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江逐雲更樂得清閑,一有空便出去玩,也因此經常被父親訓斥,但是他也不在意,依舊我行我素。

對於他而言,非是不想成家,而是這天下胭脂俗粉,沒幾人能入他的眼。

他的樂趣,便在於市井繁華,人間冷暖。

他最喜歡去的地方,除了小街道里,左手倒數第二家的酒鋪,便是那最熱鬧的街道上,偶爾有人進出的當鋪。

當鋪的門,彷彿有一種特殊的力量–人窘迫著進了去,又更加窘迫著出來。

這實在太有意思了,於是他的好奇心也常常被勾起,經常跟著那些進出的人,看看他們到底是些什麼人,為什麼來這裡。

所以他見了這個世界最窘迫、最黑暗的一群人的片段人生。有賭徒、小偷這樣的下九流,也有遭人騙搶、一夜之間負債纍纍的良家人……

幸福的人生是一樣的,不幸的人生卻是各種各樣的。

對於這群人,他或是同情,或是不屑,亦或是憤怒。但是這樣的故事看多了,他不免也有些麻木起來。

就這樣,忽然有一天,一個小偷闖進了他的視線。

記得那是一個夏夜的傍晚,江亦曉手拎著一袋籠包,剔著牙慢悠悠地往家趕時,只聽得旁邊屋頂一陣嘩啦尖碎的腳步聲,接著一人躍下,跳到他身邊。

「這……」

剛欲說話,只覺得一把尖刀抵住他的腰間,一道冰冷女聲對他道:「別說話,我們接著走。」

江亦曉瞥了一眼身旁這人,只見她迅速脫去黑色夜行服,露出裡面衣服,又摘去帽子,放下及腰長發。

這一切只用了不過數息時間,但是隨之而來的便是一大群人的腳步聲。

房頂上,前面的拐彎處,以及後面湧上來的一群人,圍住了他們。

「什麼人?」

天色昏暗,對方領頭只瞧見這二人臂挽著臂,像是一對情侶,見二人不動,以為是被嚇到了,接著輕聲道,「二位不要害怕,剛才可見有一黑衣人路過?」

「那邊。」江亦曉指了另一個方向。

……

「有時我會想,當時父親若是沒有出門,也沒有為她騙開官兵,」江逐雲又咕嘟咕嘟地灌了一大口酒,「或許我的母親也不會是個盜賊,他也不至於來到這裡。」

「那也不會有你們姐弟兩了,」劉一守看著他,輕聲道:「光喝酒易醉,吃點菜吧。」

夾了一口菜,江逐雲慢慢咀嚼著,嘆了一口氣,接著道:「你說得對。事情到這裡,只是一個開始。」

後來他們還是再次遇見了,就在江亦曉最喜歡去的當鋪門口。

那天,她真真正正地穿著正常人的衣服,走進當鋪的時候,只是一個擦肩而過,他便認出她。

不光是身形,還有氣味。那清淡如風一般的胭脂味,一下就把他抓住了。

即使是時隔多年,江亦曉依舊能回憶起她那天下午的樣子–

她一雙眼睛漆黑清澈,紅唇柔軟飽滿,玉臂如雪,面容白中帶粉,雖身穿著尋常人家小女子的衣服,但是卻掩蓋不住她身上那股清秀如蓮,冷淡似雪的味道。

他忍不住要跟上去,瞧一瞧這樣的女子,到底要為什麼淪為盜賊。他的心中甚至寫出了一本婉轉曲折的長篇,里的唯一主角,便是這個女子,這個謎一樣的女子。

「所以她當時為什麼要當盜賊?」劉一守聽到此處,也忍不住發問道。。

「這很簡單,為了生活。」江逐雲低垂著眼帘,「一個無依無靠的女孩子,不去做皮肉生意,想活下去總是很難的。」

點了點頭,對於這一點,劉一守也是有所體會,但是故事到這裡還沒結束,於是他繼續看著江逐雲,聽著後面的故事……蕭紫月瞥了探冬一眼。

漂亮?

她眸底鋪了一層陰涼。

卻是笑着道:「姐姐,她叫探冬。」

蕭玉嬋道,

「也是個極好的名字,人漂亮,名字也好,妹妹出色,身邊的丫環也個個都是出色的。」

……

《男主每天都想殺我》第103章故意落湖一更 「弟兄們」

洪石走上前神態頹然的說了一句。

「統帥大人……」

眾將士望向曹安歌,曹安歌沒有再說話,只是看向眼前的三千人,想要記住他們的樣貌,這算是臨死前的最後寄託吧!

眾將士一臉不明所以的看着曹安歌統帥,按理說這個時間眾人不應該抓緊時間回到建安城將這裏的情況彙報給建安城的知府好讓城池做好準備嗎?

「兄弟們,我知道你們現在有很多疑問,可有些話現在我必須要說,我想今天我再不說就沒有機會了」曹安歌開口道。

眾將士的臉上更是一片迷茫的樣子,曹安歌統帥說的話壓根就是沒頭沒尾的,聽不懂啊!

將士們帶着心中的疑問等待着曹安歌統帥繼續說下去。

可就在這時曹安歌忽然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在不遠處的一側,曹安歌看到了騎在馬上的陳衛,以及那一身儒袍,面容清秀的曹家人。

叫什麼呢?曹安歌忘了,記得在小樹林等系統激活的時候看到的他,現在也不知道他叫什麼,不過沒想到來的一路上居然沒注意到他,真是疏忽了。

此時,陳衛和那位儒袍的曹家人正看向這裏,等待着自己的發話。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沉思,洪石也想好了接下來的話,不知昨天晚上的那種狀態會不會再次出現。

原本洪石很怕那種那種奇妙的附身感覺,那種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的感覺讓洪石覺得原主曹安歌沒死。

每當想到這點洪石就背脊發涼,但此時只憑洪石一人很可能解決不了這個場面,但又怕自己失去控制,一時陷入矛盾中。

雙手牽着馬繩控制着戰馬不斷來回走,隨後沉聲道:

「辛苦了弟兄們,原本我計劃今日要和蠻國軍隊打一場,所以昨日讓你們穿好鎧甲睡覺,現在看來依舊很有用」

洪石頓了頓繼續開口道:

「我很高興這兩日能和你們這麼多好兄弟成為兄弟,我很高興你們能夠認可我,我原以為我曹安歌一輩子都將不會被認可,不會被理解,可就在昨天我謝謝大家的理解,感謝大家願意相信我」

「我想剛才很多弟兄都看到了我和陳衛千戶吵架的時候,其實也沒什麼,是我一意孤行了,希望大家不要誤解了陳衛千戶,是我自己想要留在這裏,陳衛千戶看不下去和我大吵了一架」

說完曹安歌看向陳衛那裏微笑着點了點頭,此時陳衛聽到曹安歌說的話臉色已經變了,在陳衛身邊的那位曹家的儒士臉色也變了。

兩人瞪大眼睛的看着曹安歌,洪石沒有再看向他們,只是看着將士們一臉疑問的臉色聽着他們吵雜的疑問。

「大哥你這是想幹什麼?」

「統帥大人你為什麼要留在這裏?」

「……」

曹安歌面色平靜語氣自然的回答道:

「我們永安朝安逸了二十多年了,整個王朝的弊端聚集的太厲害了,上層腐朽不堪,下層痛苦不已,因為二十多年罕見外敵的原因,所有人都漸漸忘記了永安朝外還有敵人這個一個意識」

「甚至在更多人心中想的依舊是安寧,因為那樣很少有殺戮,很少有流離失所,哪怕被一層層官人剝削,至少也比戰爭強,可也是安定讓他們忘記了失去了反抗的思想」

說着曹安歌忽然朗聲道:

「我們永安朝武力低弱早不知多少年,各州的兵營在這些年不知被裁減了多少,徵兵制的力度也愈發衰弱,武將除了世襲之外皆是一些班門弄斧固守陳規的死板而已,再不見曾經的風采」

「也正是沒有內憂外患,所以他們才整日養尊處優,正是人們遺忘了恐懼,他們才不知什麼才是危機,而改變眼下這一切的只有戰爭的恐懼,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戰爭的恐懼簡直讓所有人都無法接受」

「可眼下要像讓那些權貴清醒過來,讓百姓站起來,唯有讓他們看清局勢,看清自身,看到勇士奮不顧身的英勇殺敵,看到戰士為家園而戰拋灑鮮血,為家人犧牲的精神,也正是在這個時代失去了那些固有的顏色,讓人們遺忘了我們永安朝曾經的恥辱」

「也正是這點,我知道在只有人們被鐵騎踐踏的那一刻,才會讓他們回憶起曾經受到的恥辱,才會讓他們再次站起來,而在那一刻必須有人站出來犧牲,必須有人用生死讓那些人知道為什麼要行動起來,為什麼固步自封?」

「所以,在這個時代中,必須有人犧牲,而我希望那個人是我,無論是否能引起權貴們注意,無論會不會讓那些隱士感到共鳴………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洪石看向萬里無雲的長空,是難得的清澈,那麼的乾淨,多久沒見到這樣的天空了,可這裏始終不是我的容身之所,別了我曾經的世界。

別了我曾經簡單的歷史。

我雖無法像諸葛孔明那樣的運籌策於帷幄之中的智謀,也沒關老爺過五關斬六將的強大實力,可在這一刻我擁有歷代梟雄都有的狂妄。

這一刻洪石心中的勇氣終於迸發而出,下一刻洪石忽然高聲大笑一聲:

「若我能有運氣活下來,我未來定當運籌策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

聽道這裏所有人的臉色已經變了。

「統帥大人你這是想幹什麼?別做傻事啊」

「大哥,讓那些權貴認清形勢不是靠無畏犧牲的!」

「對啊!統帥大人就算犧牲也不是這樣無畏的送死啊!大人未來你明明有更高的成就,明明在亂世你可以做的更強大的,為什麼要去送死,當務之急是我們回到建安城啊」

說着幾十個人慢慢向著曹安歌的位置靠近,準備將曹安歌按在地上,決不能讓他繼續犯傻。

眾人無法理解現在曹安歌為什麼會有這個想要送死的想法,什麼為了大義而犧牲,什麼為了讓那些權貴看清局勢,認知到危機恐懼就要白白的去死,我們根本不懂啊!

我們只知道曹安歌你現在是我們的大哥,你是我們這些人等了不知多久才等到唯一一個讓我們認可的統帥,你未來可是要帶領我們的啊!

「明明昨天你誇下海口,發誓說帶着我們走向更高更好的地方,在你沒有帶我們完成這些怎麼可能會讓你就這樣死掉。」

可曹安歌卻是微微笑了一下,頗有着玩笑意思的說道:

「附近的那些村民你們不是還沒有帶他們走嗎?他們和你們生活了這麼久的時間,少說也需要你們親自照顧一下他們吧,你們趕快走吧,就這樣說了,其他的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說完洪石忽然轉身,牽着戰馬,手握腰間大刀,猛拉馬繩,在一聲吼叫聲中,闖開了眾人,向著昨日與蠻國比武場地的那個邊境線騎着戰馬沖了過去。

「曹安歌你這是在幹什麼?你這個瘋子……」

陳衛猛然瞪大眼睛彷彿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刻,他無法理解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會有這種死腦筋人,為什麼會有這種嘴上一句為了讓天下人站起來的話就決然去送死。

這種人真是……傻的不可理喻啊!

「該死的……怎麼會這樣」陳衛惱怒的叫道,現場已經亂了。

就在陳衛思考時,一句吼叫忽然傳遍所有人的耳中:

「所有人聽令,願意追隨曹安歌統帥的將士,願意此生追隨大人的,都給我跟上大人啊」 「我不是威脅你,只是想見你一面,真的。」牛高語氣很誠懇。

為了不讓他跑公司來搗亂,喬安夏還是去了對面的咖啡廳。

牛高穿着長大衣,像是可以打扮過,衣服也是新的,只是臉上難掩憔悴和憂鬱,「你來了?快坐吧。」

他來自大山,對咖啡廳什麼的並不熟悉,顯得有些靦腆,也喝不來這咖啡,都快涼了也沒怎麼喝。

「找我有事嗎?」喬安夏沒點咖啡了,沒打算坐多久,「我快到上班時間了,有話快說吧。」

牛高有點緊張,「其實,我們也就在裏頭待了半個月就回山裏去了,我爸媽為了錢誣陷了你,還設計了我,連着我也設計了你,對不起啊,安夏。」

「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根本沒法安夏在家待着,所以,我又來帝都了,我想回清水灣工地去,可以嗎?」

喬安夏實在是不想再招惹他,「你還是不要去了吧,以後,也別再來找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