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溫栩栩很認真的告訴他。

這下,輪到霍司爵錯愕了。

竟然是他的親媽?這怎麼可能呢?他親媽楊瑤不是早就死了嗎?

霍司爵確實還不知道這件事,他當時聽了洛瑜說起這個鶴崗老婆,是挺感興趣的。

但後來因為在霍家老宅突然發現他的生母簫馥莉,加上後來假溫栩栩又來了他身邊,他根本就沒有閑暇來關心這件事了。

所以,對於喬時謙這個養母就是楊瑤,他是真不知情。

「當年,楊瑤在東北生下喬時謙后,一直心存不甘,於是在喬時謙八歲那年,她偽造自己死亡,然後託人把喬時謙送到了我家裏,讓我媽媽代為撫養。而她本人,則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去了日本,最後又勾搭上鶴崗棠木了,成了他的老婆。」

溫栩栩看到這個男人神情還是一副很難以置信的表情,於是詳細的解釋了一下。

當然,在說到楊瑤是如何成為鶴崗老婆的時候,她很不客氣用了「勾搭」兩字,可見,她對這個女人的惡劣印象。

事實上,楊瑤的本性就是非常差。

霍司爵終於聽明白了,倏爾,那個一直糾結在他心底一直沒有答案的問題,這會,也終於目瞭然了。

「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呢,這鶴崗老頭為什麼會把他們家族的企業都交給一個養子?」

「嗯,這都是楊瑤的主意,鶴崗棠木對她非常寵愛,他為了她,在瀨川建了一個很大的中式園子,裏面還栽滿了芍藥花,我當時看了,也是極為震驚。」

溫栩栩一不留神,就把當時她找到瀨戶去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話音落下,正抱着她的男人果然馬上手臂一緊。

「瀨戶?你說起這事,我還沒問你呢,你之前不是被關在香川嗎?怎麼突然去瀨戶了?他們明明發了視頻過來,告訴我已經把你給放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後來你又被關去瀨戶了?」

真是短短几秒鐘,這個男人逼視着她,整個人身上的氣息便開始變得極其危險。

溫栩栩慌了。

真是言多必失,好端端的,她說這個幹嗎啊?

她趕緊瞥開了目光,想要找個借口:「我……我不知道啊,他們把我轉移的。」

「你再說!」

咬牙切齒磨出這三字,男人已經帶了一絲猩紅的目光,都快要把她給吃了。

溫栩栩:「……」

這樣嚇人的目光,終於,她還是扛不住,敗下陣來了。

「好吧,我……我說實話,我當時確實被放出來了,但是,因為當時我也是對這個躲在背後的女人十分好奇,就……就想去探個究竟,看看她到底是什麼人?」

「……然後,我就一個人又偷偷的跑去瀨川了。」

溫栩栩說這話的時候,那小腦袋幾乎埋在這個男人的胸口上,半點都不敢抬起來。

沒辦法,他真的太嚇人了。

果然,話說完了,這人胸口起伏的更厲害,分分鐘都是要將她拖起來猛抽一頓的感覺。

溫栩栩頓時瑟縮了一下,人埋在他身上,更加不敢動了。

然而,她心驚膽戰地等了許久,這個男人卻沒有動手,而是氣怒交加的盯了她一會後,他長嘆了一聲,將她更加用力的摟在了懷裏。

「溫栩栩,你知不知道有時候我真的很想掐死你?」

「……」

「你做事總是這樣,全憑自己的決定,可是,你有沒有想過?當你出事後,你的家人,你的孩子……還有我,你考慮過我們的感受嗎?」

霍司爵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開始和這個女人溝通這件事。

事實上,他真的需要好好跟她說道說道這件事。

是,他明白,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可是,她又知不知道?當她因為這些事身犯險境時,他霍司爵心情是怎樣的?

擔憂?害怕?焦慮?

不,這些統統都不能完整的表達出他的感受。

他的心情,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就如同在地獄走了一遭!

「溫栩栩,你一定要記住,任何事,都沒有你的命重要,就相比我,你願意看到我去為了一些事犯險嗎?」

「不願意。」

這話,溫栩栩倒是很快就回答了。

霍司爵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所以,你也一樣,以後,無論做什麼事,你都記得跟我商量,並且要在做之前,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懂了嗎?」 蘇汐將手放在迪迦石像的計時器上,黑暗涌動。

「滋!!」

電光一閃,蘇汐抽回自己的手,在空中甩了甩然後把手指放進嘴裏嘬了兩下。

「有毛病啊?摸都不讓人摸!」

蘇汐沒想到迪迦石像的保護機制這麼邪門,連她都感覺到危機。

不過剛剛那一摸也讓蘇汐確認了很多。

轉化兩個黑暗奧特曼花了她大半的能量,即使傾盡她體內所剩餘的力量也無法將迪迦染黑。

甚至剛剛迪迦石像吸收了部分她的力量。

感到一陣后怕的蘇汐趕快降落到地上。

「嘭,嘭!」

降落到地面還沒站穩的蘇汐就被大地的震顫弄得腿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

「woc!哪個該死的!」

摸了摸屁股,還好自己的屁股夠堅挺,不然就憑剛剛那七八級地震的震感,她的屁股絕對會疼上一會兒。

目光穿透金字塔,蘇汐看到了正在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哥爾贊以及正在飛來的勝利飛燕號,然後便是飛奔而來的大古一行人。

「看起來劇情開始了呢。」

蘇汐拍拍裙子,腳底黑霧涌動,隨後她出現在了一處能夠看清哥爾贊以及金字塔的懸崖上。

視力遠眺,大古瘋了一樣衝出金字塔,跳進勝利飛燕2號並迅速起飛。

其餘幾人也陸續跑出金字塔。

此時,哥爾贊喉嚨一陣抽搐,一口痰瘋狂上涌,瞄準了金字塔的頂部,哥爾贊一臉舒坦地把這口痰吐了出來。

不僅如此,由於這口痰過於粘稠,哥爾贊一直將金字塔的光幕完全清除才停下。

現在,三座巨人石像一絲不掛地出現在眾人眼中。

遠在太平洋tpc總部的居間惠下意識開口道:「這就是巨人!?」

一旁野瑞顯然也被驚住了,但隨着計算機的警報響起,野瑞一臉曹丹地喊到:「隊長,指揮!美爾巴要到了!」

而在現場的勝利隊隊員則是擔憂地看着哥爾贊與三座石像,此時聽到美爾巴即將到達的消息,眾人的臉上更是沒了血色。

看着哥爾贊一巴掌拍碎阿基雷斯的石像,大古雙眼通紅,「不!」

但哥爾贊就像沒聽到一樣緊接着一巴掌拍碎赫勞的石像。

蘇汐看到這一幕,很想知道次元空間內的赫勞以及阿基雷斯是什麼想法。

於是她把兩柄神光棒拿出來放在一邊。

赫勞:我#***,我*!?

阿基雷斯:**D!我***!!

「快!快用我的神光棒,我要打爆這頭哥爾贊!!」這是阿基雷斯。

「我的絕世容顏!!!」這是赫勞。

嘴角翹起一個好看的弧度,蘇汐早在完全掌控兩奧的時候就想好了兩奧的去處,以後這個世界會更加精彩!!

哥爾贊一個頭槌將迪迦石像打翻在地,似乎是小小驚訝了一下,哥爾贊疑惑地看了地上躺着的石像一眼,似乎在思考為什麼這個石像質量那麼好。

甩開腦子裏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哥爾贊抬起腳,準備給地上的石像最後一擊。

「不要!!!」

大古吼聲如雷,但除了迪迦和蘇汐,應該沒有人聽到,即使大古開着通訊。

勝利飛燕2號朝地面墜去,眾人揪心地大喊大古的名字,但他們貌似都瞎了,沒有看到勝利飛燕2號駕駛艙已經被光芒充斥。

融合了大古的迪迦石像,雙手擋在胸前抵住哥爾贊的臭腳,雙臂用力將肥宅哥爾贊推翻。

一個鯉魚打挺后,迪迦跳了起來,與從地上爬起來的哥爾贊和還在天上飛來飛去的美爾巴對峙起來。

「巨人!?」

所有人心中閃過這個名詞,而居間惠則是想到了更深的地方,比如那台時光機,比如幽憐所說的讓巨人復甦的方法,既然巨人已經復甦,那麼必然是有人觸發了巨人復甦的條件。

「待會得讓野瑞分析一下……」居間惠心底思忖到。

戰鬥一觸即發,憑藉二叔代打……咳,憑藉迪迦殘存的意識,大古迪迦很快一打二佔了上風。

看着變成強力型的大古,蘇汐也開始蠢蠢欲動。

手中出現黑暗洛普斯眼鏡,戴上后大喊「黑暗洛普斯」並按動眼鏡上的按鈕。

黑光閃現,黑暗洛普斯,登場。

「為什麼這麼SB啊這個變身姿勢!!!」

心底的不平靜並沒有表現出來,黑暗洛普斯緩緩向戰場走去。

感受到什麼,迪迦回頭看黑暗洛普斯,愣了一下,隨即想到這就是剛剛想轉化他的小丫頭,一波奧特點頭后便不再管她。

蘇汐:???對我這麼放心???

黑暗洛普斯心裏不爽,不過依舊沒有表現出來,雙手觸摸頭上的兩把冰斧,隨後兩把頭鏢激射而出,朝天空中的美爾巴飛去。

美爾巴:???我們認識???

看到新加入戰場的巨人,所有人都被震驚了全家。

「新的巨人!?」

「除了預言中的三座石像,地球上還存在別的巨人么?」居間惠拖住了下巴。

戰鬥很快就結束了,美爾巴被黑暗洛普斯的頭鏢分屍,哥爾贊在迪迦的專門針對下最終死在了哉佩利敖光線下,它讓迪迦紅燈都做不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