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沈曼兒見炎龍宇編了一個故事,就把小弟小妹說服了,不禁覺得小弟和小妹還是太單純了。

沈又菱沒了問題,小弟覺得以後接觸的機會更多。

大家一時之間也沒了話,都專心吃起飯來。

沈曼兒只覺得幸福,好久沒吃這麼好吃的東西了。以前只覺得好吃,現在好久沒吃,居然能吃出一種幸福感。

四個人把一桌子食物都吃光了。

小弟忍不住說道:「吃的真滿足,我還沒見過吃飯還能有這麼多花樣呢,真希望讓爹娘也嘗一嘗。」

炎龍宇說:「我這幾天就回去你們家提親,等事情定下來,你們想什麼時候吃,我就什麼時候做給你們吃。」

小弟和沈又菱瘋狂點頭。

炎龍宇說:「你們回家先不要提我。我怕事情有變故。」

沈又菱瞪大了眼:「能有什麼變故?你又不想娶我姐了。」

炎龍宇急忙解釋:「不是。我說的變故,你怕你們家長不同意。我還得準備準備再去呢。」

沈又菱放下心來。

炎龍宇現在還不太適合給岳母做飯吃。 後會無欺之等你共赴白首 所以他摘了不少水果,想讓他們帶回去。

沈曼兒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水果的來歷。

炎龍宇把沈曼兒拉到一旁,說:「我讓他們不要透露我的消息。到你可以呀。你先給你娘透個底。把我之前的說辭說一遍,剩下的我來解決。」

沈曼兒放下心來,和小弟小妹回家了。

沈母見三個孩子到了飯點都不回來。就只做了自己的飯,想給他們一點教訓,不要老是不著家。

以前沈母不太管三個孩子,她忙著賺錢,要不然一家人都活不下去。

現在不同了,沈母沒有別的事情可做,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孩子們身上。覺得他們不回家,自己就特別擔心。

沈曼兒等人回到家,見沈母沒有做他們的飯,都意識到自己回來晚了,沈母有些不高興。不過,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因為就算做了,他們也吃不下了,平白浪費糧食。

沈又菱和小弟都表示出知道錯了的姿態。沈母心軟,要去給他們做飯,兩人又連忙表示自己就得吃點苦頭才能記住教訓,今晚就不吃了。

兩人認完錯就趕緊回自己房間了。

沈曼兒還有話要說,只能硬著頭皮面對。

沈母對大女兒終究還是虧欠的,既然大家都回來了,那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沈母說:「曼兒,你餓了嗎?我去給你做點。」

沈曼兒趕緊制止了沈母,把手裡提的水果遞給了沈母。

沈母也沒見過這些東西,問沈曼兒這是什麼。

沈曼兒說:「這是能吃的東西,從我朋友那裡拿來的,您嘗嘗。」

沈母一聽能吃,但是又沒吃過,一時有些猶豫。

沈曼兒拿了一顆草莓放進嘴裡,一邊吃一邊讚歎。

沈母也拿了一個紅果子放進嘴裡,果然能吃,味道很奇特,讓人很喜歡。

沈母問道:「你有什麼朋友呀?我怎麼沒見過?」

沈曼兒說:「也是今天才見到的。之前他給我傳過夢。我一直以為是夢,沒想到還真有這麼個人。」

沈母有些好奇:「男的女的?居然還會傳夢之術。」

沈曼兒裝作害羞的樣子低下了頭。

沈母頓時就明白了。

沈曼兒把炎龍宇的說辭又和沈母說了一遍。

沈母也看出女兒對炎龍宇很滿意,但是自己還沒見過,也不好下結論。只聽到曼兒說,那出空了許多年的宅子是炎龍宇的,也才流露出驚嘆。

那處房子也有不少年歲了。沈母都沒見過那裡住過人,一時之間對這個炎龍宇很是好奇。也不知道年紀多大了,家裡還有什麼人,以後還會不會經常出去?

沈母對大女兒的虧欠太多了,繼續讓女兒就在家裡,只會讓她接著受委屈。沈母也不想這樣,但是生活所迫,總得有人受委屈。與其讓女兒就在家裡受苦,不如給她找個好人家。

沈母有了這個念頭,就想趕緊見到炎龍宇。如果不合適,自己還可以給曼兒再找好人家。沈母這幾天也無事可做,一時有個大喜事,她就興奮起來了。只恨不得明天曼兒的親事就能定下來。

沈曼兒見沈母不排斥,也就知道她同意了炎龍宇上門。沈曼兒放下心來,也回了屋。

沈母自己呆在院子里暢想曼兒的親事。無意識的吃了不少水果。沈母感嘆這東西真是好吃。曼兒嫁給了炎龍宇,起碼吃上面不用發愁畢竟這麼奇怪的東西都能弄到。

不得不說,靈脈受損之後,沈母的思維也發生了改變。以前是沒有人對喜歡搗鼓吃的人有好感的,畢竟大家都追求修鍊修為越高越好。修為一高的,這些吃食就都變成了浮雲。畢竟食慾,也是一種慾望,會影響人修鍊的。 提親

炎龍宇從院子里又摘了些水果,想直接去沈家。又突然想起去提親是不是要請媒人?

「阿大。」

炎龍宇喊了一聲,阿大從暗處閃了出來。

炎龍宇緊皺著眉頭,不知道怎麼問出口。

阿大這幾天一直在外聯絡隱藏在四大家族的暗探,知道昨晚才回來。當時跟主上彙報過情況,主上還挺高興。自己也覺得自己任務完成的挺好挺快。不過這才過了一晚,這怎麼就晴轉多雲了?

阿大完全不知道,他家主上的高興,不是因為他帶回來的消息。

炎龍宇不想耽擱時間,直接問道:「紫龜大陸的人們,怎麼提親?有什麼習俗嗎?」

阿大完全沒想到主上糾結的居然是這樣的小事。

「主上,你可以交給我去辦。」

本來以主上的身份,想要提親完全不用自己親自去。

炎龍宇說:「你怎樣對待我的,就要怎麼對待我的夫人。我要親自去提親。你只要跟我說,要不要請媒人,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就行了。」

阿大也沒提過親,也不懂這裡面有什麼門道。不過主上這麼重視,自己得趕緊去打聽打聽。

「主上,我也不清楚,我馬上去打聽一下。」

炎龍宇也知道阿大做事利落,也就坐下來等著。

果然沒一會,阿大就回來了,還帶著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大媽。

阿大說道:「阿宇,這是李媒婆。你的親事可以交給她去辦。」

李媒婆誇張的繞著炎龍宇走了兩圈。

「想我李媒婆在紫龜大陸說成了多少親事。我還從沒見過長的你這麼俊的男子。你放心,你的親事我肯定給你說成了。」

炎龍宇相信阿大的能力,也就沒有說什麼。

在外炎龍宇不讓阿大叫自己主上,讓他叫自己阿宇。真的很多年沒有聽到過這個稱呼了。

阿大把自己主上的情況大體說了說,也就是低調了那麼幾百倍。

李媒婆已經很吃驚了,如果李媒婆生在現代,就會懂一個詞,叫做高富帥。

阿大給了李媒婆謝禮,李媒婆保證自己把事給辦成了。

李媒婆出了門就直接去了沈家。

沈母本來還等著炎龍宇來拜訪自己。沈母也沒想到,會有媒婆來。

沈家家境如此,也沒奢求會有媒婆上門。一般窮人家說親,就是雙方家長帶著孩子和禮物上門,說成了的話,繼續留下,親事也就定了。只有稍微富裕點的人家,才會更講究一點,會請媒婆。

沈母見來的是李媒婆,更吃驚了。李媒婆在這還是有些名聲的。很多人以請到李媒婆為一種資本。雖然西邊從沒有人家請過李媒婆,但是大家還是會湊到一起討論,誰家請了李媒婆,誰家是真的家底豐厚,誰家是打腫臉充胖子。

如今靈脈受損,大家都閑賦在家。

李媒婆一出現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大家都猜測這是要去誰家。誰家姑娘撞了大運。

等李媒婆在沈家門口停下來的時候,大家都很吃驚。

主要是這沈家大姑娘雖然到了成親的年齡,但是人瘦瘦小小的,看上去跟二姑娘差不多大。居然會有有錢人看上她。

沈母見大家都很驚訝,還都很好奇的看向自己這裡。

沈母有些得意,又對那些人驚訝的態度不滿。自己女兒那麼好,配誰配不上呀?

沈母把李媒婆請進門,把那些八卦的人都擋在門外。

兩人坐下之後,李媒婆就開始了她的表演。

先是把沈母從頭到尾誇了一遍。

「沈夫人,一看你就是有福氣的人。別看你現在過得苦,總有苦盡甘來的一天。這不機會就來了嘛。來之前我就打聽了,你那大姑娘勤勞能幹,長相那也是極好的。你有這麼個女兒,這日子真是美得很呀。」

沈母是個老實人,平日里只懂得幹活,哪裡聽過這些誇讚的話。沈母不好意思的說道:「可別這麼說,哪有你說的那樣好。」

李媒婆誇張的說道:「您看,您這就是謙虛了不是。我這次來,就是為炎龍宇炎公子提親的。炎公子那樣的條件,看上了您姑娘,那您姑娘肯定差不了。」

李媒婆做媒這麼多年,第一次遇見這麼門不當戶不對的親事。炎公子條件那麼好李媒婆不想放低姿態。

沈母果然被唬住了。

「炎龍宇條件很好嗎?我就想為曼兒找一個門當戶對的。條件稍微好一點就好。我怕曼兒受委屈。」

李媒婆一聽這話連忙補救:「你瞧,這就怪我了,是我沒說清楚。我說的條件那麼好,是說人炎公子長相性格都好,也是個老實人,不會做出那委屈妻子的事情的。」

李媒婆又壓低了聲音說道:「而且,炎公子家只有自己一人。大姑娘去了也不用侍候公婆,那日子只會越過越好。」

沈母這才放心下來。沈母自己沒和公婆相處過,但是從別人家也見過不少。。很少有婆婆會對兒媳好的,畢竟不是自己的女兒。曼兒不用侍奉公婆的話自己也能放心一些。

沈母昨天聽了曼兒跟自己講的,也知道這炎龍宇剛回來沒多久,自己也沒見過他,不知道他修為如何,如今是多大年紀了。

修真者修為高的人,便一直是年輕的樣子。如果炎龍宇修為不高,那就比沈母年紀還大了。

炎龍宇何止是比沈母年紀大,他那是比這個世界上所有人年紀都大。

沈母問道:「那炎龍宇多大年紀了?」

李媒婆說道:「看上去二十歲左右。」

沈母鬆了口氣,具體年齡不用問,這樣大體就能明白了。

李媒婆見沈母也滿意,想趁熱打鐵把這事給定下來。

「您看,這兩個孩子也挺合適的。要不然咱就把這是給定下來?」

沈母問道:「你再跟我說說他家裡條件怎麼樣?人長得帥又不能當飯吃。」

李媒婆說道:「您也知道,他常年在外,想安頓下來就回來了。他在這邊也沒有田地,不過家裡銀錢到時不少。房屋您應該也見過,不是我誇它,就那房子,能能說成西邊最好的房子了吧?」

沈母點了點頭,那房子自己很小就見過,那時候就很羨慕能住進去的人,不過這麼多年一直沒人住。 拜訪

沈母還問的都問過了,對炎龍宇很是滿意,不過還沒見過人,不知道性格真是那麼好嗎?不過曼兒自己也很滿意,這是就這麼定下來吧。

李媒婆見沈母答應了,很是開心,自己又能掙一筆不少的謝媒禮。

李媒婆把禮金拿出來,這就是聘禮了。

兩人簽訂了文書,這門親事也就定下來了。

沈曼兒一直躲在屋子裡,這樣的情況自己不太適合出去。

沈又菱和小弟也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還沒睡醒。

要是小妹醒著,不知道要如何打趣自己呢。

等沈母送走了李媒婆,還不相信聘禮居然會有這麼多。

沈曼兒走出來,沈母把聘禮遞給了她。自己沒什麼可以給曼兒,這些錢說什麼也不能就在家裡。

沈曼兒說什麼也不肯收,也本來就是自己打算好的。自己這麼快嫁出去,不能在跟前盡孝,只能這樣來改善家裡的條件。

沈曼兒說道:「您就別給我了,收下吧。我嫁出去了,哪裡還用的到錢。您拿著這錢,給小弟小妹好好補補身體。再留一部分錢出來給他們上學,靈脈早晚會被修復的。」

傲嬌總裁追妻記 沈母只好接了過來。

沈曼兒不想讓沈母尷尬,就借口走開了。

小弟和小妹已經睡到現在還沒醒。沈曼兒進到又菱的房間,想把她喊起來,睡太久對身體不好。

沈曼兒見到又菱躺在床上,明顯睡的很沉。不過又菱嘴唇很白,沈曼兒怕她病了,摸了摸她的額頭,發現並不熱。

「又菱~小妹~。起床啦!」

沈曼兒叫了好幾聲之後,沈又菱才醒過來。

沈又菱坐起身來,醒了一會神,才意識到居然已經這麼晚了,自己怎麼睡這麼久?

沈曼兒問道:「小妹,你有哪不舒服嗎?」

沈又菱搖搖頭說:「沒有,只是睡傻了。」

沈曼兒看著小妹蒼白的嘴唇,還是不放心。

當初四爺說過,靈脈不趕緊修復好的話,異世大陸也會消失。沈曼兒不知道是不是已經開始了。

「小妹,你去叫小弟起床。」

沈又菱奇怪到:「他也沒起床呢?這是怎麼了?」

沈又菱起來之後就去叫小弟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