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洛雨心中巨震,看來自己沒有猜錯。

不過此時顯然不是他該出場的時候,只安靜的蹲在樹叢之中。風魔龍使來靜靜地停在大樹底下,溫迪走向前去,撫摸著它,「…不用怕,我回來了!」

聽到這熟悉的話語,洛雨體內的風元素里卻突然混亂,產生了波動,與此同時,他在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后,也趕到了這種波動。

「嗷~」風魔龍被刺激到了,直接對著溫迪發出一聲嘶吼,溫迪趕忙跳到一邊,低喝一聲:「誰?」看向了樹后和洛雨所在的位置,空走了出來,洛雨想了想也跳了下去。

風魔龍對著空一陣嘶吼,轉而又對向洛雨,說實話,這時候不緊張,都是吹的。不過還是在意料之中,轉過了身飛了出去。

一陣大風掀起一陣灰塵,洛雨眯起了眼睛,連忙用手擋住。

一陣閃爍之間,溫迪也消失不見。

洛雨來到空和派蒙的身前,裝模作樣的問道:「請問你是誰?為什麼來到蒙德?對了,我是蒙德西風騎士團的榮譽騎士洛雨,敢問閣下。」

洛雨現在內心羞恥感爆棚,這完全就是扯著對方的旗子來和對方說話。

「我是空,是來自呃…遠方的流浪者吧。」空看了一眼小派蒙沒有把話完全說出來,「是來尋找自己的妹妹的。」

洛雨點了點頭,露出一個他自認為平易近人的笑容:「那便是來自遠方的旅行者吧,走吧,我帶你到蒙德城,路途不遠。」

又看向小派蒙,問出了遊戲中的名場面:「這個是…你的吉祥物嗎?」

「不不不,她是我的應急食品。」空也露出了一個會心的笑容。洛雨不由感嘆道,果然!

「不對,完全不對!怎麼還不如吉祥物呢!」小派蒙這一旁氣憤的說道。

洛雨和空對視了一眼,紛紛都笑了出來。玩遊戲的時候控制著主角,還以為他是個啞巴呢。

來到這兒,發現其實還是一個挺開朗的人。

洛雨伸了個懶,向前走去,又轉過頭對他們說道:「走快點哦,最近城外有風魔龍—」洛雨頓了頓,「就是剛才那條出現,還是很危險的,快點進城吧!」

剛出迷霧森林,便碰上了安柏。

「洛雨,這兩位是?」安柏有些警惕的問道。

洛雨朝她擺了擺手,不想讓她再來盤查一遍,連忙說道:「是遠道而來的旅行者,來尋找她失散的妹妹的。」

安柏看著他點了點頭:「好吧!你們需要回城中嗎?我去做任務正好順路,一起吧!」

空看了洛雨一眼,他對這個男孩還是很有好感的,便也點了點頭。

「我是西風騎士團的偵查騎士安柏,你們有什麼幫助,可以找我,尋找妹妹的話,回去我可以幫你發發傳單。」被洛雨打消了戒心之後,她便開始絮絮叨叨的說了起來。

「真的…可以嗎?」空也激動了起來,有了她的幫助,說不定真的能夠找到自己的妹妹。

「嗯!」安柏點了點頭,也有些被他的熱情嚇到了。

來到了安柏的任務點,是幾隻丘丘人,微微攔住了安柏,他想要看看空現在的實力。

安柏雖然不知道他這樣做的目的,不過還是稍微放了點水。

空見能夠幫忙,也是拿出劍沖了上去,基本上就是一刀一個小朋友,洛雨感受了一下他的技能風渦劍。

內心也是不由得有點感慨,自己修行了那麼久,這傢伙的風渦劍一上來就能和自己的風刃差不多了。

探清楚了實力之後,他也衝上去幫了忙,長槍翻滾,不動用元素力,同時便挑起了剩下的五隻丘丘人,輕鬆搞定。

看的空和安柏都震驚了,畢竟安柏也沒怎麼見過他不動用元素力動手過。

洛雨用手捋了捋髮絲,將槍插入空間之內,轉身對他們揮了揮手:「走吧,別看了,回城我請你們吃東西。」

畢竟要是再慢一點,可就真來不及吃了。

「對了,安柏,你有多的風之翼沒有啊?順便給他來一份唄!還在城外直接就教了。」洛雨也沒忘記打風魔龍需要什麼。

「哦哦,好的,這個給你。就當作是你剛才幫我的酬勞了。」安柏拿出了一副多的,她沒事的時候自己做的。作為蒙德城的飛行冠軍,身上自然需要多帶一副。

又花了一些時間教了空之後,洛雨便帶著他們向城內趕去,出來的時候她可沒吃飽呢。

————

新的劇情開始了!全部照搬沒啥意思,後面肯定會加入一些新的元素,改動一些劇情,不然走過劇情的看起來都沒啥感覺了。

之後應該還會再加一些蒙德的劇情,敬請期待吧! ,

第817章

宋三喜到歐羅巴,不到午後兩點。

崔永年和手底的廚師弟子們,都小忙起來了。

王輝求婚的現場,在二樓大廳,場景已經佈置好了。

西式的風情,的確比中式的東西,要浪漫,要刺·激·情和欲一樣。

人家給一百萬,這生意還是要認真做的。

鮮花,蠟燭,輕紗帳幔,香檳,紅酒,咖啡,小吃擺台,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

香檳塔和紅酒塔,都已經準備好了。

求婚成功的蛋糕塔,也精心雕飾過的。

現場的鋼琴師、小提琴師、薩克斯手們,也提前到達,提前先合練一下。

宋三喜到的時候,秦雪蘭還在和幾個現場的侍者們,吩咐着什麼事情。

秦雪蘭看到宋三喜,還是很激動的。

她趕緊招呼了一下,便迎過來了。

「宋先生,來了啊!您看,咱們這裏佈置,還有什麼要改進的嗎?」

宋三喜笑笑,「這一方面,你們是專業的嘛,不用問我。我給老崔說的事,肯定說到做到。今天晚上,我會去你家一趟,方便嗎?」

秦雪蘭激動道:「方便方便,很方便。只是辛苦宋先生了啊!我是沒想到,先生還是神醫。看來我孩子」

說着,她眼淚都要出來了。

宋三喜趕緊安慰道:「秦經理,別難過。我能幫到的,一定能幫到。醫者,盡其力其心。你把家裏地址給我,回頭,我晚上的時候,還有個病人。去了那邊之後,治療完畢,就去看望你和孩子。」

秦雪蘭感激不盡,說了地址之後,宋三喜記了下來。

宋三喜還笑說,今天下午,我順便再做些冰糖葫蘆,你拿回家,能多放些時日,孩子想吃,也能拿着吃。

秦雪蘭更是激動,連聲說好,說孩子平時也不愛說話,笑也不愛笑,但吃過先生的糖葫蘆之後,倒是挺開心的樣子,都笑了。

說着,她也是激動的要流淚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

但凡是孩子們有個難得開心的事,父母也跟着高興落淚。

隨後,宋三喜便去了后廚。

在那裏,和崔永年等人打個招呼,然後忙碌了起來。

宋三喜和崔永年這樣的大廚,自然不管小吃、拼盤什麼的,指導一下。

手底的弟子學徒,都會做的。

宋三喜二人,只管主菜大餐就行了。

宋三喜呢,倒也抽時間,做了一大批冰糖葫蘆。

這裏面,可以拿一小部分,給王輝的婚禮加一道小吃。

另十六根冰糖葫蘆,專門給秦雪蘭孩子的。

另外,也給學校里三個女兒、一個兒子,還有小夷子蘇有欣,一人準備一根。

他打算在晚上去的時候,帶過去。

慈父,正如此也。

這個時候,宋三喜也向崔永年了解到了,秦雪蘭和她兒子的情況。

秦雪蘭,時年二十九歲。

兒子叫鍾辰,8歲。

鍾辰3歲那年,父母吵了回架。

父親便開車帶他回奶奶家一趟。

半路上,遇上了車禍。

父親離世了。

而鍾辰,因為受到強烈的刺激,身體也受了傷,成了半腦癱,也重度自閉了。

這些年,秦雪蘭一直在歐羅巴上班。

她也吃苦,能幹,從服務員,一直做到現在經理這個位置,也是相當不錯了。

但,所有的錢,都給小鍾辰治病了。

但凡有點名望的醫院、醫生,她都帶去看過。

甚至,連鬼神風水也很相信。

宋三喜聽着,還是有些感慨。

一邊做着手裏的活,一邊說,這秦雪蘭和兒子,也真是不容易。

「永年哥,這父母吵架對孩子的傷害,的確很大啊!父母一方的缺失,對孩子的成長,也真是不好。」

崔永年苦澀一笑,倒也是想起自己身在海外的前妻和孩子,頗有同感。 山川倒退,河流逆卷。

袁七身影縱掠如飛,速度快到了極致。

感受到手中越來越發燙的山字元,袁七心頭也越來越焦急。

[孟小弟,你可不要有事啊?]

[到底是哪位宗師,竟然這般不要臉,真當我獼猴山一脈無人,是任人欺負的小可憐?]

念及此,袁七目光冰冷,殺意近乎化成實質。

憑藉著山字元的指引,袁七風馳電掣快速奔襲,直到他趕到大黑山。

……

呼呼呼~~~

孟夏大口喘氣,身軀染血,真元損耗嚴重。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