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洛熙眯了眯眼,將隨身帶著的四張紙條拿出來遞給管家。

管家上前接過,有些困惑的看著手中的四張紙條,「三小姐,這是什麼?」

作為一個在蒼家呆了很久的管家,也是沒有資格更沒有機會見到禁術的,自然也就看不懂這四張紙條的意義。

「這是一個禁術的一部分。」蒼霓煙斟酌了一下,決定告訴管家。

「禁術!」 英魂一鐵甲 管家有些驚訝,「這……」

「我沒有在書庫找到任何關於這個禁術的記載。」洛熙盯著管家。

「找不到啊,」管家摸了摸下巴。

看著管家一副沉思模樣,蒼霓煙心頭微沉,「管家爺爺,你知道什麼嗎?」

「嗯,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管家皺眉,「蒼氏在幾十年前出了一個叛徒,三位小姐知道吧。」

「知道,族中還派出了大量的族人去追殺他。」

「確實,但最後那個人還是逃脫了,在之後就銷聲匿跡,人間蒸發了一般,一直都沒有找到他。」

桌旁的三人神色凝重,當年背叛家族的那個人據說是一個天賦極高的男人,而且相貌和性格也是極好的,但就是這麼一個被所有認可的天之驕子卻在發展最好的時間裡,背叛了家族,這是誰都沒有想到的。

管家繼續說道:「重點是當年那個人叛出族的時候,帶走了一本禁書。」

「是哪一本?」洛熙冷冷開口。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畢竟這些都是蒼氏的秘辛,我是沒法接觸的。」管家嘆了口氣。

「嗯,我們知道了,管家爺爺你先去休息吧。」

「好的,如果還有什麼問題儘管來問,老頭子知道的一定會說。」

「好的,管家爺爺。」

豪門婚色之前夫太野蠻 管家離開后,一直沒怎麼說話的洛熙突然開口,「蒼氏的藏書室還剩多少書?」

蒼霓煙和蒼葉靈動作一頓,她們之前就猜到蒼氏幾年前遭到襲擊的事肯定瞞不過洛熙,但沒想到洛熙會這麼直白。

藏書室雖說不是蒼氏的禁地,沒有特別嚴密的保護,但有些地方還是不被允許進入的,例如記載蒼氏所有資料和歷史的房間。

「藏書室的書基本上都被燒沒了,就剩了幾本殘缺的歷史記載。」

「殘缺的么……」洛熙陷入沉思。

對面的兩人不敢去打擾她,安靜的坐在那裡各自思索。

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若不是齊顏找來,她們估計還坐在那裡當個「沉思者」。

洛熙這才發現已經是深夜了,抬頭看向兩位姐姐,「我的房間在哪裡。」

蒼葉靈笑著說道:「你的房間我們一直留著,還在原來的地方,裡面的東西我們也沒動過。」

「嗯。」洛熙冷淡的應了聲。

齊顏跟在洛熙身後出了門,「老大。」

「怎麼了?」

「那個女孩,就是洛允心,你打算怎麼辦?」

「就像在醫療室那樣,她叫了我一聲師傅,那麼她自然就是我的徒弟。」

「看來我們要多一位小少主了。」

「確實。」洛熙嘴角微揚。

「還有一件事。」

「什麼?」

「允心身上的毒素,我下午給允心的身體做了個具體的檢查,我發現她身上的毒至少也已經有三年了。」

「三年……」

是什麼人要對一個四歲的小孩下這樣的毒手。

「允心人呢?」

「三個小時前就睡下了。」

「嗯。」

「那個……老大。」齊顏小心翼翼的開口。

「有事直說。」

「就是關於小意的……」

洛熙抿唇,「關於這些事你們以後什麼也不要問。」

「可是老大,小意只是個孩子。」

洛熙突然停下腳步,跟在後面的齊顏差一點就撞上了洛熙的後背。

「老大?」

「齊顏,你先回去。」

「可是……」

「回去!」

「是……」我不識路啊,怎麼回。 齊顏微微側身想要看一眼洛熙的表情,卻意外瞥到站在走廊不遠處的雲言君,驚訝了一番,轉身就跑開了,順便找個人問路。

對於雲言君等在這裡,洛熙彷彿早就猜到了一般,表情沒有任何變化,撇了雲言君一眼直接走過,手腕卻突然被人抓住。

「怎麼,有事?」洛熙一臉戲謔的看著身側的男人。

雲言君皺著眉頭一句話都沒說,仗著力氣比洛熙大,硬是拉著洛熙往自己的房間走。

洛熙眼中閃過一絲冷色,卻任由雲言君拉著自己。

雲言君雖然不是蒼氏的人也不經常來老宅這邊,但老宅這邊因為洛熙的關係就給他專門準備了一個房間並且經常打掃,即使一直不住也收拾得非常整潔。

洛熙被雲言君甩在床上,後者將雙手支在洛熙身側。

洛熙嘴角的笑容更加放肆,也越來越嫵媚,但云言君只感到那抹笑容很刺眼。

「雲大少這是想繼續之前的事。」洛熙輕佻的摩挲著雲言君稜角分明的俊臉。

雲言君一想到之前被身下的人撩撥卻不能吃,一時間身體就有了反應,同時呼吸聲也急促了些。

洛熙怎麼也沒想到男人這麼不經撩,劇她的情報所知,雲言君這男人可是個不近女色的,對女人那控制力可不是一般的強。

雖然四年前洛熙和雲言君發生了關係,也一起住了幾個月,但那個時候誰都沒有越界,刻意的保持著一個平衡,所以洛熙壓根就不知道這男人會這麼不經撩。

單身廣告時代 洛熙眼神略帶懷疑的看向雲言君,雖然隱晦,但云言君卻是看的一清二楚。

「蒼、雪、洛,」雲言君一聲低吼,洛熙眼中的意思他怎麼可能會看不懂,他怎麼可能會被其他女人撩撥,能接近他的女人只有她。

無疑,洛熙懷疑的眼神讓他很受傷。

洛熙摸了摸鼻子,伸手想要將雲言君推開,奈何力氣沒雲言君大,決定放棄該用嘴功。

「滾蛋,我要起來。」一貫的女王式作風。

「如果我不起呢?」雲言君反問。

洛熙目露凶光,「呵,你敢。」

「我怎麼不敢……」雲言君的笑聲戛然而止。

為什麼?

因為只見雲言君話還沒說完,洛熙就從雲言君手臂撐起的空隙中鑽了出去。

見狀,雲言君心頭有一萬隻草泥馬奔過,最最重要的是他連洛熙的動作還沒看清,人就已經脫離他的範圍之外了。

卧槽,這都可以。

洛熙對雲言君出了個口哨,這模樣像極了小混混,怎麼看怎麼欠揍,奈何雲言君沒這個膽子。

「呦,就這點本事么。」

「……」

有個實力太強的老婆果然很糟心。

「說吧,把我找來到底要說什麼。」

雲言君抹了把臉坐在床邊上,「你今天為什麼那樣對小意?」

洛熙嘴角的小漸漸淡了下去,又變成了一副嘲諷的模樣,「小意啊,你心疼了?我想要怎樣對他那是我的自由。」

「但那是你的孩子……」

「所以!我就要對他好!」

「你……」

「雲言君,」洛熙突然壓低聲音,「你要什麼資格來說我,你對小意的真心實意又有多少。」

「……」雲言君垂頭,零星的碎發遮住他的神情。

「哈,你又有什麼資格來說我,這些年你看起來確實對小意很好,不愁吃不愁穿不愁玩,你走到哪裡都會將他帶在身邊,但是他究竟有多少次是真的快樂過的,你知道嗎。」

「洛洛,」雲言君突然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原來你一直都在關心我們。」

「……」

雲大少你從哪裡看出來我關心你們的,不對,你這關注點是不是錯了。

雲言君繼續道:「如果不是一直關注我們的動向和日常,你也不可能對我們了解的這麼多啊。」

「……」

「我身邊的人都沒有看出來的事,你一個常年不在我們身邊的人卻看出來了,這說明了什麼還不明顯嗎?」

「……」

洛熙此時有種想打人的衝動,這人什麼時候臉皮這麼厚了,當年臉皮可是薄的不能再薄了。

男人果然是種不要臉的生物。

如果雲言君知道洛熙心裡想的,一定會說,臉皮要來有什麼用,又不能拿來追老婆。

洛熙看向雲言君的眼神愈發冰冷,彷彿要將人射穿一般。

而雲言君也確實感覺到了那彷彿實質性的目光化成一個一個冰錐向自己襲來,刺骨的疼。

「而且,」雲言君頓了一下,「你是不會放下小意的吧。」

洛熙神色一凝。

「你先別激動,小意是一個好孩子,從小就很懂事,也很敏感。洛洛如果你真的不愛他的話,你四年前就不會躲開我生下他了,更不會讓我好好照顧他,卻不把他留在身邊。」

「夠了!閉嘴!」

「洛洛你在逃避什麼?」

洛熙有一瞬間眼神空洞,隨即很快恢復過來,直視雲言君,「呵,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嗎。」

「不是,」在看到洛熙諷刺的嘴角時,雲言君話鋒一轉,「我不是洛熙肚子里的蛔蟲,但我是蒼雪洛的那隻蛔蟲。」

「你!閉!嘴!」

「閉嘴?好啊,」雲言君對於洛熙被氣的跳腳表示非常愉悅,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既然嘴巴閉上了,那麼我們就換一種方式交流。」

「……什麼意思?」

雲言君撇了撇身後的床,什麼意思不言而喻。

洛熙額上青筋暴跳,右手為掌向雲言君打了過去。

雲言君微微一側身,掌風擦著衣服滑了過去,但還沒完。

洛熙的左手握著一根細長的簪子,那是宮芊瑜專門為她特製的暗器,輕巧方便並且鋒利。

雲言君雖然一直防著洛熙,但沒想到洛熙動作這麼快,胸前的那一掌雖然沒打到身上,但掌風擦過的地方也不是一般的疼,導致他身體的反應慢了一拍,細長的簪子隔著衣服直接沒入腰側。

雲言君防著洛熙的時候,洛熙又何嘗沒有防著雲言君,兩人的實力完全不在一個水平上,在打鬥方面洛熙完全是可以佔上風的,但如果用上異能就不一定了。 洛熙居高臨下俯視著單膝跪地的雲言君,嘴角揚著屬於勝利者的笑容,然後轉身離開。

雲言君目視洛熙離開,想要拉住她,身體卻彷彿被麻痹了一般,完全使不上力氣。

洛熙在關上門完全阻隔雲言君視線的時候,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但若仔細看,就會發現洛熙眼底並不平靜。

洛熙面無表情的走向自己的房間。

蒼雪洛的房間離雲言君的房間相隔不遠,也就兩條走廊的距離,拐幾個彎就能看到了。

洛熙站在門前,沒有開門進去。

門依舊是她記憶里的模樣一點都沒變,除了變新了一點,門上還掛著「洛洛的閨房」這幾個字,門牌的角落還畫了一個呆萌的小熊圖案。

洛熙伸手,看起來有些猶豫地推開門。

房間的牆面是她當初最喜歡的藍色,從上往下顏色漸漸變淺,幾個懶人沙發被排放在牆邊,看起來是水母的樣子,地上還鋪著純白的毛絨地毯,上面架著一張小桌子,陽台上還放著各種盆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