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溫可惜走到剛才同王站的位置,慘白的臉色,讓旁邊地彩絮嚇了一大跳,小聲說道:「二小姐,我們快回去吧。」溫可惜眼淚打濕了睫毛,打濕了地面,腦海里全部都是同王的影子,臨走最後他對自己說的那一句話,表示她與同王真的結束了,他在也不會來找自己了。,明明是解脫的事,她為什麼心裡會這麼痛。

她傷心到極點,突然喉嚨一涌,嘴裡充斥著血腥味,一口鮮血吐出口中,暈倒在這顯赫氣派的大門口,彩絮大驚跑上前去跪在她身旁,搖晃著她,又哭又喊道:「二小姐,二小姐…快來人啊,二小姐暈倒了。」

溫痕之正在白氏屋內用晚膳,管家步伐有些微亂,氣息有些急,說道:「老爺,夫人,二小姐暈倒在府門口了,你看去看看吧。」

白氏手中的筷子滑落,站起急道:「什麼,惜兒暈倒了。」

「夫人,先別慌,請了大夫了嗎?」

「回老爺,已經派人去請了。」管家說道。

白氏越想越不安,好好的人怎麼突然就暈倒了,說道:「老爺,快派人進宮請太醫來,這普通大夫怎麼能治好惜兒。」

溫痕之也知白氏是心急,為了安撫她的心,說道:「管家拿著府里的牌子,去請左院判來。」

「是老爺。」沒想到老爺竟為二小姐去請左院判來,看來老爺是真心在乎二小姐啊。

溫可惜這一出事,白氏哪還有胃口用膳,說道:「老爺,我們快過去看看惜兒現在怎麼樣了,都怪我不好,就不應該讓惜兒出去,要是惜兒出什麼事,我就是罪魁禍首。」說著哭泣了起來。

「夫人,你也別自責了,惜兒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溫痕之輕聲安慰道。

白氏看到安靜躺在床上臉上無半點血絲地溫可惜,沙啞著喉嚨,叫道:「惜兒…」哭著跑到了床前,「都是母親不好,就不應讓你出去,你要是不出去,也不會成這樣。」

「夫人,惜兒最為孝順,她醒來看你為她這麼難過,她該自責了。」溫痕之只看了一眼在床上溫可惜,就在也不忍心看,他的心彷彿有人在割自己的心頭肉,很疼也很脹。

「惜兒,惜兒…」王姨娘叫道。撲到溫可惜床前,奄奄一息的女兒,讓她失去理智,「白氏,你有怨朝我發,你為什麼要對惜兒下手。」

白氏哭著搖頭道:「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惜兒身子這麼弱,不然我不會准她出府的。」

「白氏你還在找借口」說著想去撕扯白氏的頭髮。

「王姨娘,夫人也不是有意的,你別得理不饒人。」

「老爺,惜兒被她害的都快要死了,你還要護著這賤人,我可憐的惜兒,你要是出了什麼事,為娘可怎麼活。」她癱坐在地上,狼嚎了起來。

白氏聽到聲聲指責,知道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要不是自己的粗心,惜兒也不會這樣。溫痕之輕拍了白氏的手,說道:「夫人,你別把王姨娘的話放在心上,她就是一瘋狗逮誰咬誰。」

白氏看他沒有像王姨娘一樣出聲責怪自己,哭道:「老爺,你不怪我把惜兒害成這樣。」

「夫人此事不關你的事,你要為夫責怪你什麼。」 白氏抽泣聲更大了,不是因為別的,只是他至始至終都沒有埋怨她,反而想盡辦法讓她別自責。

「參加尚書大人。」左院判拱著腰進來,白氏彷彿看到救星一樣,說道:「左院判,快去給惜兒看看,她是怎麼了,怎會突然暈倒。」

溫痕之拱手道:「左院判請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兒。」

「尚書大人放心,下官一定會拼盡全力救令千金的。」說完走到了床頭前,這時王姨娘坐跪在了左院判的面前,哭喊道:「左院判,我女兒還小,她不能出事,你一定要救救她啊。」左院判一看,連忙彎腰將她扶起,說道:「我會儘力而為的,現在請你先站在一邊,別耽誤我給小姐把脈。」

「還不快讓開。」溫痕之可不管她現在多麼傷心,直接嚷道。

王姨娘真是委屈極了,女兒無緣無故暈倒,老爺有對她這個態度,她只能站在一旁默默哭泣。

左院判細細給她把脈,屋內眾人不敢發出聲響來打擾了左院判把脈,良久,他收回手,說道:「令千金這幾日精神處於極度抑鬱中,怕是整日悶悶不樂,今日想必是受了很大的刺激,才至使吐血昏迷不醒。 快穿之夢中行 不過還請尚書大人,夫人放心,並不是沒法治療。」

白氏一聽有辦法治療,急道:「還請左院判快給惜兒開藥。」

「是夫人,下官這就開藥。」走到了桌前,毛筆沾墨,龍飛鳳舞的開始寫藥方了。

白氏厲聲說道:「惜兒今日在外遊玩了一天,是誰讓她受刺激了。」同王的事讓她精神壓抑,但今日要不是她允許她出去,誰又能讓她受刺激,她現在恨不得讓那人受溫可夢受的十倍苦來償還。

「今日是誰陪著惜兒出去的。」溫痕之問道。

彩絮向前走出一步,噗通一聲跪了下來,眼睛紅腫地說道:「回老爺,今日是奴婢陪著二小姐出去的。」

白氏還沒說話,王姨娘出聲質問道:「彩絮,你在惜兒身邊,你是怎麼護主的,眼睜睜看惜兒變成這半死不活的樣子,你就開心了是嗎?」

彩絮頭碰碰往地上磕,說道:「冤枉啊姨娘,奴婢就算有心想護也護不住啊。」

「賤蹄子,還敢頂嘴,你心裡要是想護怎麼護不住,我看你就是故意讓惜兒受這份罪。」說著就上前又是撕她頭髮,又是扇她耳光的,頓時彩絮的慘叫聲充斥在整個屋內。

溫痕之將桌子上的茶杯用力扔在了地上,說道:「王姨娘,你要在鬧,本官現在就送你離開這尚書府。」

王姨娘在聽到茶杯碎的聲音后,嚇都就不敢動,接著聽到溫痕之要送自己走的話,哭道:「老爺,現在惜兒還沒醒來,你怎麼忍心分開我們母女。」

白氏也覺得王姨娘在怎麼說也是惜兒的親娘,她在怎麼把惜兒當做親生的,畢竟不是她的親母,現在惜兒昏迷,她應該想讓自己的親娘照顧吧,這樣想著她突然想到了溫可夢,母女分離不能相見,那種感受自己深有體會,即使不為別的,她怎麼捨得讓惜兒在受一次與她一樣的痛苦。

白氏說道:「老爺,惜兒現在需要親娘的陪伴與照顧。」

溫痕之輕嘆一口氣,說道:「夫人,你為什麼處處為別人著想,什麼時候能為你自己著想一番,這樣夫人你也不用在受委屈,為夫也可以放心了。」 這些年來,她早已習慣為府里的姨娘為先,那還管她自己的內心,溫痕之久久而來的著想讓她心裡觸動不已。

白氏說道:「我視惜兒為親女,自然要為她著想。」

溫痕之說道:「但願惜兒能珍惜夫人的一番心意。」

左院判權當沒看到剛才發生的事,說道:「尚書大人,藥方開好了。」

溫痕之接過將藥方遞在管家面前,說道:「速速按藥方抓藥。」

「是老爺。」

「左院判,天色這麼晚了,還去勞煩你,本官可真是過意不去,請你移步到正廳,本官定當好好酬謝。」溫痕之笑道。

「尚書大人客氣了,本就是下官的職責,可不敢讓尚書大人酬謝。令千金此病需要靜養,慢慢調理才行,還請尚書大人銘記令千金不能在受丁點刺激,不然病情非但不會好,更會再次加重。」

溫痕之說道:「嗯,本官知道了,你們服侍惜兒的下人也要銘記左院判說的。」

「是老爺,奴婢謹記。」

「那尚書大人要是沒有其他事,下官先告退。」

「丁田,送左院判出去。」

「下官告退。」

溫痕之說道:「彩絮,老爺我問你,是誰讓惜兒變成這樣的?」

彩絮磕了一個頭,說道:「奴婢猜是同王。」

溫痕之蹙眉道:「惜兒有見過同王?」

「是老爺,今日我們回府時,不知同王還在府門口,原本二小姐想折回從後門進府,但被同王身邊的人看到了,二小姐沒法,對著同王說了許多絕情的話,沒想到剛說完沒多久,二小姐就吐血昏倒了。」

她自然略過了與蘇盼同游的事,無論什麼理由都不能讓人知道,雖說宸國風俗對女子來說不算苛刻,但上了歲數的老人就認為與男子相約是傷風敗俗的事二小姐還沒許婚配要是傳出去,那個人家還敢娶二小姐。

白氏淚流道:「惜兒是動了真心了,在我面前裝的放下都是假的,老爺,這可怎麼辦才好。」

溫痕之深沉地說道::「彩絮,同王說了什麼?」

彩絮心裡很害怕,她難道對老爺說同王最後一句是祝二小姐幸福嗎,這說出來,她怎麼該自原其謊,她也沒說謊,只是簡化了其中的一些事而已,可接下來該怎麼對老爺說。

溫痕之看一臉舉局促不安的彩絮,喝道:「彩絮,你在想什麼,老爺我問你話,你照實說,要是敢騙老爺我,護主不力的罪名足能讓你死無數次。」

彩絮嚇的快要尿褲子了,說道:「老爺饒命,同王對二小姐說祝二小姐祝福,老爺,奴婢說的句句屬實,老爺明查啊。」

「彩絮,當時你在身旁,同王的意思是不在對惜兒執著了是嗎?」

「奴婢不知,但奴婢聽的清楚同王傷心的程度不比二小姐低,奴婢好像還聽到二小姐說出絕情的話來時,同王好像還哭了。」

「同王哭了?」溫痕之說道。

「老爺,奴婢當時離同王一米,不可能聽錯。」

白氏說道:「都說男子有淚不輕彈,老爺,涵兒能為惜兒哭,證明他也是愛著惜兒的。」

白氏說的正和王姨娘心意,也趁此說道:「老爺,夫人說的沒錯,既然兩個孩子都真心愛著對方,老爺你一定要為惜兒做主啊,成全兩個真心相愛的孩子。」

彩絮低頭心道:「老爺你可千萬別答應啊,二小姐說愛喜歡上了蘇公子,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的,自己豈不弄巧成拙了。」 溫痕之心覺此事他能做什麼主,惜兒喜歡的又不是平常人,一個王爺他還能逼著他娶不成,說道:「一切都等惜兒醒來,在做決定吧。」

王姨娘暗暗咬牙,心想:「老爺這不明面答應,是不是不想讓惜兒嫁給同王。惜兒嫁給不了同王,她怎麼壓白氏一頭。」

溫可惜在第二天的下午醒來了,彩絮喜道:「二小姐,你醒了。」

情有毒鍾 「我這是怎麼了?」她似乎做了好多夢,夢見對同王說了很多違心的話,讓她現在想想都因為這個夢心裡很難過。

「二小姐,你忘了嗎,你在府門口吐血了,之後就昏迷不醒了。」

這不跟自己的夢裡的場景一樣嗎,在夢裡她也是吐血了,難道不是夢,一臉惶恐的抓著彩絮的手,說道:「我有沒有見同王。」

「二小姐,昨晚你跟蘇公子從花崗節回來,碰到了同王,你還跟同王說你喜歡的是蘇公子,二小姐你對同王說的是不是真的啊。」

溫可惜慘笑一聲,神情悲傷的哭了起來。彩絮急忙給她擦眼淚,急道:「二小姐,你病還未好,可不能這樣哭啊。」

溫可惜原本恢復的一點精神,也在這時全部給消滅乾淨了,眼淚一直不停的掉,不一會彩絮給她擦眼淚的手帕,都能擰出水來。

彩絮在一旁開解道:「二小姐,昨晚夫人和老爺的意思,都會給你做主的。」

溫可惜想死,要是她死的話,又有什麼用,又能改變什麼,同王的心本就沒在自己身上,昨晚要不是他一再逼迫,她怎麼會說喜歡蘇公子。但凡他相信自己的為人,他也不會聽到自己違心的話。她在這要死要活,說不定此時同王在哪逍遙快活,早已忘卻她這個人了。她奪過彩絮手裡的帕子,給自己認真擦乾臉上的淚痕,聲音中濃濃的鼻音,說道:「彩絮,我餓了,給我拿些吃的。」

彩絮一聽,有些不敢相信二小姐變的這麼快,前一秒還在哭,這一秒就要吃的,但不管怎麼說,二小姐能吃上東西說明這病已經好了一半了,說道:「奴婢這就給二小姐去拿。」

冷酷上司別誤會 偌大的屋內只有她一人,寂寞感、空虛感陡然而生,她習慣了身旁有一個他的生活,現在他離她遠去,這裡又變成她一個人,她不想哭可她忍不住,眼淚再次覆蓋在之前的淚痕上,孤零零的她坐在床上顯得尤為可憐。

彩絮在院子里打轉,她覺得二小姐變得太快,心裡不踏實覺得有事要發生一樣,可自己一個奴婢,二小姐不想說,她也不能硬逼著二小姐告訴自己吧,不行這事要去找夫人,讓夫人來勸勸二小姐,打定主意,急忙忙去了白氏的郴槳院。

溫可惜環抱雙腿,坐在床上一動不動,突然她又一次陷入內心的絕望中,心中覺得生活的美好從來不屬於她,還不如一死百了,今後就在也不用想著同王了。

她眼睛盯著就在她自己眼前的帷帳,她不由慢慢伸向了它,嘶…..她將撕下來帷帳拿在手裡,她並沒有為接下來要做的事感到害怕,反而即將有種要解脫的感覺。

她赤腳走下了床,踩著綉椅,將帷帳向房頂一拋,溫可惜在兩條帷帳中間打了一個死結,慢慢的將頭伸進去了,此時她沒哭,蒼白的臉上彷彿像她早已經死了一樣,現在不過結束像行屍走肉的身軀。 白氏扶著華田邁著不符合她身份的腳步,她心慌的厲害,腳步不停地加快,華田吃力的跟不上她的步子,出聲道:「夫人,二小姐不會有事的,你慢些走,不要摔了。」

白氏並未說話,腳步也並未放慢,華田也知道夫人是擔心二小姐,也不在相勸,儘力小心扶著,碰…屋門被白氏使勁推開,發出巨大的聲響,走近看到高高掛在空中的緊閉雙眼的溫可惜,白氏嚇的直接腿腳發軟,癱在了地上,聲嘶力竭地喊道:「快去請太醫來。」她抱著還有餘熱的身體,哭道:「惜兒,惜兒…」她一下一下不斷給她捶著後背,掐著人中,似乎這種辦法真有些作用,在經過一炷香時間,溫可惜劇烈咳嗦了起來,要把肺給咳嗦出來一樣,白氏看她醒來,知道一切皆有同王引起,說道:「華田,去將同王叫來,我倒要問問,他對惜兒說了什麼,要惜兒能放棄自己的命。」

「是夫人,奴婢這就去。」

溫可惜腦袋很昏脹,但在聽到敏感字同王時,情緒激動起伏,哭喊道:「不要去,母親,不管他的事,不要讓他來,不要讓他來。」

看著溫可惜過於激動,白氏說道:「好,好,惜兒不讓他來,母親就不讓他來。」

聽到這聲音后,她身體終於受不了她這麼折騰,昏過去了。

白氏一直在哭,「夫人…」左院判說道。

「左院判,惜兒…」

「夫人,別急,下官給她看看。」說著將銀針扎入她的穴位,溫可惜沒半分受到疼痛該有的反應,左院判心驚道:「怎麼會這樣,不應該沒有反應。」看來這能扎那個穴位了,左院判拱手道:「夫人,令千金以生命垂危。」

白氏一聽「垂危」兩字,要不是華田在她旁,攙扶住了她,白氏早已再一次癱坐在了地上,左院判連忙說道:「夫人,令千金還有就救,不過下官要扎她足上的一個穴位,來刺激令千金的大腦,才能讓她醒來。」白氏壓著心底的傷心,哽咽道:「那就請左院判快快試針。」

左院判為難道:「可令千金是未出嫁的姑娘,下官是一介男子,依照禮法看都不能看,更別說下官要碰令千金的腳。」

白氏心急著救惜兒,沒想起這宸國禮法一事,說道:「左院判,除了扎足上的穴位外,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下官已經扎了令千金的其他穴位,可沒半點反應,現在只有扎她最敏感的足上穴位,這是唯一能救醒令千金的辦法。」

白氏知道這是能讓溫可惜醒來的機會,要是她現在猶豫沒有讓左院判施針,錯過了救她的最佳機會,讓她喪命的話,日後她也只有後悔的份了,能讓他最後下決定是因為左院怕判家中只有一位妻子,並無妾室,這種對妻子一心一意的男人,怎會對惜兒做出什麼來,可白氏終究是想錯了,左院判不納妾並不是因為他多麼愛自己的妻子,而是他家妻子就是一母老虎,他怎麼敢背著她偷腥,堅定地說道:「左院判,還請你救救惜兒。」

左院判到也佩服在這禮法森嚴的宸國,白氏能下這種決定,說道:「夫人,下官定當救醒令千金。」說著拿起一根針在蠟燭火燭上烤了片刻,心裡即雀躍又帶有一絲緊張,就這樣掀開蓋在她身上的蠶絲被。 左院判除了自家娘子外,可真的沒見過其他女子的腳,看著白皙嫩滑的雙腳,左院判很沒出息的咽了咽口水,他畢竟是男子,還是終年沒有妾室的正值壯年的男子,看到時怎會沒點男子該有的反應。

他長舒一口氣,告訴自己要鎮定,不能想亂七八糟的事。他果斷下了那一針,床上的溫可惜疼的呻吟了一聲,左院判看她終於有了反應,懸著的心也總算放了下來。

要是在這樣下去,溫夫人該起疑了,他最後瞄了一眼,迅速的給她蓋好,起身說道:「令千金的氣鬱心結,要想根治還請夫人多多開導解開其心結,不要讓令千金什麼事都憋在心裡。」

白氏沒想到這才短短几日,溫可惜就氣鬱心結了,要不是她平時關心不夠,她怎麼會病的這麼嚴重,說道:「多謝左院判,我會謹遵你的醫囑,多來陪陪惜兒,讓她不要有事就憋在心裡。」

「夫人明白就好,夫人,令千金要用的幾味葯,只有太醫院才有,請夫人派人與下官同去。」

「華田,你跟著左院判去一趟。」白氏對著身後的華田說道。

「是夫人。」

白氏坐在床前,看著這幾日愈發消瘦的溫可惜,心裡百感交集,覺得自己從始至終就不是一位好母親,無論是如今遠在千里的夢兒還是躺在床上的惜兒,她都沒有保護好,讓她們盡受罪。她的夢兒,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不知道在她死之前還能不能見自己女兒一面,越想心裡越堵的上,掩面哭了起來。

這邊溫可惜經過像從地獄走了一遭,才好不容易被救了下來,而那邊溫可夢練了這才幾天的功夫,武功不但沒更上一層樓,反而一運氣腹部就疼的想讓她滿地打滾。她要是硬逼自己練,疼的她幾度昏厥。

這軍帳內只有她一人,曾目華像吃錯了葯一樣,這幾天一句話都沒對她說話,甚至撇下自己去跟他們訓練去了,想想她也沒招惹他啊,怎麼突然變的像另個人一樣。

大虎端著飯菜來了,一看溫可夢還坐在床頭邊,急道:「黎夢,你怎麼還不急,還有十天就到日子了,王副將可把全部的寶都壓在你身上,你要是給他拿個倒數第一回來,他怕會扒了你的皮。」

溫可夢雙手托腮,語氣散松地說道:「大虎,我哥哥在那怎麼樣?」

大虎聽到這時還找他哥哥,不把他的話放在心上,氣道:「我剛才說的可不是嚇唬你,你好自為之。」說著將飯菜硬塞在她懷裡,氣哼哼地走了。

「你還沒告訴我呢。」溫可夢在後喊道。

「他很好,你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臨出門時,大虎還是告訴了她,也是再一次提醒她,因為她還太小,大虎清楚知道她若是失敗了,沒取的王副將讓她取到的成績,毫不誇張的說王副將會殺了她,大虎與她這幾天相處,多少有些感情,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敲打她。

大虎為了十天後的比拼操碎了心,而溫可夢低頭看著豐富的飯菜總覺得自己一個人吃飯都少了一份激情在裡面,她食不知味的吃了幾口,就啪的一聲放下了筷子,她猜測腹部的疼痛是因為經脈不通的原因,她在次試圖衝破時,那疼痛感超出她能承受地步,最終以吐出了一口血來結束了她今日的躁動。 晚上帶著一身汗水的大同他們走進來了,等到最後一個人進來,左顧右盼的都沒見到曾目華,她問大同,大同卻告訴她也不知道去了哪。她心裡是越來越猜不到他在搞什麼鬼,似乎是經過了王副將的同意,才讓曾目華這麼晚都可以在外面,溫可夢一直坐在床前等他,直到下半夜困的她頭一點一點的,這時終於看到了他漫步走來的身影,帶著一些她自己都不知的興奮,說道:「你回來了。」

曾目華沒理她,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溫可夢她不管她今晚一定要問清楚他是怎麼了,為什麼態度冷漠到這種地步,說道:「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很晚了,明日還要早起訓練,我先睡了。」翻了個身,背對著她睡了。

「好,我舔著臉和你說話,你愛答不理的,今後你可別後悔求著跟我說話。」溫可夢心裡吶喊道。

曾目華在黑夜中盯著自己輕顫的右手,只看一條通紅的筋從手掌不斷延伸,疼的他困意全無,似乎一到天黑這條筋就格外又脹又疼,要不是怕溫可夢找他,他今晚都不回來了,在這躺著對他是無比煎熬,他的汗打濕了枕頭,他也一聲不吭,就這樣睜著眼等了天亮。

曾目華起身後,溫可夢背對著他,有幾次想大聲問問他,他到底怎麼了,可她想到昨晚他對自己冷漠的態度,就賭氣看誰先對誰說話。

曾目華不經意看到床邊沿有血跡,他雙眼劃過心疼,心道:「她是吐血了嗎?這個笨蛋,既然打通不了,又何必強行,不僅傷身對今後造詣也有很大影響。」他走時,語氣依然是疏遠,說道:「要想打通經脈,可不能操之過急,你還是多注意些吧,別傷了身。」

溫可夢在聽到他聲音響起時,開心的都快要落淚了,但還是說道:「用不著你管。」

「我已經告訴你了,聽不聽隨你。」話畢,走了出去。

溫可夢彈起,喊道:「我用你提醒,你有出息最好今後都別和我說話,我們就此絕交。」

大同走過來說道:「黎夢,黎華不是你哥嗎,你怎麼說絕交。」

溫可夢心要累死了,哪還有這個精力來搪塞他,說道:「大同哥,你別問了,我不想說話。」

大同很有眼力勁的沒有在問,默默走開了。

人都沒到齊,偌大的訓練場地只有三三兩兩的幾個人在交談,他冷汗不停往下滴,他知道此時是他練陰陽術第十層的關鍵,成功了他以後會有源源不斷的內力,武功更是所向睥睨,但若是在這過程中有絲毫差錯,他以後就是一廢人,所以他久久因為各種顧忌,不敢輕易練第十層,這次之所以讓他冒險去練,是因為看溫可夢以自身根本無法打通全身經脈,她現在內力越來越深厚,但經脈無法通順,最後只會被它所吞噬,難逃一死。他要救她就必須習這陰陽術第十層,手上的紅筋越來越脹,彷彿要爆出來一樣,右手不停顫抖,幅度是越來越大,他現在有種想割斷這右手的衝動,但這樣不僅功虧一簣,自己也會有生命危險。他突然左腳一軟,跪在了地上,聽到許多雜聲,像惡鬼放出后的開心和囂張之聲,旁邊人看曾目華不對勁,跑過去說道:「黎華,你怎麼了?」他用手遮擋了一下臉,他知道他現在臉色肯定比鬼還難看,施展輕功離去了。 「啊…」手掌的疼脹感讓他已無力管自己是不是在空中,他如今恨不得撞死算了,碰…他從空中摔了下來,在地面上連著打了幾個滾,狼狽不堪的樣子趴在被太陽曬得有熱度的平地上,刺眼的陽光照在他身上,驅散了一些身上的冷氣,他緩了一會,右手彷彿很不喜歡陽光的溫度,不斷顫動,曾目華手很痛但他好像定住了一樣,無論它在怎麼叫囂,他也絲毫不管,耳邊聽到水流聲,曾目華心道:「這一關本座是過不了了,乾脆淹死一了百了。」

說著跑進了水裡,放鬆了身體沉入了水底,在他覺得自己馬上要死時,他腦海里閃過許多溫可夢朝他笑的畫面,他猛地的睜開了眼,他還沒幫她打通經脈,自己不能就這樣死了,讓原本死灰般的心又重新找回活著的理由,他閉上了雙眼,讓自己冷靜下來,輕輕運功內力,推著全身血液流動,當到右手手臂那,明顯感到巨大的阻力,他也不像那幾日那般急,像在打拉鋸戰一樣不退也不進,碰…濺起巨大水花,他從水裡旋轉著出來,落在了岸邊,原先還沒成功前皮膚憔悴不堪,此時他整個人如新生一樣,皮膚吹彈可破,最顯然的是他額間出現了一多妖嬈的花瓣,通體呈現為血紅,在他白皙的臉上尤為顯眼,若仔細湊近看如像一張人臉一般,盯著你。

曾目華髮現右手恢復正常,全身內力充沛,他看到眼前有幾棵樹,想試試他的武功到底精進了多少,輕輕出掌,幾棵樹同時咔吧一聲,全部斷裂,曾目華大喜,笑了起來,額間的花朵似也跟著笑了起來,在這無一人的地方,他顯得是那麼神秘可怕。

溫可夢還不死心,一遍又一遍來試打通經脈,以讓她血吐了一地,都流了有五米長了,血的味道似乎讓她魔怔了一樣,不僅沒停,反而不用的動用內力,最終她噴出一口血,精力虛弱後仰在了床上,其實她很痛但像麻痹了一樣,與心裡的壓抑比起來這疼似乎感覺不到了。

大虎來給溫可夢來送飯時正巧碰上了曾目華朝著走來,大虎說道:「黎華,你怎麼回來了?」

曾目華沒管他,徑直繞過他往前走去,在經過大虎時,他冷的打了個寒顫,在看他臉上似比以前更加白嫩,最為詭異的是看了他額間那朵花后,他害怕的想逃跑,大虎心道:「他這是怎麼了,原先看他已經夠娘了,怎麼現在在看時比以前還娘。跑上跟上他說道:「黎華,你個大男人,學什麼女人額間畫花的,你是想當女人嗎?」在他說完,有冷氣從腳底直冒,他不敢在說什麼,他總覺得那朵花太詭異。

還沒等進軍帳,他在外面就聞到了血腥味,他心裡很不安,腳似灌了千斤鐵一樣,邁不去一步,大虎說道:「黎華,比在搞什麼,怎麼不進去。」說著一腚拱開,走了進去,喊道:「黎夢,吃飯啦!」

即使大虎進去了,曾目華也沒動一步,他在內心祈禱道:「拜託,千萬別出事。」

大虎一直在小心端著手裡的食物,沒注意腳下,踩了一腳,覺得腳下黏糊糊的,低頭一看是什麼東西時,發現通紅的一片,他嚇的連忙跳起,雙眼順著血流的方向,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溫可夢,端在手裡的食物恐慌的,啪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曾目華仔聽到碗掉入地下的那一刻,心彷彿凍住了,大腦停止了運轉,大虎喊道:「黎夢,黎夢,這是發生什麼事了,你快醒醒啊。」

溫可夢臉色慘淡地又吐了一口血,說道:「大虎,我還沒死,你哭喪呢。」

「黎夢,你沒事裝什麼死,嚇死我了。」大虎鬆了口氣,說道。

溫可夢只靜靜地躺著,眼神發愣。

曾目華跑了進來,眼前的景色觸目驚心,他說道:「大虎,在洗澡桶里準備滿滿五大桶熱水,越熱越好。」

大虎沒了主心骨,現在誰說什麼他就聽誰的,說道:「我這就去,黎華你照顧好黎夢。」

曾目華跑了過去,自責的狠狠打了自己一耳光,在今早看到血的那一刻,他就不應該裝作不在乎的走掉,要是自己對你說明一切,你也不會變成這樣。

溫可夢並沒有昏迷,她在等一直陪著她身邊的人見他最後一面,她懂些醫,她知道自己一旦睡了,就在也醒不來了。

溫可夢強行撐著手臂爬起來,曾目華趕緊想扶著她,她卻打落要扶著她的手。

曾目華說道:「夢兒,你別害怕,一會等大虎拿來熱水,本座就可以救你了。」

溫可夢現在想站起來都困難,腹部疼的她都想死,但用自己全部力氣,說道:「我還沒死,用不著你管,等我死了,在來給我收屍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