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沈靜蹲下來,竟然也給他寬衣解帶。

林羽表示很激動啊,這幾個妞竟然都這麼主動,而且不遠處的小齙牙竟然也在脫,這這……

音艾夢感知着這些場景,冷笑道:“就讓你在衆目睽睽之下打飛/機,到時候*******吧,哈哈哈……”

好邪惡啊。

林羽哪知道自己現在竟然在別人的幻術之中。

眼見沈靜要扒自己褲子了,然後郭影過來說要給自己吹,他渾身一個激靈,內心一道輕喝傳出,“枉你還有這麼高深的修爲呢,竟然連幻術都看不出!”

這是霓裳的聲音。

林羽心中一緊,只覺得眼前一片清明,猶如看陌生人一般看着穿着暴露的幾個女子。

原來如此,這些是幻術!

其實這也不能怪林羽看不出,主要是他從沒接觸過這種招數,所以一不小心之下中招了。

但是有了霓裳的提醒,他清醒了許多,然後冷笑的後退了幾步。

“小羽,你幹嘛啊?”

“過來嘛,我給你吹哦……”

林羽依舊不語,封閉了自己的感官,然後開始尋找幻術源頭。

“我記得是聽到笛聲的時候眼前景物變換的,那就是那笛聲的原因了,這個聲音從面前電梯門口傳來……”

林羽呢喃說着,突然睜開眼睛,一股靈力朝面前席捲而去。

音艾夢正好奇林羽怎麼突然拒絕了幻境中人物的要求了,正準備加大法術,一股龐大的靈力朝她轟來。

“砰……”

音艾夢整個人擊飛了出去,落在地上臉色一片煞白,正欲逃跑,林羽身形已經閃現在她面前。

“是你!”林羽一下子認出了音艾夢,這不是那個在同學聚會上勾引他的那個大胸妹子麼。

頓時林羽鼻子都氣歪了,要不是剛剛有霓裳幫忙,他就真的當衆打飛/機了,那多丟臉啊!

於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過去一把抓起音艾夢手臂,質問道:“你對付我幹嘛?我知道了,你也是唐家的人!”

“放手,你這個混蛋!”音艾夢喊道。

“你傻了吧,是你對付我的。”林羽把音艾夢拖了出來,往唐悅面前一扔,冷笑道:“唐小姐,你的算盤可真好啊,不但有孫王兵的徒弟幫你,還請了這女的對付我,敬佩,敬佩啊……”

看到唐三的師父都被制服了,唐悅心中頓時冷了下來,只覺得一片後悔,沒想到林羽這麼強,早知道,她就不應該違背諾言。

而二樓的郭影和唐三神色一片震驚。

“完了完了,大師父也被抓了。”

唐三知道郭影的實力遠不如音艾夢,現在音艾夢都被抓了,真的沒人能夠對付得了林羽了。

郭影眉頭一擰,已經下定決心,大不了待會她下去和林羽談判,讓他放了音艾夢。

雖然這很丟臉,但是……沒辦法啊!

不過就在這時候,酒店大門突然打開,一大羣穿着特戰隊服侍的人衝了進來。

“不許動,我們是港島飛虎隊,你已經被包圍了,馬上跪下投降,否則我們就開槍了。”

幾十號戴着面具的特戰隊員將林羽直接包圍,隨後又衝進來一大羣人,將周圍的人全部撤離。

只有唐悅和音艾夢沒人動,因爲她倆離林羽實在是太近了,這些特戰隊不敢輕舉妄動,以免激怒林羽,殺了這兩人。

在這些飛虎隊眼中,林羽可能就是港島上的某些武者,雖然厲害,但是總不會刀槍不入吧?

一時間,林羽身上起碼有十幾個紅點正瞄準着他,彷彿林羽稍有異動,遠處的狙擊手就會開槍。

被擡出去的李陽看到這場景,聲嘶力竭喊道:“你們都傻嘛?沒用的,對付他用槍是沒用的,叫我師父過來,快……”

警察們根本沒搭理他,一個肩膀上印着隊長徽章的人和手下分析道:“歹徒只有一人,目前沒見到他有武器,但是身手很強,據目擊者反應,此人會法術……”

“嗯,雖然有些扯,但是我們不得不信。”邊上一個督察說道:“我建議,就地擊殺,任他三頭六臂,在最強的反坦克狙擊槍面前,一切銅牆鐵壁都是浮雲!”

蜜糖初吻:我和偶像戀愛了 “是!”

隨後,隊長拿着對講機開始命令下去。

屋內的林羽等到許多人被救了出去,他也不着急,看着唐悅說道:“相信你們唐家也知道了這裏的事情,正好,我就不信你爺爺不會過來。”

“林羽,你傷了李陽,孫王兵不會放過你。” 春風一度:首席溺愛嬌妻 唐悅顫抖的說道。

本來她是想要屈服的,但是當看到這麼多特警衝進來之後,她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連玉花太珍貴了,她不想拿出去!

“孫王兵不來還好,若是過來,我會讓他好看。”林羽說着,走向唐悅,想扶起她朝門口走去。

不過這時候,數顆子彈呼嘯而來。

而周圍的特警們也全都開火,頓時,無數子彈擊打在林羽身上……

“噠噠噠噠……”

一時間,林羽身上全是火光。 “停止射擊!”

對講機裏命令道。

特警們全都停止了射擊,火光散去,直接林羽依舊淡然的站在場中。

所有的特警們全都愣住了,歹徒非但沒有倒下,而且竟然連衣服都沒有破損一點!

“真是麻煩啊!”林羽冷哼一聲,身形一陣,周圍的特警們全都哀嚎的被擊飛了出去。

“這人是怪物嗎?”拿着望遠鏡觀察着裏面的飛虎隊隊長驚愣喊道。

“這人不是怪物,這是實力罷了。”這時候,一個拄着拐着的老者慢悠悠走來,他的身後跟着一大羣人,其中,唐老爺子竟然也在。

“沈督察,麻煩你們封鎖此地!這裏發生的事情,普通人最好不要知道,以免引起恐慌。”唐老爺子吩咐。

“是,不過唐老爺子,這位是……”沈督察指了指唐老爺子面前的老者,低聲問道。

“孫王兵師父!”唐老爺子說道。

“孫……師父……”沈督察愣然,怪不得就連唐老爺子都站於這老者身後,原來他就是港島道術界第一人,孫王兵。

“師……師父……徒兒給你丟臉了!”躺在擔架上的李陽痛苦道。

在孫王兵身後,趙逸倫恭敬道:“師尊,師兄正是被那林羽所害,功力全廢……”

說完這話,趙逸倫也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這手段實在是太狠了,他暗暗慶幸,幸好自己沒有擅自出頭,否則被廢的人恐怕就是他自己了。

孫王兵嘆了一口氣,“無妨,我會帶你去藥王宗求醫,能不能行,看你造化。”

“謝師尊。”李陽低頭。

“你們都留在這裏吧,我來進去。”孫王兵朝身後人說道。

“我孫女唐悅還在裏面……”唐老爺子說道。

“嗯,我會盡量保她。”孫王兵沒怎麼理睬唐老爺子。

雖然唐家勢大,但那也只是普通人之中,像他這種修真人士,尤其是仙品之上的人,還真的不必看他們的臉色。

此次出山幫忙,也只不過是因爲自己徒兒被廢,若是不出山,恐怕會被世人恥笑!

孫王兵如同一個行將就木的老者,緩緩朝唐氏集團內部走去。

特警們接到命令,連忙讓開一條道路。

“你這個混蛋,竟然摔姑奶奶,我不會放過你,我們音氏……”

音艾夢正罵着,林羽不爽的甩了過去,“啪……”一掌拍在音艾夢PP上。

“讓你再囉嗦。”林羽說道。

“你你你……”音艾夢頓時變得語無倫次了。

“念你還是個小孩,我放你一馬,否則,你的下場早就和那李陽一樣了。”林羽說。

“敢情我還要謝謝你?”音艾夢氣極。

“那倒是不用啦,只是警告你,小孩子就應該上學,出來打打殺殺的,小心被人揍。”林羽揚了揚拳頭說。

音艾夢咬牙切齒。

“對了,你爲什麼一直要對付我?”林羽突然問道。

“哼,你認爲我會告訴你嗎?”音艾夢硬氣說道。

“不說是吧?”林羽點點頭,“行!”

然後抱起音艾夢對着她PP就是一頓胖揍。

“讓你不聽話,不聽話……”林羽氣憤的說道:“我替你爸媽教育你。”

音艾夢氣得眼睛都要紅了,但是林羽力氣太大了,根本掙脫不了。

“夠了!”這時候,一聲熟悉的聲音響起。

“小齙牙!”林羽驚訝的看着突然出現的小齙牙郭影,欣喜道:“你怎麼在這?”

林羽壓根不知道郭影一直要對付他的事,此刻只覺得非常親切,然後扔下音艾夢,說道:“我處理一下這裏的事,回頭和你聊。”

“事實上,這是我朋友。”郭影指了指音艾夢。

“啊!”林羽一萬個懵逼,說道:“這臭小孩是你朋友?”

“你才臭小孩呢。”音艾夢罵道。

“好吧,既然是你朋友,我放了她。”林羽聳聳肩,“不過郭影,你現在變得好漂亮。”

“謝謝。”郭影點點頭,好長時間沒見林羽,不知爲何,她心中已然沒有了恨意。

複雜的看着林羽,說道:“那你先忙吧,我和音艾夢先走了。”

“能告訴你們住在哪裏嗎?處理好了這裏的事我去找你。”林羽說道。

“不用了,我們馬上就要走了。”郭影搖搖頭。

林羽發現郭影變了,和他有距離感了,以前他可是記得,郭影有些傻白甜啊!

哎……

林羽有些惆悵,這麼一小會功夫,郭影帶着音艾夢已經進入了拐角處。

“郭影有些奇怪啊,難道她也修道了。”林羽眉頭一皺,一道印記悄無聲息的留在了郭影的身上。

攻妻不備:老公大人別太壞 此刻大廳內只剩下唐悅一個人了,她高傲的仰着頭說道:“孫王兵師父一定會過來,到時候你就是跪下也來不及了。”

“啪……”

林羽心情正鬱悶着呢,聞言反手便是一道勁氣襲了過去,一巴掌甩在了唐悅臉上。

“我最討厭背信棄義之人了,你很好,成功讓我刷新了人生觀。” 重生柯南當偵探 林羽輕哼道。

“小夥子,看來你脾氣很大啊!”門口處,一個拄着柺杖的老者慢悠悠走來。

這個老者走路走的很慢,身體瘦弱,滿頭銀髮,好似風一刮就要摔倒一般,連眼神都渾濁無比。

但是林羽看到此人之後,卻絲毫不敢怠慢,因爲對方越是像普通人,越說明對方境界高,高到就是自己也觀測不出。

“閣下就是孫王兵麼?”林羽問道。

“正是,沒想到這麼多年了,老朽還能被英雄知道,老朽很欣慰。”

“嗯,念你一把年紀了,速速退去,再讓唐家那死老頭跪着過來,我放你一馬。”林羽大言不慚說道。

他故意說着囂張話語,目的就是讓這孫王兵生氣,好讓他露出馬腳。

只可惜,孫王兵只是微微一笑,“老朽雖然年齡甚大,但平生不喜做丟臉之事,寧願站着死,不願跪着生,所以英雄的條件,老朽不答應。”

“這樣啊,那你要怎麼對付我?”林羽臉色也嚴肅起來。

“生死戰,我勝,你死,我敗,我死!”

“口氣挺大啊。”

“老朽一般都是這樣說話,英雄莫怪。”孫王兵咳嗽幾聲,突然扔掉了柺杖,整個人挺直了身軀,目光有神說:“道安風塵外,教上列仙來,陣起,萬仙歸宗。” 孫王兵很多年都沒出馬了,最近的一次,也是對戰三大忍術倭人,距離現在已有二十年。

孫王兵的弟子都知道,戰績只是孫王兵牛逼的一方面。

他最牛逼的地方在於,拒絕了仙界的邀請,也就是拒絕位列仙班,原因是孫王兵還想繼續研究道術,不想因爲仙界的瑣事影響他的研究。

不過,縱然如此,他還是在港島市仙君的邀請下,在仙界掛了一個名,由此看出,此人地位之高。

此次一出手,孫王兵便以成名陣法,萬仙歸宗陣出手,瞬間的功夫,大廳之內白光籠罩。

林羽倒是沒事沒事,唐悅慘叫一聲,捂着眼睛痛苦喊道:“我的眼睛,眼睛……”

“對不住了唐小姐。”孫王兵面無表情,手掌繼續捏動法印。

林羽沒動,他看着面前的孫王兵,能夠感知到,孫王兵實力也是在仙品五層,和他實力相當。

但是論戰鬥經驗,對方絕對高出他很多,所以林羽必須全力以赴。

猛然將,面前一個人影浮現,他渾身籠罩白光,猶如仙人。

“妖孽,看掌!”

面前仙人聲雷滾滾,目如銅鈴,朝林羽一掌拍去。

這一掌,攜帶着無與倫比的風勢,颶風猶如無數把刀刃,撕扯着一切,處於白光之中的唐悅身爲一個凡人,還是不可避免的被割傷,痛苦慘叫,很快便暈死了過去。

恐怕就算她自己也沒想到,孫王兵根本不在乎她,孫王兵境界太高了,早已經看破了紅塵,除了道術之外,他一切都可放棄。

林羽自然也沒管唐悅,他腳一跺,靈氣涌起,將身周的刀芒全數掩蓋。

孫王兵露出驚容,“怪不得李陽不是你對手,你境界確實很高!”

林羽沒回話,而是怒吼一聲,“虎嘯決!”

一頭虎頭在林羽面前浮現,與之前普通的攻擊相比,孫王兵從未見過這種音嘯招式,頓時面色微微一變,然後手捏印決,喝道:“擋!”

一陣聲波從孫王兵身周襲過,將他的頭髮全都吹起,孫王兵身上衣服全都被吹了起來,整個人也是暴退,面色猛然凝重起來,沉聲道:“早就聽聞內地武者功法奇門異術繁多,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孫王兵雖然這樣說着,但是手上迅速結印,然後突然祭出一塊八卦陣,兩個手掌大小,然後朝空中一扔,面前再次浮現一個仙人模樣的虛影。

這個虛影一把接住八卦陣,厲喝道:“電閃雷鳴……”

“轟隆隆……”

一道道閃電朝林羽襲來,若是以前,林羽可能對這道閃電沒辦法。

但是如今,身爲仙君的他,不但防禦法器加身,而且境界也高,論底牌,他連仙君劍和青光劍都未拿出,對付這萬仙陣實在容易之極。

隨後任由閃電擊打過來,硬生生承受了這一招,雖然疼痛,不過最終還是被法器抵擋了過去。

“不錯,若是我所料不錯,你這萬仙陣是利用召喚仙人的實力給你一用,是吧?”林羽緩緩從煙霧中走出,“只可惜,你藉助的仙人力量只有一小部分,根本未領悟其中精髓。”

林羽說完,一拳朝面前仙人擊去。

“大力拳!”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