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江雲深砰地掐住了她的脖子,狠聲道:「你也認為,是我們錯了,是吧?自古成王敗寇,有什麼對錯之分!你以為的大少爺,難道就是什麼好人嗎?就是他一步步給我設套,讓我一敗塗地!此仇,我不報,誓不為人!」

江小梅錯愕地瞪大了眼睛,她以為這麼長時間了,他已經能接受現實了,能改過自新了,卻沒想到,他竟然還恨著江南晨! 離開項嘉北的車,服藥過後的夏恆身體虛弱,精神也不濟,他知道自己的狀況越來越糟糕了。

十五歲時,在老師眼裡一直陽光乖巧的夏恆,因為一件極微小的事情把同學打得半死,校醫經過診斷,他是控制負面情緒有障礙,容易狂躁,也就是躁鬱症的一種。

這件事夏恆沒有對任何人說起,此後他也有過幾次跟別人起衝突,控制這種暴躁的情緒越來越難。

再後來,他認了項嘉北,項嘉北給他提供藥物,已經超過五年。

本來一直控制得還不錯,自從回到白城,知道尤葉死而復生,他的情緒便波動極大,越來越難以控制。

也就是說,他越來越難以離開項嘉北。

項嘉北是不是內鬼,做了內鬼會有什麼好處,那是他跟白展明之間的事。

夏恆要保住的,是項嘉北這個源源不斷的藥物輸出,這不是件難事,白展明那頭豬,總是會被他牽著鼻子走。

可是夏恆很不爽這種被動的感覺,最近他被夏幽詩當槍使,被項嘉北威脅,被林昊楓故意在面前秀恩愛,他討厭這種戴著面具不能發泄的窒息!

他真正的葯只有尤葉,如果尤葉在他身邊,任何事都不會再引起他的憤怒,他只要尤葉,只想要他從小就想佔有的姐姐!

想到尤葉,夏恆感覺到了冷,尤葉是他的太陽。

太陽光現在卻沒有對他普照,夏恆不由得拿起手機,依然沒有尤葉發來的消息。

看來阿惠的會診還沒有結束,尤葉還沒有上網,看到他站在瑞豐外面,向所有記者表明心跡。

她一定會感動的。

她會心疼又自責的說:夏恆,其實你不用為了我,犧牲這麼多的。

她會安慰他:夏恆,將來有一天,在我跟夏家之間,希望你不會太難過。

她一直把他當成需要保護的對象,他享受這種感覺。

他喜歡在她的面前當弱者,他想哭泣著匍匐在她的腳下,被她緊緊地擁抱在懷中,一遍一遍地撫摸,一遍一遍地親吻。

去找白展明的路上,夏恆沉浸在幻想中,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網上都是關於他站隊尤葉的報道,只要她打開手機,一定會看到的。

他期待著她的反應,想到她心疼的溫柔樣子,他就興奮得要飛起來。

醫院,阿惠的會診剛剛結束,回到辦公室,趙澤初和各位專家在緊張的制定治療方案,尤葉和林昊楓守在一旁。

中間薄仕奇進來一次,朝林昊楓耳語幾句,林昊楓點了點頭。

兩個小時后,專家們的會議結束,薄仕奇送他們去酒店休息,趙澤初則向尤葉和林昊楓解釋他們的方案。

「阿惠命大,被擋雨棚擋了一下,骨折不是太嚴重,現在主要是腦部受傷,專家打算請世界一流的腦外專家再做一次開顱手術。」說到最後幾個字,趙澤初的口氣很慎重。

「醒來過的幾率?」林昊楓問。

趙澤初搖了搖頭:「顱內出血嚴重,第一次手術並沒有完全止住,以白城的醫療水平,能給她爭取黃金四十八小時,已經不容易了。」

「這些王大力知道嗎?」尤葉擔心王大力阻撓,不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

「知道,他同意了。」趙澤初知道尤葉在擔心什麼。

「他同意了?」尤葉很意外。

從阿惠出事,王大力看瑞豐的人,個個都是魔鬼。

趙澤初看向林昊楓:「仕奇告訴他,林總說了,如果他不同意,將起訴他虐妻罪,到時候打官司勞民傷財,他不會再有機會照顧阿惠。

仕奇還出示了醫院方面出具的阿惠的診斷書,診斷書上表明阿惠需要手術,還有已經整好的起訴文書。」

不打不罵,直接告他,普通人家打官司,誰能折騰得起。

到時候王大力疲於奔命,扔阿惠孤零零一人在醫院,只能等死了。

殺人誅心,與其勸,不如直接威脅,王大力最緊張的就是阿惠,林昊楓就用阿惠威脅他。

也只有林昊楓能想到這樣的辦法,置之死地而後生。

「如果王大力不同意就要打官司,沒人照顧的阿惠必死無疑,他只能同意,阿惠或許還有機會。」尤葉分析了王大力的想法,不得不承認,有時候最簡單粗暴的方法最有效。

「我們請來的所有專家,都簽署了職業操守評定協議,手術過程全部錄像,如果將來王大力有異議,可以提出仲裁。」林昊楓補充了另一項重要內容。

這個協議對王大力太重要了,全程錄像就是鐵的證據,如果一旦做了手腳,不但醫生會被吊銷職業資格,甚至要吃官司的。

「昊楓,你想得真周到。」尤葉朝林昊楓一笑。

千言萬語,都在她對他的凝視中。

趙澤初也鬆了口氣,阿惠終於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療,剩下的,就看命了。

。 「合作愉快。」

經過商談之後,他給雷諾德中將的價格是每隻17萬美金,致命者價格不變。

對於這種帶有傳染性的作品,註定不可能大規模生產。

所以他沒有絲毫降價的打算。

最終,軍方購買了500隻斗狼,同時訂購了30隻致命者。

空軍和海軍對斗狼沒什麼需要,總計只買了100隻。

再加上其他對斗狼有想法的買家,他的第一筆生意,共賣掉960隻斗狼,以及30隻致命者,外加100支血清。

林林總總算下來,他一共賣了超過一億七千萬!

軍方他都是按照17萬算的,神盾局那邊還想和軍方打包買,可惜人家不搭理他。

而成本,只用了2000萬。

也就是說,他這一筆,直接賺了一億五千萬!

難怪說資本就是暴利。

簽好合同之後,諾亞心情舒爽。

之前的計劃,也可以展開了。

不過仔細算一算,需要花錢的地方更多。

不說別的,兩家公司之前可都是虧損狀態。

安諾貝拉雖然賺了一些錢,但那點收入完全就是如不付出,全靠銀行借貸。

如今賺錢了,第一件事情,自然是把錢先還上。

還有蜂巢地下基地。

僅僅是初步預算,就已經達到了三個億。

這還是初步,實際消耗,很可能比這個數字要大。

安諾貝拉雖然不需要那麼大的試驗場,但研究基地也是要的。

即便規模可以差一些,其他卻不能差了。

弄不好也要兩三個億。

不說這些未來的支出,就說眼下需要的花銷,就讓他頭疼。

總之,1.5個億這一算,似乎也不算什麼。

諾亞剛剛賺了錢的好心情直接消失。

算了,不提這些了。

諾亞搖了搖頭。

把這些煩心事甩出去。

不管怎麼說,今天都是賺了錢的好日子。

神盾局。

尼克.弗瑞手裡拿著一份報告,皺眉不已。

一會兒,科爾森走進來。

「局長,這是安布雷拉的調查報告。」

尼克.弗瑞伸手接過報告,打開看了看,本就皺著的眉頭更緊了。

「在諾亞.艾倫進入安布雷拉之前,這家公司,完全沒有生物科技上的突破。

但是之後,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就拿出了斗狼這種產品。

我不相信這是幾個月的成果。

他的身上,必然還有什麼秘密。」

說著,他看向手上的另一份報告。

那份報告上記載著的。

是諾亞.艾倫控制黑蟲屠殺的幾個黑幫的報告。

他不在意那些死掉的黑幫。

對他來說,那些人渣死了多少都不值得他關注。

他注意到的,是那些人死掉的方式,是那些黑色的蟲子。

如果是諾亞.艾倫之前是在某個大型實驗室里接觸過這些還好。

但經過調查,雖然他在帝國州立大學里學習的是生物學,可他在學校里根本沒有類似的研究。

可還是太怪異了。

「要去試探一下嗎?」

科爾森問道。

尼克.弗瑞想了想。

「算了,繼續密切關注吧。

這份報告來的有點遲了。

他現在是軍方的紅人,甚至白宮都有人關注。」

想到那死而復生的病毒,他的眼裡就有些忌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