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沈大夫人自認為自己最愛的女兒是隨意擺布的,可是她不知曉,這一切不過是假象罷了。

韶華與沈婧一同回了凌家。

深夜,沈大夫人見沈婧還未回來,難免擔心。

「二小姐可回來了?」沈大夫人低聲道。

「沒有。」一側的嬤嬤垂眸回道。

「這麼晚了……」沈大夫人嘀咕道。

嬤嬤道,「老奴去瞧瞧。」

「嗯。」沈大夫人點頭道。

不一會,便見嬤嬤前來。

「夫人,凌家傳來消息,說二小姐想在凌家多待幾日,過幾日再回來。」 名門淑女 嬤嬤看向她道。

「為何?」沈大夫人一怔,低聲道。

「說是為了準備太后的壽禮。」嬤嬤看著她,「老奴覺得這凌小姐像是有意與二小姐交好。」

「交好?」沈大夫人沉吟了片刻道,「此事兒稍後再說吧。」

「是。」嬤嬤便垂眸立在一側。

沈大夫人暗自思忖了一番之後,才起身去尋沈貘去了。

沈貘聽說之後,思索了半晌道,「這凌家如今正值風坑浪尖上,萬不能牽扯其中。」

「可是婧兒已經被留在了凌家。」沈大夫人低聲道。

「我不是讓你看著她?」沈貘沉聲道。

「這……」沈大夫人斂眸道,「瞧著她這幾日好了不少,這才讓她出去的。」

「更何況,不讓她出去,萬一被人起疑了,還是凌雲親自過來的。」沈大夫人輕聲道。

「罷了。」沈貘接著道,「明兒個便將人接回來。」

「是。」沈大夫人只能應下。

沈婧是住在了距離凌雲最近的院子。

她不是第一次來凌家了。

只不過每次都是偷偷前來,今兒個乃是光明正大的。

她坐在花廳內,來回打量了一番,這才轉身入了裡間。

不一會,便見一道黑影落下。

「夫人讓您明兒個回去。」那道黑影道。

「這幾日我要留在凌家。」沈婧低聲道,「明兒個怕是不能回去。」

「這……」那黑影猶豫了半晌,見沈婧臉色未變,便閃身離去。

沈大夫人等黑影前來,冷聲道,「如何了?」

「二小姐說明兒個不能回來,要在凌家待幾日。」

「什麼?」沈大夫人雙眸眯起,接著道,「我明兒個親自去接人。」

「是。」黑影拱手道,接著便退了下去。

沈大夫人坐在軟塌上思忖了良久之後,才起身離去。

韶華正在書房內,抬眸看向鄭嬤嬤。

「大小姐,沈二小姐留在沈家,三小姐也有動靜了,袁家也在地提防,現在只剩下蕭家了。」鄭嬤嬤看著她道。

韶華微微點頭道,「有五皇子在,蕭家還不會有事兒。」

「只是謝大夫人那處?」鄭嬤嬤不放心道。

「謝忱與謝詁順利回了謝家,他二人自會對付謝大夫人。」韶華看著她道,「沈煜以為他可以周旋在其中,我倒要看他究竟有何目的?」

「是。」鄭嬤嬤道。

次日,沈大夫人當真過來了。

不過凌雲一早便帶著沈婧去了皇宮。

沈大夫人撲了個空,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了。

沈貘知曉之後接著道,「既然她要留著,便留著吧。」

「可是?」沈大夫人終究不放心。

「這個時候,她鬧騰不出什麼來。」沈貘看著她道。

「是。」沈大夫人便也不多言,轉身走了。

不一會,便見沈戢上前。

「父親。」沈戢拱手道。

「沈煜如何了?」沈貘低聲道。

「他並不在府上,不過瞧著也沒有其他的動靜。」沈戢接著道。

「嗯。」沈貘點頭。

「父親,兒子不明白。」沈戢看著沈貘道。

「你只管做好自己的就是了。」沈貘淡淡道。

「是。」沈戢便也不敢多問,轉身離去。

沈貘手中握著一把匕首,他凝視了良久之後,才又放回去。

謝家。

謝蘭與謝芝正在暗中與謝詁、謝忱二人派來的人互通消息。

「三姐,大姐當真是被大夫人害死的?」謝芝看著謝蘭道。

「嗯。」謝蘭點頭道,「聽說當年,大姐的母親也是大夫人所為。」

「這大夫人究竟是何心思?」謝芝不解。

「且不說她為何,眼下,我們還是儘快地讓大哥、二哥回來就是了。」謝蘭低聲道,「萬不能讓謝家毀在大夫人的手裡。」

「嗯。」謝芝道。

「二小姐,大小姐來了。」鈴兒上前稟報道。

「她來做什麼?」謝蘭不解。

「難道被發現了?」謝芝看著她道。

「應當沒有。」謝蘭想著,此事兒甚是隱秘,連大夫人都不可能想到的。

謝穎也不過是趕巧了,瞧著鈴兒神秘兮兮地去了後院,這才尾隨過來。

鈴兒看著謝蘭道,「二小姐,奴婢擔心,適才奴婢去後院的時候,被大小姐瞧見了。」

將臣 「不妨事兒。」謝蘭並未讓鈴兒去通消息,故而並不礙事。

鈴兒接著道,「二小姐放心。」

「嗯。」謝蘭點頭道,接著便說道,「讓她進來吧。」

「是。」鈴兒低聲應道。

不一會,便見謝穎走來,看向謝蘭道,「二妹妹,你讓你的丫頭偷偷摸摸去後院做什麼?」 「誰?」謝蘭不解道。

「就是你跟前的鈴兒啊。」謝穎掃了一眼一旁的鈴兒道。

「她能去做什麼?」謝蘭接著道,「這府上,她也不應當只局限於我這處吧。」

謝穎挑眉,接著道,「可是這後院,倘若沒有我母親的應允,不準備任何人去的。」

「哦?」謝蘭笑道,「我倒是頭一次聽說。」

謝穎接著道,「難道你不信?」

「不是我不信,只是現如今雖然謝家乃是大伯母說了算,可是終究還是各房管各房的,我二房的事兒,自然有二房的人灌輸。」謝蘭直言道。

謝穎見自己在謝蘭跟前壓根沒有大小姐的威嚴,她眯著眼,接著道,「你以為我當真不敢對你如何?」

「是誰來到我的院子裡頭,氣勢洶洶地質問的?」謝蘭冷笑道,「我與你又有何干係?」

對謝蘭來說,真正的謝家大小姐乃是謝韶華,除了她,謝蘭誰也不認。

更何況,謝韶華的死還與大夫人有關,而且,謝韶華本就是謝家女。

想及此,她便覺得這謝穎耀武揚威了這麼久,也該給點教訓了。

她只是盯著謝穎道,「難不成你還想處置我不成?」

「你當我不敢?」謝穎也未料到謝蘭絲毫不給她顏面。

謝蘭只覺得好笑,這樣的人,如何能成為謝家的嫡長女的?

想起謝韶華的從容了,再看見謝穎這番嘴臉,她越發地不想看見謝穎了。

不知為何,謝蘭今兒個就是想跟謝穎對著干。

她挑眉道,「即便是大伯母,想要問罪,也要有個由頭,何況是你?」

謝穎冷聲道,「還不將這個目無尊長的人拿下。」

謝蘭接著道,「笑話,我何時目無尊長了?」

「我乃是謝家的長女,你說呢?」謝穎得意道。

「長女?」謝蘭接著道,「謝家的長女從來只有一個。」

謝穎怒視著她,「好你個謝蘭。」

謝蘭轉身道,「不送。」

謝穎當下便急了,直接拿過一旁擺放著的茶盞,朝著謝蘭砸了過去。

謝芝瞧見了,連忙上前,護在了謝蘭的身上,那茶盞直接砸在了謝芝的頭上,只瞧見謝芝一陣悶哼,那茶盞自她的身上落下,滾燙的茶水,還有那碎裂的茶盞。

「血……」鈴兒在一旁見狀,大叫道。

謝穎也怔愣住了,盯著謝芝被血浸濕的髮絲,向後退了幾步。

「我……」謝穎不知該如何開口。

謝芝虛弱地滑落在地。

謝蘭連忙扶著她,看向身後的趙嬤嬤,「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去叫大夫。」

「是。」趙嬤嬤應道,接著便親自去了。

謝蘭抬眸恨恨地看了一眼謝穎,接著便與鈴兒一同扶著謝芝去了裡間。

謝芝緊閉著眼,虛弱地躺在床榻上。

謝蘭顫抖著用絲帕擦拭著她一側的血,低聲道,「八妹妹,你挺住,大夫馬上就到了。」

「疼……」謝芝低聲道。

謝蘭只是看向謝芝,看向鈴兒道,「去通知大夫人吧。」

「是。」鈴兒點頭應道,接著便匆忙出去了。

謝穎已經帶著丫頭跑了。

大夫人正在看賬本,便見莫嬤嬤匆忙趕過來。

「怎麼了?」大夫人看著她。

「大小姐跑去二小姐的院子鬧去了,發生了口角,結果大小姐將七小姐給打了。」莫嬤嬤低聲道。

「如何打的?」大夫人也只是淡淡地抬眸,低聲道。

「大小姐原本是要拿茶盞砸二小姐的,豈料,七小姐護住了二小姐,那茶盞便砸到了二小姐的頭上。」莫嬤嬤看著她道。

「可知曉是何事兒?」大夫人繼續道。

「這老奴倒是不知。」莫嬤嬤接著道,「二小姐跟前的丫頭過來了。」

「直接打發了就是了,不過是個庶女,穎兒乃是謝家的長女,管教妹妹不是常事兒。」大夫人無所謂道。

「這……」莫嬤嬤卻覺得謝穎如此做,萬一傳揚出去?

「你是擔心她的名聲毀了?」大夫人看向莫嬤嬤道,「她哪裡還有名聲?」

莫嬤嬤瞭然道,「老奴這便去。」

鈴兒見莫嬤嬤前來,只是說道,「夫人有事兒,還是讓大夫給七小姐好好瞧瞧。」

「是。」鈴兒也只是垂眸應道,接著便退了下去。

不一會,大夫便到了。

謝芝並不大礙,歇息幾日便好了。

只不過,這一茶盞下去,她難免受了一些損傷,日後怕是會時不時地頭疼。

謝蘭氣的渾身發抖,見鈴兒回來,回稟了大夫人的意思,這下更氣的發狠了。

「當真是沒有天理了。」謝蘭咬牙道。

「三小姐,大夫人是不會理會這樣的事兒的。」鈴兒低聲道。

謝芝也拽著謝蘭道,「三姐,眼下還是那件事要緊。」

「我正是因著那事兒,原本是想激怒謝穎,讓她對我動手,我好鬧大了,如此大夫人便沒有心思去理會他們,可是你偏偏……」謝蘭看向謝芝道,「我知曉你不忍心,可是你受傷了,我更心疼。」

如今對謝蘭來說,謝芝本就是她的親妹妹,二人相依為命的,她受傷了,謝蘭哪裡有不心疼的。

謝芝笑了笑,「我……倒是白費了三姐的心思。」

「不妨事。」謝蘭接著道,「既然大伯母不管,那我便親自去管。」

「三姐。」謝芝接著道,「你當心一些。」

「放心吧。」謝蘭冷哼了一聲,接著看向趙嬤嬤道,「他們何時到?」

「剛得了信兒,今夜。」趙嬤嬤看著她。

「好。」謝蘭看著她,「我現在便去尋謝穎,定然要攪和攪和。」

「三姐,這處我看著就是了。」謝芝知曉,謝蘭是想趁亂,讓大夫人放鬆戒備,好讓謝忱與謝詁入了謝家。

謝蘭起身,並未換衣裳,那衣裳上還沾染著謝芝的血,她當下便帶著丫頭、婆子直接去了謝穎的院子。

謝穎也未料到會真的傷人了,她知曉謝蘭的性子,此刻,怕是……

「大小姐放心,那鈴兒去找夫人去了,被打發回去了。」一旁的丫頭回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