米國機甲和咱們的麒麟甲,不都是由人控制嗎!?」

石小川從展示櫃里摸出一塊壓縮餅乾,撕開包裝咬了一口。跟吃藥似得嚼了兩下,順手塞給田曉晨。

「收拾行裝!準備出發!」

開拔的命令正式發布,兩口大箱子馬上關閉櫥門收起抽屜。探出四條機械臂撐住地面,咔咔跟著石小川的身後。

有了兩隻戰場託運工具跟隨,背包等多餘負重都不需各人攜帶。輕車熟路,在崎嶇的道路上也可以健步如飛。

阿甘的體力跟不上,乾脆讓他坐上一口大箱子。一路顛簸起伏卻安穩至極,好似過山車。本來需要走走停停的安全行進方式,隨後改為快速穿插。

行進過程中,田曉晨問石小川兩部機器人有沒有名字。石小川想都沒想,一口哈出個大圭二圭。

田曉晨奇怪地問道:「大鬼二鬼?你打撲克呢!?」

石小川馬上糾正道:「圭!上下兩個土字的圭!」

從現在開始,兩部戰鬥機器正式進入編製並有了自己的名字並沿用至今。石小川起這個名字內有深意,他想借火生土來瀉火之地的氣數。水能克火,無奈火勢太大。真如敘事長詩中提及的那樣是把火神封印在此地,引大水過來也撲不滅真火。用土,就好似是處理一座堰塞湖利導不利堵。

隨著一朵朵傘花在峽谷中盛開,隨行的兩部機器也不甘示弱。縱身躍下深澗,接受壓力數據的設備計算機自動設定為空降模式。隨著箱體四個邊角同時綻放一朵小傘,加速下落的箱體馬上進入平衡降落階段。即將著陸時四朵小傘一起脫離,四條伸出的機械臂隨後緩衝掉最後的衝力。坐起其中一口箱子上阿甘把擋住眼睛的手拿開時,人已經安全著陸。

傘小設備重,兩部機器人是最後跳的卻是最先降落到地面。紅外掃描設備馬上開啟,為傘降區域提供安全支持。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掃描數據隨後完成,將藏在密樹之中的長腳盲蛛進行一一標註鎖定。

戰術小隊陸續降低安全區域,隨後發現連警戒都省了。在他們的周圍,是由各種虛擬畫面標註的異常動向設定全系影像範例,就連躲在樹洞里的小松鼠和躺在樹冠深處抓虱子的狒狒們都無處匿蹤。

完成動向掃描的機器人沒有停止的打算,邁著有節奏的方步朝林子走去。田曉晨看到箱子上沒有裝備防禦武器,當場急得也是不行。問石小川要遙控器,當得知沒有遙控器以及機器人是全自動設備,這臉立馬就綠了。

田曉晨昨夜親眼目睹了那場驚心動魄的比武,而且知道石小川的刀技是全隊最牛掰的。一個年輕的守護者都能跟石小川幾乎打平,多少長點鬍子的豈不更厲害!?

幸虧泥鰍明白,關鍵時刻派來兩部更牛掰的支援機器人。只要有這兩套高科技設備在,就算周圍有埋伏也能提前偵知。你可知道,萬一與那些守護者近戰,戰術小隊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基於此,兩部偵察設備絕不能出問題!

「應該有辦法的!一定有辦法的!」望著兩口大箱子就要走進密林,田曉晨已經急得滿頭大汗。「有沒有說明書!?老大!有沒有說明書啊!?」

就是擔心無法控制,石小川接收機器人時就曾跟泥鰍要過使用說明書。可恨的是!牛二哥這次連俄文說明書都給省了!我靠!這明顯就是公報私仇的節奏嘛!

正當石小川不知如何示好之時,泥鰍的一句話提醒了他。兩部作戰機器現在只服從一個人的命令,而那個人就是石小川! 返回命令還沒下達,前方槍聲大作。速射機槍特厚實的響聲在山谷中回蕩,驚起一片慌慌張張的飛鳥。等眾人趕過去時,樹林里的戰鬥已經結束。十幾隻觸手還在抖動的蜘蛛肚皮朝上翻著,嵌在兩隻前爪中間的小腦袋早已不知所蹤。

可能是沒有掃描到危險數據的原因,清理出安全通道的兩部機器沒再繼續前進。趴在原地等待戰友們的到來,跟剛才表現出的兇巴巴樣子完全不在一個量級。

「我靠!猴子也快下崗了!」看到清理完的戰場畫面,李大成頓時發出一聲驚呼。

田曉晨根本不關心這個,他現在只想問石小川說明書在哪兒。

石小川沒辦法明說,只好表示說明書可能是被風帶走了,也可能是遺失在河裡。反正什麼可能性都有,就是沒有說明書,你看著辦吧!

聽說還有這種說法,田曉晨也是無計可施。走到兩口大箱子近前,只能望箱興嘆。面對這個前後左右覆滿凱夫拉縴維的長方體,完全一副自主意識。好在識別系統沒有濫殺,否則連螞蟻都死了!

大老遠跑這兒不是遊山玩水的,若是無法接受意外還不如出家。既然來了,就要有接受任何意外的勇氣,包括自己甚至更多人再也回不去的殘酷現實!

石小川拍拍田曉晨的肩頭,然後示意戰術小隊組成攻擊隊形繼續前進。從現在開始就要正式進入大裂谷分支的峽谷入口,該是提著腦袋走完全程的時候到了!

單兵支援系統的火力和防護力超強,但總歸屬於後勤保障序列。行進過程中,戰鬥人員還是散在兩隻補給箱周圍。現在不再需要趕路,而單兵支援系統的持續火力藏在箱子頂部。為不妨礙速射機槍自由升降,非戰鬥人員如李澤和阿甘兩個人走在箱子兩側。

持續掃描並未中斷,獲取的數據隨後以全息影像全部共享。四周環境清晰可見,不會因為植被遮擋而影響視線。

科技總能創造出奇迹,瞬間提升由人類組成的小隊戰鬥力。這事要是放在以前,是不是坐在箱子上就可以登上那座刀鋒峭壁呢!?

每到傍晚時分,山谷入口就會自動關閉。雖然不知道那些神殿守護者是如何實現這一龐大動力驅動的,但這也沒什麼可探究的。所有人都相信,就算去看了也學不會!老祖宗留下的東西大都失傳,看不懂更心痛。所以愛用什麼辦法驅動就用什麼辦法驅動,總之別被關在門外就行!

李大成顯然童心未泯,見氣氛不太融洽就試著去踩酋長吃紅薯的節奏。開始還踩得有點雜亂無章,越往後越象那麼回事兒。

隨著酋長吃紅薯的節奏一次又一次響起,大伙兒的心情更顯凝重。倒不是因為好端端的音樂被踩成酋長吃紅薯,而是一份心對時過境遷的感嘆。

候擁軍留下的標識斷斷續續,其中肯定有原因,但並代表有大事情發生。標識較為繁瑣,完全可以表達出意外變故。而前進標誌沒有附加任何特殊標,這就說明人是安全的。

關於這一點很重要,其它的都可以暫緩。平時走路都免不了磕磕碰碰,更何況這是走在非常危險的任務線上。這麼說,不是說候擁軍的安全不重要。畢竟,每個人都會遇到這種無法預料的情況。始終保持良好的心態,這是最安全的前提條件之一。

當落日被峭壁遮住,戰術小隊順利抵達分支峽谷。入口縫隙依然對外開放,彷彿是在歡迎這群喜歡探究未知的年輕人的到來。

按照當初的約定,提前趕到候擁軍的偵察行動止點就設在分支峽谷入口。石小川曾反覆提醒他,在大部隊到達之前嚴禁進入峽谷。

現在的問題來了,通過刻在外面的附加標識可知,人已經進入峽谷!靠!竟然違抗老子的命令擅自進去了!石小川抬手撓撓頭盔,卻看到田曉晨的眼神。

「幹嘛!?我臉上又沒長出朵花!」

田曉晨確認標識無誤,這才低聲埋汰石小川。「你看你帶的兵!公然違反作戰命令!你這個作隊長的,應該給個說法!」

石小川承認自己確實有點無厘頭瞎搗亂,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好不好!?咱現在已經改邪歸正,難道那點光榮傳統竟然又跑田曉晨他們那兒去了!?

石小川摘下手套伸出食指,然後沿著標記紋理輕輕劃過。如同候擁軍刻畫當時的刀鋒,碎屑在划痕中分崩離析。整個動作很慢很慢,在堅硬的石壁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候擁軍留下的前進標識無異樣,刀鋒精準平穩。與之前的的標識不同的是,這次在門口出現的標識附加了兩條水紋。

水,流動,內含順的意思。反之,則代表可能有危險,需要警惕。水紋在標識左側,意味著以此標記為基點靠左的道路已被探明。水紋在標識的右側,則表示以此標記為基點靠右的道路已被探明。如果水紋刻在標記的下方,則表示前方有河,可以泅渡通過。如果水紋刻在標記下方,這是提醒前方水流湍急,可能無法通過。

候擁軍留在標識旁邊的水紋一左一右,通過以上說明可知其中的意思恐怕就是說前方所有道路都已探明,小隊一路暢通無阻。

既然暢通無阻,那就開拔!接下來遇到個令人十分尷尬的事情,兩口並不寬的大箱子無法通過彎彎曲曲的峽谷通道。箱子本身的寬度倒是沒有問題,就是峽谷內的通道不太直。人走在其中可以左轉右轉,箱子卻卡得一愣一愣的。

你說,好歹弄到兩個大殺器為任務保駕護航,竟然還進不去峽谷!老天故意的,是吧!?這眼看著太陽就要落山,再想不出辦法可就要等到明天了!

李大成比量通道寬度,然後舉著雙臂轉回來量箱子。卻被郭凱旋罵白痴,現在不單是因為補給箱的寬度,其中也包括長度影響!更多的卡是被兩側岩石擋著轉過身,實在不行就爆破處理! 面對無法通過的峽谷通道,郭凱旋的建議可以考慮。可問題是,留給戰術小隊的時間真的不多了。石小川低頭看看手錶,只得自折羽翼。留下補給箱!全體都有!馬上進山!

李大成從箱子上提起他的大背包,戀戀不捨的表情泛於外表。好歹給個念想,還眼睜睜地帶不進去。「我靠!這明顯就是故意的嘛!」

「應該不是故意的。」箱子里傳出抑揚頓挫的聲音。

「我靠!誰在說話!?」李大成環顧四周,卻聽到聲音就在身邊。

「測量數據完畢,補給箱無法通過前方區域!」兩口箱子沒理會李大成,繼續交換數據。「留下輔助系統,準備脫離!」

就在戰術小隊既然走入峽谷通道之時,從兩隻大箱子里同時鑽出兩條銀光閃閃的機械犬。一雙深藍色的眼珠爍爍放光,黑色的鼻子左右快速移動。機械背上托著一支亞洲版四管速射機槍,長方形金屬彈鏈與腹部左下方的彈藥箱相連。肋部兩側分別有梯形火箭倉之類的裝備附件,紅色彈頭應該是穿甲破甲武器。

無法通過的地方,難道不可以用另一種方式嗎!?應對這種情況很簡單,創造它們的科學家在設計時就已經考慮到了。再次掃描得出的數據相當理想,紅色參數全部變為綠色。

就在人們為科技創造未來的口號還沒發出歡呼之時,腳下微微傳來震感。不好!峽谷就要封閉了!快…跑!

哪怕再有稍微的停頓,人就會被擠死在通道裡面。有了上次經驗,已經不用誰再提醒。慌慌張張的眾人沿著彎彎曲曲的峽谷一路狂奔,兩側石壁縫隙也開始變得越來越窄。

緊隨其後的兩條機械犬不斷進行掃描測算各種數據,當綠色數據陸續出現黃色警示時,前方終於出現狹長的出口。

石小川沒有精確的數據運算,但他擁有極強的感覺。感覺里沒有紅黃綠各種數據,卻能準確地告知他周圍即將發生的一切。發現行走時開始與兩側岩壁發生磨蹭,便知面臨形勢愈加危急。抬手按在李澤的背上,肩頭一沉將人送出峽谷裂縫。接著一側身讓過阿甘和郭凱旋,順勢把兩個人推送出去。

「快!後面跟上!」石小川大吼一聲,一個箭步跳出縫隙。緊隨其後余天勇也被拽出去,接著就是田曉晨。

走在後面的李大成身材魁梧,在磨蹭中越跑越慢。他的速度,直接導致跟在後面的機械犬無法快速通過。其中一條猛然躍起,一下跳動李大成的雙腿之間。再次躍起時,托著李大成猛地跳出峽谷裂縫。

負責殿後的機械犬面前出現紅色提示的同時,整個身體瞬間加速。一溜火花四濺,機械犬四足還沒落地,合攏的峽谷發出轟隆一聲。

塵土飛揚之中,眾人望著消失的峽谷入口心有餘悸。李大成更是感慨莫名,摸出一根肉火腿放到救命恩人的嘴巴前示好。邊撫摸著機械犬的背甲,讓它無論如何都要吃一口。

這要是軍犬的話,早就搖著尾巴跑一邊大快朵頤了。問題是,純金屬製成的機械犬對肉類根本不感興趣!

看著不斷搖頭躲閃肉火腿的機械犬,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就在郭凱旋打算埋汰李大成兩句時,機械犬的一個舉動頓時令現場鴉雀無聲。

突然開始晃動尾巴的機械犬好象是想起了什麼,黑色鼻頭抽動著反覆辨認火腿的味道。那一刻,曾參加雪山古堡突擊行動的人員想到了M31和那一群群的怪物。

牛二哥是在長公主的科研基地找到的,若說其中沒有關係純屬扯淡。而且渠道信息顯示,長公主的黑科技已經涉獵基因工程。那到底是怎麼的一種科技,目前尚無明確消息。

田曉晨走過去拍拍李大成的肩頭,示意他趕緊收起機器人根本不需要的食物。然後轉頭看看他的隊長,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石小川點點頭,招呼大伙兒查點武器裝備準備出發。補給箱被留在峽谷外面,從現在開始所有補給又變回各自背包里所能裝下的東西。沒人知道這一趟要在裡面待多久,攜帶的補給數量顯得尤為重要。

出發前,田曉晨私下問了石小川一個問題,昨夜的比武是不是個夢!?如果不是,我們怎麼沒遇到當地守護者?警告還在耳邊回蕩,而發出警告的人卻一個沒見!

關於這個問題,石小川沒法回答。不是夢,這個可以肯定。守護者…也許,也可能是還沒到他們所說的禁地吧?

石小川的推斷連自己都不相信,更別說田曉晨了。怎麼說呢?有答案就比沒有強!或許,他們是發現自己不具備攻擊戰術小隊的實力,這才沒有馬上發難也說不準!

田曉晨徵求石小川的意見,考慮到我們已經踏入守護者領地,從現在開始最好不要分隊或者派人外出偵察,至少在與候擁軍會合之前是這樣的。

把守此地的守護者現在沒有來並代表他們以後也不會出現,雙方早晚會有一戰。也許他們正在戰術小隊周圍環伺,期待戰術小隊出現防禦漏洞是給予致命一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