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江寧胸口騰地冒出一股怒火來,他壓抑著沉聲道:「鞏凡,你什麼意思!」

鞏凡抬手指向江寧,長長的指甲泛著陰森寒光:「意思是,你身後那個女人,是我的,我要娶她!」

江寧咬牙:「你做夢!」

風玫只是安安靜靜地站在江寧身後,什麼話都沒說,她還很好心情地在陳默身上動了手腳,讓他暫時發不出聲音來,無法打擾到這一人一……怪物。

鞏凡扭了扭脖子,發出咯吱聲,他疑惑地看著江寧:「你這麼緊張幹什麼,江寧,我記得你可是最討厭女人的,你現在該不會是喜歡上她了吧。」

「沒有!」江寧想都沒想的立即否定。

風玫唇角勾出一抹冷凝的弧度,這回答可真好。

、 「葉至,因為我與你師叔商量好,要將你放在門中試煉,從此,你不再是掌教弟子,而是天君門中一個普通的內門弟子,無論你出現什麼意外,我和你師叔都不會插手,當然,如果道的領悟上有什麼不懂,你可以用這個令牌向我傳音,還有你身邊的那枚丹藥,那是一枚普通的易容丹,服下之後可以改變你的容貌,在你想變回來之時只要用靈力祛除藥力便是。逍遙子留。」

葉修放下書信深深的吸了口氣,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葉修其實也想這樣,畢竟在強者的守護之下,他永遠不可能成長,只有在歷練中,在生死之間才能真正的成長。

「師父既然讓我易容,那意思就是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了,這名字看來還得改改了。」葉修暗道。

畢竟門中有幾個人已經知道了葉至這個名字。

「那我就叫,紅葉吧,秋雨瀟瀟北風吹,一片紅葉向南飛。」葉修給自己想了個很詩意的名字,自己來宙極皇朝就是為了去南域,不如就將自己比做紅葉。

「好,從今天開始,我就叫紅葉!」葉修站起身來,將身邊的易容丹拿了起來,看也不看的就吞進了腹中。

忽然,葉修感覺自己的臉上肌肉在抽動,正好屋子裡有一盆水。

葉修走過去,用水的倒影看著自己臉部的變化。

只見那本來英俊卻不失剛毅的臉在這一刻開始變了,不過一盞茶的功夫,葉修的臉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英俊的臉變得看起來十分平庸,就像那種扔在人群里都找不到的那種。

「真神奇,連氣息也變了。」葉修細細的體會著。

葉修如果用靈力,也能改變自己的容貌,可是氣息卻改變不了,而如今這易容丹卻連葉修的氣息都改變了,甚至將他地道的氣息變的有些接近天道的氣息。

這會就算是王雨凰現在葉修身邊也認不出他是誰,更何況那些僅僅見過葉修一面的人。

「好了,出去看看。」葉修推門而出,陽光照在他的臉上,葉修感覺自己彷彿得到了新生一般。

境界為空元境,在內門弟子中屬於墊底的存在,可是如果把葉修放在外門,那就只能浪費時間,所以,大部分境界都是魂元境的內門很是適合葉修,而且這天君門中,幾乎都是天才,不比外面,這裡的人在外面幾乎都是同級時難尋敵手的強者,所以葉修雖然有信心與魂元境一戰,可是在這裡,他還是要小心些。

「你是新來的弟子嗎?」忽然,一道聲音傳入了葉修耳中,葉修扭頭看去,發現了胖子一名,手中拿著油膩膩的雞腿,正在熱火朝天的啃著。

「請問你是?」葉修面帶微笑的問道。

「我叫雋天豪,叫我豪爺就成。」那胖子一臉不在意,繼續啃著他的雞腿。

葉修則是一頭黑線,這都是什麼奇葩啊。

「胖子!你死那去了?」有一道尖銳的聲音傳入了葉修的耳朵。

「壞了。」自稱豪爺的胖子臉色一變,急忙對著葉修說:「兄弟,一會兒幫我擋一下。」

只見那胖子一個靈活的翻身,消失在了葉修的面前。

可是葉修確實一臉鄙視,因為這胖子消失的地方不是別處,而是進了葉修的房子。

就在這時,天邊飛來了一道消瘦的人影。

「人呢?死胖子呢!」那是一個看上去不大的小女孩,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一臉怒色的巡視著那胖子的身影。

「喂,你剛見過一個好胖好胖的人沒?」那女孩看到這裡只有葉修一人於是就問葉修那胖子的下落。

葉修也樂得看戲,於是向自己的房間的方向指了指,臉上露出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那女孩絲毫沒懂葉修表情,只是懂了葉修的手勢。

於是,氣勢洶洶的便向著葉修的房間衝去。

葉修現在什麼都不擔心,唯一擔心的是希望這倆人別把自己的房間拆了。

「啊!」慘叫聲在那女孩進入葉修房間的一刻傳了出來。

「小月,我錯了,你原諒我吧。」那胖子的聲音傳入了葉修的耳朵。

「誰讓你叫我小月的,小月也是你叫的,說,你為什麼吃我的阿雪?」這個被胖子稱作小月的女孩尖叫著對著胖子大喊。

「我……我……餓了。」胖子結結巴巴的回答。

「餓了? 女以嬌爲貴 我讓你餓了!」

「咚咚咚!」

葉修聽出來了,這胖子又挨了一頓胖揍,不過話說,這阿雪是誰?

葉修見時間差不多了,再打下去自己的房子非得被拆了不可,於是他回到房間。

看到那「豪爺」四仰八插的躺在地上,本來就胖的出奇的身體又胖了一圈,這一圈,消散是被這女孩打腫的。

「打完了?」葉修見女孩停了下來。

「沒有,誰讓你進來的!」女孩顯然還有餘火,沖著葉修大喊。

「兄……弟,快救我!」躺在地上已經不成人形的「豪爺」虛弱的吶喊著葉修。

葉修強忍著笑,對那女孩說:「這是我的房子,我怎麼不能進來,我還沒讓你給我賠傢具呢。」

女孩一聽,才反應到是葉修進來了。

「呃……對不起,我……」女孩在這一刻彷彿變了一個人,瞬間從麻辣朝天椒變成了粉嫩水蜜桃,看的葉修是一愣一愣的。

「豪爺」趁這個機會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

「誰讓你起來的?給我趴下!」女孩扭頭之間,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豪爺」一聽,立馬又爬在了地上。

「敢問師姐,到底有什麼事生這麼大的氣。」葉修問道。

修行之道,達者為尊,葉修看的出來,這個女孩是空元境巔峰的修為,雖然葉修收拾她不在話下,可是,作為一個剛剛入門的「內門」弟子,自己還是稍稍的隱藏一下,吃點嘴上的虧沒什麼。

那女孩一聽葉修叫她師姐,趕忙回應道:「讓師弟看笑話了,等師姐解決了這個胖子,再給你細說。」

說著,又要上去對「豪爺」一頓猛砸。

葉修看差不多了,趕緊上去阻攔:「師姐,差不多行了,就當我給這位師兄求求請,沒什麼大不了的。」

聽到葉修的話,那女孩停了下來,沖著胖子說:「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告訴你,今天要不是這位師弟求情,我非得打掉你幾十斤膘不可。」

胖子立馬向裡面縮了縮:「知道了,對不起月師姐。」

這位月師姐不再搭理胖子,而是扭頭對著葉修說道:「我沒見過你,剛才還以為你是哪位師兄呢,害得我緊張的。」

葉修微微一笑:「師姐見笑了,我是今年才入門的弟子,我叫紅葉。」

「紅葉,好名字。」月師姐看上去明明是一張娃娃臉,可是卻做出一副大人的腔調,弄得葉修都有些苦笑不得。

「我的名字也是好名字!」這時,後方的某位胖子叫月師姐的火氣消了,立馬插了一嘴。

「滾粗,死胖子,你吃了我的阿雪,這事還沒完。」月師姐沖著胖子喊道。

「對了,月師姐,聽你一口一個阿雪,那阿雪到底是誰呢,怎麼會被這位胖兄吃掉呢?」葉修問道。

「阿雪是只鳳羽雞,當初它還是枚蛋的時候便陪著我,直到孵化,長大,可就在今天早上,我發現阿雪不見了,於是我到處找,結果在這胖子的門前找到了阿雪的毛,我還聞到了烤雞的味道……」說著說著,月師姐的眼淚就忍不住流了下來。

葉修可是最害怕女人哭的,一見到這月師姐哭了,立馬上去安慰。

「師姐,別哭了,要知道,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旦夕禍福,雞也是一樣,說不定它不想做雞,想好好做一個人,這次被胖兄吃了,說不定就重投輪迴成人了呢。」葉修又翻出了自己當初在地球上的那一招。

月師姐這種未諳世事的小姑娘,那裡聽過這種話,三下五除二便被葉修唬的一愣一愣的。

「你說的是真的嗎?」月師姐含淚問道。

「當然是真的,師姐還不相信我嗎?」葉修忽然覺得自己好不容易樹立起的高大形象竟然只是為了哄一個小姑娘,不禁暗自佩服自己。

不過效果還不是挺好的,那月師姐的確是止住了哭聲,就連胖子都不禁向葉修投來了佩服的目光。

「好了,月師姐,我才剛剛來我們天君門,不知道這裡的情況,月師姐能不能給我說說。」葉修趕忙岔開話題,好不容易勸出來了。

「要說這內門啊,還是我最熟悉。」這時,躺在地上的胖子瞬間坐了起來,上前與葉修搭腔。

葉修立馬是一頭黑線:「這胖子怎麼沒腦子呢?」

果然,月師姐又是一頓劈頭蓋臉的猛錘。

「讓你說話沒?師弟給我說話,你搭什麼腔。」

胖子一臉委屈的看著葉修,他不懂為什麼會是這樣。

葉修搖搖頭又是勸道:「月師姐不要這樣,胖兄也是好心,你就饒了他把。」

月師姐狠狠的看了胖子一眼,對葉修說道:「好吧,其實我還有些事,這胖子說的確實沒錯,他比我熟,就讓他給你說說吧,我先走了。」 說著,月師姐一個轉身便消失在屋內,留下葉修一臉錯愕。

只見那胖子一臉習以為常的樣子,上來拍了拍葉修的肩膀。

「紅葉兄弟,不要驚訝,她就是這個樣子,剛剛多謝你了。」說著,雋天豪揉了揉自己那青一片紫一片的臉。

「不客氣,我應該做的。」葉修說道。

雋天豪自然沒有想到自己是葉修暴露的。

「兄弟,你是今年才進門的,為何沒有到新弟子區呢?」雋天豪問道。

「什麼新弟子區?」葉修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區。

「就是專門讓新來的弟子住的地方,在這裡,新來的弟子會受到保護,畢竟,新弟子剛剛到的時候,都還不到空元境,受到欺負什麼的很正常,而且新弟子可以在一千年一次的大比中不被淘汰,但是超過一千年,也就是第二次遇到大比,被淘汰了,也就只能去外門做個長老了。」雋天豪向葉修解釋。

葉修忽然明白了,原來逍遙子與掌門二人是想讓他參加這一次的大比,所以沒有將他安排在新弟子區中,因此葉修也不會受到保護,畢竟,給葉修一千年在內門混,卻是是有些小看他了。

「離下一次大比還有多長時間?」 冷情總裁的首席夫人 葉修問道。

以葉修現在的實力,他不能百分之百保證自己能在這次大比中奪得前十名,進入核心弟子的行列,希望時間能多一些吧。

「還有九年。」雋天豪回答。

一婚二嫁 「九年?還行。」葉修呢喃道,九年的時間,對於他來說的確是不算短,但也一點也不長。

這九年時間,葉修完全是有信心向上再突破一個小境界,如果那樣,自己基本上就可以在魂元境中難覓敵手了。

至於悟道,那完全靠的是機緣,是巧合,就算是葉修如今枯坐九千年,九萬年,機緣不到,他依舊是難以悟出,所以對於悟道,葉修並不著急。

「就剩九年了,你還說這麼心寬的話?我都不一定能夠繼續待在內門,你這剛剛突破空元境,鐵定的要被淘汰,也不知道你得罪了什麼人,竟然直接把你安排在這裡,算了,這九年的時間你就好好修鍊吧,我給你說說這內門的規則吧。」雋天豪做出一副無奈的表情。

葉修淡淡一笑:「那我就洗耳恭聽了。」

「我們內門弟子每年有二百顆元靈丹的供應,元靈丹就是可以輔助我們修鍊的丹藥,是元境靈氣凝聚而成的,當然,這丹藥也是我們天君門中的通用貨幣,你可以用它換一些神通,法寶。當然,二百元靈丹是絕對不夠的,所以還有一個獲得元靈丹的方法,那就是功德,功德值會在你的令牌裡面顯示,做師門的任務,獵殺妖獸獲得的材料,以及一系列的對師門有貢獻的事情,都會獲得功德值,十點功德可以換取一枚元靈丹。」雋胖子頭頭是道的向葉修介紹著天君門的規矩。

葉修也都一一記下,他還將精神力探入那枚令牌,裡面顯示著一串信息。

姓名:未知

級別:內門弟子

功德值:0

……

葉修心裡無奈一笑:「看來師父是一點特權沒有給他,緊緊的名字讓他自己定了。」

不過這樣也好,自己只有在這種環境下,才有進步的空間。

「胖子,你來這兒多久了?」葉修問道。

「我?我來了一千年,來的時候我可是封原境,現在可是空元境巔峰了!」胖子一臉自豪。

如果他知道葉修還不到一百五十歲,估計都能被打擊的瘋了。

「哦對了,我看你是新來的,而且和你很投脾氣,這樣吧,我正打算最近去做個任務,帶上你怎麼樣?功德可是不少的呦。」 掌心珍愛 胖子捏了捏自己的手指頭。

葉修啞然一笑,這胖子還真是個活寶。

葉修想了想,反正自己現在沒什麼事情,不如就跟他見識見識這師門任務好了,於是就點頭應下了。

兩人約定好三天之後一起去功德殿接任務。

功德殿位於外門,所有的弟子想要接任務就必須去功德殿。

送走雋胖子后,葉修去丹藥殿走了一遭,將屬於自己的二百顆元靈丹全部領取了,等回到自己的房間,葉修將自己的名字:紅葉,烙印在了令牌之上后,便開始了他到天君門的第一次冥想。

自從葉修服用龍鳳陰丹突破空元境后,他的肉身之力又一次大漲,正如逍遙子所說,這龍鳳陰丹中含有龍鳳的血脈之力。

葉修感覺自己體內的蠻力有了極大的提升。

這一晚的冥想,葉修將那二百顆元靈丹全部服用了,可是靈力的用量卻只是提升了一絲,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如果雋胖子在場,一定會驚訝葉修的變態,二百顆元靈丹雖然不能對境界提升太多,可是卻能使空元境初期的人感受到自己的靈力濃厚程度顯著提升。

不過葉修知道自己的情況,因為肉身的變態,以及自己靈魂的變異,他想要突破一個小境界所需要的靈力可比常人要龐大的多,這二百顆元靈丹雖然對他的提升不顯著,但是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靈力增長程度,抵的上自己苦修一年。

總裁住對門:不撩自來 「元靈丹這東西還真是神奇啊,像這種東西還是多多易善。」葉修嘗到了元靈丹的好處,只可惜丹藥太少,根本不夠自己塞牙縫的。

如今他的靈魂境界極高,很不不用擔心突破時候會境界不穩,走火入魔,所以,他現在的唯一目標就是積攢靈力,突破靈力境界。

三天時間轉瞬即逝,第三天一早,葉修剛剛從冥想之中醒來,雋胖子就過來找他了。

「紅葉!趕緊走吧,任務不等人啊。」雋胖子還沒進門,就大喊道。

葉修無奈的笑笑:「走吧。」

二人並肩出了內門,到達了外門的功德殿。

功德殿說是一座大殿,其實就是一面巨大的牆,牆上面用靈力顯示著一條條的任務,每個弟子只需要將自己的靈力注入令牌,再將令牌給一位在牆前方坐著的長老,便可以在這任務牆上面選取任務了。

雋胖子盯著任務牆看著好半天,終於選擇了一個任務。

「殺一百隻虛空幻靈鳥,任務人數:兩人,獲得功德值:每人,限制時間:七天。」

「就這個了!」雋胖子也沒給葉修商量,直接將葉修的令牌搶了過去,與自己的令牌一起遞給了功德殿的長老。

「雋天豪,你這幾百年都不接任務的主,怎麼今天想起接任務了?」那功德殿長老明顯是認識雋胖子。

只見雋胖子嘿嘿一笑:「這不是剛認個兄弟么,他是新人,我自然要帶帶他了。」

「哦?」功德殿長老看了葉修一眼,微微一笑,便將令牌遞給了二人。

「任務已經弄好了,不過你們要小心,這虛空幻靈鳥雖然是空元境初期的虛空妖獸,可是幾乎都是成群出沒的,所以你們絲毫不能大意,尤其是你這個新人。」功德殿長老交代道。

而葉修則是微笑的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抬頭想功德牆的頂端看去,差點沒被那全是零的功德值嚇死。

「殺邪道夢公子,一億功德值。殺虛空妖獸,幻靈魔龍,得龍晶,一顆龍晶一千萬功德值……」

「別看了,那任務不是我們能做的,比如那夢公子,那可是邪道有名的天才,僅僅修鍊千年,便是至尊境巔峰的存在,甚至可以與聖主境一戰,就算是那些親傳弟子,也只能躲著人家走,誰敢接那個任務,就只能是找死。」雋胖子看葉修那出神的樣子,不禁搖搖頭說道。

葉修點點頭,的確,那種人現在還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可是一億功德啊,換算成元靈丹就是一千萬顆。

就算是二百顆元靈丹對葉修的幫助不大,可是一千萬顆呢,葉修感覺,自己如果有那麼多元靈丹,甚至可以衝擊一下魂元境了。

再想想自己這次任務就只能得到功德,葉修忽然覺得興緻缺缺的

接完任務后,葉修借口有些事情,將雋胖子支開,又一次到了任務牆下。

他準備再接個任務,不過只能是他一人去完成,畢竟自己不能將自己的真實實力這麼快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紅葉,你怎麼又來了?」功德殿長老因為看過葉修的令牌,所以知道了他叫什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