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沒有犯法?不能把你們怎麼樣?

今天老子們就讓你知道能不能把你們怎麼樣,讓你們長長記性!

趙局長的嘴角,也浮起了一絲冷笑。

到了現在,居然還這麼天真,這麼嘴硬?

真是天真得好笑。

他的目光冷冷的掃了一下那幾個警察,向他們示意了一下。 「小子,束手就擒吧!」

那幾個警察得到趙局長的目光示意,嘴裡猛喝了一聲,向蕭易發出了最後的一次通牒,「若是頑抗的話,休要怪我們不客氣!」

「我說過,我沒有犯法,所以,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讓我束手就擒。」

蕭易抬起頭,目光望向那群警察,神色之間,一片平靜,沒有任何的畏懼之色。

「放肆!」

警察沒有想到,蕭易竟然如此的囂張,在他成為警察之後,這麼多年之中,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有種的,在這個時刻,竟還敢如此的在他們面前大言不慚,大放厥詞。

冷聲怒喝了一聲之後,他再也沒有說任何話,只是一揮手,示意旁邊的同伴出手。

周圍的那些警察不用他示意,也已經忍不住了,好不從容易跟著趙局長出來,有這麼好的機會,他們本來就想著,要好好的在趙局長面前,好好的表現一下的,剛才被這小子喝了一下,已經多少有些丟人了,正想著怎麼彌補一下呢。

而現在,這個小子,竟還敢這麼囂張,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他們身為警察的威嚴,他們都在心中狠狠地下了決定,一定要狠狠的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點顏色,給他一點教訓。

不做死就不會死。

這個傻冒。

居然在警察面前這麼囂張。

真是找死的節奏。

這樣也好,可能還省了自己再費什麼功夫了。

一旁的李文華看著那些警察們的臉上,如狼似虎地盯著蕭易的樣子,嘴角浮起了一絲譏誚的神色。

他的眼前,已經看到了接下來,蕭易可能會面臨的悲慘結局了,被警察帶回去,然後狠狠的一頓收拾,再給他來一個什麼罪名。在裡頭呆上幾年……

「都給我住手!」

然而,就在李文華的心中暗爽,在那些警察們馬上就要向著蕭易和王青青以及李小梅等人圍上去的時候,一個清脆的冷喝聲。從後面響了起來。

一個身穿警察制服,眉宇間透著一股英氣,英姿颯爽的女子,從門口走了進來。

她的身後,還跟著幾個同樣身穿警服,荷槍實彈,面容冷肅的警察。

她們……是誰?

她們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所有的警察們,望著這群突如其來的警察,都不由得呆住了,一時之間。動作也停了下來,也沒有敢亂動。

怎麼又來一群警察?

這是趙局長他們的後手嗎?是他打電話調過來的嗎?

可是怎麼看起來有些不太像的樣子?

李文華和那些人也全都呆住了,待過了一會,他們的目光,才望向了趙局長。

她怎麼來了……

趙局長的目光。在看清楚為首的美女警察的一刻,腦海里已經嗡的一聲炸了開來。

身為下面的一個區的副局,自然不可能不認識曾小美這個市局的精英人物,或者說,傳奇人物,至於關於她的一些傳說,更是聽了不計其數。

鐵面無私……

背景深厚……

斷案如神……

一個個的標籤。讓她的身上,打上了無數的傳奇的烙印。

可是一直以來,他都覺得,他和那樣的傳奇人物,是離得很遙遠很遙遠的,完全不會有什麼機會和她打上交道……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她會在今天出現,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而且,看她的臉色,還似乎來意不善的樣子……

都說為人不作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他自己都做了一些什麼事情,他是最清楚不過的……

這讓他如何能夠不怕?

「誰是這裡的負責人?」

曾小美沒有理會那些或震憾或驚懼驚疑的目光,一雙美目掃了一圈眾人之後,便落在了李文華和趙局長兩人的身上。

在場的,看起來,明顯這兩人的威勢,要強一些。

身為一個刑偵警察,這點眼力勁還是有的。

「曾……曾隊長。」

見曾小美的目光掃來,趙局長本就已經蒼白的臉色,變得更加的蒼白,雙腿都微微抖了起來,但是美女警察發問,他還是不敢絲毫怠滯,趕緊站了出來,膽戰心兢地向著美女警察迎了上去。

說話的時候,他的聲音,都已經有些顫抖了起來。

雖然李文華他們也叫他趙局,但是他這個局,和眼前這個美女警察,可是完全不一個級別的,人家曾隊長可是正兒八經的市局掛副局長銜的。

曾隊長?

看著趙局長的臉色和神情,李文華等人,終於感覺到不對。

這個美女警察,好像並不是他們想的那樣……而且,級別看起來,好像還比他還要更高一些的樣子?趙局看起來竟然有些畏他……

但是怎麼回事?隊長的級別,不是比局長要低的嗎?

旁邊的那些警察,一時之間,也沒有反應過來,沒有想明白,完全不明白趙局長怎麼會在這個美女警察面前,這麼敬畏的樣子。

「你是哪個分局的?」

曾小美的目光,冷冷地望著趙局長。

「回曾隊長,我是德盛分局的副局長趙有才。」

趙局長連忙道。

「這是怎麼回事?」

曾小美冷冷的盯著趙局長。

在剛才進門的時候,看到這個傢伙帶著警察要向蕭易發動攻擊的時候,她的心中,便已經直接把他拉入了黑名單,所以,她也根本就不想給他一點好臉色。

蕭易是什麼人?

是她們曾家的恩人,更是她的救命恩人,更是和她關係最親密的人……

她相信蕭易的人品,是絕對不會在這樣的公眾場合,光天化日之下亂來,做出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的。

而且,她很清楚,如果蕭易真的要做什麼事情,這些普通警察,根本就不可能阻擋得了。

他們帶著警察圍攻蕭易,只說明一個問題,那便是,這些警察有問題,他這個局長有問題!

甚至,她還覺得,蕭易叫她過來的目的,是不是就是因為覺得這些警察有問題,要讓她過來處理這些警察隊伍中的蛀蟲的。

想到這一點,她的臉色,就更加的寒了,她的性格是比較耿直的,是絕對疾惡如仇的,對於警察隊伍中的蛀蟲,是最為深惡痛絕的,甚至比一般的犯罪份子還要更加痛恨,這些人披著警察的制服,為惡起來,更加隱蔽,危害更加的大,而且,正因這些人的存在,嚴重的影響了警察隊伍的聲譽,讓整個警察隊伍蒙羞。

其實,這一點,她卻是想多了,蕭易叫她過來的時候,趙局長他們也還沒到,他叫她過來,其實目的很簡單,他就是想要用合理合法的手段,幫助李小梅解決她的問題,也讓王青青和李小梅她們知道,這個世界,其實還是光明的。

只是他也沒有想到,會又勾出了趙局長這隻披著羊皮的狼而已。

「曾警官,這個問題,還是我來解釋一下吧。」

蕭易緩緩的站了出來,臉上露出了一絲譏誚的神色地望著趙局長,「這位趙局長覺得我們犯了法,要把我們帶回去處理呢。」

說到處理兩個字的時候,蕭易特意的加重了一些語氣。

「曾隊長,你聽我說……」

趙局長一聽蕭易在曾隊長面前亂說,頓時不由得一下子著急了,他本來就是心中有鬼的,萬一讓蕭易亂說一下,曾隊長她真的當真了,因而要查他的話,那他就慘了。

「住口!」

但是趙局長才剛開口,便被曾小美冷冷的打斷了。

「趙局長,不好意思,既然你不能管那個案子,不歸你們管,所以我就找了個能管的來,哦對了,這個案子屬於詐騙案,我就找了刑偵隊報案,找刑警來處理,應該是對的吧?曾警官,經濟詐騙案,你們應該能管吧。」

望著一臉色蒼白的趙局長,蕭易的嘴角,浮起一絲微笑。

「經濟詐騙案?」

曾小美愣了一下,一時之間,還沒有能夠反應過來,蕭易之前叫她過來的時候,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叫她過來,而她進來的時候,恰巧又看到她被一群警察圍住,所以她下意識的,便以為這是這些警察在蕭易面前耍橫什麼的。

不過她還是馬上便堅定地點了點頭,「這種案件既然報到了我們這裡,我們自然要接管的,而且我們一定會一查到底。」

曾隊長是這個小子找來的。

聽著蕭易的話語,趙局長的臉上,已經再也沒有一絲絲的血色了。

眼前一黑,整個身形都搖晃了一下,差一點沒有直接摔倒。

在這個時刻,他終於開始無比的後悔了,剛才的時候,他為什麼要替李文華出頭呢,這個事情,讓他們自己去管不就好了么,剛才那個小子拿出視頻,他就應該放手的。

他剛才看著這個小子穿著普通,而且長得也比較瘦弱,並不像是什麼有背景的人,特別是看站在他旁邊的那個嬸嬸什麼的,一看就是個鄉下婦人,所以,他才決定替李文華出一個頭。

他能夠混到局長,雖然是分局的局長,自然並不是笨人。

他知道,終日打雁,這一次,他是被雁啄眼了,這個小子能夠叫動曾小美過來,而且從曾小美過來之後,明顯的就站在他那邊,又豈是一個簡單的人?

他知道,這次,事情很可能要麻煩了。 和趙局長一樣差一點眼前一黑的,還有一旁的李文華。

這個不知道什麼來頭的曾隊長,居然是蕭易請來的,而且這個曾隊長,還說一定會一查到底!

他的心中,第一次感覺到了一絲的恐懼和害怕。

不過,和對曾小美有著比較多的了解的趙局長不一樣,他多少還是能夠保持著一種信心,一來,畢竟他也是出來混了這麼多年的,也是見過些風雨的。

二來,他的身後,是誠信地產,他很清楚,他們誠信地產的老闆張文博的實力和背景,絕對是不一般的,一般的警察,就算真的要多管閑事,也要斟酌一下。

而且,他還有一個倚仗,就是那個合同,他的經驗還是比較豐富的,當初就已經算好了這些可能出現的情況,表面上,他還是占著一些理的。

「是這樣的,這位是王青青,是我嬸嬸,這位是她嬸嬸,她們都是普通的工人……」

蕭易沒有理會趙局長等人的心中的複雜的想法,開始給曾小美簡單的介紹起事情的經過來。

一開始,在聽到蕭易介紹王青青的時候,曾小美的臉上,神色還多少有些複雜和尷尬,她對王青青自然並不陌生,當初在知道蕭易和韓璐在一起的時候,她還跑去和王青青說了一番話,想要勸王青青不要理蕭易呢。

當時王青青沒有理她,她心中還覺得,王青青有些不可理喻,所以,她對王青青可以說是印象深刻。

現在時過境遷。卻是她自己和蕭易也多了一些不清不楚的關係。

而且,蕭易這個傢伙,找她過來,竟然間為了替他這個小女朋友出頭的……讓她如何能夠不尷尬和複雜?

但是很快,聽著蕭易的講述之後。她的心中這些複雜和尷尬,便全都消失了,她的心中,只剩下了一種難言的憤怒。

「真是豈有此理。」

在聽完蕭易的最後一句話之後,曾小美再也忍不住地怒喝了一聲。

她的性格,最是嫉惡如仇。最看不得的,就是不公平的事情,所以她才選擇了警察這個職業。

這些無良的地產商人,竟然想到這麼陰損的辦法,來坑這些普通老百姓的錢,這讓她如何能夠不氣憤?

「你……你在胡說。警官,你不能聽他亂說的。」

旁邊的李文華儘管心中有一些底氣,但是看著曾隊長一臉憤怒的樣子,心中還是頓時變得緊張了起來,不管怎麼樣,也不能夠讓蕭易一個人把話說盡,「我們一直都是合法經營。所有的一切,都是遵照我們的法律來的。」

「是嗎?」

曾小美冷冷地掃向李文華,語氣冰冷地道,「是不是合法經營,我們自然會查個一清二楚,看來,你就是這裡的負責人吧,現在,麻煩你和我走一趟,配合一下我的調查吧。」

說完。她直接便揮了揮手。

她帶過來的,都是刑偵隊的精英,他們的速度和效,可比趙局帶過來的人強多了,李文華也沒有蕭易的那種實力和氣勢。一個小小的房地公司的負責人,對於這些刑偵隊的人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曾小美的一個手勢揮下,兩個刑警,立時便沖了上來,直接一人一邊,控制住了李文華。

「你們不能夠隨便抓人……啊……你們這些王八蛋,我要告你們……趙局,救我……」

李文華沒有想到,這群刑警,說抓人就抓人,真的敢對他動手,頓時一下慌了起來,大聲的喊了起來。

可惜的是,根本就沒人理他的喊聲,兩個刑警彷彿看他的眼神,就彷彿看一個白痴一般。

他們刑偵隊的人抓人,他們曾隊要抓人,誰敢救他?別說一個小小的德盛分局的小副局長,就算是市局的局長,也不一定能救得了他……

而那個趙局長則是差一點一口血沒有噴出來,目光望向李文華,只恨不得一口把他吃了。

這個王八蛋,在這個時候,居然還搞不清楚狀況,還在喊他的名字,這不是在坑他嗎?

待到感受到曾小美的目光意味深長地掃過來的時候,他的心中剎時間一片冰冷,只覺得整個人都跌入到了地獄之中一般。

他知道,這一次,他八成是凶多吉少了,他的心中,只剩下了無比的後悔,當初接到電話,他為什麼要親自過來呢,就算過來了,他為什麼要腦殘地替李文華出頭呢……

原本根本就沒有他什麼事的……

「這位趙副局長是吧,我現在懷疑你也涉及到了案件之中,也麻煩跟我們走一趟吧。」

而就在他的心中一片絕望的時候人,曾小美的聲音,冷冷地響了起來。

聽著曾小美的聲音,趙局長的頭腦,剎時間一片的空白,整個人都一片獃滯,兩個刑警直接向他走了過去他也渾然不覺。

「趙局……」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