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江緋色冷笑,「哦,是嗎,正好我也有這種興趣。不過我不會弄死,我只是會輕一點的把指著我的人那手指,慢慢一點一點削皮割肉在剔骨!」

這血腥的威脅,配合江緋色魔鬼般似笑非笑的冷冷穿透眼神,穆雅言背後發涼,只覺得江緋色的目光讓她腳底冷到心頭上。

「雅言姐姐,放下你的手吧,我現在還沒有興趣。」江緋色目光一轉,落到穆雅言身後站起來的卿月月身上,笑道:「我對雅言姐姐還沒有生出這種興趣是看到雅言姐的哥哥的份上,我現在對卿大小姐這種畜生,倒是很有興趣。」

這話說得,真是要嚇死卿月月這朵白蓮花了。

「江緋色,你不要得意!」

江緋色勾唇,「我就這麼得意怎麼了?有本事你來打我啊!」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卿月月下意識的往穆雅言身後一躲,避開江緋色掃射過來的目光。

江緋色笑而不語。

卿月月是有些害怕,她覺得穆雅言這個靠山的確是最好的護身符,畢竟她是穆夜池貨真價實的親妹妹啊。

她是怎麼都不知道哪裡弄錯了,運籌帷幄的計劃,在江緋色面前竟然崩潰成現在這種難於收拾的下場。

看來,她還是太小看江緋色這種賤人,太魯莽了。

「雅言妹妹,看來今天是不能成功把江緋色虐個半死了,不如我們先回去,再好好商量怎麼樣?」卿月月很害怕江緋色的目光,小聲在穆雅言耳邊開口,起了撤退的意思。

反正穆雅言在,現在離開還是可以的。

就怕……穆夜池忽然趕過來,到時候穆雅言自身都難保,怎麼可能有閑情護著她安全離開這裡。

這是穆夜池包養江緋色的藏嬌之屋啊,危險著呢。

穆雅言皺眉,看著卿月月的目光是唾棄與嫌棄的,這種豬一樣的隊友,合作一次就夠了。

「你出去。」穆雅言對卿月月一哼,直接叫卿月月自己滾。

「那你呢,雅言妹妹你不離開嗎?我覺得今天真的不是個好機會。過幾天不是你們穆家一年一度的年會嗎?那個時候應該能找到欺負江緋色的更好借口。」

穆雅言皺眉,視線落在江緋色臉上,看了又看,耳邊又傳來卿月月小聲的話。

「你別擔心,江緋色現在在你哥哥這裡,有你哥哥這個護身符,有恃無恐,我們不能把她怎麼樣並不代表沒有別的人。我們先離開,月月姐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情能對付江緋色了。我們先離開,離開這裡再商量。」

卿月月擔心穆夜池忽然返回來,所以她現在特別想逃出這裡,心急如焚。

卿月月的話穆雅言不屑,但卿月月說的,她倒是覺得有可能。

今天她過來這裡也沒有通知哥哥,現在撕破臉,鬧得這麼難看,哥哥要是現場抓到他們,估計她想洗白背後抹黑江緋色也不容易。

穆雅言有自己的打算。

她冷哼一聲,抬起下巴,孤傲的對江緋色說道:「有本事你別躲在哥哥身後耀武揚威,你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敢招惹把你養大的穆家,你這種忘恩負義的東西遲早都會遭受天譴懲罰。」

江緋色抬頭看向窗外難得的冬日艷陽天,笑眯眯的應道:「雅言姐姐,你這句話我實在是聽不懂,要是雅言姐姐你還有閑情時間,不如坐下來談談我對穆家怎麼忘恩負義,我怎麼耀武揚威,我又怎麼躲在你哥哥身後吧。」

「你得意什麼,你現在不就是仗著哥哥的庇護才這麼放肆囂張嗎?不戳穿你那點齷蹉的心思,你還以為你江緋色本事大嗎。奉勸你早點去撒泡尿照照鏡子,看看鏡子里的你江緋色,到底是多麼可憐低賤和一副樣吧。」

「果然不是一類人還真聚不到一塊兒,恭喜你成功跟卿大小姐蛇鼠一窩,功力無限。」

穆雅言笑,「就你這種表子,別往自己身上貼金,貼的也都是我們穆家的金子,你臉皮厚就別出來丟人現眼。」

江緋色:「……」多聰明的孩子,怎麼就忽然這麼智障了呢。

「今天放過你,不想在哥哥這裡鬧得太難堪,下次只要看見你在穆家出現,非要把你這張假面具撕個鮮血淋漓。」穆雅言揚起下巴,威脅丟下話,帶上卿月月轉身走出大門。

江緋色真是無奈。

她看到卿月月離開之前轉頭看著她,露出了極度噁心的奸詐得意笑容,嘔得她都想吐她一臉大姨媽血。

「江小姐,你看這件事情要不要跟少爺說一聲呢?」林叔在身後擔心的看著江小姐,輕聲的詢問。

江緋色揮手,「不用,點事情不用告訴他,他最近有很多事情要做。」

不用告訴穆夜池,相信穆夜池早晚會知道。

她就是想看看卿月月還能慫恿穆雅言做出什麼事情來,這麼高冷的冷美人,智商美貌並存,不可能輕易被卿月月利用做出這種不經大腦思考的事情。

江緋色想,穆雅言會這麼激動衝過來找她,還答應帶卿月月過來,可能是暗示什麼。

一定還有讓穆雅言衝動的理由,不過穆雅言現在不會說出口,只能用討厭她,怨恨她奪走她哥哥的借口罷了。

看起來還真像這麼一回事,穆雅言也很成功,做出來的反應就是大家想看到的效果。

「那……少爺要是知道了。」

八零好時光 「沒事,知道的時候我自己會跟他解釋,辛苦林叔了。」江緋色說完又接著說道:「以後要是有類似的事情發生,請林叔用穆家管家的身份維持自己立場就好,不用為了我與穆家人對峙,我不想因為這樣連累林叔。」

江緋色還是慶幸的,慶幸穆夜池身邊忠誠的人對她江緋色這麼寬容包納,給了她最好的一切體諒。

反觀她和穆夜池之間……遠遠沒有達到林叔他們對她好的程度,想來,真有些慚愧。

但感情這種事,她不想勉強也不想逼著自己一定要去應和穆夜池,不愛他也要裝著愛上他的樣子,那樣會讓她覺得對感情是褻瀆。

「好的,林叔知道江小姐的意思了。」林叔點點頭,又問道:「江小姐,林叔去找些冰塊和葯過來讓你擦擦臉,不然少爺晚上回來也會發現問題。」

「不用了,林叔不用擔心我,我自己會去找藥膏來擦擦。」 超品農民 江緋色輕笑,讓林叔先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江緋色被林叔這麼一提醒,才忽然想起來自己剛才被穆雅言打了一巴掌,真是後悔沒有直接反手給兩巴掌。

看起來那一巴掌她很痛,其實並沒有,她在巴掌來臨的時候已經感受到掌風,避開得很及時,不過是被刮到了掌氣。

她皮膚白啊,自己摸上去幾下,看起來就好像被穆雅言狠狠扇了一巴掌一樣,人都看著穆雅言打她呢,總不能讓自己先理虧不是。

江緋色可不想做個老實巴交的善良姑娘,人怎麼想害死她,她就做個惡人好了。

想玩兒她,她就好好跟他們玩玩唄,人家能陰她,她為什麼就不能陰回去。

林叔去忙了會,沒隔幾分鐘,梅姨就帶著冰塊和藥膏過來找她,搞得江緋色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意思意思的敷了冰塊,擦了點綠藥膏。

沒有什麼大礙,江緋色便跟林叔和梅姨說了要出去走走,不用他們擔心,她自己也會跟穆夜池說明。

出了別墅,江緋色撥打了茉莉私底下的私人手機號碼。

響了一聲,夏茉莉就快速接聽了電話,「緋色?你回來蘇城了?」夏茉莉聲音壓低,帶著幾分擔憂與鬆了一口氣。

「嗯,才回來沒多久,你現在跟姜森去談生意嗎?不方便的話等你有時間在給我打個電話過來,我有點事情想問問你。」

「好,那你等會,要不你去老地方等我,姜森的項目很快就談好,半個小時這樣子。談結束我不跟他們幾個大男人出去玩,我過去那兒找你,行吧?」

「行,就這樣吧,你先跟姜森談生意。」江緋色掛掉了與茉莉的通話,關上手機,坐上車朝跟夏茉莉約好的老地方。

她不想懷疑夏茉莉會出賣她,上次的事情她知道姜森是真瞞著茉莉,利用了茉莉。

這一次她從穆夜池身邊逃離的事情,雖然只有茉莉一個人知道,但她不確保姜森暗中監控竊聽茉莉的一舉一動。

如果姜森暗中這樣做,還與蕭涼城之外的人合作舉報她,出賣她行蹤,想讓這些事間隔她和茉莉,那她可不會跟姜森客氣。

當然,這些都只是猜測,她不是魯莽的人,得弄清楚事情確定是姜森這麼做才會去行動。

茉莉也不能栽在這樣兩面不是人的人渣手中!

江緋色跟夏茉莉約好的老地方,是小時候他們讀初中時經常光顧的一個小街奶茶店。

店不是很顯眼,但開了幾十年,生意和老顧客可是非常可觀的。

江緋色在二樓靠窗位置坐著等了半個小時,夏茉莉一身職業裝姍姍來遲,是從姜森身邊直接過來找她,工作服都沒換。

一坐下來,夏茉莉就吐槽,「媽呀,這工作服簡直讓姑奶奶我老了好幾十歲,真想脫下來燒掉。」

江緋色:「……」都說自己是姑奶奶的,老個幾十歲不是很正常嗎。

夏茉莉嘟嘟嚷嚷吐槽一會,端著江緋色點給她的奶綠吸溜好幾口,總算是恢復了正經樣,認認真真問江緋色:「小姑奶奶,說吧,想問我什麼事兒。」

「你先喘口氣。」

「切,你以為我還沒有經歷過社會磨礪,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太妹啊。你想問那天婚禮之後的滿城風雨後續,還是你在眾人眼中新的形象?又或者穆家和卿月月那些人怎麼收場?」

「看你這麼有吐槽欲,那就先說說這些八卦也可以,反正我也不著急。」

夏茉莉小臉耷拉下來,哼了聲:「還能怎麼一回事,卿家那些不要臉的人,事後跟穆家二叔開了新聞發布會,就那天婚禮造成的轟轟烈做出解釋,竟然說那天只不過是一場提前策劃好的戲,而且……」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而且什麼?」江緋色被夏茉莉的話吊起胃口,還故意停下來,沒好氣的追問她快點說。

夏茉莉譏諷的一哼,應道:「而且結果很成功,他們說,他們都很滿意穆夜池和卿月月這個別出心栽的訂婚儀式。」

江緋色臉上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好了。

這些話卿家和穆家二叔都說得出口,還真是佔據厚臉皮與穆夜池當時不在蘇城的便宜。

「呵呵噠,你知道嗎,這還只是冰山一角,真正讓我噁心的可不只是這一件事情。」夏茉莉大口吃了口芒果綿綿冰,深呼吸,才又說道:「那天他們說的另外一件事,你要聽嗎?真的很噁心哦。」

江緋色笑:「聽啊,怎麼不聽,說吧。」

「媽呀,這種話我自己都說不出口,也不知道他們那天怎麼能當著這麼多媒體主流的面,說得那麼不知道臉紅。」

江緋色戳夏茉莉:「讓你說你就說,真是的,我是那種受不起驚嚇的人嗎?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夏茉莉看她,「真的很極品噁心啊,我怕不給你一點心理準備,你會吐血。」

「說!還吊我胃口呢。」

「就是他們說,你那天是本色出演,但是只有你一個人不知道自己只是一個戲子,說你想破壞穆夜池和卿月月婚禮是真的,你得不到穆夜池你暗戀穆夜池也是真的,你江緋色……就是個噁心做作不要臉的賤貨。」

江緋色吐槽無力,表示對他們的做法,理解無能。

夏茉莉接著說道:「他們還說穆夜池和卿月月的訂婚很成功,他們已經是合法夫妻了。你江緋色要是對穆夜池再有什麼非分之想,那就是個插足別人婚姻的噁心小三——」

江緋色:「……」!!!

竟然還能這麼不要臉啊,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真噁心對不對?」

江緋色點頭,都氣極反笑了,「他們這樣做難道就真沒有把穆爺爺和奶奶放眼裡?穆家二叔可真是太著急了吧。」

「對哦,你不說這件事情我還沒有想起來,聽說那兩天穆爺爺因為穆夜池忽然失蹤的事情,在公司里忙著,穆家二叔是隱瞞著跟卿家開招待會的。還大言不慚的說,這一切都是為了穆家好,他這個二叔替穆夜池道歉,替穆夜池抗下了責任,說得那完全是一個好長輩,負責人的家長啊,真想吐。」

「……」這麼說,現在穆夜池跟卿月月還真是一對兒了?

就算穆夜池沒有承認,在外界眼中只要認為他們是一對兒,那就達成卿家他們的目的與算計了。

江緋色真的覺得太好笑。

「媽的,這些人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進水,怎麼全都跟卿月月那個賤人一樣智障,把群眾當成傻子玩,可悲的是這個時代的多數網民還心甘情願被別人當成傻子玩得團團轉,也一樣為別人賣命。」

好吧,這事情,還是等穆夜池回來再問問。

要是卿月月跟穆夜池的婚姻還算數的話,穆夜池把她帶到穆家年會,那事情還真是大條了。

如果在穆家年會上因為她江緋色發生了什麼破壞,那她江緋色無緣無故,就再度成為罪惡深重的人。

卿月月他們算計的算盤,無非就是洗白自己,抹黑她江緋色。

這些事情還是得跟穆夜池商量商量,現在說再多也沒有什麼解決之道。

江緋色心情平復下來,看著夏茉莉問道:「茉莉,你有沒有覺得這幾天姜森有什麼奇怪舉動,比如對你……或者對我的事情。」

夏茉莉一愣,有些懵懂的看著江緋色,「怎麼這麼問呢?你最近幾天不是被穆夜池帶著離開蘇城,躲滿城風雨嗎?」

「姜森告訴你的?」

夏茉莉點頭:「嗯,我把你離開的事情瞞著,但是後來姜森告訴我,穆夜池的失蹤和你的失蹤,都是穆夜池事先安排好,故意想要誤導大家的。」

好吧……

江緋色知道不是茉莉,那就夠了。

至於姜森的問題,她覺得不能當茉莉的面直接說,還是得找到適當時間與機會讓茉莉自己慢慢發現和當場看到,這樣比較適當於現實。

「緋色,是不是你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事情,你跟我說,我不是個會對你激動不理智的人。」夏茉莉知道江緋色是個什麼樣的朋友,所以她會提出來,那一定是有什麼發覺。

「沒有什麼,你不要想太多。」

「不!」夏茉莉抓住江緋色小手,目光很堅定:「你一定是知道了什麼,跟姜森有關是不是?或者是跟我有關?我是不是無意中泄露了你什麼事情讓人利用了?」

「沒有這樣的事情,你還不相信我嗎?」夏茉莉這麼敏銳,不愧是能一手把姜森和姜森公司做到如今地位的女人。

當初姜森遇見夏茉莉的時候,公司已經開始衰敗,姜森也很頹廢,是夏茉莉一點一滴鼓勵姜森,在姜森最窮困潦倒的時候堅定的做江緋強大後盾,還利用自己的公關能力幫姜森拉到了源源不斷的客戶,讓姜森走得越來越穩,事業越做越大。

姜森的成就,夏茉莉功不可沒。

「緋色,我們什麼關係,就像是我跟姜森之間發生點不愉快你都能第一時間發現不對勁那樣,你的不對勁我也是能感覺得到的。」夏茉莉收斂了輕鬆的神色,很認真的看著好姐妹。

「你多想了,姜森也許並沒有欺騙你,我只是懷疑穆夜池這次帶我消失的目的,並沒有懷疑別的什麼。」見茉莉哼哼,江緋色又笑道:「你看,你在蘇城都瞧見卿家那些人所作所為,我又怎麼能安心不問問你。」

夏茉莉這次稍微放心,「好吧,你這麼說好像也是。」

「就是了,而且我不會跟你說,來見你之前,我在穆夜池那邊跟卿月月還撕了一場。」

「卧槽!天才啊——」對卿月月這種行為,夏茉莉都用天才誇獎了,真是了不得。

江緋色噴笑,同意的點頭:「的確是天才,只不過水分大了點,用錯地方了。」

「誰知道,也許人家卿大小姐當太久真善美女神,以為自己能引流某種白蓮花聖母世界觀呢。」

姐妹兩人撇過姜森的問題,倒是聊了會八卦,氣氛也越來越放鬆。

「晚上要不要出去喝兩杯?反正你難得不上班不為穆家賣命不討好,多瀟洒自由些日子,過幾天自由自在的休閑生活吧。」夏茉莉看看是下午,便跟江緋色提出了建議。

跟夏茉莉出去喝點小酒啊,這還真是個不錯的建議,就是不知道穆夜池下班回來看不到她,會不會發飆鬧脾氣。

「喂,江緋色姑娘,你該不是不給我面子,還想著怎麼應付穆家男人吧?老實說,你現在跟他到底什麼關係,那天婚禮之後你們兩人一起消失就是好幾天,有新進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