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注視著殷漓離開的背影,中年男子唇角微微扯動著笑了下,隨後,也朝著不遠處自己的車子走去。

「Emily,怎麼樣?亞瑟沒有鬧吧?」 近身妖孽兵王 看到殷漓走過來,南笙立刻將腦袋伸到車窗外關心地問了句。

「沒鬧,正好遇到一個跟他同班的小朋友,倆人一起進去的」殷漓邊說,邊打開車門坐進了車裡。

「回家嗎?」南笙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詢問道。

「找個大點的批發市場,把我放下就行了。」

「批發市場?是要買什麼東西嗎?回頭我去買就可以。」

「我只是閑著沒事去轉轉。」

南笙聽了連忙用導航定位了海城最大的批發市場,隨後,在前方將車子掉了個頭,朝著導航指定的方向駛去。

一路上,殷漓都沉默著沒有說話,目光注視著車窗外,腦子裡在反覆琢磨著怎樣才能掙到更多的錢。

單憑網上發布求職信息找到的工作,根本無法支付亞瑟上幼兒園的龐大費用,更何況,她還要還欠Austin的錢。

不想點其他的辦法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她想去批發市場轉轉。 蘆笙舞的傳承 想著選些合適的布料,回去設計些兒童服裝,在淘寶網站上開給網店,試著賣賣。

另外,她還想著可以像以前那樣,在小說網站上寫些文章掙些錢…

想到寫小說,殷漓不由得又想起了六年前自己沒有來得及寫完的那本小說,當時,那本小說看的人很多,不僅每天訂閱的數量在翻番,打賞的人每天也是非常多的。

可惜後來,那張存著稿費的銀行卡,被她留在醫院後院的小二樓里了,估計卡裡面的錢早就被夜魅修那個人渣取走了。

聽到殷漓發出了輕微地嘆氣聲,坐在前排駕駛座位上的南笙心裡不由得有些納悶,想不明白,好端端的殷漓為什麼忽然嘆氣起來。

手握著方向盤,她一邊開著車,一邊透過後視鏡悄悄朝她的臉上望去… 南笙將車子開到批發市場,正是當年殷漓批發光碟的地方。

只不過,時隔多年,這裡變得更具規模了。

在市場里轉悠了一上午,殷漓大致了解了一下兒童服裝的行情,隨後,買了些布料和飾品,便坐車離開了。

回到家裡,簡單扒拉了口飯,殷漓便坐在電腦前,開始忙碌起來。

就在她瀏覽淘寶網站上開網店的流程時,放在一旁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伸手從桌子上拿起手機,殷漓看了眼屏幕,見上面顯示的號碼是海城本地的電話。

心裡一動,她琢磨這該不會是招聘單位打來的吧。

想到這,她連忙接聽了電話:

「你好,哪位?」

「請問是殷漓女士嗎?我們在招聘網站上看到了你的求職信息…」

果不其然,電話是一家招聘公司打來的,招聘公司保潔人員,問殷漓是否願意做。

聽完對方介紹完薪資待遇,殷漓二話沒說,立刻滿口答應了下來。

撂下電話,沒過多久,對方便用簡訊的形式,將公司的名稱及地址發送到了殷漓的手機上。

轉天,將亞瑟送到幼兒園后,殷漓找了個借口支走了南笙,隨後,坐著公交車按照對方通過簡訊發送過來的地址,來到了開發區產業園。

在投遞求職信息的時候,殷漓可以避開了市中心附近的企業,選擇了偏遠的郊區一些企業,但是,她卻沒有想到,這裡盡然還有這麼一個上規模的開發區產業園。

一邊看著周圍的環境,殷漓一邊來到了園區大門口,正要進入園區,卻被門口的保安伸手攔住了去路。

「您好,請問您有什麼事情?」

「我是來應聘的。」殷漓連忙將手機上的信息調出來給保安看了一下。

「請您先登記一下」

按照要求做好登記后,殷漓又朝保安打聽了一下鼎銘公司的具體位置。隨後,她走進園區大門,順著保安指出的方向朝著園區縱深走去。

沒過多久,她便找到了這家公司—一幢極具現代感的辦公大樓。

走進公司一樓大廳,殷漓來到前台,對那裡的工作人員說道:

「小姐,你好。我是來應聘公司保潔員的」

工作人員立刻核對了殷漓的信息及身份證件,隨後,對殷漓說道:

「請上二樓左拐,到203房間」

「謝謝」

殷漓客氣地道了聲謝,隨後走到安全出口,沿著樓梯朝二樓走去。

來到203房間的門口,殷漓抬起手輕輕敲了下房門。

「進來」

聽到房間里傳出應答的聲音后,殷漓這才伸手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房間不大,只擺著一張辦公桌。

按照以往的經驗,殷漓知道能夠擁有獨立辦公室的工作人員,最起碼應該是個部門長級別的。

看到坐在辦公桌前座椅上穿著打扮與前台工作人員相同的年輕女子目光注視著電腦屏幕,並沒有要理睬自己的意思,殷漓連忙自我介紹到:

「您好,我叫殷漓,是前來應聘保潔員的」

年輕女子撩起眼皮朝殷漓看了一眼,隨後,淡淡地說了句:

「請稍等一下。」

說完,又繼續著手裡的工作。 殷漓站在房間里耐心等待了大約10分鐘左右,那名女子這才將目光從電腦屏幕前移開,朝著殷漓審視著打量了一番,隨後,語氣淡漠地說道:

「在這裡做保潔,不僅手腳要麻利,幹活要仔細,還要嚴格遵照時間要求。」

殷漓聽后,連忙點頭說道:「好的,我會做好的」

接下來,那名年輕女子沒在說什麼,伸手從桌上拿起內部電話,撥了個號碼,隨後,對電話里說了句:

「讓徐瑩到這裡來一下。」

很快房門外傳來禮貌地敲門聲,下一秒,一名身穿著保潔人員工作制服的中年女子從門外走了進來。

「王主任,你找我」

被稱作王主任的年輕女子,淡淡點了下頭,隨後對徐瑩說道:「這是新來的保潔員,你帶著她去熟悉一下工作環境」

「是」

徐瑩答應了一聲,然後,帶著殷漓離開房間,朝著電梯走去。

「你叫什麼名字?」

「殷漓」

「結過婚了吧」

雖然殷漓的內心裡很抵觸與夜魅修的這段婚姻。但事實終究是事實。即便不久后,她就會擺脫掉這層關係,但卻永遠無法去除她曾經嫁為人婦的事實。

看到殷漓朝自己點了點頭,徐瑩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輕鬆了不少。

坐著電梯來到30層,殷漓跟在徐瑩的身後走進了樓梯旁一間狹小的儲藏室。

「30層到36層,是你的責任區。每天早晨的清潔工作,一定要在8點半公司員工來上班之前全部做完,晚上的清潔工作,一定要等員工都下班后才能進行打掃。明白嗎?」

「您放心好了,我一定會遵守公司規定把工作做好的」

看到殷漓滿口答應下來,徐瑩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好,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隨時來找我。工作量雖然大了些,但是公司的薪資和福利都還是很不錯的」

送走了徐瑩,殷漓看了看這間轉身都有些費勁的小房間,裡面除了做保潔需要的用具,再有就是一個可以盛放個人用品的小柜子。

將柜子打開,看到裡面放著一套工作服,殷漓拿出來看了一下,隨後放進背包中,準備帶回去清洗一下再穿。

將房間物品簡單清點歸置了一番后,殷漓便走出了房間,朝著電梯走去。

現在已經過了早晨保潔的時間,她只要等到晚上員工們都下班后,再過來把衛生打掃乾淨就可以了。

坐著公交車回到家,殷漓將工作服從包中掏出來,走進了洗手間。

很快,洗手間里便傳來了殷漓哼唱小曲的聲音。

這份工作殷漓很滿意,雖然每天要早來晚走,但是中間的時間,她是可以自由支配的,這樣一來,她就有充足的時間可以再多打份工。

兩份工作的收入,再加上她在淘寶網上賣的衣服和寫小說掙得錢,她相信,她和亞瑟的生活很快便能夠獨立起來。

到那時,她會把欠Austin的錢全部都還上,然後,帶著亞瑟偷偷換個住處,再將身份證上的名字變更一下。

如此一來,她就徹底能夠擺脫南笙對她們的監視,也就再不用生活在那些人眼皮子底下了。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是骨幹的。

這句經典語錄很快便應驗在了殷漓的身上。

為了能夠儘早趕回來送兒子亞瑟去幼兒園,殷漓在轉天凌晨四點鐘便拿著裝有洗好工作服的袋子悄悄走出了家門。

由於時間太早,公交車還都沒有開始運行,殷漓便來到小區大門外,找了輛共享單車,騎著去了公司。

寂靜的柏油路上,除了單側點亮的昏黃街燈和偶爾駛過的車輛,幾乎沒有人影。

殷漓在便道上騎著腳踏車,心裡要說不害怕,那絕對是假的。

除了心裡不住安慰自己,其餘她所能做的,就只有用力蹬著腳踏車,讓自己儘快到公司。

從殷漓住的小區到公司,騎車需要四十分鐘。然而,殷漓卻只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便騎到了公司大門口。

伸手掏出工作卡,殷漓在緊閉的公司大門識別器上刷了一下,隨後,在大門打開后,邁步走了進去。

大廳里靜悄悄的,只在門口點亮著一盞照明的壁燈。

殷漓的心沒來由的抽搐了一下。

「別怕,別怕,一會兒其他人就會來了。」

殷漓一邊拍著胸口給自己暗暗打氣,一邊朝著電梯一路小跑了過去。

直到後背貼在了電梯冰冷堅硬的不鏽鋼牆壁上,殷漓那顆「撲騰撲騰」亂跳的心才朝著正常的運動軌跡靠近了些。

當年的事情,殷漓雖然已經知道是夜魅修做的。但內心裡對夜晚的恐懼卻始終無法驅散。

胸脯上下起伏著,殷漓的大口喘著粗氣,努力放鬆著緊張的情緒。

電梯紅色的上行數字很快跳到30停下來,「嘩啦」一聲門打開,殷漓意外看到走廊的燈全亮著。

還好這裡裝了聲控燈。

否則,殷漓還真擔心自己不敢走近漆黑的走廊。

女孩也能這樣酷 從電梯走出來,殷漓快步來到工作間門前,伸手打開房門,將裡面的燈打開,隨後,走了進去。

將身上穿著的羽絨服脫下來,放進柜子里,她伸手從袋子里將洗乾淨的工作服拿出來套在身上,,隨後,推著裝有清掃工具的車子走出房間。

公共場所的衛生相比較家庭的衛生,做起來要簡單的多。

樓道地面的衛生,只要用寬大的排拖來回擦上兩遍,也就OK了。

至於門窗玻璃、窗檯以及樓道的欄杆和洗漱間牆壁瓷磚等這些耗時比較大的細節工程,殷漓將他們做了分類。

除了會議室的衛生、樓道的欄杆扶手以及衛生間的鏡子和窗檯的衛生,她每天早晨都擦一遍,其他的,她都留在了晚上,等公司員工們都下班后,她再慢慢去做。

這樣,就能節省下來不少的時間。

將整層衛生做完后,殷漓用衣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隨後,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見做衛生用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將手機放回到口袋中,殷漓一邊暗自計算著時間,一邊匆匆走進了電梯。

半個小時一層,那做完六層的衛生,就需要3個小時的時間。

以這個速度,她完全可以在7點50左右便能將工作完成。

不過,殷漓對自己的速度並不滿意,她希望自己手頭能夠再快一點,這樣,她就可以儘管趕回家去。

因為此刻家裡只有亞瑟一個人,她始終放不下心來。 夜氏老宅

凌晨四點,主卧室的燈在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過後「啪」的一聲被點亮,便再沒有熄滅。

由於夜魅修身上有傷行動非常不便。從曼哈頓回來后,墨言便一直留宿在老宅,承擔起了貼身照顧的重任。

然而,夜魅修對此並不領情,晚上堅決不讓墨言跟自己睡一張牀上。

無奈,墨言只好讓管家在房間里放了張單人牀進來。

剛才,電話鈴聲響起后,墨言便醒了。

「這麼早去了哪?」

聽到夜魅修接聽電話的語氣有些不對,墨言連忙伸手去摸燈的開關,按亮了房間的壁燈,隨後找到眼鏡戴上鼻樑上朝夜魅修望去。

見夜魅修已經結束了通話,眼神中閃爍著陰晴不定的光芒,已然沒有了睡意。他連忙開口問道:「出什麼事了?」

然而,夜魅修並沒有回答他的詢問,而是在稍加思索后,出聲吩咐了句:「換衣服咱們出去一趟」

「什麼?這麼早?去哪?」

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墨言連忙翻身下床,一邊快速穿著衣服,一邊納悶地問著。

「漓兒那不知出了什麼狀況,天不亮便獨自出門了。」

此刻,夜魅修的心裡也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昨天,小丫頭前腳走進產業園區,夜魅修後腳便接到了信息。

只不過,門衛保安拒絕透露登記信息,跟去的人一時間無法弄清楚,殷漓究竟去了哪家公司。

產業園區規模雖說不小,但要從裡面公司中找個人,倒還難不住閔睿。

整整一下午,閔睿動用關係查遍了產業園所有的公司,可是,卻沒有一家公司招聘了名叫殷漓或者Emily的高級僱員。

聽完閔睿彙報的消息,夜魅修立刻猜想到上午小丫頭去面試恐怕是沒有成功。於是,也就沒再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然而剛才,他卻接到閔睿打來的電話,說殷漓凌晨四點便從家裡出來,獨自騎著腳踏車朝著產業園的方向去了。

難道是有人故意將小丫頭應聘的信息封鎖了。

腦子裡忽然產生的這個想法,讓夜魅修的心裡頓時有了一絲不安。

等不及墨言過來幫自己,夜魅修伸手從床頭柜上拿過酒紅色睡袍穿在身上,系好腰間的帶子,隨後,慢慢將自己包裹著石膏的腿朝著床邊移去。

「真搞不懂你,明明已經把誤會都解釋清楚了,幹嘛還要放小嫂子離開,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嗎?」

聽說是殷漓那邊出了狀況,墨言沒好氣地嘟囔了一句。

不過,嘟囔歸嘟囔,他的手腳卻沒有閑著,在快速穿好衣服后,他邁步走向了衣帽間。

一會兒功夫,他手裡拿出一件墨色貂皮大衣從裡面走了出來。隨後,推著輪椅朝床邊走去。

「不用,我自己來」

推開墨言伸過來想要攙扶自己的手,夜魅修一手扶著輪椅,一手扶著床邊,單腿撐地緩緩站了起來。

「這時候,要是摔倒了,可是要耽誤事的」

墨言沒好氣地拿話甩了夜魅修一句,但推著輪椅的大手卻還是牢牢將輪椅穩固住了。

待到夜魅修慢慢在輪椅上坐穩了下來,墨言這才伸手從床上把毛毯拿過來,將夜魅修只穿著單薄睡褲的雙腿嚴嚴實實包裹好,隨後,推著他朝房門口走去。 墨言推著夜魅修走出房門,迎面看到閔睿正大步從樓梯拐彎處走了過來。

「boss,您這是準備去哪?」

看到墨言穿戴整齊推著夜魅修出現在房門口,閔睿連忙快走了兩步,朝他們走了過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