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沒想到這個人也有病啊,難怪和他一樣,只能待在醫院裡。

護士在房間里翻了半天,到處都找遍了也沒有找到,她忽然靈機一動,趴在地上,朝病床底下看過去。

接著她眼睛一亮,撅著屁股,從床底下掏出一根亮晶晶的金項鏈。

護士撿起了金項鏈,轉頭衝到了封嬈的面前,盛氣凌人地喊道:「我的項鏈找到了,還說不是小偷!」

她的手指提著金項鏈的一端,差一點要把金項鏈甩在封嬈的臉上。

英子大步朝前,一把把護士給推開,冷眸不客氣地盯著護士。

剛才英子把她的手抓得很疼,護士不敢和英子較勁,又把矛頭重新轉向封嬈,大聲質問:「現在項鏈在病房裡找到了,你還有什麼話說!」

小傅凱完全沒想到項鏈會真的在他的房間里。

他的一張小臉憋得通紅,剛剛要說話,封嬈輕輕拉了拉他的手心。小傅凱只要死死閉著嘴巴,把小下巴都綳成了一條直線。

「我要說的可多了。」封嬈語氣不疾不徐地說道:「你這不過賊喊捉賊的把戲,你為了污衊小傅凱,提前把項鏈藏在床底下。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欺負一個小孩子,你害臊不害臊!」

「你!」護士氣急敗壞地說道:「這明明就是從他的床底下找出來的,大家都親眼見到了,你怎麼還不承認!」

「呵!」封嬈嗤笑了一聲:「小傅凱說過了,他絕對不會偷你的東西,既然不是他偷的,那就肯定是你自己提前藏在那裡的。」

「你……你……」護士氣得快要暈過去了。

封嬈堅信小傅凱不會偷東西。

這個護士當著她的面,都敢這麼說小傅凱,就不用說沒有人的時候,她會怎麼欺負小傅凱了!

封嬈今天是鐵了心要給小傅凱做主,所以不管護士說什麼,她都狠狠地給反駁了回去。

主任醫生看到這個情況,趕緊咳嗽了一聲,出來打圓場:「既然項鏈找到了,我看這件事情不如就這樣算了吧?」

先不說小傅凱是不是真的會偷東西,就算退一萬步來說,真的是他拿的又怎樣?

他還只是個孩子,根本不需要負刑事責任。

「那怎麼行?難道他偷我的東西,就這樣算了?」護士很氣不過,項鏈明明是房間里找到的,居然還說不是小傅凱偷的。

封嬈冷笑:「那我們就報警好了,查監控錄像看個清楚!」

主任醫生心裡咯噔一下,這個護士是個關係戶,平時對工作就不負責任。

總裁駕臨,老婆別囂張 因為她有關係,只要沒犯大錯,所以平時主任醫生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要是查監控錄像,查出來她平時工作的時候,打罵病人,還指不定要出什麼幺蛾子呢!

盛寵一婚色纏綿 想到這裡,主任醫生急忙說:「我相信這件事情不是小傅凱做的,一定是護士不小心把項鏈掉在病房了。現在既然找到了,那就算了吧。」

「不許再吵了,再吵你這個月工資別拿了!」為了防止護士再鬧,主任醫生率先開口呵斥了她一句。

護士抿了抿唇,不敢吱聲了,只是眼神還忿忿不平地瞪了封嬈一眼。

然後把項鏈揣進口袋,跺跺腳,轉身走了。

主任醫生轉頭看向封嬈,賠著笑臉說:「戰太太,您別生氣,這件事情千萬別放在心上,我回頭會好好教育這個護士的。」

「你們醫院的護士水平也太低了,我真懷疑能不能照顧好小傅凱。」封嬈搖頭說道。 主任醫生大驚失色,如果把人給轉院了,那外面的人會怎麼想他們醫院?

會認為他們醫院靠不住!

那會帶來不知道多嚴重的後果!

主任醫生急忙說道:「戰太太,我們正在努力給小傅凱找腎源,這幾天已經聯繫上美國那邊的資料庫,有很大可能找到合適的腎源。請您千萬不要衝動啊!」

封嬈低頭看了一眼小傅凱,然後才抬頭,看向主任醫生說道:「那好吧,可我以後不想再見到剛才那個護士了。」

「好的,沒問題。您放心,我一定會嚴肅處理的!」主任醫生再三保證。

封嬈點頭,拉著小傅凱進了病房。

主任醫生立刻很有眼力勁兒的叫了護工過來,幫忙把弄亂的病房恢復原樣。

等人都走了,封嬈摸了摸小傅凱的腦袋,說道:「看,嬈姨說得沒錯吧。那個護士已經被醫生帶去吃藥了,現在沒事了。」

小傅凱用很崇拜的眼神看著封嬈:「嬈姨,你真厲害!」

他握緊了小拳頭,眼睛直直地看著封嬈:「我真的沒有偷項鏈!」

封嬈點點頭:「那是當然了,我相信你。」

小傅凱很感動,鬆開了小拳頭,看著封嬈,一副想問又不敢問的樣子。

「怎麼了?」封嬈笑著說。

「我哥哥什麼時候回來?」小傅凱小聲地問道。

「……」

封嬈默了一下,然後開口安慰他:「你哥哥現在在外面做事,去了外地出差,暫時……暫時不能回來了。不過嬈姨跟你保證,只要你好好治病,等你的身體完全好了的時候,就是你哥哥回來的時候,你就能見到他了。」

小傅凱眼圈紅了紅,哥哥已經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親人。

沒有了哥哥,他覺得很害怕,很孤單。

「真是個傻孩子。」封嬈忍不住摸摸他的頭。

「嬈姨,你真好!」小傅凱拉著封嬈的手背放在嘴邊親了親,就像是小獸對母親表示愛護一樣。

「戰總。」英子忽然出聲。

戰御宸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門口,眼神十分不悅地瞪著小傅凱。

今天網上的八卦新聞出來,他擔心封嬈看了會生氣,急忙丟下了公司的事情,跑回家找她。

誰知道她竟然出門了,他又匆忙趕到了醫院來。

結果一來就看到這個臭小子,竟然敢親自己老婆的手!

要不是看小傅凱只有豆芽菜那麼小,戰御宸一定早就揍他一頓了!

小傅凱被他恐怖的眼神給嚇到,下意識地朝著封嬈的身後躲了躲。然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小小的身子擋在了封嬈的面前。

封嬈抬頭看他,驚訝道:「你怎麼過來了?」

戰御宸大步走到了她的面前,狠狠抱住她,在她的唇上重重印下了一個吻,然後挑釁似的看著小傅凱。

小傅凱眼神中透著迷茫,看看封嬈,又看看戰御宸。

「幹什麼呢,還有小孩子在!」封嬈推開他。

「哼!那有怎麼樣?」戰御宸義正言辭地說道:「不小了,有些事情該懂了!」

封嬈:「……可他現在還是個孩子啊!」

戰御宸怒了:「他還是個男孩!」

封嬈:「……」

她怎麼忘了,戰御宸的佔有慾是那麼強烈,跟個小孩子都能吃飛醋。

「看了這麼久,我們也該回家了,你不累,寶寶也會累了。」戰御宸摟著封嬈說。

「嬈姨……肚子里的是小寶寶嗎?」小傅凱忽然開口問道。

封嬈點點頭,笑著說:「是啊,這裡有一個小寶寶,等他出生以後,你做他的小哥哥,保護他怎麼樣?」

「嗯!」小傅凱重重點頭:「我會好好保護小寶寶,還有嬈姨,不讓你們被人欺負!誰要是欺負你們,我就和他拼了!」

「這臭小子……」戰御宸也有點感動。

封嬈轉頭看向戰御宸,語氣低沉地說:「我想給小傅凱轉院。」

「怎麼了?」戰御宸敏銳地察覺到她有點不開心了。

封嬈便把剛才護士污衊小傅凱偷東西的事情說了一遍,還不高興地說:「誰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呀?再說了,小傅凱這麼乖,怎麼可能偷東西!我看,八成就是她自己項鏈掉在地上了,非要污衊小傅凱。」

「我們乾脆重新找一家醫院吧,這裡的護士素質太低了。」

「好。」戰御宸想也不想就點頭答應了。

他沖著站在門口的英子低聲吩咐了一番,然後抬高聲音說:「你辦好之後,就去把院長叫過來。」

「是!」英子立刻轉身走了。

封嬈不解地看著他:「你讓英子幹嘛去了?」

戰御宸親了親她的臉:「等著,老公給幫你報仇!」

很快,院長就過來了,一見面就沖著戰御宸伸出手,激動地說:「戰總,大駕光臨,歡迎歡迎!」

戰御宸根本沒打算和他握手,摟著封嬈,懶洋洋地說:「院長,把你叫過來呢,是有一件事情要說道說道,我太太的手鐲不見了!」

院長愣了一下,燦燦地收回了手,問道:「手鐲?」

戰御宸低頭,沖著封嬈快速地眨了眨眼睛,故意說道:「是啊,她早上出門的時候還帶著,現在就不見了,那可是我們戰家的傳家之寶!」

封嬈立刻會意,附和道:「沒錯,剛剛還在的,一轉眼功夫就不見了。」

兩人一唱一和的,配合默契。

戰御宸立刻說道:「怎麼會這樣?剛剛都有誰來過這間病房?」

封嬈勾唇說道:「只有照顧小傅凱的那個護士來過。」

院長一聽,這還了得!

戰家本來就是豪門中的豪門,今天好不容易見到戰大總裁本尊了,還以為能談點贊助醫院之類的,竟然說戰太太的手鐲不見了!

還是什麼傳家之寶!

「二位請稍等,我馬上去把護士給叫過來。」院長立刻走到了一邊,拿出手機,吩咐把人給叫過來。

護士就是院長的小姨子,一見到院長,就嬌滴滴地說:「姐夫,你叫我?」

院長咳嗽了一聲,大聲說道:「你今天是不是來過這間病房,看到戰太太的手鐲了嗎?」

恰我少年時 護士一下子就炸了,睜大眼睛瞪著院長,可院長根本就不看她。 她又把視線看向封嬈,氣急敗壞地說道:「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偷了你的手鐲?」

封嬈淡淡一笑,目光清亮地迎著她憤怒的眼神:「今天只有你進過這個房間,這麼巧我的手鐲就不見了,難道我不該懷疑是你偷的嗎?」

護士又氣又急,剛才她被主任醫生給臭罵了一頓,還扣了她這個月的獎金,把她調到了急診科去當護士。

比起VIP病房區,活更多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遊手好閒了,她正在生氣呢,現在封嬈居然還說她偷了手鐲!

「戰太太,東西不能亂吃,話不能亂說,你這明明就是在冤枉我!」

封嬈懶得和她吵,慢悠悠地說:「你有沒有偷我的手鐲,讓人搜一搜你的身不就清楚了嗎?」

「你胡說!」護士怒了:「你又不是警察,憑什麼要搜我的身?」

封嬈看向她,淡淡說道:「你丟了項鏈就可以搜小傅凱的房間,那我現在丟了手鐲,又為什麼不能搜你的身?」

妖孽來襲:逆天小凰妻 小傅凱像是明白了什麼,眼睛亮晶晶地看著封嬈。

封嬈笑眯眯地摸了摸小傅凱的頭,轉頭看向院長,不疾不徐地說道:「院長,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呢?」

已經有人湊到院長的耳邊,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詳細說了一遍。

院長快要氣死了,這個不省心的小姨子,跟他們家裡隔了八代的遠親,他也是看在都是親戚的面子上,才同意讓她到醫院來當護士,結果竟給他捅了這麼大個簍子!

人家戰太太是誰?

也是你小護士能得罪的?

別說她一個小護士了,就是院長自己也不敢在戰大總裁面前大聲說話!

院長立刻義正言辭地說道:「戰太太,首先對我們工作的失誤為您帶來的不快表示歉意。您手鐲不見了,這可是個大事,必須馬上找到,搜身,必須搜身!」

「姐夫!」護士氣得跳腳。

「你給我閉嘴!」院長厲聲呵斥了一聲:「叫我院長!」

還姐夫呢,少在這裡拉關係。

戰御宸很滿意地摟著自家老婆,看親親老婆戰鬥力這麼彪悍,他覺得很有面子。

他懶洋洋地說道:「我覺得那就搜吧,搜身才能證明清白嘛!如果是女士不方便的話,那就讓英子來搜好了。」

他揚了揚好看的下巴:「英子,去搜身。」

護士氣得用力跺腳,惡狠狠剜了封嬈一眼,怒氣沖沖地攤開手:「搜啊,誰怕誰啊!我才不會偷你的破手鐲呢!要是搜不出來東西,我要你給我跪地道歉!」

英子走過去,才搜了一下,便在護士的衣服兜里拿出了一個手鐲。

「戰總,戰太太,手鐲找到了。」

護士整個人都傻了,目瞪口呆地看著鐲子,失聲道:「這怎麼可能!怎麼會在我的身上?我不知道啊!」

她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扭過頭去,對著封嬈怒目而視,道:「對,一定是你乾的,一定是你栽贓陷害,污衊我的!」

「呵!真好笑!」封嬈輕蔑地掃了她一眼,嗤笑道:「你在小傅凱的床底下找到了項鏈,便一口咬定是小傅凱偷了你的項鏈。現在大家都親眼看到了,從你的身上搜出來我的手鐲,你還不承認?」

護士氣得滿臉通紅,想要反駁,卻不知該反駁什麼。

她騎虎難下,只好把求救的目光看向院長,猛地撲進院長的懷裡:「姐夫,你相信我,我沒有偷她的手鐲。我們是一家人,我的人品你還不知道嗎?我是絕對不會偷東西的呀!」

院長想也不想的就把她給推開,護士猝不及防被推得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院長一臉正氣地大聲說道:「你別叫我姐夫,在醫院裡我就是院長!你聽著,像你這樣偷東西的人,我們醫院不敢留你了,你被辭退了!」

護士瞬間就癱軟在地上。

她怎麼也沒想到,她居然會被辭退。

院長又看向封嬈,問道:「戰太太,您看是不是需要報警?偷了您這麼貴重的手鐲,一定要嚴懲。」

封嬈擺擺手:「算了吧,既然手鐲已經找到了,我就不計較了。」

「還不謝謝戰太太!」院長又轉頭呵斥護士。

護士這才知道自己惹到惹不起的人了,原來在醫院裡最大的院長,也這麼怕這位戰太太。

她委委屈屈地沖著封嬈說了聲:「對不起。」

封嬈淡淡說道:「你應該向小傅凱道歉。」

護士只好又看向小傅凱,低聲說:「小朋友,對不起,我不該那麼對你。」

事情圓滿解決了,院長讓護士先出去,然後很恭敬地說道:「戰總,戰太太,我們正在積極的尋找合適的腎源,這幾天應該就會有消息了。請你們放心,我們一定全力救治小傅凱的。」

封嬈原本還猶豫要不要讓小傅凱轉院,聽到院長說馬上會有腎源的消息,只好先放棄轉院的念頭。

今天這件事情之後,想來醫院沒有人敢再欺負小傅凱了。

但她還是想先問問小傅凱的意思,她低下頭,看向小傅凱,問道:「你繼續在這裡治療,可以嗎?」

小傅凱立刻重重點頭:「我都聽嬈姨的。」

戰御宸開口:「那就先不換了,看他們能不能找到腎源再說。」

誘愛99天:司少的天價寶貝 院長結結實實鬆了口氣:「謝謝戰總!」

小傅凱這回是徹底喜歡上封嬈了,覺得她是全世界最好的人,恨不得一直黏在封嬈的身邊。

戰御宸不幹了,強制地摟著封嬈:「好了,我們該回家了。」

封嬈這才戀戀不捨地對小傅凱說:「我們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